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胖,不易

作者 | 金融八卦男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1

日前,报道称罗辑思维已经开始接受上市辅导,预计在明年冲刺科创板——媒体的说法是:在吴晓波频道冲击上市失败之后,罗振宇此举可谓是有机会拿下“知识付费第一股”的名号:

一个自称被罗胖收割了智商税的朋友愤愤不平地问我:怎么看?

我的回答是四个字:罗胖不易!我祝他成功。

罗胖不是贾跃亭。

尽管在中央台呆过一段时间,但罗胖本质上仍是一个全无背景与根基的“凤凰男”——在我们这个环境里,这种底层出身的“先天不足”,堪称致命,也注定了罗胖想做成任何一件事,都会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可怕的不是这种磨难,而是在磨难过程中,为了“生存”,为了做成一些事,你被迫远离初心,被迫越来越多向现实与环境的妥协与结盟,被迫容忍、习惯甚至享受上路之初,原本纯白的衬衣上或被动、或主动溅上的各种污点。

罗胖更像中国屌丝的一面镜子:他们都在徒手攀岩。怀着美好初心上路,用尽了全身力气往上攀爬,攀的过程中备受嘲讽、背叛与煎熬,哪怕到一定高度了,也战战兢兢,随时可能摔下来。

最关键的是,爬到最后,他们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是谁,以及自己在哪?

2

作为一个从罗胖2012年12月21日以《末日启示:向死而生》首发以来一直持续关注至今的“老用户”,我亲眼见证了罗辑思维与罗胖这些年来的经历与嬗变,也见证了一个屌丝创业的种种磨砺与挣扎。

罗振宇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并获得博士学位,毕业后的他进入央视先后担任《商务电视》、《经济与法》、《对话》制片人,2008年从央视离职成为了一名自由职业者。或许也正是这段经历,令很多人并不同意罗胖是全无背景与根基的屌丝的说法。

但,但凡在我们这个社会活了超过30年的人,应该都清楚,他这根基的份量——罗辑思维创业中各种转型与折腾,甚至罗胖的那些站台自污,都说明罗胖赚的一直都还是辛苦钱——如果他是贵族,他大可以躺着赚钱。

当然,这段经历对他的创业还是有相当帮助的。或许正是在央媒耳濡目染中,罗振宇身上有一种敏捷而不拘一格的思维能力与视野。因此,在2012年12月21日,《罗辑思维》60秒语音知识型脱口秀开播后,他通过有趣有料的社会新闻解读吸引了数百万粉丝,完成了第一波知识大V的封神。

不得不承认,刚刚上线的《罗辑思维》,确实惊艳。

虽然每次讲的话题都是“地域歧视”、“地沟油”、“房价”等大众热点,但罗胖却能够通过他的演绎,给人独特的观点和视角。例如在《民意真的可信吗》里面,他笑不露齿地指出了当今西方各国政治体制的缺陷;在《权力之下无真相》中,他又骂人不带脏字式的嘲讽了官僚体系的荒谬。

后来罗胖开始讲历史,但不同于《百家讲坛》那种纯粹的书斋风与学者范,没有挤破头在电视台播出,而是选择互联网这片无拘无束的天空;在罗胖那张面目表情极端丰富的胖脸后面,人们感受到了一种与主旋律若即若离,耳目一新,却并不陌生的一种奇幻感觉。

在罗胖出道之前,人们也许还或多或少地认为,生产内容和输出知识是学者和科学家的事情(即便是社会科学家),但自从《罗辑思维》的节目问世之后,内容生产便如雨后春笋般,势不可挡,知识付费也成为一个时尚趋势。

根据资料,罗辑思维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一季度营收分别为1.59亿元、2.89亿元及1.5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860万元、4462万元和3805万元,对应净利率分别为11.7%、15.5%和25.2%。

这是市场对罗胖的奖赏——在我们这个人都鬼精鬼精的社会,各种商道上都人满为患。罗辑思维能冲出来,证明了其商业模式创新的领先与价值。

3

但,嬗变(堕落)也在悄无声息里一直发生。

随着2013年一炮打红,2014年改版之后的《罗辑思维》,尺度开始有点放得开了。

那个在前两季里面衬衫西装、面色略带拘谨、眉间似有忧郁、双目透露憨诚的罗胖,已经不见了。片头小视频的风格开始有点污,演讲内容里面也开始时不时地突然飙车,充满了满满的“诡辩色彩”。

截取一段文字版《罗辑思维·奸臣指南》来给大家开开眼,看看这里面所传递出来的三观到底有多与众不同:

“所有的人都说抗金抗金抗金,皇上就老说,说你们天天都说抗金,当年我在船上,在宁波上船被金国人追的满大海跑的时候,你们在哪呢?天天在那喊,真的到城破的时候有几个为国家死难的人?所以皇上是不信这些抗金派的,恰恰在这个时候谁能站出来说,老子此后万世之名不要,我来当投降派,那皇帝当然欢迎了,这就是为什么秦桧能够独相17年的真正的秘密。

细看这一大段,你会发现《奸臣指南》把秦桧描绘多么忠诚,甚至为了高宗的“投降大业”不惜出卖自己的名声,而高宗心疼秦桧背了黑锅就让秦桧独相十七年作为补偿。看到这一段,相信大部分人都虎躯一震:“这还是我们认知的历史吗?

