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出口好中国受益哪些?

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浙商宏观李超,作者:李超、林成炜、张浩

我国纺服轻工、清洁能源、电子科技在越南已有布局


疫后越南生产修复良好


疫情后越南生产修复状况良好,截至2022年4月,越南工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速已回至9.4%,自21年Q3以来持续回暖;受益于生产的逐步回暖,越南的出口增速也保持强劲,2022年1-4月越南累计出口增速17.8%,两年复合增速达到21.5%,明显高于疫情前的中枢水平。疫情后越南生产和出口修复良好主要得益于新增病例的回落和疫情管控措施的放松:

一是当前越南新冠疫情已明确好转,越南自2020年以来共经历三轮疫情高峰期,第三轮疫情高峰位于2022年3月也是最严重的一轮疫情潮,每日新增确诊病例(MA7,下同)最多曾逼近27万例/天,当前越南已经从第三轮疫情高峰中基本修复,每日新增病例回落至2000例附近。

二是越南在进入到2022年Q2以来迅速放松对疫情的管控力度,根据牛津大学新冠疫情政府反映追踪指数的统计显示,越南的疫情管理严格指数(牛津大学根据学校停课、停工、旅行禁令等9个方面综合计算得到的指数,0为最低,100为最高)自2022年4月以来迅速下降,当前已下至25.93,管控力度低于部分较早走向共存的发达国家,如美国、德国等(美、德当前的疫情管理严格指数分别为38.25和26.85),管理措施对疫后越南的生产修复发挥明显助力作用。

三是在新冠确诊病例持续高增的阶段,越南同样采取了目标明确的保生产措施。早在2021年7月越来迎来首轮疫情高峰期时,越南的工业生产在前期先是遭受巨大冲击,诸如北江省(内有三星海外生产基地以及较多苹果代工厂)、巴江省(内有富士康生产基地)等地的多个产业园均阶段性关停,而后越南政府采取了较多保生产措施,典型案例如“三个就地”(就地生产、就地用餐、就地休息),助力生产逐步修复。

 

近期越南各自贸协定助力出口


越南共有15个区域和双边自贸协定,对疫后出口修复起到积极助力

根据商务部数据,越南当前共有15项区域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在经贸协定框架下,越南对东盟十国、欧盟、中日韩以及较多南美国家均有贸易辐射。其中较为重要的多边协定包括《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2018年12月生效)、《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RCEP,2020年11月签署,将于2022年1月1日生效)、《越南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2020年8月签署)。上述自贸协定多数均带有关税减让、降低非关税壁垒以及贸易程序便利化等条款,在疫后全球经济复苏的过程中对越南的出口发挥了极大助力作用。

根据我们统计,2022年4月,越南对东盟、欧盟、CPTPP、RCEP成员国的出口当月增速分别达到27.4%、33.5%、28.9%和21.3%,1-4月以来累计对各协定成员国的出口增速也高于整体出口增速中枢

越南的外交关系相对中立,是中美对峙格局下的贸易缓冲区

越南在大国对峙格局下,本身就持有较为中性的外交立场,使得其可以成为地缘政治冲突的缓冲区。2021年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越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多次强调越南将坚持独立、多边化的外交路线;2019年越南国防部发布的白皮书中明确未来越南外交政策将坚持“四不”原则:不参加军事联盟、不联合一国反对另一国、不允许他国在越南建立军事基地、不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对付其他国家。”整体来看,越南与中美两国均保持了较为中性良好的关系:

美国方面,近年来与越南同样保持了较好的外交关系。今年5月越南总理范明政应拜登邀请对美国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并出席东盟-美国建交45周年特别峰会。与会期间,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支持一个强大、独立和繁荣的越南并将解决战争遗留问题视为越美关系中的首要任务”。越南方面,2021年8月越南主席阮春福曾表示“越南始终将美国视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越南愿与美国共同努力,进一步深化全面伙伴关系”;今年5月也积极响应美国《印太经济框架》的号召。

中国方面,越南虽然在局部地缘政治领域与我国存在分歧,但整体依然与我国保持了较为中性良好的关系。2021年越共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后,中共中央委员会致电祝贺,并强调未来中越两国仍将秉持“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方针和“四好”精神,并推动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习近平总书记曾在2017年11月访越;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曾于2017年访华,2019年时任越南国家总理的阮春福(现任越南国家主席)也曾于2019年访华。

在当前中美开展大国博弈的政治背景下,越南作为与中美两国均保持相对良好关系的国家,可以在大国博弈过程中保持相对中立,有望成为全球重要的经贸缓冲区。


中国在越南布局了哪些产业?


