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自选股
  • 0 收藏
  • 赵建
  • 602 粉丝
  • 2 关注

赵建

西泽资本(香港)首席经济学家,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山东省普惠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山东大学特聘硕士导师,中国企业家联合会特约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中心特约研究员,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新华社特约分析师、财新、雪球、格隆汇等专栏分析师,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多篇财经评论文章阅读量超过10w+,在业内引起较大的反响。曾担任青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平安银行宏观研究中心主任,在美国尼亚加拉大学金融实验室、招商银行总行博士后工作站从事宏观经济和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研究工作。在《经济研究》、《经济学动态》、《金融研究》、《江海论坛》等国内外学术期刊和会议专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财经评论百余篇。
赵建:压伤的芦苇——关注疫情致贫人群

赵建:压伤的芦苇——关注疫情致贫人群

“时代的一粒尘埃,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

02-05 22:10

赵建:2020年的四只黑天鹅

赵建:2020年的四只黑天鹅

对宏观风险管理来说,2019年是地上跑着“灰犀牛”,天上飞着“黑天鹅”的一年。中美贸易起伏跌宕,英国脱欧一波三折;人民币汇率悄然破“7”,信用市场频频暴雷,经济增速又悬于“L”型一竖,这些都是看得见的“灰犀牛”。

01-21 08:04

赵建:通货膨胀会导致房价下跌吗?

赵建:通货膨胀会导致房价下跌吗?

通过改革,让市场自发培育经济韧性,让实体经济的产出和效率跑在债务和货币前面;通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和社会宏观管理效率,来消除恶性通胀反噬的制度性、结构性扭曲。其实这个问题高层早就看到,关键是在未来五到十年,能否真正的落实。

01-15 07:58

赵建:不能一刀切的理解“大力遏制影子银行死灰复燃”

赵建:不能一刀切的理解“大力遏制影子银行死灰复燃”

金融产业链的迂回拉长,或者金融产品的多层分级和嵌套,并不一定是在制造脱实向虚或者资金空转,也可能是金融产业发展演变过程中,生产日益专业化、分工日益精细化的内在需求,以及为满足需求端不同风险偏好而进行的敞口再分配。

01-14 08:37

赵建:三个故事看中国的债务问题,居民债务最值得警惕

赵建:三个故事看中国的债务问题,居民债务最值得警惕

能不能在一个资产泡沫上征收房地产税,用税收的主营业务收入取代土地转让金和不断膨胀的债务,是考验中国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和实现财政现代化的关键。

01-08 09:0

赵建:庚子年的思与虑——2020年宏观展望

赵建:庚子年的思与虑——2020年宏观展望

庚子年,1900、1960,都是不平凡的年份。2020又是庚子。

2019年12月30日08时04分

赵建:零售银行转型存在着“死亡之谷”,大部分已经丧失了转型的黄金窗口

赵建:零售银行转型存在着“死亡之谷”,大部分已经丧失了转型的黄金窗口

中国银行业零售银行的“死亡之谷”已经出现,就是资产规模5000到一万亿左右的银行,转型起来非常艰难,或者已经丧失了转型的时间窗口。

2019年12月23日07时40分

赵建:中国的信用与货币之谜——常识、原理与方案

赵建:中国的信用与货币之谜——常识、原理与方案

最近与金融界的学者和业界人士交流,发现有些人其实不太理解货币、信用、债务等之间的区别和关系。

2019年12月16日10时58分

赵建:该不该保“6”——政策的十字路口与历史的教训

赵建:该不该保“6”——政策的十字路口与历史的教训

先不要着急用猛药,毕竟现在财政赤字前所未有的大,货币政策在通胀的压力下也越来越有限,政策资源已经变得非常昂贵,所以钱更应该用在刀刃上。

2019年12月6日08时19分

赵建:历史关口与个人选择

赵建:历史关口与个人选择

中国作为转型社会,短短百年间出现多个历史关口,所谓百年大变局。

2019年12月2日08时32分

赵建:新一轮经济下行期商业银行的风险特征及应对

赵建:新一轮经济下行期商业银行的风险特征及应对

银行风险管理进入“宏观时间”,广义资产负债表管理要打造“双核”体系。

2019年11月21日08时09分

国足和A股,为什么总搞不好?

国足和A股,为什么总搞不好?

A股和国足只是两个典型的案例:权威和举国体制无法改变复杂系统的内在规律。

2019年11月15日09时22分

赵建:世界进入债务型经济,我们该如何“债务化生存”

赵建:世界进入债务型经济,我们该如何“债务化生存”

世界已经进入债务型经济时代,投资需要学会“债务化生存”。

2019年10月31日08时06分

赵建:央行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赵建:央行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很多人对全球降息大潮下中国央行迟迟不行动表示不解,其实感觉央妈乃至整个高层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在房地产和世界工厂之间,在对内降息和对外贬值之间,做出新的选择。

2019年10月28日07时50分

赵建:自由思想市场与新型智库建设

赵建:自由思想市场与新型智库建设

为什么理论逻辑和公共道德上看上去毫无瑕疵的政策,在落地执行的时候却出现了极大的扭曲和逆向选择效应?原因有很多,其中忽视现实的复杂性和毫无选择的“一刀切”,无疑是一个重要原因。

2019年10月24日09时57分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