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读货基产品迎来监管再加码?

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中信债券明明,作者:明明债券研究团队

截至2022年1月14日,货币基金份额达9.35万亿份,迈向10万亿大关。

核心观点

1月14日,为完善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的监管,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合法权益,证监会发布《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监管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规定》”),明确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的定义和评估,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的附加监管要求以及风险防控和监督管理机制。《暂行规定》有何影响?本文将详细分析。

政策背景:货币基金规模迈向10万亿。近年公募基金行业快速发展,尤其是货币基金规模快速扩张,截至2022年1月14日,货币基金份额达9.35万亿份,迈向10万亿大关。需要注意的是,部分货币基金规模较大,一旦发生黑天鹅事件,易引发风险扩散,危及整个金融体系。

未雨绸缪,完善监管框架。《暂行规定》的出台从风险防控的角度“未雨绸缪”,体现出一定的前瞻性。重要货币市场基金指因基金资产规模较大或投资者人数较多、与其他金融机构或金融产品关联性较强,如发生重大风险,可能对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货币市场基金。预计《暂行规定》将有助于完善监管框架,推动重要货币市场基金和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

监管升级,风险防范更严格。对比《货币市场基金监督管理办法》等监管文件,《暂行规定》对于重要货基在投资集中度、杠杆率等方面均加码监管要求,对风险的防范更加审慎。其中有几点需要特别强调说明:①限制和私募资管产品做逆回购的规模不超过净资产规模10%,主要是避免私募产品的高杠杆率风险可能会传染给公募基金;②投资范围上要求是内部评级的最高级,意味着基本只能配置AAA级别的品种;③重要货基的单一集中度上限从10%降至5%,但考虑到重要货基本身规模就比较大,因此单一集中度5%也是不小的规模。

万亿级规模面临调整压力。近7万亿货币基金可能纳入参评范围,最终名单可能会有所删减。根据我们测算,需要调整的货币基金规模可能超过3万亿。我们整理出了可能被划定为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的18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的旗下货基产品后,根据公募基金2021年三季报数据,对《暂行规定》中最显著的两个指标,投资组合平均剩余期限和基金杠杆率进行了筛选。根据统计结果,期限不合格的基金资产净值超过2.5万亿,而杠杆率不合格的基金资产净值在1.4万亿左右,整体上需要调整的规模有3.3万亿。

新规落地后的影响展望:严监管下货基收益率与吸引力可能下滑,对于中小型基金公司来说可能迎来机遇,预计后续货基市场将会更加分散。类货基产品可能对标执行相同监管要求,预计资管市场整体风险将进一步收敛。长久期低评级债券面临抛售压力,预计短期高资质债更受欢迎,同业存单市场受到的冲击可能更为明显。

正文

1月14日,为完善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的监管,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合法权益,证监会发布《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监管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规定》”),明确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的定义和评估,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的附加监管要求以及风险防控和监督管理机制。


货币基金迎来监管加码


政策背景:货币基金规模迈向10万亿

近年公募基金行业快速发展,尤其是货币基金规模快速扩张,截至2022年1月14日,货币基金份额达9.35万亿份,迈向10万亿大关。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居民人均收入不断提高,理财意识逐渐觉醒,叠加资管新规以来全面禁止刚性兑付,银行理财全面净值化转型,公募基金规模迎来了快速发展期。截至2022年1月14日,公募基金份额达到21.43万亿份,投资者数量达6.96亿,与银行理财规模差距不断缩小,成为我国资管市场重要的组成部分。其中货币市场基金自推出天弘余额宝以来,规模不断扩容,发展速度惊人,截至2022年1月14日,其份额已达9.35万亿份,逼近10万亿大关,近10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9%,已经成为居民理财最重要的配置资产之一。

未雨绸缪,完善监管框架

《暂行规定》的出台从风险防控的角度“未雨绸缪”,体现出一定的前瞻性。重要货币市场基金指因基金资产规模较大或投资者人数较多、与其他金融机构或金融产品关联性较强,如发生重大风险,可能对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货币市场基金。从《暂行规定》的初评范围和评估指标来看,除了资产净值连续20个交易日超过2000亿元或持有人数量连续20个交易日超过5000万个等硬性指标外,还包括关联度、可替代性、复杂性等标准。因此重要货币市场基金及其基金管理人、基金托管人、基金销售机构等主体除遵守法律法规关于基金的一般性要求外,还应当遵守更为审慎的附加监管要求和风险处置要求。这并不意味着规模大的重要货币市场基金一定具有较大的风险,只是监管出于风险防控的角度“未雨绸缪”,出于严格审慎的态度对其提出了更高的监管要求,体现出一定的前瞻性。

