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败局!实控人被悬赏30万!酱油涨飞了,为什么味精垮了呢?

作者 | 汉阳树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10月15日,莲花健康收到了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决定书》。周口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国厚资产对莲花健康的重整申请,即日起生效。

这意味着,莲花健康将面临再次易主或破产两种结局。

与此同时,10月17日,北京三中院向社会发出了悬赏公告:任何公民能提供夏建统准确行踪并由本院成功拘留的,奖励人民币30万元!提供本院尚未掌握的夏建统财产线索的,奖励执行到位金额的10%!

夏建统正是目前莲花健康的实际控制人。

1

曾经味精大王

在夏建统2014年入主之前,莲花健康叫莲花味精,是个国有企业。这个味精品牌是了不得的,巅峰的时候,它的产量不仅是中国第一,也是世界第一,名副其实的味精大王。

90年代的时候,几乎每个中国家庭都少不了一包莲花味精。小编敢打赌,很多80后90后应该还保留了小时候这个包装的印象。

莲花味精的诞生地是项城,项城是个小城,要说出名,一个是袁世凯,一个就是莲花味精了。

90年代的项城人眼里,莲花味精厂是当地人从农村向城市过渡,实际阶层跨越的最理想选择。

莲花味精的工资要比项城平均工资高出好几百,当时能进莲花味精厂工作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每月莲花味精厂发工资时,也是城区服装、餐饮、娱乐等行业的商户们最高兴的时候。

所以当1998年莲花味精上市时,据说整个项城陷入狂欢。

在1999年的年报里,莲花味精写道:

“在其他企业还在考虑中国进入WTO后如何生存时,莲花味精已经作好了主动出击的准备。可以预言,莲花味精将笑迎WTO,未来的世界味精市场有可能就是莲花味精的市场。

当时,没有人能想到,衰落会来得如此之快,如此迅猛。

2

艰难保壳十年

2001年初,莲花味精增发新股,预测当年实现净利润2.58亿,实际只有1.45亿,只完成了56%。

利润不及预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上市融到钱后,进行了产能扩张,产能由14万吨提高到28万吨,为了抢占相应的市场份额,莲花味精采取了主动下调了销售价格。

2002年,公司只赚了0.19亿,2003年,上市5年的莲花味精开始亏损,从此之后,莲花味精的主营业务利润几乎年年亏损。

1998年到2019年,上市21年,莲花味精通过发行股票一共募集资金14.57亿,而仅2002年分红一次,分了2.04亿。1998年首发价格7.01元,2001年公开增发价格9.45元,现在莲花味精的股价仅1.73元。

这是一台不折不扣的财富吞噬机。

根据A股退市规则,连续三年亏损的企业要被退市,如果按规则走,莲花味精早就被退市几次了。

但这条规则留了太多可以上下其手的后门,翻看莲花味精的净利润,可以看出很明显的规律性,尤其是2010年之后,基本上一年亏损,一年赚钱。

同样具有规律性的是营业外收入,一年平平,一年又多出好几个亿。翻阅年报可知,营业外收入主要来自大额的政府补贴,债务重组利得,以及资产处置利得。

A股的老司机不难明白这其中奥妙,这是A股保壳的老把戏。

但莲花味精做的恐怕还不止如此,从2009年到2013年,莲花味精的财务报告都是非标的,2014年会计事务所出具的是带强调事项的无保留意见。

凭着这些把戏,莲花味精在A股残喘了十年之久。

3

同是调味品,是命如何不同?

在莲花味精残喘保壳之际,另一家调味品公司海天味业迎来了高光时刻。当前海天味精的市值高达2920亿,并且海天味业的副董事长程雪以320亿元的身份,成功进入女性富豪榜前十名。

莲花是做味精的,海天是打酱油的,都是调味品细分品类里的第一,但境况却是冰火两重天。

会形成如此鲜明对比的表面原因是各自赛道的天花板。

味精属于第一代调味品,它能带来的辉煌也只能留在上世纪90年代。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提升带来的消费升级,消费者倾向于选择更加健康的产品。

味精与酱油不同,味精学名谷氨酸钠,属于基础调味料,算是化工原料的提取物。因此,无论是产品形态,还是口感上,都很难有创新提升。

这就导致味精行业几乎是无差异的竞争,用户忠诚度几乎没有,价格战成了唯一武器。就像莲花味精,尽管是行业龙头,当产能从14万吨提升到28万吨时,除了打价格战夺取相应的市场份额养产能外,别无它法。

