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大帅

尹大帅

格隆汇官方账号格隆汇官方账号 格隆汇专栏作家格隆汇专栏作家

首席研究员,复旦金融硕士,8年研究员生涯,把握主线行情。

323 动态 37 文章 3,212 粉丝 33 关注

  • 动态
  • 文章
  • 组合
  • 关注
  • 粉丝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9月16日 14时33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调仓动向挺明显

之前也说过9月10月往往调仓动向挺明显的,而且往往可能涉及的是年度调仓,9月的波动一般参考意义不大,相对而言10月之后的观点更重要些。
2019-20年9月份当年最强的板块基本都回调过,毕竟有相当多的获利盘,像2019年10月之后的游戏、锂电属于新起来,2020年10月之后周期属于新起来,19年20年强势的公司在9月回调之后在Q4也是继续上行的,如果是短周期逻辑的板块(逻辑一年内结束),9月砸的会更狠,去年9月砸的游戏、养殖后面就没有起来过(牧原21年1月还跟着反弹新高了下),一般要到了国庆前几天或者回来之后才会有慢慢有新方向,不要在意每日的波动,多思考两个事情,这些板块长期大趋势的逻辑依旧在吗?
明后年业绩预期还在吗?在的话会给时间让你走的,二是行业里面有哪些新东西冒出头了,比如今年消费里面美股最强的CROX洞洞鞋,最近刚起步的培育砖石,已经制造业经常出现的新技术路线替代&国产替代这些。
产业发展决定了公司回报,公司回报决定了资本市场的方向,多去研究和思考这方面东西,不用天天盯着K线图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8月23日 10时47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迈为股份(SZ300751)$ 周五HJT会议之后 发现迈为的确是在HJT技术储备最早的公司 明年的设备路线也已经出来了 带着行业做HJT 的确是有龙头溢价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7月30日 08时22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圣邦股份(SZ300661)$​ 【国盛郑震湘团队】圣邦股份里程碑突破
圣邦股份今日大涨,我们产业跟踪预计主要系北美A客户验证进展突破,以及近期CPU供电DC-DC取得server客户突破,国产模拟IC里程碑事件!
目前公司验证及送样产品包括DC-DC(0.5-1美金)、level shifter(0.5美金)、load switch(0.5美金)、opamp(0.5美金)等,预计初步采购弹性5-6000万美金。
我们认为这一里程碑突破意味着公司产品性能及稳定性得到全球顶级客户认可,有助于后续在更多大客户及产品品类放量突破,目前公司在手订单超过H1收入一倍,一旦产能到位后续成长弹性大!
同时A客户的突破意味公司盈利能力有望进一步提升,具体可参考兆易创新19年在行业下行周期突破A客户后,nor flash盈利能力提升!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7月01日 16时38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艾力斯(sh688578)$​ 【创新药/艾力斯】近日,公司公告与美国ArriVent公司就伏美替尼海外开发及商业化权益签署相关合作协议,公司拟授权ArriVent在除中国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外的地区独家开发伏美替尼的权利,公司有望获得【首付款】4,000万美元,未来研发和销售【里程碑】累计不超过7.65亿美元,【销售提成费】(期限:专利到期/相关国家规定独家授权时间/首次商业化10年,三者孰晚)以及ArriVent一定比例的股份,ArriVent将成为公司的参股公司。
点评:
ArriVent成立于2021年4月,目前已完成首轮数千万美金的融资,董事长Zhengbin Yao为爱荷华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博士,曾在Tanox、Genentech、阿斯利康、MedImmune等知名药企担任主管、高级副总裁等管理职位,曾于2018年联合创立了Viela Bio公司。ArriVent团队丰富的海外项目开发经验有望助力伏美替尼在海外的研究开发。
