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韩、中澳两大自贸区 亮明新一轮改革开放主攻方向

作者:赵江林

 中韩、中澳两大自贸区建成对中国构建新时期全球自贸区网络,进而实现全面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也因此成为中国自贸区建设的分水岭。两大 自贸区为助推中国启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进程提供了新的路径,表明向高标准的国际经济规则看齐是新一轮改革开放的主攻方向。

 在2014年下半年中韩、中澳自贸区结束实质性谈判之后,2015年上半年中韩、中澳两大自贸区协议的正式签署标志着中韩、中澳自贸区进入实施阶段,也将成为中国布局全球自贸区网络、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风向标。

    实现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  需要深度自我调整

  目前,中国正在主动参与并为新型的世界经济体系建设积极作为。作为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大国之一,中国需要抓住机会保持对世界经济的持续影响力。不过,在这一过程中,中国面临的内外部难题也亟待自身作出深度的自我调整。

  从 外部环境看,中国过去所处的国际经济发展的机遇期正在发生某些新的变形,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战略性压力。例如,如果不改变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现有的经济关 系,中国面临的出口市场饱和状态难以有所改变,自然出口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的拉力作用就会下降甚至消失。再如,中国面临的美国新一代世界贸易 投资规则的压力在日益增强。

  从内部情况来看,中国经济发展正步入新常态,传统的经济增长动力系统功能在逐步弱化,新的增长动力系统将取而代之。按照常规做法,这一取代过程将是缓慢的,其原因在于任何一个国家要在短期内完成结构性的调整是不可能的,但是积极作为有助于缩短结构性调整的过程。

  在上述背景之下,新一届中国政府开始全力推进改革开放,包括实行简政放权、采取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单边推进自贸区建设如设立上海自贸区等,2014年底领导人再次提出构建全球自贸区网络新目标,力争实现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

    中韩、中澳自贸区将深度影响  中国对外开放水平和改革重要进程

  应 该说,中韩、中澳自贸区作为新一轮中国对外开放进程的标志性成果,不仅有助于推进中韩、中澳双边经贸关系走向深度互动开放的新阶段,有助于推进中国经济发 展新常态下结构性调整任务的完成,更重要的是作为中国全方位改革开放格局构建的标志性起点,将成为中国有意识全面参与世界新型经济体系建设的展示台。

  与过去中国签署的自贸区内容和水平相比,中韩、中澳自贸区更多地折射出新时期中国推进经济全面调整的目标、决心和魄力。

  就 内容而言,两大自贸区涉及的领域众多,将为中国完成全面改革开放布局提供主攻方向和参考模板。在两大自贸区之前,中国已相继完成了多个自贸区的建设工作。 但是,就内容而言,这些自贸区所涉及的领域不及中韩、中澳自贸区。中韩、中澳自贸区涉及的领域众多,不仅包括传统的关税减让、贸易投资壁垒的消除等,也有 一些新的领域,如政府采购、国有企业规定、知识产权保护、投资的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等等。在服务贸易领域,中国首次把金融、电信和电子商务行业纳入自贸 区建设当中。

  就水平而言,中韩、中澳自贸区是按照当前世界高标准的版本进行谈判的,也因此将深度影响中国对外开放水平和重要改革的进程。中韩、中澳自贸区实现的贸易投资自由化水平基本上参照了TPP的水准,将中国可以开放、需要进一步努力才能开放的部门尽可能提前开放。

    自贸区建设的分水岭

  两大自贸区实施建设对中国构建新时期全球自贸区网络,进而实现全面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也因此成为中国自贸区建设的分水岭。

  第 一,两大自贸区为助推中国启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进程提供了新的路径。中国下一步改革开放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样?中国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世界贸易规则的新 标准?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需要有实际的事例作为参考。中韩、中澳自贸区协议的成功签署表明今天的中国有实力推行新一轮的改革开放进程,同时向高标准的国际经 济规则看齐是新一轮改革开放的主攻方向。当然,由于此次签署的两个自贸区版本是高标准、高水平的,中国需要作出多方面的内部调整,才能适应新标准、新规 则,也才能使自贸区为我所用,而不是反过来。

  第二,两大自贸区步入实施阶段也为中国融入新一轮的世界经济发展进程创造了条件。融入世界 经济发展进程,才能为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不过,今天一国融入世界开放进程的内容和成本在发生改变,有了新的标准和新的内涵,其主要代表是美 国所倡导的TPP,也就是说TPP正在成为未来世界经济发展的通行规则。中国要想在新一轮的世界经济发展进程中不落人后,必须要有新的思维模式,并做出极 大的努力。这也正是中韩、中澳自贸区对中国所具有的战略内涵,两个自贸区成为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与新一轮世界经济发展进程沟通的桥梁。

  第 三,两大自贸区成为中国布局全球自贸区网络的关键节点。自贸区建设是一国对外开放走向成熟、稳定的重要标志。毕竟,作为一项制度建设,一旦进入实施阶段, 将起到调整一国对外关系的作用。迄今为止,TPP仍是一个不包含中国在内的多边、高水平的自贸区谈判协议,中国如何应对TPP时代的新规则是一项重大挑 战。中国需要打破传统的思维模式,制定新的自贸区战略,特别是能够建立起与新规则接轨的国内经济体制,才有可能在新规则面前获益。今天的中韩、中澳自贸区 协议的签署恰好为中国缓释TPP压力、建立以我为主的自贸区战略提供了可行的路径。澳大利亚和韩国等都签署过高水平自贸区协议,如韩美自贸区协议,而中国 还未曾签署过高水平、高标准、多领域的自贸区协议。通过这两次谈判,至少中国学会了如何与发达国家在多种利益分歧下寻找到平衡点,为未来加入TPP谈判做 好了多方面的准备。  (上海证券报)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