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年中经济工作会议的变化与投资机会解读

反腐取得阶段性成果的时候,经常能听到这么一种说法:扫清政治障碍后,政府将集中精力搞改革,改革的结果必然是市场出清。所以,做好经济增速大幅回落的准备吧。

你还别说,这种说法盛行于坊间。

看上去很正确,如果,你不做细致政策研究的话。圈里人都知道,促改革和调结构,从来就不是一码事。

调结构的重心在淘汰落后产能,包含创新。只要猛调结构,就必然关停并转一大批企业,经济增长就必然要掉坑跌落。而促改革的当期重心在财税体制改革和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上(别问我为啥是这两个,你跟我们一样天天跟,自然知道促改革的当期任务重心在哪儿),是不允许出现经济大幅回落的,企业困难快要倒闭的时候,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很难推进的,你找谁拿真金白银出来混合?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大幅萎缩的时候,财税体制改革就更难搞,因为涉及到财权和事权的再调整。平时1个亿毛毛雨,那时候,少了1个亿你连公务员工资都开不出来,如何妥协?

所以,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反腐取得阶段性成果后,未来一个阶段中央将下决心以更大力度淘汰落后产能搞市场出清的说法,并不靠谱。

红口白牙忽悠不是我的作风,阅读和细致的文字比对才是靠谱的做法。

掐手指头算算,笔者跟踪政治局经济会议已经满五年。在经历了无数次猜测、辗转、困惑、错误、反思后,我忽然间意识到,政治局经济会议最重要的东西不是细节,而是变化,尤其是思路方面的重大变化。回过头看看:

2013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最大的变化在于明确要求下狠手调结构。会议提出“要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生产总值增长的关系,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如果说这句话说的还不够明白的话,来年工作布置的第二条大力调结构,尤其是“要着力抓好化解产能过剩和实施创新驱动发展。坚定不移化解产能过剩,不折不扣执行好中央化解产能过剩的决策部署”已经把话说的足够直白。果不其然,年后,中组部下文调整地方政府考核,紧接着炸高炉的“河北淘汰落后产能模式”登上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成为正面宣传的典型。这是要下狠手调结构的节奏, 1季度经济增速猛跌至7.4%,工业增加跌破9%关口,一度逼近8.6%。

2014年4月,政治局经济工作会议最大的变化在于明确要求调整思路,搞微刺激稳住增长。会议提出“根据形势变化适时调整其内涵,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各项预期目标”,如果说这句话还不够明白的话,官方新闻稿用去整整一段话来阐述如何“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效果可谓斐然,各种微刺激纷至沓来,GDP增速企稳回升至7.5%。

那么,三季度最大的变化到底在哪儿呢?在于一个地方,对经济增长速度的要求,发生了几乎180度的变化!

在此之前,基本态度是:经济增速降下去!最为代表的两次讲话:

2013年5月,习总在政治局第六次集体学习上发表讲话“转方式、调结构是我们发展历程必须迈过的坎,要转要调就要把速度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否则资源、资金、市场等各种关系都绷得很紧,就转不过来、调不过来。”

2013年12月,习总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要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生产总值增长的关系,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

在此之后,确切的说,7月初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之后,基本态度转变为:为了长远目标考虑,经济增速必须稳住甚至提起来!

所以,这次政治局会议上,才会很突兀地多出这么一句话:“正确看待经济增长速度,对做好经济工作至关重要,对做好各方面工作影响很大。”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确切的说,什么样的增长速度,才算是好的速度呢?

答案就在下面这句话上:“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坚定不移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这是国家繁荣、社会稳定、人民幸福的重要基础。我国发展必须保持一定速度,不然很多问题难以解决。”我估计有的人未必清楚“两个一百年”到底说的是什么?如果你不愿意去百度的话,我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第一个一百年:就是未来几年平均每年增速要达到6.9%左右。

我们都知道,全世界大型经济体在经济增速下滑的时候,都呈现出同样的特征:平台性。以日本为例,第一个台阶9%左右,第二个台阶4-5%,第三个台阶就跌至1%左右。中国已经在7.5%左右的增速区间待了近5个季度,考虑到需要打足提前量(因为潜在增速往下走),因为你一旦守不住下滑至少是数个百分点,完成GDP翻番任务就意味着:我们还需要在7.5左右的位置上呆好几年!

问题是,我们如何实现再稳几年的目标呢?

这次政治局会议传递出来的思路依次是:

第一点,统一认识,站在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高度去认识经济增长问题;

第二点,“坚持问题导向,围绕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加快推进改革,激发市场内在动力和活力”,我的理解,就是改革也要服务于经济增长而非阻碍经济增长目标实现;

第三点,“要发挥好财政金融资源效力,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投资仍将扮演及其重要的角色,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和消费的基础作用。(注:4月份也提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但没有用投资的关键作用这个描述);

