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CPI增长2%涨幅为4年来新低 机构解读汇总


12月份CPI环比上涨0.3%,PPI环比下降0.6%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解读2014年12月份CPI、PPI数据

  国家统计局今天发布的2014年12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数据显示,CPI环比上涨0.3%,同比上涨1.5%;PPI环比下降0.6%,同比下降3.3%。对此,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进行了解读。

  一、    居民消费价格环比有所上涨,同比涨幅略有扩大

 
  从环比数据看,12月份食品价格环比上涨1.2%,非食品价格环比下降0.1%。食品中,受全国部分地区降温雨雪天气影响,鲜菜、鲜果和水产品价格由11月份环比下降转为环比上涨,涨幅分别为11.3%、1.9%和1.0%,合计影响CPI环比上涨0.40个百分点;非食品中,随着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持续走低,汽油和柴油价格环比分别下降3.3%和5.5%,两项合计影响CPI环比下降0.03个百分点。

  从同比数据看,12月份CPI同比上涨1.5%,比11月份扩大了0.1个百分点。其中,食品价格同比上涨2.9%,比11月份扩大0.6个百分点;七大类非食品价格五涨二降。食品中,蛋、鲜果和牛肉价格同比分别上涨了14.0%、10.4%和3.0%,鲜菜由11月份的下降5.2%转为上涨7.2%;非食品中,家庭服务、学前教育、衣着清洗和理发价格同比分别上涨了8.4%、5.4%、5.4%和4.5%。

  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同比降幅均有所扩大

  12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下降0.6%,环比降幅比11月份扩大0.1个百分点;同比下降3.3%,同比降幅比11月份扩大0.6个百分点。

  本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环比下降主要是受国际油价连续大幅度下跌的影响。从影响程度看,成品油、石油和天然气、化学原料和制品分别影响本月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总水平下降约0.2、0.1、0.1个百分点,三者合计影响约0.4个百分点,占总降幅的67%左右。

  在30个主要工业行业中,7个行业产品价格环比上涨,4个行业持平,19个行业下降。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水的生产和供应、烟草制品等行业出厂价格环比上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石油加工、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等行业出厂价格环比下降。(来自国家统计局网站)


【机构解读】中信证券:2015年经济下行格局没有改变,CPI涨幅将步入“1”时代,PPI持续为负,通缩风险加剧。考虑国内经济及美联储加息预期,2015年上半年尤其一季度是货币宽松的较好时间窗口,预计一季度可能再次降息。

【机构解读】民生宏观:CPI同比1.5%,总需求疲弱,油价下行,物价环比上涨主要是冬季的季节性因素,货币有宽松空间,但宽松的力度可能受制于资本外流的压力。PPI同比-3.3%,房地产下行,基建稳而不强,产能过剩依旧严峻。考虑到国内经济下行和国际输入性通缩压力并存,全年通胀还有下行压力。


【CPI、PPI解读】浦发银行曹阳:考虑到2014年宽货币政策效果不佳,银行在经济下行周期中并不倾向信贷扩张,同时股票市场的加杠杆、人民币贬值风险对货币政策形成制约,我们预计年前再度降息、降准概率不大。
但2015年财政政策会更加积极,预计赤字率达到2.4%,中央政府主导的投资将是缓冲经济失速风险的主要力量,如前期批准的7万亿基建投资需要加快落实。

【机构解读】华泰证券宏观团队:12月份CPI符合预期,但12月份工业产出数据可能并不乐观。全年来看CPI同比增长2%,创5年新低,PPI连续近三年的持续下跌使得通缩正构成显着威胁,短期内降准等全面宽松政策出台可能性大幅增加。

以下为全文:

12月份CPI同比增长1.5%,符合我们的预期,增速延续低迷,PPI同比下跌3.3%,跌幅较11月份继续扩大,除煤炭外多数大宗商品价格延续下跌,料12月份工业产出数据并不乐观。全年来看CPI同比增长2%,创5年新低,距离14年3.5%的政策上限相距甚远,PPI连续近三年的持续下跌使得通缩正构成显著威胁,短期内降准等全面宽松政策出台可能性大幅增加。

CPI持续的低位走势中有两个因素在边际上压制了物价上涨。其一是猪肉价格的走低压制了食品价格,近几个月猪肉价格未体现出往年的季节性效应而上涨,这其中一方面是因为消费需求比较低迷,我们看到5月份以来从食品到非食品价格、消费品到服务品价格都形成独立下跌的通道,说明物价的下跌不是结构性的,是增长预期下行导致的需求全面的疲软,另一方面原因是机构化养殖后供给端对于议价权的争夺倾向更强了,所以压栏惜售的情况时有发生,而又因为上半年猪肉收储已经发生,下半年政策操作空间不大,所以导致一些时点上供需出现结构性的失衡,压低了肉价;

其二是原油价格的下跌对非食品价格形成压制,过去的6个月中原油价格暴跌57%,这其中需求疲软和地缘政治因素的都有一定的影响,国内油价12连跌,发改委不可能每次都通过上调消费税去对冲,这样做也很没道理。从石油开采成本方面去考虑,可能目前的油价离成本也不是太远了,中国页岩气产量预期下降、OPEC成员国或减产、美国钻井数下滑这些因素可能对油价逐渐形成支撑,但大宗商品易跌难涨的属性可能决定了即使反弹也不好有什么力度。

PPI方面油价的下跌还是对生产资料价格构成了显著的打压,季节性效应可能加剧了生产性需求的萎缩,上游原材料价格多数继续下跌,从原材料库存及产成品库存周期来看目前国内企业尚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需求依然疲软。

在低迷的物价数据下我们认为央行短期内推行降准等全面宽松政策的概率在增加,在没有失业数据的条件下央行会紧盯目前面对的通缩风险,这也是目前时点上更好的选择。若短期内降准等政策如预期出现将显著利好房地产和金融等板块及债券市场,同时一行三会将继续引导资本市场暴涨局面和防控资本外流的风险,例如近期有加速迹象的IPO发行和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引导可能都是一些铺垫;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排除央行继续收敛宽松政策而主要还是通过对信贷的引导来支持实体经济,但从目前的经济数据趋势和一些高频数据来看,经济短期内自发改善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那么我们很快将要面对的必然是比较夸张的低迷经济数据,宽松预期的落空和后续经济数据的超预期下行可能给资本市场带来比较显著的负面影响。(俞平康团队)


持续更新中......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