伏美替尼是第二款获批的国产三代EGFR抑制剂,在透脑和安全性方面拥有差异化优势,首款为瀚森制药的阿美替尼,其于20年7月与EQRx达成境外合作,首付款及注册与发展里程碑约1亿美元(不包括其他潜在的商业里程碑及销售分成)。本次合作达成意味着伏美替尼将有望开展海外研究工作,进一步打开未来空间,相关转让款项也有望给公司发展带来更多机遇。随着重磅产品伏美替尼二线治疗的获批,一线治疗、辅助治疗和20外显子突变等适应症临床试验的顺利推进,公司在销售端也有望快速放量,预计2021-2023年EPS为-0.30元、0.12元和0.86元。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6月07日 08时34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游戏这个行业 从端游 页游 手游时代来划分 基本除了腾讯网易能持续跟上时代 基本上其他公司发展模式都是过于随机 本质上还是脱离不了内容产品行业本身的限制 多元化需求 同时随着玩家年龄增加 对产品的依赖程度会自动降低 即使是lol 王者荣耀这类长生命周期游戏也是如此 游戏公司的投资只有两个时间点 一是爆款 二是游戏载体时代性的变化过程中 最先跑抓到机会的公司 比如当年端转手的大部分公司初期股价表现都很强腾讯游戏的全胜时期也是因为王者荣耀横扫手游市场
明白这点之后 游戏这个行业和药品模型有点类似 其实beta行情(新老模式的切换时间)只存在特殊的年份 剩下的投资更类似于一级市场的玩法 找爆款找alpha
不适合二级市场玩 除了腾讯这种全能型公司​
$腾讯控股(hk00700)$​  $网易(usNTES)$​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6月01日 08时42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这一波新能源汽车的Alpha基本集中在中游四大材料(上游盐湖提锂算是半题材),实际上包括钴锂、稀土(新能源占比越来越高)、电池是远跑输于中游四大材料,整车就更不用说,四大材料里面又以正极、电解液这两个龙头格局优化速度最快的板块为首,容百、中伟、天赐、星源(二线扶持)是这一波Alpha核心,这里面有个值得反思的点,价格上涨其实导致alpha定价极少(但价格反应很快),市占率提升才是制造业公司alpha的来源,这里面包括产品市占率提升(19-20年三元带来的赣锋、宁德,21年盐湖),公司在全市场市占率提升(21年天赐、容百、中伟),二线公司被扶持带来的业绩alpha(21年星源材质)。
还是那句话,各个行业的alpha来源不一样,但很多规律性的东西,在长期投资里面是有共性的,研究的重点应该放在alpha如何产生,不至于在大行情中只吃到ETF涨幅,投资最重要的是在研究清楚之后,一定要留有“偏见”,没有alpha的公司不要去重仓拿。
$alpha-EnCorporation(usALPE)$​  $容百科技(sh688005)$​  $中伟股份(sz300919)$​  $天赐材料(sz002709)$​  $星源材质(sz300568)$​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24日 22时50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特斯拉(USTSLA)$ tesla5000亿美金 对应10年将近5倍的空间 其实已经相当优秀了 自动驾驶改变的东西会非常多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21日 08时53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另外我还是比较反对马亚平说的 游戏是个好商业模式 游戏行业有好公司 比如手游里的腾讯网易 但游戏行业的商业模式最适合一级市场投资 因为每款游戏就是个期权 但即使再爆款的游戏依旧是有生命周期限制 到了二级市场进入存量竞争之后除了腾讯这种全类别覆盖 其他公司很难说有长期投资价值 
不过有意思的点在于 因为这个行业变化很快 但一个好游戏单产品粘性又相当高 导致其财务方面变化速度没那么快 比如即使大部分公司都没跟上米哈游他们的脚步 但去年不少游戏公司营收都是同比上涨的(疫情是部分原因) 去理解这种相对稳定但实际变化又很快的行业生态 反而更能理解护城河的意义是什么 也更能理解股票走势弹性到底来自于哪 值得多多研究
$腾讯控股(hk00700)$​ $网易-S(hk09999)$​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21日 08时52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最近刚好看了左晖的访谈录 也集中看了不少CEO的内容 很深刻的感受到 做研究的时候 一定要多假设如果自己在公司高管位置上 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最要花资源去做的事情是什么 好的投资人应该和企业leader思考的角度类似 然后才能聚焦在关键问题上 这些关键问题会直接决定你的估值弹性