近年来我国企业开始逐步前往越南积极布局进行海外生产基地建设,尤其是疫情后海外生产基地的优势进一步体现,一方面将受益于疫情后越南生产的快速修复,另一方面后续生产出口也将进一步受益于越南良好的贸易环境。我国对越南投资最多的大类行业是制造业;从细分行业来看,纺服轻工行业(纺织、服装、家具、印刷品等)对人力成本和税负较为敏感,出于成本考虑在越南布局较多;除此之外,部分新兴产业也在越南积极开展战略布局,清洁能源、数字经济和电子科技是典型的代表行业。越南出口表现优异将驱动上述产业的国内母公司受益。

我国对东盟和越南投资最多的大类行业均是制造业

我国对东盟地区和越南投资最多的行业均是制造业。2020年末我国对东盟的存量直接投资规模为1276亿美元,其中制造业投资规模324亿美元,占比25.4%,是第一大投资行业。(注:中国企业开展对外直接投资多数均会借道香港,但商务部在直接投资规模统计时不做穿透处理均被纳入对香港的统计规模,因此本段数据存在对东盟和越南直接投资规模的低估)根据商务部发布的最新一期《中国对外投资合作发展报告(2020年版)》,2020年末中国对越南的对外投资存量规模为85.75亿美元。其中加工制造业是最主要的投资产业,除此之外电力生产等领域也有较多投资。

从细分行业来看,纺服轻工行业对人力成本和税负较为敏感出于成本考虑在越南布局较多

越南的低人力成本和优惠税收环境对制造业而言极具吸引力

一是人力成本优势方面,同为全球范围内重要的制造业加工厂,越南的人力成本已经呈现出极为明显的比较优势。根据IHS Markit Technology和Statista统计,2020年越南、中国和墨西哥的平均时薪分别为2.99美元、6.5美元和4.82美元,越南的制造业人力成本分别为中国和墨西哥的46%和62%;从过去5年来看,越南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在过去5年来仍在持续扩大,2016年越南、中国和墨西哥的平均时薪分别为2.38美元、4.99美元和3.82美元,越南的制造业人力成本分别为中国和墨西哥的48%和62%。

二是税收环境方面,越南为国内的重点行业尤其是外资企业提供了诸多税收优惠,对外资尤其是制造型企业极具吸引力。从国际横向比较来看,越南基本税率在亚洲诸多制造业竞争国里本就处于较低水平,越南企业所得税的基准税率为20%,在亚洲六国中位于最低水平(剩余五国分别为中国、泰国、菲律宾、印尼、印度,基准所得税率分别为25%、20%、30%、25%、30%)。从考虑各项税费后的实际税率来看,越南39.4%的实际税率也低于中国、菲律宾和印度。此外,除了本身基准税率较低外,越南还为国内的重点行业尤其是外资企业设置了诸多税收激励措施,进一步提升对外资制造业的吸引力。

我国的轻工纺服行业对人力和税负成本最为敏感,在越南已有较多投资未来有望持续布局

结合越南低人力成本和低税负的特征,我们认为具备以下两大特征的行业有前往越南布局的潜质:一是对人力成本和税收负担较为敏感的行业,将生产基地局部在越南可以为其获取更多成本优势;二是对我国产业链依赖度相对较低的行业,在越南布局生产基地可以减少产业脱节的影响。我们通过上述特征对各类制造业的细分行业进行观察:

一是对人力和税负的敏感度,以我国A股上市公司作为样本进行统计,按营业总成本中税费和员工薪酬的占比计算该行业对人力和税负的敏感度并进行全行业排序,计算后取敏感度最高的15大行业。二是对我国产业链的依赖度,通过我国的投入产出表分析所有行业的上游分布,上游行业越少则我们近似认为其对产业链的依赖度越低,计算后取依赖度最低的15大行业。

通过两个行业清单的交叉比较,我们发现同时具备两大特征的行业(即“对人力成本和税收负担较敏感”和“对我国产业链依赖度较低”)主要集中在轻工纺服行业,诸如纺织服装和服饰业、皮革制品和制鞋业、印刷品业、家具制造业、纺织业、木材加工等制品业以及部分电子设备制造业。上述行业受成本驱动具有较强前往越南布局生产基地的意愿。从当前现状来看,根据商务部《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越南2021年版)》,我国当前在越南较大的投资项目包括:铃中出口加工区、龙江工业园、深圳-海防经贸合作区、天虹海河工业区、赛轮(越南)有限公司(汽车轮胎)、百隆东方(纺织)、天虹集团(纺织)、申州国际(纺织)等。除了部分工业园以外,百隆东方、天虹集团、申州国际等大型项目均隶属于纺服行业。

