锌价周期或刚刚起步:供给收缩 需求稳定

隔夜LME锌价已经触及2400美元/吨的水平,这或与公布的一系列靓丽经济数据和政策有关,如主要经济体维持扩张态势的PMI值,以及中国不断释放出来的流动性宽松和维稳预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推出政策组合拳来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全国多家城市解除房地产限购,农行上海分行推出95折房贷利率等)。


短期价格的催化固然重要,但结构性变化(供给收缩+需求稳定)才是我们最为看重的基本面基础,锌价周期或刚刚起步。在本期专题分析中,我们从微观层面来分析论述锌精矿的供给收缩:
微观例证一:2010-2013年全球锌矿资本开支降低,从一个侧面可以印证2013-2016年全球供给收紧结论
微观例证二:四大矿山可采储量再梳理——2013年资源加速枯竭明显,可采年限不足2年(13年算起)

我们维持锌价周期或刚刚起步的观点,并维持2014/2015/2016年电解锌平均价格为2200美元/2500美元/3000美元的判断。价格虽不像镍般走势犀利,但却更为良性,长周期事实难改。
投资建议:按照3000美元/吨价格假设下,资源估值及PE估值法均指向50%的上涨空间,同时按照天时地利人和的选股逻辑,再次强烈推荐中金岭南,次选驰宏锌锗。
正文内容:
一、微观例证一:2010-2013年全球锌矿资本开支降低,从一个侧面可以印证2013-2016年全球供给收紧结论
1、我们以Hindustan Zinc Ltd(印度斯坦锌业)、VedantaResourcesPLC(韦丹塔资源公司)、Teck resources(泰克资源)、中金岭南全球四大锌精矿公司作为代表(约占全球产量的18%),统计其最近10年在锌精矿的资本开支情况。
注:我们没有查找到全球锌矿资本性支出数据,所以选择了四个典型企业:①全球单一的铅锌公司很少,所以大部分公司铅锌的资本开支没有单独披露;②即便有少数公司单独披露锌的资本开支,也面临区分锌矿山支出或者锌冶炼支出。
总体来看,资本开支经历了典型的四个阶段:
(一)2005-2007年商品牛市期间,锌矿山资本开支明显增加;
(二)2008年金融危机时,资本开支降低;
(三)2009年伴随流动性的泛滥(中国四万亿投资,美国QE)及由此带来的经济复苏,资本开支创出新高;
(四)2010年开始,资本开支下了一个台阶,这或许与一直低迷走低的金属价格有关,虽然之后总体还是呈增长的态势。

22013年以来矿产锌产量下降也可以从资本开支的角度来理解:
(一)矿山建设投产周期在3-5年,20102011年全球锌精矿产量大幅增加的部分原因源于20062007年的锌矿山资本开支增加。
(二)而目前矿产锌产量的下降,也应该是2010年以来锌矿山资本开支降低(或者说没有明显增加)的一个体现。
最终导致的则是2013-2016年,几个大矿枯竭关闭,而新矿投产较少,矿体呈现出增速快速回落,以至于未来将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所以从资本开支的角度,也支撑2014-2016年矿产锌供应偏紧的观点。
二、微观例证二:四大矿山2013年资源加速枯竭明显,可采年限不足2
而微观例证的第二个方面,则是图4所示前四大锌矿山的资源加速枯竭明显。部分投资者仍对海外锌矿山停产存有疑虑。这里,我们选取典型的前四大停产矿山,对部分大型矿山资源加速枯竭的现况再次加以细化说明:
(一)如表1所示,GlencoreXstrata旗下的Brunswick及Perseverance已经与2013年下半年进入了闭矿期,而五矿Century和韦丹塔Lisheen的可采年限已经不足2年(13年数据)。
(二)并且从时间点来看,矿山在12-13年出现了可采储量快速回落,资源加速枯竭的局面。以五矿Century为例,2011年经过矿山深探后预计增储660万吨的矿石储量,但2012年正式进入开采时才发现实为价值较低的材料;由于自身资源的缺乏,五矿终在2013年宣布将在2015年关停Century这一历史上全球第二大露天锌矿。
三、投资建议:锌价周期或刚刚起步,再次重申“强推中金岭南,次选驰宏锌锗”
我们维持锌价周期或刚刚起步的观点,维持2014/2015/2016年电解锌平均价格为2200美元/2500美元/3000美元的判断。价格虽不像镍般走势犀利,但却更为良性,长周期事实难改。而按照3000美元/吨价格假设前提,资源估值及PE估值法均指向50%的上涨空间,同时按照天时地利人和的选股逻辑,再次强烈推荐中金岭南,次选驰宏锌锗。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