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富豪缪汉根再掷百亿 石化资产拟借壳上市

两次百亿借壳

 

缪汉根旗下的纺织产业借壳国企上市不到一年,这位江苏“纺织巨子”再次借壳国企,拟筹划将其石化资产上市。这意味着,缪汉根旗下将拥有两家上市公司。

6月13日,丹化科技(600844.SH)发布重组公告,拟以每股3.66元的价格向江苏斯尔邦石化公司全体股东发行30.05亿股股份,购买各股东持有的100%股权,涉及交易价格110亿元。受此消息影响,丹化科技今日以4.31元价格涨停,市值为40亿元。

资料显示,斯尔帮股东主要为缪汉根夫妇旗下的博虹实业、盛虹石化,中国银行旗下的中银资产以及建行旗下的建信投资。根据重组公告,丹化科技拟向盛虹石化、博虹实业、中银资产和建信投资分别发行24.32亿股、1.37股、1.64亿股和2.73亿股。

值得注意的是,建信投资和中银资产分别于今年3月和4月入股斯尔帮,前者以10亿元增资入股获得9.09%的股份,中银资产斥资6亿元受让了盛虹石化持有的5.45%的股份。彼时斯尔帮估值约100亿元。

交易完成后,盛虹石化及其一致行动人博虹实业将持有丹化科技63.86%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缪汉根、朱红梅夫妇也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此外,建信投资将持股6.79%,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原国资背景的丹华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股权将稀释至5%,成为第三大股东;中银资产持股4.08%,位列第四大股东。

资料显示,丹化科技是一家国资背景的化工企业,江苏丹阳政府持有其19.79%股权,公司主要经营煤化工产品、石油化工产品及其衍生物的技术开发等业务。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7年,丹化科技的扣非归母净利分别为亏损1.7亿元、3442万元、亏损1196万元,盈利能力较弱且波动较大。

对于此次交易目的丹化科技表示,斯尔邦从事的业务以甲醇为核心原材料,而煤化工是我国目前主要的甲醇制备方式,通过本次交易,上市公司同斯尔邦之间能够优势互补,发挥化工产业协同效应,实现化工的全产业链布局;同时,通过置入盈利能力较强的优质资产,该交易有利于提升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

交易预案显示,截至4月30日,斯尔邦总资产176亿元,净资产70.7亿。2016年至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8亿、76.5亿和114.7亿元,净利分别为1404万、7.6亿和3.0亿。截至2019年4月底,斯尔帮营收37.8亿,净利润3.2亿。

在此次重组交易中,斯尔帮同时作出业绩承诺,即2019年至2021年这三年的扣非归母净利合计不低于28.5亿元。这意味着,斯尔帮平均每年要完成9.5亿的净利,而斯尔帮近几年的业绩情况也波动较大,业绩承诺偏高。

不过,对于斯尔帮实控人缪汉根夫妇而言,上述交易完成后,将实现其石化资产的借壳上市,缪汉根的A股版图也将再添一公司。

民企巨头

事实上,缪汉根旗下资产第一次借壳,也是选择江苏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百亿借壳引发市场讨论。

彼时缪汉根是将旗下最核心的纺织资产实现上市。2018年,江苏吴江国资旗下的上市公司东方市场(000301.SZ)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了缪汉根旗下纺织公司国望高科100%的股权,交易作价127亿元。重组成功后,“东方市场”更名为“东方盛虹”。

资料显示,1965年出生于江苏吴江的缪汉根,大专学历,以纺织业起家,创办了盛虹集团。1983年高考落榜后,缪汉根在家乡丝织厂当工人,1991年成为一家印染厂(即当时的盛虹砂洗厂)的厂长。以盛虹砂洗厂起步,缪汉根的纺织业务逐渐做大,并在1998年第一次“蛇吞象”收购了国有印染厂东方丝绸印染集团;2002年,缪汉根组建了以印染为主业的盛虹集团。

目前盛虹控股集团已打通了从印染、化纤到石化、炼化的纺织产业链,盛虹控股集团也成为一家以石化、纺织和能源为主业的大型民企。

去年,缪汉根持有的东方盛虹实现营收184亿,扣非归母净利8.2亿;2019年1季度财报显示,东方盛虹实现营收43.5亿,净利3.2亿。

值得注意的是,缪汉根的国望高科彼时借壳东方市场时作出业绩承诺,即2018年至2020年的扣非净利不低于40.57亿,即平均每年要完成13.52亿的净利。

为此,缪汉根入主上市公司后便斥资10亿元收购盛虹炼化100%的股权,还筹划将旗下虹港石化PTA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此外,为进一步扩大上市公司规模,缪汉根将投资775亿元建设“盛虹16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项目”,建成后预计可实现不含税年销售收入约722亿元、净利润约76亿元。

截至今日收盘,东方盛虹股价5.58元,总市值为225亿元。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