这些关键问题往往是时代大变化带来的冲击 比如游戏行业付费模式的变化 流量来源的变化 可能一两年内没意识到这些关键因素 公司很快就会陷入加速衰退阶段 这类公司算是第一类公司 比如现在A股老牌游戏公司多少都有这个问题 再比如今天我聊的做淘宝电商的朋友 现在很后悔没早点开始做直播 已经晚了竞争对手两年 抖音这块体量完全没办法赶上对手
反之 识别到了行业变化的关键因素 同时能解决能适应这些变化 开启第二成长曲线 这类公司算是第二类公司 可惜这类公司很少 游戏里面我暂时找不到好的案例
更多的是识别出来关键变化因素 但不能适应这个因素 最多是自然增长,比如吉比特,美的集团,划为第三类公司,限制他们的是原有的公司资源禀赋在新的模式下只能带来成本上的下降(原有资源和模式的复用可以节约初期试错成本),却不能解决新模式下公司组织激励和用户需求问题 
这三类公司是从投资人角度做的分类 但实际上本质问题就只有一个视角 多换位思考 关注关键问题 理解这些问题要解决掉 他们需要花的资源是什么 需要的禀赋是什么 然后验证管理层是否做了相应的事情去解决这些问题 这个视角和马斯克说的“第一性原理”类似 
$吉比特(sh603444)$$美的集团(sz000333)$​<[$$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10日 15时06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经过2020年整年的实际投资,我自己的投资体系现在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对金融&产业的理解,以及对概念赔率的理解(仓位管理),各个视角的核心又分成趋势\边际两个方面的切入,从自己接触过的投资人来看,这三个方面有一项做的突出就能收获不错的收益率。
今年4月加入总量/边际的思考,总量问题我定义为理解各种长期不对称性和方向性,是第一性问题,边际问题我定义为对极端不对称性的修复,是相对性问题,之前几天讨论的“强者恒强”和“均值回归”也属于总量和边际问题,边际问题往往是成本问题(估值也是成本问题),追求的是“不亏”,总量问题是需求问题,追求的是“方向向右上”,这两个问题的思考对我仓位管理和分配上也有比较大的影响,无论是从产业还是市场角度来看,长线投资和重仓的共应该只有“潜在需求”10年内永远向右上的公司,对个人研究而言,也同样只需要盯这类公司即可。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03日 14时06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特斯拉(USTSLA)$ 上次的PPT做了点更新,结合2月份这次下跌,这波行情里面我自己反思总结的主要还是集中在“趋势”和“边际变化”两个方面,我现在越来越认为边际理论在实践中意义不大,另外上次乔总讨论的“马太效应”和“均值回归”的问题,我自己的思考是分成两个方面,一是产业,二是资产价格方面
从产业方面来看,如果商业模式本身决定的“先发优势”足够大时,可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均值回归”,这点在互联网、SaaS类公司商表现的极为明显,天生的10:0市占率,差一点格局也是7:2:1,老大和老二鸿沟巨大,没有模式和功能上的重大创新,是不可能存在“均值回归”的现象,尤其是我思考AAPL和Tesla的战略之后,制造业公司如果也接入SaaS模式(苹果的IOS、tesla自动驾驶系统),也出现了极其夸张的市占率提升的情况,从AAPL的表现来看,其iphone也不存在利润被老二老三夺走的趋势,完全不存在传统制造业均值回归的现象,这已经有了SaaS公司的雏形。
另外一个是从产业生命周期来看,一个行业何时马太效应会加强?是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还是稳定阶段、衰退阶段?我个人认为主要集中两个阶段,一是行业初创期行业的leader(验证需求存在且商业模式行得通阶段),二是行业增速趋缓走平甚至威威下降的阶段,这两个阶段特点都是后排公司在这种行业环境下,比较难拿到外部资源来强大自己,也就是说行业本身有不确定性时,市场的资源注意力都会被锁在龙头公司上,反而龙头公司相对优势再加大,就像美国之前的禁烟广告导致PM优势持续增加,国内电子烟禁止线上销售之后悦客反而增长更加迅速。
因为我自己覆盖TMT,看到的很成长股更多的是拥有“马太效应”的公司和行业阶段,无论是AAPL、TESLA,个人认为新能源汽车板块和消费电子一样有SaaS模式加持的情况下,也会出现下游品牌商市占率大幅集中的情况,以tesla现有的能力,预计在5-10年不太会出现均值回归的现象,跟随其一起成长的产业链公司整体成长性虽然低于tesla,但同样也会出现巨无霸型的公司,不得不看,不得不配。
