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出口退税度日,尚未“断奶”的野马电池也要上市了?

此次冲刺A股IPO,野马电池是否真的如其名能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资本市场尽情地驰骋呢?


作者 | 抹茶拿铁

来源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碱性锌锰干电池又称碱锰电池,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为常见的电池,属于国际标准化产品,广泛应用于医疗仪器、电动玩具、遥控器、计算机、照相机等家用电器。近年来,我国锌锰电池行业保持稳定发展态势,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锌锰电池制造国。

6月28日,浙江野马电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野马电池”)公布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拟募资5.58亿元投入以下四个项目:年产6.1亿只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研发检测中心及智能制造中心项目、智慧工厂信息化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此次冲刺A股IPO,野马电池是否真的如其名能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资本市场尽情地驰骋呢?

1

南孚垄断国内市场,电池企业海外求生

说到碱锰电池,国内最知名的品牌绝对非南孚莫属了。

“南孚电池,一节更比六节强”、“玩具车用完,遥控还可以接着用”等耳熟能详的广告词,让国人记住了南孚。不得不说,不仅是广告打得好,南孚电池的质量确实也是杠杠的,最突出的优点就是续航能力强,供电时间领先同业。在笔者小时候,家里买一些电动玩具或遥控的电池,都会首选南孚电池。在商超的货架上,电池一般也只会分为两类:红黄相间包装的南孚电池以及其它杂牌电池。

在市场的高度认可下,成立三十年来,南孚电池的销量一直保持遥遥领先:1999年在碱性电池市场的占有率即超过50%,目前则已经上升至逾80%,可以说基本垄断了国内的干电池市场。2018年,南孚电池的营业收入为27.60亿元,净利润为4.95亿元,规模和盈利能力在行业中傲视群芳。

2016年,南孚电池借壳亚锦科技(830806.OC)登陆新三板,后亚锦科技陆续收购南孚电池股权,截至2018年底对其持股比例为74%。按2018年最后一次股权转让的价格计算,南孚电池估值已经高达140亿元。

在国内南孚电池这样一家独大的局面下,留给其它同类电池企业的发展空间并不多。为了在夹缝中求生存,越来越多的电池企业选择将产品出口海外,野马电池就是其中一家。

根据联合国统计数据,2017年中国一次二氧化锰原电池组(基本为锌锰电池)出口额为17.10亿美元,占据全球整体出口市场的48.4%。2014-2017年中国锌锰电池的出口额均保持全球第一。

2

海外市场依存度高,退税成盈利主力

野马电池成立于1992年,算是一家老牌企业,专注锌锰电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家用电器、电动玩具、智能家居用品、家用医疗健康电子仪器、新型消费电子、无线安防设备、户外电子设备、无线通讯设备、应急照明等多个领域。

野马电池拥有各种规格型号的锌锰电池、碱锰电池生产线20多条,年生产能力20亿只,是我国规模最大的碱性电池生产企业之一。迫于国内不利的竞争格局,公司的产品以出口海外市场为主,在60余个国家有业务布局。2016及2017年,野马电池均位列我国碱性电池出口企业第三位,出口额在6,000万美元上下。

值得注意的是,野马电池目前由其创始人余元康、陈恩乐各持股20%,余康元的两个儿子及陈恩乐的两个儿子各持股15%,也就意味着余、陈两大家族各持股50%,公司暂无控股股东,以上6人均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在公司两大家族互相制衡的情况下选择上市,有些令人狐疑是否经营层面出现了不得不上市的理由?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野马电池共计实现营业收入8.98亿、10.78亿、10.52亿。可以看到,公司的营业收入似乎已经明显迈入增长疲软期,2017及2018年的增幅分别为20.0%及-0.024%,持续下行。从公司的募集用途来看,大部分资金都将用于扩建及研发,明显想从产能规模以及技术壁垒来推进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具体来看,2016至2018年,野马电池的出口销售收入分别为6.61亿元、9.36亿元、8.97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73.68%、86.98%、85.41%,国内的销售收入则从2016年的2.36亿元一路下降到了2018年的1.53亿元,降幅达35.09%。国内销售收入的下滑,一定程度上推致了公司总营收的疲软,一方面也暗示了野马电池对海外市场的依存度日趋提高。

报告期内,野马电池的净利润分别为1.34亿、0.54亿、1.05亿,增幅分别为-59.7%和94.4%。2018年公司的净利润虽然大幅攀升,但较于2016年依然存在21.6%的缺口,公司整体盈利能力似乎存在上升障碍。有趣的是,在野马电池的净利润构成中,出口退税额占到了非常大的比例。

在国际上,出于增强本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促进进出口贸易等原因,出口退税是使用较为广泛的对本国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根据招股书披露,野马电池生产的锌锰电池出口销售能够享受15%、16%的增值税出口退税率。2016至2018年,公司收到的出口退税额分别高达5,259.93万元、10,034.97万元和 9,506.76万元,占税前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3.2%、 167.7%和76.1%。

这意味着,2017年,如撇去退税额,野马电池实际是差不多亏了5,000万,2018年公司将近8成的净利润全部来源于退税。这样看,纯靠在海外市场销售电池的野马电池,似乎陷入了一个不能退税“断奶”的盈利窘境。

3

不能“断奶”,风险几何?

尽管野马电池与乐购、家乐福、麦德龙、迪卡侬等国际知名商业连锁企业及松下、飞利浦、三星等国际知名电子设备生产厂商和大型贸易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但过度依赖海外市场以及退税,将为公司带来很高的宏观风险。

乍看之下,野马电池所处的盈利局面,有些类似我国的新能源企业,例如光伏、风电等,需要靠国家发放的补贴来对冲自身业务的亏损。但不同的是,新能源补贴的发放主要取决于企业的技术、成本调控,也就说等到企业完全拥有自身盈利的能力后,国家才会完全停止补贴。

而由于税收是调节宏观经济的重要手段,国家需要根据国内贸易形势和财政预算情况的变化,对增值税出口退税政策进行调整,并并非针对企业的盈利能力。若未来由于宏观经济变化导致增值税出口退税政策发生不利变化,将使野马电池目前享受的税收优惠受到不利影响,进而显著影响到最终的经营业绩。

同时,随着国际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各个国家之间贸易政策的调整,也会影响到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需求,从而影响企业产品的出口,并且国际汇率市场的波动也会企业造成一定的汇兑损失。

除了宏观的经营风险外,很多人也并不看好锌锰干电池这个行业的前景。毕竟曾经很多用到干电池的小家电如收音机、手电筒等已经消失了,不过不能否认同时也有一些新的应用场景出现,如剃须刀、电动牙刷等。未来是会再出现新的应用场景,还是已有的应用场景继续萎缩,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决定着野马电池的未来。


免责声明: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谨慎依此进行投资决策。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