再来添一个史料来证明其说法有多“无厘头”——官修史料说,绍兴议和,金国以“不许以无罪去首相”的条款剥夺了高宗的宰相任免权,才得以让秦桧独相十七年的。

可以说,2013年这一整年的节目,干净而清澈;从2014年开始,罗胖开始寻找盈利途径,他做了许多尝试:

先是卖书。

但卖书是挣辛苦钱。版税在作者那里,你终究只是个纸张搬运工。可是进货出货库存还有物流,哪个都不省心。所以我们看到,罗胖做了一两年书商之后,就不干了。那些印电灯泡、脑电波以及“罗辑思维”Logo的书,这几年市面上再也见不到了。

然后是带盐产品。

罗胖2014年推出了一期在斐济录制的节目,其中为一个粉丝带盐互联网旅游的产品。这个模式想想也知道,那个粉丝的生意能做有多少?再拆到罗胖这里,能有几个点?

更重要的是,带盐粉丝的产品是个“开环”的生意。你总不能让罗胖粉丝团这个“大流量”里面的人互为店家(镰刀)和客户(韭菜)吧。

最终,罗胖滑向了知识付费,这几乎会是一开始就注定的结果。

但是从根本上说,知识付费还是“出版”的逻辑,只不过是把纸质书变成了音频书,所以这个市场必然会越来越像惨淡经营的图书市场,变成一门愈发艰难的生意。

罗胖自己一个人的积累有限,根本不可能支撑持续的高质量内容产出。

而且,他必须得赚钱。

所以我们看到在2016年,罗辑思维的重大转型:推出“得到App”,并且拉拢了许多专家以及各领域的“大咖”到这个平台上。而读者这边,可以通过付费订阅自己感兴趣的领域的作家,来学习知识。

同时,2019年3月8日,罗振宇上线最后一期《罗辑思维》并召开媒体沟通会,宣布他最招牌的《罗辑思维》视频脱口秀正式停播。

自此,罗胖进入了正儿八经的“知识付费”轨道。

4

“得道App”,是罗胖嬗变(堕落)的开始。

嬗变(堕落)令绝大部分知友们对罗辑思维观感不好,网上开始充斥关于该栏目的负面消息:

指责接踵而至:诸多网友和舆论指责罗胖收“收智商税”。

客观来说,这其实有相当的冤枉成分。

事实上,知识付费这个商业模式里有一个天然的陷阱;而买卖双方,只要把持不好,都有可能落入“收智商税”和“被收智商税”的窠臼之中。

人是有思维的动物,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大多数人宁愿死,也不愿思考。

故而,人的本性里面,存在一种趋势,由一个更强大的声音或意识带着自己走。小时候有父母长辈,上学之后有老师,但毕业之后独立身处社会,人会觉得迷茫,面对很多事情会想不清楚。知识付费,正是满足了人类天性里面这个层面的需求。

然而,这也是知识付费的魔鬼之所在。

人类,一旦把自己的思想和意识交托出去,由一个“别人”牵着走,那么便很容易处于一种非理性的状态。继而在这种状态下,那个“别人”说什么,你都会照做。他说你读书不够,你就会听他的话买书;他说你傻逼,要去学习,你就乖乖地买课程。

真正的学习,是通过辛苦的研读与消化,反复揣摩,内化成为自己的思维甚至性格的一部分,并用来解决问题。希望单纯靠声波刺激一下下鼓膜,或者图像刺激一下下视网膜,顶多给自己一点“知识在增长”的心理暗示,按摩上升通道狭窄的焦虑,同时满足偶尔用“学”到的一点碎片化“轻知识”在人群里装币的需求。

懒惰与焦虑的结合,产物就是数目不详的智商税。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都是人性以及轻知识付费商业模式所决定的路径,很大程度上非罗胖主动所为。把这赖到罗胖身上,不公平。

毕竟,单论没底线,那些毫无营养可言、而且刻意通过定向推送把你圈养在固定的“舒适区”的短视频产品,是远超罗辑思维的。

有人说抖音收割智商税了吗?