而味精的上游原材料,无论是玉米,还是莲花味精之后改用的小麦,价格波动都非常大,这造成了味精的毛利率波动非常大,严重影响了企业的经营稳健性。

另外,味精生产属于高能耗,高污染产业,是食品工业中废水的排放大户,也是中国发酵行业的最大污染源。这些不环保因素,导致政府从2007年开始对味精行业的发展由支持转向干预。

所以,味精赛道的天花板很低。国内几家味精生产企业,加起来市值还不到海天酱油的零头。

但这些只是莲花衰落的表面原因。

毕竟,同行梅花生物与阜丰集团过得虽然不怎么样,但还过得去。

另外,莲花这个品牌本来在家庭消费端是有非常大的知名度的,为什么没有审时度势进入鸡精等新型调味品领域,而是看着自己的市场被这些调味品逐渐瓦解?

4

国企通病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莲花味精从一开始就存在的公司治理问题。

2003年莲花味精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亏,当年业绩差的原因之一是公司流动资金不足,同时原材料小麦价格上涨,造成公司的原料供应不足。

公司流动资金不足的主要原因来自大股东莲花集团的占款,根据2003年年报披露,莲花集团在持续经营能力欠佳的状况下,集团公司为了存活和解决上万职工的生活问题,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6.98亿元。

2004年4月28日,根据莲花味精的公告,莲花集团占款达到了9.49亿元,严重影响了上市公司的正常生产运营。

这一情况最终导致了河南省委、省政府、省发改委,省国资委和中国证监会监管局的共同介入,并且形成了以产权制度改制为中心,通过股权解决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的思路。

之后随着莲花集团的改制,河南省农业综合开发公司逐渐入主莲花味精。创始人李怀清黯然离场,来自河南农开的郑献峰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

莲花味精的问题还不仅在大股东占款,2004年清查莲花味精时的调查人员发现,莲花“跑冒滴漏”现象严重。项城一些人私拉乱接,或者通过各种关系,无偿使用莲花的水、电、气,莲花为此每年新增成本3000万左右,外接水、电、气的单位和个人高达2300多个。

另外,李怀清用人都是一言堂,只要他相中的,给组织部门一打招呼,就上岗了。管理方式非常粗放,也为跑冒滴漏以及欠账打开了方便之门。

莲花味精的这些现象,是90年代许多国企的通病,当企业不是自己的,又没有往前看的远大图景时,从管理层到基层员工,都围着它薅羊毛。

在这样的公司治理下,又撞上味精行业本身的天花板、政策拐点与竞争的惨烈,莲花味精岂能不败?

5

从味精大王到资本玩物

大败局之下的莲花味精,价值就只剩下壳了。是壳,就会吸引资本玩家的注意。

2014年,头顶哈佛博士和浙商光环的夏建统入主了莲花味精。夏建统不仅收购了莲花味精,还收购了远程电缆,并且借壳索芙特把自己的天夏科技集团上市(现在的天夏智慧),同时还收购了一家足球俱乐部。

但是,夏建统可能高估了自己的资本运作能力。

夏建统入主后,莲花味精更名为莲花健康,力图转型大健康、智慧农业,然而莲花健康仍然年年亏损。根据2018年年报,莲花健康总资产17亿,总负债22亿,已经资不抵债了。

随着莲花健康的连连亏损,以及其他经营的失利,夏建统的资金链开始出问题。

2017年7月25日,夏建统将其持有的莲花健康股份几乎全部质押给了国厚资产,获得2.5亿借款。自2018年5月起,睿康系的管理层相继辞职,到2018年7月26日,夏建统也辞去了董事长职位。

国厚资产背景的王维法和罗贤辉进入莲花健康董事会。

这相当于是以质押方式实现了股权转让。

2018年8月28日,夏建统质押取得的借款无法偿还,其持有股份被国厚资产向多个法院申请冻结。

国厚资产除了与夏建统有质押关系外,与莲花健康也有直接的关系。莲花健康历史上与浦发银行的贷款合同,并未清偿,这些贷款最终转到了国厚资产手里。

2019年7月3日,国厚资产,因莲花健康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国厚资产已向法院提出公司重整的申请。

2019年10月16日,周口中院受理,裁定重整生效。

或者破产,或者易主,但即使重整成功,莲花健康想仅凭味精业务翻身也是不可能的。

一代味精大王,曾经项城人的骄傲,如今自身和实际控制人均成了老赖,留给当地人的也只有记忆和叹息。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