另外从资产价格来思考“均值回归”,如果一个好公司的确是公认的好,估值自然高,其隐含的风险补偿率相当低,这就是资本市场的“定价方面的均值回归”,但是这个其实是“相对性价比”的问题,并不是总量和趋势问题,就像五泸50PE,汾鬼70PE,对于同行业公司的估值也可以理解为市场对公司当下阶段的各公司特质的区分,比如PEG、竞争力,而行业整体的走势大概率趋同。这里又涉及一个问题,白酒这个行业常年属于基金超配的阶段,没有存在所谓“均值回归”的阶段,这种现象属不属于资本市场中“马太效应”越来越强的表现?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03日 14时05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小康股份(SH601127)$ 上次的PPT做了点更新,结合2月份这次下跌,这波行情里面我自己反思总结的主要还是集中在“趋势”和“边际变化”两个方面,我现在越来越认为边际理论在实践中意义不大,另外上次乔总讨论的“马太效应”和“均值回归”的问题,我自己的思考是分成两个方面,一是产业,二是资产价格方面
从产业方面来看,如果商业模式本身决定的“先发优势”足够大时,可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均值回归”,这点在互联网、SaaS类公司商表现的极为明显,天生的10:0市占率,差一点格局也是7:2:1,老大和老二鸿沟巨大,没有模式和功能上的重大创新,是不可能存在“均值回归”的现象,尤其是我思考AAPL和Tesla的战略之后,制造业公司如果也接入SaaS模式(苹果的IOS、tesla自动驾驶系统),也出现了极其夸张的市占率提升的情况,从AAPL的表现来看,其iphone也不存在利润被老二老三夺走的趋势,完全不存在传统制造业均值回归的现象,这已经有了SaaS公司的雏形。
另外一个是从产业生命周期来看,一个行业何时马太效应会加强?是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还是稳定阶段、衰退阶段?我个人认为主要集中两个阶段,一是行业初创期行业的leader(验证需求存在且商业模式行得通阶段),二是行业增速趋缓走平甚至威威下降的阶段,这两个阶段特点都是后排公司在这种行业环境下,比较难拿到外部资源来强大自己,也就是说行业本身有不确定性时,市场的资源注意力都会被锁在龙头公司上,反而龙头公司相对优势再加大,就像美国之前的禁烟广告导致PM优势持续增加,国内电子烟禁止线上销售之后悦客反而增长更加迅速。
因为我自己覆盖TMT,看到的很成长股更多的是拥有“马太效应”的公司和行业阶段,无论是AAPL、TESLA,个人认为新能源汽车板块和消费电子一样有SaaS模式加持的情况下,也会出现下游品牌商市占率大幅集中的情况,以tesla现有的能力,预计在5-10年不太会出现均值回归的现象,跟随其一起成长的产业链公司整体成长性虽然低于tesla,但同样也会出现巨无霸型的公司,不得不看,不得不配。
另外从资产价格来思考“均值回归”,如果一个好公司的确是公认的好,估值自然高,其隐含的风险补偿率相当低,这就是资本市场的“定价方面的均值回归”,但是这个其实是“相对性价比”的问题,并不是总量和趋势问题,就像五泸50PE,汾鬼70PE,对于同行业公司的估值也可以理解为市场对公司当下阶段的各公司特质的区分,比如PEG、竞争力,而行业整体的走势大概率趋同。这里又涉及一个问题,白酒这个行业常年属于基金超配的阶段,没有存在所谓“均值回归”的阶段,这种现象属不属于资本市场中“马太效应”越来越强的表现?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03日 13时22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中国中期(SZ000996)$ 上次的PPT做了点更新,结合2月份这次下跌,这波行情里面我自己反思总结的主要还是集中在“趋势”和“边际变化”两个方面,我现在越来越认为边际理论在实践中意义不大,另外上次乔总讨论的“马太效应”和“均值回归”的问题,我自己的思考是分成两个方面,一是产业,二是资产价格方面
从产业方面来看,如果商业模式本身决定的“先发优势”足够大时,可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均值回归”,这点在互联网、SaaS类公司商表现的极为明显,天生的10:0市占率,差一点格局也是7:2:1,老大和老二鸿沟巨大,没有模式和功能上的重大创新,是不可能存在“均值回归”的现象,尤其是我思考AAPL和Tesla的战略之后,制造业公司如果也接入SaaS模式(苹果的IOS、tesla自动驾驶系统),也出现了极其夸张的市占率提升的情况,从AAPL的表现来看,其iphone也不存在利润被老二老三夺走的趋势,完全不存在传统制造业均值回归的现象,这已经有了SaaS公司的雏形。
