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持久战:毛主席的十大军事原则与港A股牛市演进脉络

第一个问题:一个大牛市的崛起与成立,需要多少曲折的反复?

上面这个问题适用任何一个主体,国家、民族、企业、股市、个人……不一而足。

港A股在4月摧枯拉朽式的狂飙突进后,于5月进入歇息整理状态。很多人在与格隆探讨一个问题:解放军到底来不来?恨嫁的港A新娘望穿秋水,怎么等来的全是闹洞房的人?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先上一个经典的史上最牛创业团队的故事:

1921年在马列概念的风口中成立公司,依靠世界级营销广告“打土豪分田地”起家,随后拿到了苏联天使轮和A轮融资,历经11年艰苦卓绝的浴血经营,在兼并部分西方列强和国内竞争对手的资产后,于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宣布上市。上市后也几经波折,公司营收一度入不敷出,但长期看业绩仍是逐年提高,上市65年后估值突破10万亿美金,雄居全球第二。

创业团队成员见下图:

(左上起依次为陈云、秦邦宪、彭德怀、刘少奇、周恩来、张闻天;左下依次为康生、毛泽东、王稼祥、朱德、项英、王明)

上面这段看似轻松幽默的话语,概括的实际就是新中国这家公司伟大牛市的进程:期间经历了多少曲折与甘苦,我相信每个中国人都非常清楚。

大国崛起如此,股市走牛亦如此:如果没有足够的高度与视野,没有坚定的信念与执行力,你最多是一个牛市的机会主义看客——顾顺章、张国焘、向忠发,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举个很简单例子:如果你只是觉得港A股是这波A股大牛市能量扩散带来的余震,你一定不会认为5月的无厘头震荡是重新吸纳港A筹码的绝佳机会,你一定会在五月的震荡中撤离,并为这种撤离而沾沾自喜——这与顾顺章、张国焘、向忠发的叛变没有什么两样,区别只在于叛变的代价大小。

从目前看,港股还在相当程度上受制于A股的走势,多少有点影子股和配角的味道,但恒指(尤其国企指数)与上证指数分手的日子不会太远了:再给时间一点时间。我们需要纠结的不是时间,而是大方向的正确。大方向正确,你所忍耐的每一分钟,未来都会带给你可观的回报。

请复习5月8日格隆汇评论员的文章《Buy in May & Go away:5月是港A股最后及最佳的上车机会》。

第二个问题:打汇丰,是不是有些太冒进?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也先上一个历史片段:

1819年5月,“南美之父”玻利瓦尔率领2000名革命军绕过已被西班牙军队重兵把守的委内瑞拉到新格兰纳达(今哥伦比亚)的各路通道,长途艰苦跋涉,在极端艰险的条件下顽强翻越海拔4000米、荒无人烟的安第斯山,突然出现在哥伦毕业首都波哥大城下,并一举击溃措手不及的西班牙军队主力。这次奇袭大获全胜,由此奠定了南美各殖民地获得解放的基础。

这就是南美军事史上最有名的波亚卡战役——放弃所有边缘地区,黑虎掏心,直接拿下首都。

3月24日,格隆汇发出“旗帜鲜明做多港A股”的号召,之后港A股在4月摧枯拉朽式的狂飙突进;

4月26日,格隆汇发出“旗帜鲜明做多汇丰”的号召。

很多朋友在目瞪口呆之余询问:汇丰可不是中小市值的港A股,汇丰可是市值1.5万亿,恒指第一大成分股,超级大笨象,算是外资的老巢,港股帝国的首都了,这么直接打老巢,时间对吗?力量够吗?太冒进了吧?(朋友同时没忘提醒,有三大外资行都已针锋相对,高效率下调了对汇丰的评级)。

是的,打的就是外资老巢!

又如何?

有本事,外资集体做空汇丰试试?

打汇丰,其实表明的是一个战略上的态度和自信:

1、中国这个巨人史上第二次战略转型

2、人民币加速国际化

3、国家意志强力输出资本

在这样战略大背景下,作为几乎唯一输出出口与抓手的港股会是一波超级大牛市!做多汇丰,是顺应这个历史潮流,时间站在我们这一边,有着足够胜算。试图做空者,则是与中国的历史趋势在做对手盘!