《暂行规定》将有助于完善监管框架,推动重要货币市场基金和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2015年底证监会和央行联合出台了《货币市场基金监督管理办法》,旨在规范货币基金投资范围、申购赎回规则等,确保货币基金运作平稳健康,避免风险扩散至整个金融体系。随着货币基金继续深化发展,证监会、央行又相继推出了《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和《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旨在继续深化规范货币基金运作各个业务环节,规避流动性风险等情况发生。《暂行规定》的出台,将在前述监管文件基础上,进一步完善监管框架,对规模较大的重要货币市场基金作出更严格审慎的监管,确保不发生重大风险扩散至整个金融体系,此举将继续推动重要货币市场基金和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


监管升级,风险防范更严格


对比《货币市场基金监督管理办法》等监管文件,《暂行规定》对于重要货基在投资集中度、杠杆率等方面均加码监管要求,对风险的防范更加审慎。《暂行规定》在原本的监管基础上,进一步从投资比例、交易行为、规模控制、申赎管理、销售行为、风险准备金计提等方面提出了更为严格审慎的要求,详细对比见下表。其中有几点需要特别强调说明:①限制和私募资管产品做逆回购的规模不超过净资产规模10%,主要是避免私募产品的高杠杆率风险可能会传染给公募基金;②投资范围上要求是内部评级的最高级,意味着基本只能配置AAA级别的品种,不过此前已经要求“投资于低于AAA评级的金融工具比例合计不超过资产净值10%”,因此调整压力尚可;③重要货基的单一集中度上限从10%降至5%, 但考虑到重要货基本身规模就比较大,因此单一集中度5%也是不小的规模。


 万亿级规模面临调整压力


近7万亿货币基金可能纳入参评范围,最终名单可能会有所删减。根据《暂行规定》,单一基金满足净资产规模大于2000亿元、或投资者数量大于5000万个等条件的,应纳入参评范围,其中同一基金管理人管理并在同一销售机构销售的不同货币市场基金应予合并计算。据此,我们整理出目前符合参评条件的基金管理人(未考虑销售机构因素,因此数据可能较实际情况偏大),具体名单见下表。截至1月14日,整体资产净值规模接近7万亿。后续证监会还将结合关联度、可替代性和复杂性等指标对参评产品予以评估,考虑到目前货基市场份额接近10万亿,重要货基规模占到7成的概率不高,后续可能还会进一步删除部分名单。

根据我们测算,需要调整的货币基金规模可能超过3万亿。我们整理出了上述可能被划定为重要货币市场基金的18家公募基金管理人的旗下货基产品后,根据公募基金2021年三季报数据,对《暂行规定》中最显著的两个指标,投资组合平均剩余期限和基金杠杆率进行了筛选。根据统计结果,期限不合格的基金资产净值超过2.5万亿,而杠杆率不合格的基金资产净值在1.4万亿左右,整体上需要调整的规模有3.3万亿。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以上数据仅仅是根据《暂行规定》的指标要求进行的简单测算,与实际情况可能差别较大,具体结果还要等待证监会发布通告。


新规落地后的影响展望


严监管下货基收益率与吸引力可能下滑,对于中小型基金公司来说可能迎来机遇,后续货基市场将会更加分散。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被列入重要货币基金的产品肯定要面临杠杆策略和久期策略受限的监管压力,收益率料将有所走低,对于投资者的吸引力也将随之下行。而这会使得非重要货币基金的产品收益率相对更具优势,带动一部分低风险资金向这些小规模货币基金产品转移。随着市场逐步的均衡,预计未来货基市场各个产品规模分布会相对均衡,一家独大、风险聚集的情况将不复存在。

类货基产品可能对标执行相同监管要求,资管市场整体风险进一步收敛。此前银保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中,对于现金管理类理财的监管要求整体对标货币基金。站在统一监管标准、防止监管套利的角度,未来以现金理财为代表的类货基产品可能也会面临类似的约束,建议提前做好相关准备,以应对后续可能面临的监管压力。整体上,监管有利于增强货基和类货基业务经营的合规性和稳健性,防止不规范产品无序增长和风险累积,促进相关业务和金融市场平稳运行。

长久期低评级债券面临抛售压力,短期高资质债更受欢迎,同业存单市场受到的冲击可能更为明显。从《暂行规定》来看,正式稿一旦落地,上述测算不合格的基金将要调整持仓以满足监管要求。这可能导致原本所配置的AAA级以下的资产、剩余期限过长的资产面临抛售压力,此前回购加杠杆的操作也需要予以终止。由于货基本身主要配置同业存单,因此上述逻辑对于同业存单市场可能体现得更为明显,料其期限利差和信用利差面临一定的上行压力。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