另外一个是从产业生命周期来看,一个行业何时马太效应会加强?是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还是稳定阶段、衰退阶段?我个人认为主要集中两个阶段,一是行业初创期行业的leader(验证需求存在且商业模式行得通阶段),二是行业增速趋缓走平甚至威威下降的阶段,这两个阶段特点都是后排公司在这种行业环境下,比较难拿到外部资源来强大自己,也就是说行业本身有不确定性时,市场的资源注意力都会被锁在龙头公司上,反而龙头公司相对优势再加大,就像美国之前的禁烟广告导致PM优势持续增加,国内电子烟禁止线上销售之后悦客反而增长更加迅速。
因为我自己覆盖TMT,看到的很成长股更多的是拥有“马太效应”的公司和行业阶段,无论是AAPL、TESLA,个人认为新能源汽车板块和消费电子一样有SaaS模式加持的情况下,也会出现下游品牌商市占率大幅集中的情况,以tesla现有的能力,预计在5-10年不太会出现均值回归的现象,跟随其一起成长的产业链公司整体成长性虽然低于tesla,但同样也会出现巨无霸型的公司,不得不看,不得不配。
另外从资产价格来思考“均值回归”,如果一个好公司的确是公认的好,估值自然高,其隐含的风险补偿率相当低,这就是资本市场的“定价方面的均值回归”,但是这个其实是“相对性价比”的问题,并不是总量和趋势问题,就像五泸50PE,汾鬼70PE,对于同行业公司的估值也可以理解为市场对公司当下阶段的各公司特质的区分,比如PEG、竞争力,而行业整体的走势大概率趋同。这里又涉及一个问题,白酒这个行业常年属于基金超配的阶段,没有存在所谓“均值回归”的阶段,这种现象属不属于资本市场中“马太效应”越来越强的表现?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03日 13时15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古井贡酒(SZ000596)$ 上次的PPT做了点更新,结合2月份这次下跌,这波行情里面我自己反思总结的主要还是集中在“趋势”和“边际变化”两个方面,我现在越来越认为边际理论在实践中意义不大,另外上次乔总讨论的“马太效应”和“均值回归”的问题,我自己的思考是分成两个方面,一是产业,二是资产价格方面
从产业方面来看,如果商业模式本身决定的“先发优势”足够大时,可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均值回归”,这点在互联网、SaaS类公司商表现的极为明显,天生的10:0市占率,差一点格局也是7:2:1,老大和老二鸿沟巨大,没有模式和功能上的重大创新,是不可能存在“均值回归”的现象,尤其是我思考AAPL和Tesla的战略之后,制造业公司如果也接入SaaS模式(苹果的IOS、tesla自动驾驶系统),也出现了极其夸张的市占率提升的情况,从AAPL的表现来看,其iphone也不存在利润被老二老三夺走的趋势,完全不存在传统制造业均值回归的现象,这已经有了SaaS公司的雏形。
另外一个是从产业生命周期来看,一个行业何时马太效应会加强?是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还是稳定阶段、衰退阶段?我个人认为主要集中两个阶段,一是行业初创期行业的leader(验证需求存在且商业模式行得通阶段),二是行业增速趋缓走平甚至威威下降的阶段,这两个阶段特点都是后排公司在这种行业环境下,比较难拿到外部资源来强大自己,也就是说行业本身有不确定性时,市场的资源注意力都会被锁在龙头公司上,反而龙头公司相对优势再加大,就像美国之前的禁烟广告导致PM优势持续增加,国内电子烟禁止线上销售之后悦客反而增长更加迅速。
因为我自己覆盖TMT,看到的很成长股更多的是拥有“马太效应”的公司和行业阶段,无论是AAPL、TESLA,个人认为新能源汽车板块和消费电子一样有SaaS模式加持的情况下,也会出现下游品牌商市占率大幅集中的情况,以tesla现有的能力,预计在5-10年不太会出现均值回归的现象,跟随其一起成长的产业链公司整体成长性虽然低于tesla,但同样也会出现巨无霸型的公司,不得不看,不得不配。
另外从资产价格来思考“均值回归”,如果一个好公司的确是公认的好,估值自然高,其隐含的风险补偿率相当低,这就是资本市场的“定价方面的均值回归”,但是这个其实是“相对性价比”的问题,并不是总量和趋势问题,就像五泸50PE,汾鬼70PE,对于同行业公司的估值也可以理解为市场对公司当下阶段的各公司特质的区分,比如PEG、竞争力,而行业整体的走势大概率趋同。这里又涉及一个问题,白酒这个行业常年属于基金超配的阶段,没有存在所谓“均值回归”的阶段,这种现象属不属于资本市场中“马太效应”越来越强的表现?