没有,大家还感恩戴德。因为民众有打发不完的时间需要去消耗。

抖音救了他们。

5

我对罗胖的担忧,从不在收割智商税。

我们这个社会,有多少人是在靠硬核科技的创新与研发赚钱的?说白点,90%以上的商业模式,或多或少,都在收割智商税吧?A股市场上那种扇贝集体游走了,又游回来的游戏,都已经不是侮辱智商了,而是在侮辱生而为人的尊严。

又如何?

有谁受到惩罚了吗?

所以,只要你情我愿,侬好我好,没有根本性的伤害,那割就割吧。对韭当割,人生几何?

我对罗胖的担忧,是在于是否会为了“成功”,而突破一些底线的,主观、刻意地去作恶?

正如代卖金融产品的诺亚最后走向了收割客户的路径;做中介或平台,收取点差,永远不如直接收割用户(粉丝)来得爽。

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面对一群对自己奉若神明的“死忠粉”,自己说什么都会照做的“脑残粉”,并且又处在知识和信息极度不对称的地位上,面对着巨大的金钱诱惑,谁又能把持住自己呢?

我特别在意的一个现象是:站在2019年的今天,罗胖过去点名站台过的公司,几乎无一例外,全部阵亡。

中签率100%。

2014年,北京冒出一家叫“黄太吉”的煎饼摊,美女老板开着奔驰送外卖。这种烧钱胡作的节奏,迟早是会玩死自己的,正常人谁看不出来。然而罗胖在那一年说,“意味着过去我们这个商业世界所有的观察角度全错。

一年后,黄太吉的两个亿烧光,店铺关门,送餐员遣散,公司被列为失信人。老百姓懂了,卖煎饼,你就做好吃点就行了,别扯什么时代大趋势。罗胖的牛皮,吹破了。

同样是2014年,在一次演讲中,罗胖show自己的朋友圈,说:“5 月 19 号晚上我们一帮搞投资的人在一起吃饭,席间谈起了第二天要发布的锤子手机,当时整个一桌人只有我看好罗永浩。

罗永浩的手机始终没有成功。到了2018年,罗永浩的确搞出东西来了,叫“子弹短信”。但那个玩意不到一个礼拜就被下架了。2019年,罗永浩又搞出来一个App,叫“聊天宝”,同样是不到一个礼拜,下架。这两桩事堪称科技圈里面的笑谈。

2015年12月31日,第一次开跨年演讲,罗胖看着一千五百亿的乐视和四百亿的暴风被人骂成是“妖股”,他站在台上高调地站台:

今年,前不久,暴风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知道了。

2016年,罗胖的主题变成了“时间的朋友”,而写那本《时间的朋友》的大作者,当然就是币圈之神——李笑来。

如果没有李笑来那段语音文件流出来,恐怕他的伪装还能再持续一段时间。但是金子总会发光,就像是大粪总会发臭。随着2017年底数字货币行情扑街,币圈的所有骗局一一都被揭露出来,而为李笑来站台的罗胖,再次踩雷。

这还不算完,就在ofo深陷欠债跑路的漩涡之中的时候,罗胖还不忘为戴威站台,他说:

“你知道戴威今年多大吗?1991年出生,27岁,多年轻。按照百岁人生这个坐标,他至少还有 70 多年,……,后面还会发生多少种可能?人生还有多少种变化?不管今天戴维负债多少,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

没办法,被欠99或199的人太多了,我的押金到今天取不出来,任你罗胖妙语连珠、口舌如簧,人们也无法对这个姓戴的“九零后”产生丝毫同情。

从2014年罗胖开始成为公众人物之后,到今天为止,提到的每个公司,都毫无悬念地爆雷了。

这么高的踩雷率,只有两种可能:

1、他的研判能力实在太弱,丝毫不具备资本市场的投资与评估能力;

2、这些一个个“爆雷”的资本局,他本就是局中之人;

我无法妄自揣测是哪一种结果。

最新一年罗胖的跨年演讲,在连续讲了很多年“大趋势”和“未来”之后,终于讲不动了,开始讲“小趋势”,告诫粉丝要“乐天知命”,要“安分守己”。

这令我的忧虑在加深:这种劝诫,堪称代人洗脑,恶劣至极。

6

尾声

在曾经的一期节目中,罗胖把创业的过程比作一只刚出胎的雏鹰从高空扔下来。

“它必须在落地摔死之前学会飞,然后再把自己飞起来。

创业不易,每一个创业者都必然会付出很多——但有些东西,比如内心的善良,比如正直,比如骨头,是至死也不能丢的。

丢了那些东西,我们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西游记》中,唐僧在灵山脚下,跨越那分割灵俗两界的凌云渡的时候,看到水中分明漂浮着一个死去的自己。

“你凝视着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再次祝福当年的屠龙少年罗胖和他的团队成功上市,修成正果。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