内容
2014年上半年政治局经济会议
2014729日)
2014年一季度政治局经济会议
2014425日)
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20131214日)
宏观经济运行状况
上半年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主要指标符合年度预期目标,经济运行保持平稳,改革开放活力增强,发展质量稳步提升,民生保障扎实有力。
坚持稳中求进、改革创新,积极应对困难和挑战,推动解决深层次矛盾,各方面工作扎实推进,经济发展开局总体平稳,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
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农业生产再获丰收,结构调整取得新进展,改革开放力度加大,人民生活继续改善,社会大局和谐稳定。
关于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任务
在党中央、国务院正确领导下,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认真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策部署。
各方面改革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有序有力推进,在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完善市场体系等方面出台一系列改革举措,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培育经济发展新动力、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确定了行动纲领。
对未来经济形势的判断
经济发展仍面临较大挑战
经济增长下行压力依然存在
经济运行存在下行压力
对未来经济工作的总体要求
准确把握改革发展稳定的平衡点,准确把握近期目标和长期发展的平衡点,准确把握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的结合点,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
要继续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统筹处理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的关系。
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把改革创新贯穿于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各个环节。
对未来经济工作的核心要求
坚持把改革放在重中之重位置,坚持问题导向,围绕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加快推进改革,激发市场内在动力和活力。
未涉及
做好明年经济工作,最核心的是要坚持稳中求进、改革创新。
GDP增速
我国发展必须保持一定速度,不然很多问题难以解决。
未涉及
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抓住机遇保持国内生产总值合理增长
财政支持实体经济
要发挥好财政金融资源效力,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优化财政金融资源配置,提高财经资金使用效益,积极拓宽实体经济融资渠道。要积极扩大有效投资,发挥好投资的关键作用,进一步释放民间投资潜力,着力提高投资质量和效益。
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夯实经济发展基础,完善小麦、稻谷等最低收购价和玉米、油菜籽临时收储政策,加快下达拨付中央转移支付资金,合理调节流动性水平,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和社会事业等领域的支持力度。
要进一步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厉行节约,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完善结构性减税政策,扩大营改增试点行业。
经济结构调整
要加快推进经济结构调整
要加快调整优化经济结构,推动提质增效升级,加快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制造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推进重大节能环保、资源循环利用等技术装备产业化,支持企业设备更新和研发创新,加快中西部铁路、清洁能源等重点工程建设。
要着力抓好化解产能过剩和实施创新驱动发展。坚定不移化解产能过剩,不折不扣执行好中央化解产能过剩的决策部署。
区域经济发展
培育新经济增长点和区域增长极,完善创新驱动政策环境,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落实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
要继续支持西部大开发、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抓紧落实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
要继续深入实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完善并创新区域政策,缩小政策单元,重视跨区域、次区域规划,提高区域政策精准性,按照市场经济一般规律制定政策。
民生和消费问题
要努力扩大消费需求,发挥好消费的基础作用,顺应居民消费结构升级趋势,完善消费政策,改善消费环境,不断释放消费潜力。
要增加民生社保等有效供给,继续改善人民生活,完善社会保障制度,促进就业创业,加强医药卫生事业。
要加强就业社保等民生重点工作,完善促进大学毕业生就业创业的各项政策,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和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更好运用开发性金融支持棚户区改造,出台促进信息、旅游、体育、养老、健康服务业以及职业教育等领域发展的若干政策,促进居民扩大消费。
要继续按照守住底线、突出重点、完善制度、引导舆论的思路,统筹教育、就业、收入分配、社会保障、医药卫生、住房、食品安全、安全生产等,切实做好改善民生各项工作。
简政放权
要增大简政放权的含金量,加紧深化投资体制改革,尽快放开自然垄断行业的竞争性业务,加快服务业有序开放,放宽制造业准入限制,同时放管结合,加强市场监管。
要进一步简政放权,着力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继续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加快建立和完善政府权力清单制度,探索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继续推进财税、金融、价格、科技管理体制等方面改革。
未提及
对外贸易
要努力稳定对外贸易,提高对外开放水平,落实完善促进外贸发展政策,坚持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有力推动出口升级和贸易平衡发展。
未提及
要保持传统出口优势,发挥技术和大型成套装备出口对关联行业出口的带动作用,创造新的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扩大国内转方式调结构所需设备和技术等进口。

经过剥茧抽丝般的思考,我们已经可以有8成把握明确:这一轮经济上行的力度和持续时间,将超过我们预期,因为,最关键的政策决心变了。在目前的权威体制下,政策决心才是中短期具备最高权重的那个变量,而非其他。做个直观的比较,我认为此轮经济上行的力度将超过2012年年底那次。 由此出发,我们对企业盈利的变化可以持更为积极的态度。在我们的框架里,工业增加和净利率是决定企业盈利的两大关键性指标,经济复苏超预期将带来工业增加复苏超预期,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将带来企业融资成本的可持续回落。看起来,两者都将呈现出比我们此前预期更为积极的变化(虽然我们此前的提法已经很乐观了:2季度企业盈利企稳,3季度复苏。现在可以更加乐观)。

由此出发,我们上调对未来市场的看法:

大盘:上证指数有望突破2450;

风格与配置:建议从大盘小盘均衡配置,逐渐转为大盘占优。因为,这一轮复苏的力度和持续性,很可能会超过2010年以来任何一轮。复苏力度决定蓝筹股空间,银行地产基础设施建设为代表的大周期板块将迎来动辄50%甚至更高的上涨;

对中国而言,打完老虎干什么?搞经济!

对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而言,打完老虎干什么?买股票!

(本文节选自徐彪 《打完老虎干什么?搞经济!兼评政治局年中经济工作会议 》)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