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改专家交流纪要:电改任重道远,期待政策尽快落实

电改专家交流纪要:电改任重道远,期待政策尽快落实
作者:杨洁

投资建议:

今天我们与华能集团的相关领导交流了电改 9 号文的政策,主要内容如下:

电改制度大的框架为新电改九号文,配套文件于 3 月 23 日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下发了《关于改善电力运行调节促进清洁能源多发满发的指导意见》,其目地在于配合落实 9 号文有关要求促进清洁能源发展。

要点:

国家能源局近期出台征求意见稿内容要点如下:

关于放开优先购电权、发电权制度,为电改做个后续的安排,优先发电权是清洁能源消纳多发满发,优先购电权是放开公益性用电,居民用电。

第一:核心的内容用 2-3 年(2015-2018 年)在全国范围内逐步放开 1/3(5.3 万亿度的三分之一约 1.7 万亿度-1.8 万亿度)的发电计划,全部放开估计 7-8 年

第二:近期的难度在于理顺电价机制,困难很大

第三:在大用户直购的基础之上放开售配电

交流主要观点:总的认为:电力改革任重道远,引进市场资本,提高国有企业的运营效率,限制乱投资。

1.电力体制改革需要个过程,有很多问题需要探讨,比如售电公司提供的服务在哪儿?对服务的定价?竞争对手在哪儿?目前都是未知数。

2.华能目前已经把资源配置在用户侧, 不排除成立售电公司,华能目前也已经再研究潜在的客户端。

3.电改可以参考国外的经验:比如法国电力公司:电网公司从头包到脚,新加坡大士能源:市场化机制比较高。

4.电改 9 号文,售电业务存在不公平的现象:具有电力资产的售电公司具有竞争力

5.供电公司也可从事优先售电、供电业务,各大集团以及地方政府发电企业都在构建配售电公司,都有这个构想,目前都在做人员培训。

6.存量和增量存在不公平原则

关于电改进程:发改委目前的计划是从 2015-2018 的放开 1/3 的发电计划;2018-2020:建立比较完善的电力交易市场;2020-2023:建立成熟的电力市场机制。

电改试点:先在深圳、内蒙做试点,深圳在做输配电价试点,售电改革很有可能现在深圳开始试点;内蒙迫切希望改革,发电量过剩问题先解决电力外送的问题,主要是跨区域的试点。

关于电价:上网电价全国平均降 1 分半,原计划是二季度执行,目前还没开始

问答环节:

问:如果售电,是否需要有形电力资产?
答:售电完全是个市场化的关系,不需要有形资产,售电公司需要限定电压

问:新的工业园区需要构建一张微网,这块可以交给地方小电网公司运行吗?存量部分可能会放开吗?
答:新的工业园可能会放开。

问:国外很多电网公司是不让售电的?
答: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售电的主体最终活下来的是有发电资产的公司,比如新加坡、澳大利亚。

问:国外的售电公司主要提供什么服务?
答:具有电力资产的公司具有竞争力,主要提供增值服务。

问:有商业模式可以创新?
答:供电公司的领导直接下海后,法人主体可以慢慢改变,可以与市场的资金合作。

问:售配电公司的关系怎么处理?
答:目前这个关系也没有理顺。

问:售电公司、配电公司对客户如何收费?
答:电力体制改革很多具体问题非常模糊。

问:配网放开是否是首先要修改电力法?
答:电力法是 95 年的,我们也在呼吁修改,电力修改后,国家电网的章程也要改变。

问:电改推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答:人的问题,南方电网已经抓了两个,管的计划部门,主要是发电计划

问:交易机构是归谁管?
答:国家电网管

问:关于华能在直购电方面的政策问题?
答:目前是属于政府主导性的交易,扶持工业用电,华能在直购电方面与上网电价没有直接关系,直购电比上网电价的价格低,目前在供大于求的市场下,直购电是没有积极性。

问:电改后面的流程大概是什么样的?
答:发改委目前的计划是:从 2015-2018 的放开 1/3 的发电计划;2018-2020:建立比较完成的电力交易市场;2020-2023:建立成熟的电力市场机制

问:煤电联动,涉及水电以及核电吗?
答:不涉及。

问:调度和交易问题如何处理?
答:国外都是分开的。

来源:长城证券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