尹大帅 尹大帅

尹大帅 会员

2021年05月03日 13时15分 · 格隆汇官方账号

$山西汾酒(SH600809)$ 上次的PPT做了点更新,结合2月份这次下跌,这波行情里面我自己反思总结的主要还是集中在“趋势”和“边际变化”两个方面,我现在越来越认为边际理论在实践中意义不大,另外上次乔总讨论的“马太效应”和“均值回归”的问题,我自己的思考是分成两个方面,一是产业,二是资产价格方面
从产业方面来看,如果商业模式本身决定的“先发优势”足够大时,可能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均值回归”,这点在互联网、SaaS类公司商表现的极为明显,天生的10:0市占率,差一点格局也是7:2:1,老大和老二鸿沟巨大,没有模式和功能上的重大创新,是不可能存在“均值回归”的现象,尤其是我思考AAPL和Tesla的战略之后,制造业公司如果也接入SaaS模式(苹果的IOS、tesla自动驾驶系统),也出现了极其夸张的市占率提升的情况,从AAPL的表现来看,其iphone也不存在利润被老二老三夺走的趋势,完全不存在传统制造业均值回归的现象,这已经有了SaaS公司的雏形。
另外一个是从产业生命周期来看,一个行业何时马太效应会加强?是行业快速发展的阶段?还是稳定阶段、衰退阶段?我个人认为主要集中两个阶段,一是行业初创期行业的leader(验证需求存在且商业模式行得通阶段),二是行业增速趋缓走平甚至威威下降的阶段,这两个阶段特点都是后排公司在这种行业环境下,比较难拿到外部资源来强大自己,也就是说行业本身有不确定性时,市场的资源注意力都会被锁在龙头公司上,反而龙头公司相对优势再加大,就像美国之前的禁烟广告导致PM优势持续增加,国内电子烟禁止线上销售之后悦客反而增长更加迅速。
因为我自己覆盖TMT,看到的很成长股更多的是拥有“马太效应”的公司和行业阶段,无论是AAPL、TESLA,个人认为新能源汽车板块和消费电子一样有SaaS模式加持的情况下,也会出现下游品牌商市占率大幅集中的情况,以tesla现有的能力,预计在5-10年不太会出现均值回归的现象,跟随其一起成长的产业链公司整体成长性虽然低于tesla,但同样也会出现巨无霸型的公司,不得不看,不得不配。
另外从资产价格来思考“均值回归”,如果一个好公司的确是公认的好,估值自然高,其隐含的风险补偿率相当低,这就是资本市场的“定价方面的均值回归”,但是这个其实是“相对性价比”的问题,并不是总量和趋势问题,就像五泸50PE,汾鬼70PE,对于同行业公司的估值也可以理解为市场对公司当下阶段的各公司特质的区分,比如PEG、竞争力,而行业整体的走势大概率趋同。这里又涉及一个问题,白酒这个行业常年属于基金超配的阶段,没有存在所谓“均值回归”的阶段,这种现象属不属于资本市场中“马太效应”越来越强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