黑石CEO施瓦茨曼最新访谈:衰退不会到来

作者:刘溪

来源:点拾投资

导读:2019年9月17日CNBC和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进行了一次访谈。施瓦茨曼刚发表了他的新书《追求卓越的教训》这本书的英文名是《What It Takes: Lessons in the Pursuit of Excellence》,讲述了施瓦茨曼如何和彼得森一起创立了黑石集团。在整个创业过程中,施瓦茨曼专注于招募和管理优秀的人才,让黑石以一种系统化的方式工作。他的投资哲学极度简单:不要亏钱。关于彼得森,我们许多人读过他的传记,他强调一点:在任何二选一的时候,我都会选择长期。

当然,这一次访谈并没有提及到这本自传的推广。此次采访中提到了对于私募市场和中国贸易谈判等问题。施瓦茨曼认为私募投资的某些公司推迟了IPO是由于这些公司不成熟,无盈利前景,但人们对某一概念的追捧造成了泡沫。而施瓦茨曼和中美双方领导人都有对话,他认为中国逐渐了解中美脱钩的后果,但达成协议也需要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以下是访谈全文。

CNBC: 就在刚刚,我收到了来自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市场观点。邮件中提到了人们对私募市场的看法,诸如市场增长过大,增长过快的之类的事情。他们说不是这样。提到另类资产管理时,他们谈论了他们在该领域中喜欢的一些公司。黑石集团是他们的首选之一,也是他们的前三名选择之一。您认为在私募市场和二级市场发生了什么?您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何看法?施瓦茨曼:摩根士丹利说对了。您知道,我们在股市上度过了令人鼓舞的一年。我认为我们正在成长,我们作为一家管理资产规模超过500亿美元的公司,业绩超过了80-85%的管理人。

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处于另类资产行业,可以称之为私营公司。我们购买公司,购买房地产,我们向这样做的人提供贷款,我们投资对冲基金。这样的业务结构比仅购买市场上流动证券更好,因为我们可以购买该公司的所有证券,所有股票。我们会这么做,制定一项增长计划,以使该业务(如果是一家公司)加速其增长。而且,增长越快,我们退出时的价格倍数就越高,我们雇用的人员也就越多。因此,我们对其加了一定的杠杆,如果公司的增长速度快于股票市场的平均水平,加上杠杆作用,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投资收益可能会比指数的回报翻倍。

CNBC: 那么您如何看待一些未完成的IPO或潜在IPO呢?SmileDirectClub在本周,而WeWork今天刚刚宣布,他们将推迟IPO。您如何看?

施瓦茨曼:我认为其中一些是不成熟的公司。其中一些有利润,没有利润前景。而且我已经看到这种情况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曾发生过几次,比如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在这些过剩的时期,人们对一个概念感到非常兴奋,以至于通常以与现实脱节的维度为它们定价。这就是泡沫。

CNBC:那么,在这种经济形势下,您的公司目前普遍情况如何?

施瓦茨曼:公司普遍表现得很好。不像一年,一年半以前那样好。总体上来说,制造业是疲软的。消费类企业的表现非常好。消费者占到了经济的70%。

CNBC:对经济衰退的预测有很多高涨的声音,您怎么看?

施瓦茨曼:我认为其中一部分是技术性的,因为某些具有高度相关性的证券(长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倒置。我认为现在是一个有关信心的博弈。们处在充分就业或接近充分就业。如果消费者保持信心,他们占了经济的70%(经济不会有问题)

CNBC:您在观注石油吗?

施瓦茨曼:造成问题的是一些地缘政治问题,而不是正常的经济周期。石油是其中一个热点问题,同时我们还有内部政治因素。

ANDREW ROSS SORKIN:在一个平常的星期一早晨的黑石会议上,您是在谈论收获当前所拥有的投资还是进行新的投资?

施瓦茨曼:我想我们都做。我们肯定在收获。但是,令人着迷的是,您可以购买一些非常有趣的东西。价格较高。因此,如果您要支付更高的价格,则公司必须加速增长。我们无法为传统公司支付这些价格,因为他们很难达到给予合适回报的增长速度。

CNBC:我们会时不时问您关于与中国贸易谈判的情况,因为您是既与白宫对话也与中国领导人对话的人,您很了解了双方的情况。在达成交易方面,您觉得我们现在处于什么位置?

施瓦茨曼:两年半以来我们经历了很多不同的周期。原因是中国在过去的四十年里。经历了比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更大幅度的增长。他们所成就的是一个惊人的奇迹,但这成就发生在关税壁垒背后,在难以进入的市场背后,在与发达国家所认同的知识产权不同的理念中。因此,让他们放弃所有这些和非常高的增长率的意愿显然很低。另一方面,西方确实受到了影响。发达国家遭受了损失。我们有40%的人受到了伤害,他们在需要时开不出一张400美元的支票,或无法缴纳所得税。因此,这导致发达国家对中国说:“我们必须重新平衡这一点。这些政策对你有好处但伤害了我们。”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做出改变。

中国有自己的内部政治。现在,这两个国家看起来好像脱钩了。但加起来它们占世界经济的35%到40%。这两个国家真是太大了。这不是两个普通的国家。它们影响到每个人。如果你是一家新兴市场公司,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你就不能卖给他们。如果我们开始放缓,而我们的确正在放缓,中国正在放缓,欧洲正在放缓,欧洲将很难刺激自己。这会影响整个世界。

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中国认识到,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中美脱钩对他们不利。因为这只会减缓增长速度。会让整个世界放缓。所以,是时候抱团了。这是会前会议,如果他们做得好,我们的谈判代表将知道真正摆在桌面上的是什么,这使得之后的谈判更容易。所以,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我不认为在一次会议上会有奇迹般的解决方法。

关于译者:刘溪,留学于美国加拿大,工作于香港上海北京。混过顶级投行和公募基金,也走过南美贫民窟欧洲小乡村。相信生活和投资的非对称风险,佛系人生一切皆风景。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