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一个国家市值管理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如果说,这是一轮“赌国运”的牛市,民众何尝不希望出现“日月丽天,群阴慑服;百灵来朝,双羽四足”的国运呢。一个国家市值管理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但股市从来不是只涨不跌,且行且珍惜。

文/ 黄利明
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让你在将来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内心无法安宁。


严重怀疑写《万物生长》的冯唐是个超级股民,这台词与当下股市直接亲吻上了。牛市的万种风情,正勾出千百万股民的浮躁、贪婪、恐惧。冷静被当笑料,看着股市的火爆疯狂,基金经理说,我没有发疯,只是害怕。


官方细心打扮着牛市的风情,水漫金山任你HIGH。然后,悄然开启牛市的贡献——输血经济。这与我们在去年12月初就提出“国家战略性牛市”的思路完全吻合。


我们最新梳理的一组有趣数据显示,从去年12月牛市开启至今,整整5个月,IPO与增发均创出历史新高,圈走约8300亿元资金,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0%。悄然间,股市将资金拉入到实体经济里。


证监会还说了,将继续适度增加新股发行的供给。经济这么差,股市不能空转也不会空转,否则一行三会特别是证监会,怎么会如此呵护股市?确实,市场需要新鲜血液,股市无融资价值,也就意味着无投资价值。这糖,不是白给的,也不是白吃的。


“股市巫师”程定华说,经济不起,牛市不止,你可以不玩,但不能做空。不过,站在4500点关口,牛市也需要喘息,快牛绝不是国家需要的战略性牛市。


当股市被架入国家战略,有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就是官方常说的中国经济“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换档期、经济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


简单粗暴直接一点解读,就是,地产依赖不除,经济不活;中国制造不升级,外贸难起;4万亿为首的粗放投资不消化,效率难升。


以本轮反腐败浪潮反观过去,改革开放三十年阶段的前后数年,吏治之乱导致官富民穷、权贵横生、资金错配、效率低下。加上欧美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GDP增速从2007年的14.2%,跌入今年一季度7%的腰斩境地。


毫无疑问,本届政府绝对是励精图治的一届。改革只改了个球,不过是一句调侃,纵有不足,也应承认这一次是从经济、体制、文化的全方位改革。
这一轮反腐浪潮,民众从质疑,到观望,到惊讶,到认可。这一轮整顿吏治,从“处长卡部长”的应对,“政策7天必须出中南海”的强势,你可以看见,长期治贪,开始治懒。怠政也是一种隐形腐败,高层明镜,只是看谁会做、能做、敢做。


因此,这一波国家战略性牛市,真正动因还是在于改革背书,否则也不会有官方对股市的重新定位与呵护。所以,国家战略性牛市的本质还是改革牛,能否长牛也系于改革。


如果把中国这个国家看作是一家上市公司,把这一轮改革营造的战略性牛市,看成是一轮市值管理。毫无疑问,大股东即执政党,有做大做好提升市值的意愿。


国家市值走牛的到来,则需要管理三个一致预期,分析师即经济学家看好,机构即众多国内外投资者和企业家看好,以及散户即嫁接民众预期的民间舆论看好——形成赚钱效应。


在不断促成三方形成一致看好预期之下,国家战略性牛市就需要嫁接——优质的、有成长性、有概念的资产,上市并购重组。


于是,从自贸区到互联网+,从一带一路到京津冀一体化,从国企改革到中国制造2025……这些由国家打造的内涵和概念,通过股市融资输血,就顺利成章。房地产下滑背景下的居民资产重配,正好为此嫁接了巨量的市场资金。


这轮国家市值管理最为关键的,则在于能否慢慢实现换挡、调结构、促消化的业绩,一步步不断兑现各方预期,从而不断抬升估值。一个国家的市值管理,最终是一个国家的价值管理。宽货币、宽财政以及股市输血带来的经济兑现,留待二三季度之后的经济数据去验证。


如果说,这是一轮“赌国运”的牛市,民众何尝不希望出现“日月丽天,群阴慑服;百灵来朝,双羽四足”的国运呢。一个国家市值管理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但股市从来不是只涨不跌,且行且珍惜。


(本文作者介绍:德林爆语出品人,曾任新京报、经济观察报高级记者)


格隆汇声明: 本文为格隆汇转载文章,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公司股票。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