谁胜谁负,显而易见。

既然是一波超级牛市,中资真正接管金融主权,首都沦陷都将是必然的特征和结果,否则何以能称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牛市?
短期内攻陷首都当然不现实,但小试牛刀,围而不打,给敌人以强大心理震慑,你焉知不会出现城内敌人投诚起义,画龙点睛,并最终形成共同做多一个崛起中大国统一战线的效果?

至少,你无需再继续过往那种仰视外资,甚至盲从外资,放弃定价权的惯性静态思维。过去港股日成交只有600亿水平,4月以来,日均成交2000亿,说这里有一半是南下中资一点不为过。这种背景下,说港股不会A股化,说中资难以接管定价权,都是一种不可理喻的自欺欺人,连闭目塞听都算不上。

港股长期估值低、需要看外围脸色、看外资脸色,只是因为没有本土沉淀资金。

中国有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有可以降40次的准备金率,有可以降21次的利率,一旦解除资本输出限制,而且是以国家意志推动输出资本,香港会有多少定价权接管不了?有多少坑填不平?

在撰写本文的过程中,传来央行再次降息0.25个百分点的消息——大国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对于未来的香港资本市场,外资将永远只是客人——朋友来了有好酒,但,如果是……。

第三个问题:港A股牛市未来会怎样演绎?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还是先上一段新中国缔造者毛泽东的军事思想总结。
1947年12月25日,人民军队的缔造者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召开的会议上做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并在其中正式提出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指导的十项基本原则:

①先打分散和孤立之敌,后打集中和强大之敌。

②先取小城市、中等城市和广大乡村,后取大城市。

③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是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结果,往往需要反复多次才能最后地保守或夺取之。

④每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两倍、三倍、四倍、有时甚至是五倍或六倍于敌之兵力),四面包围敌人,力求全歼,不使漏网。在特殊情况下,则采用给敌以歼灭性打击的方法,即集中全力打敌正面及其一翼或两翼,求达歼灭其一部,击溃其另一部的目的,以便我军能够迅速转移兵力歼击他部敌军。力求避免打那种得不偿失的、或得失相当的消耗战。这样,在全体上,我们是劣势(就数量来说),但在每一个局部上,在每一个具体战役上,我们是绝对的优势,这就保证了战役的胜利。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就将在全体上转变为优势,直到歼灭一切敌人。

⑤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每战都应力求有准备,力求在敌我条件对比下有胜利的把握。

⑥发扬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即在短期内不休息地接连打几仗)的作风。

⑦力求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同时,注重阵地攻击战术,夺取敌人的据点和城市。

⑧在攻城问题上,一切敌人守备薄弱的据点和城市,坚决夺取之。一切敌人有中等程度的守备、而环境又许可加以夺取的据点和城市,相机夺取之。一切敌人守备强固的据点和城市,则等候条件成熟时然后夺取之。

⑨以俘获敌人的全部武器和大部人员,补充自己。我军人力物力的来源,主要在前线。

⑩善于利用两个战役之间的间隙,休息和整训部队。休整的时间,一般地不要过长,尽可能不使敌人获得喘息的时间。

很明显,毛主席这个作战指导的十项基本原则是以弱胜强的经典路径总结,其核心就是:
1、先打敌方力量薄弱的,我方有把握的,能掌控的,积小胜为大胜;

2、在扫清外围,孤立强敌后,再集中优势兵力,对敌方主力一鼓聚歼之;

3、力求一直保持高压,尽可能不使敌人获得喘息的时间;
对于南下资金而言:
1、我们能掌控的是中资股,其中典型代表就是估值与A股天壤之别的“港A股”。这类股票多数不在外资覆盖和组合名单里,属于典型的“敌方力量薄弱,我方有把握,能掌控的”,集中力量拿下这些,积小胜为大胜,是未来很长时间的不变策略;

2、外资把守了多数恒指指标股。这部分属于敌方力量强大,而应该被孤立的对象,可以围而不打,游而不击,令其时刻感受到压力,自乱阵脚,最后投诚起义;

3、对于最关键的恒指龙头指标股汇丰,适当布局是没有大的错误的;

4、真正的决战时间在6月香港普选公投结束后,可以预期的是彼时成建制的正规解放军部队已集结完毕,一声令下,歼灭战开打;

5、长期而言,港股估值水平必定与A股缩窄乃至拉平,这预示着绝大多数港A股都可能还有翻倍的空间——除非人民币国际化只是个噱头。

还是那句话:一切的一切,都剑指5月后。
最后送上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后,毛主席的一句七律诗词做本文结尾: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格隆汇声明: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