部分新兴产业也在越南积极开展战略布局,清洁能源、数字经济和电子科技是代表行业

除了追求人力和税负优势的部分企业外,另有部分新兴产业也在越南积极开展战略布局,清洁能源、数字经济和电子科技是其中的代表行业(下文数据及资料主要源于商务部公布的《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越南2021年版)》)。

一是清洁能源领域,越南受异常气候影响较为严重,过去15年自然灾害每年可以造成越南GDP1.5%的损失规模,为此越南政府对清洁能源的重视程度明显提升。近年来中资企业在越南的新能源领域开展了大量投资。光伏领域,2014年以来共计12家中国企业在越南北江省投资光伏产业,投资总额近20亿美元,其中11家企业的光伏基地已正式投产,组件总产能达20GW,电池产能达21GW,是中国当前最大的海外光伏产品生产基地;此外中资企业还承建了越南多数光伏电站项目,其中以中国电建集团为典型代表在越南已参与22个光伏电站建设。风电领域,根据不完全统计,中资企业参与投资或建设越南风电项目近70个,装机容量约3.3GW。

二是数字经济领域,近年来越南对数字经济的重视程度显著提升,规模2025年数字经济在GDP中的占比达到20%。其中Shopee、Tiki、Lazada是越南三大电商平台龙头,阿里和腾讯在上述公司均有大量持股。其中腾讯间接持有Tiki股权的28.9%、持有Shopee母公司股权的39.7%;阿里则持有Lazada 股权的83%。

三是电子科技领域,诸如立讯精密、歌尔科技、蓝思科技等苹果产业链企业均在越南设有生产基地。


越南出口好仍会驱动中国出口


越南出口好仍会驱动中国出口表现积极。市场关于越南与中国出口关系的讨论并不新鲜,早在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出现前,就有关于“中国劳动力红利下降促使越南成为承接中国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重要目的地”的论点,时至今日,在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全球供应链泛意识形态化和疫情阶段性扰动加剧等背景下,这一问题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热点,我们认为越南无法替代中国在全球供应链的位置,考虑中越之间的贸易规模相差悬殊、产业耦合度高、贸易合作密切等逻辑,越南出口利好仍会驱动中国出口表现积极。

1)不论是出口还是供应链维度,越南无法替代中国。2022年以来,由于我国与越南疫情扰动走势相反,越南出口的持续走强使得部分“替代中国论”的声音涌现,事实上越南出口规模及较中国而言过小,2021年越南出口规模才刚刚突破3000亿美元达到3362.5亿美元,仅为我国出口规模的10%,越南无法承接中国出口的巨大体量更难言接替;此外,从全球供应链角度来看,我国突出的供应链优势体现在全门类工业体系,2020年以来供给端优势表现突出,而越南产业结构较为单一,主要以附加值较低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难以承接并接替我国在全球产业链的枢纽位置。

2)越南出口强,短期来自于疫情错位,长期源于产业转移的共性推动。2022年以来越南短期出口表现出较高增速、显著高于我国,这与2021年Q3的走势显著相反,但背后逻辑一致都是疫情扰动错位导致的,2021年我国占优因而出口较强,2022年则是越南占优,其背后逻辑并非越南永久性替代了我国的出口。此外,从长期来看,我国与越南出口的持续景气,背后是2000年以来持续的全球化推动发达经济体向新兴市场国家产业转移,进而带动发展中国家出口增速趋势性走强,因此,对于我国外贸出口而言,更大的风险在于逆全球化和全球供应链区域化,而非某个发展中国家对我国出口的替代。

3)中越贸易合作密切,产业耦合程度高。我国与越南外贸联系紧密,相比于承接和替代,中越贸易相伴相生、一荣俱荣的特征更强。根据中国海关统计,2021年中越双边贸易额首次突破2000亿美元达2302亿美元,按美元计同比增长19.7%,按人民币计同比增长12%,中国保持为越南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出口市场,越南也保持为中国在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继美国、日本、韩国、德国和澳大利亚之后中国在全球的第六大贸易伙伴。此外,中越产业耦合程度高、产业内贸易较多,正是因为产业相似性和耦合程度高,我国出口增速与越南出口增速表现出较强的同步性。

综合来看,我们认为中越出口的阶段性背离是疫情扰动错位所致,考虑产业耦合程度高、贸易合作密切程度强和承接发达经济体产业转移的长周期共性趋势等逻辑,我们认为,越南出口好仍会直接或间接的驱动我国出口好。

风险提示疫情超预期冲击全球经济生产。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