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论道长沙:转型“迷雾”重重,企业如何躬身入局?

互联网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12月17日,由湖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指导,竞网集团、百度营销在长沙主办的2021产业互联网创新大会,会上,这个观点被竞网集团联合创始人陈花再次提及。透过这次大会,进入下半场的途中,产业互联网的玩家们都面临什么样的

互联网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

12月17日,由湖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指导,竞网集团、百度营销在长沙主办的2021产业互联网创新大会,会上,这个观点被竞网集团联合创始人陈花再次提及。

透过这次大会,进入下半场的途中,产业互联网的玩家们都面临什么样的问题?已经有所实践并取得成绩的先行者,又有哪些经验可以供外界借鉴?美股研究社受邀参与这场大会活动,结合一些嘉宾观点跟大家一起来探讨。

转型产业互联网,迷茫中难迈第一步

“我们对生活消费已经用得很熟练了,老百姓已经对消费互联网非常适应了,那供应链怎么办?怎么垂直更深度?”

这可以说是产业互联网转型的灵魂之问。对处于变局中的产业而言,核心问题之一就是,它们是否能像消费端的供应链改造一样,通过数字化、大数据等手段实现提质增效。如果能,又该怎么做。图片1.png

当前,产业转型的信号和方向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也对应着两种不同规模的主体。一是区县特色产业的数字化赋能和转型,比如安化黑茶、炎陵黄桃这些地区特色农产品形成的产业集群;二是大型龙头主导建设或采用相应的服务,从而在细分领域帮助产业走向数字化,并带动增量的产生,比如三一重工、聚焦钢材大宗交易的郴州“马上赢”。

实际上,既然有了不同路线的尝试,为什么当前的产业互联网转型依然没有产生可复制的模式和足以带动全产业链改变的龙头?对此,上海盟创投资创始合伙人卢振斌给出了他的看法。他提到:“美国欧美日韩那边经过几次的工业革命,进行过N次的产业的升级迭代,乃至于淘汰和并购,形成了他们的欧美的四大,日韩的六大,那么在中国呢,到现在因为改革开放才三四十年时间,所以说工业发展在中国这么博大的一个市场和土地下,它没有进行充分的迭代。”

简而言之,无论是供应链还是其它要素,只有经过试错和迭代,才能一步步找到正确和高效的转型路径。湖南省工信厅党组成员、总经济师熊琛在大会发言中提到,湖南全省各类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了120个,累计推动38.3万户中小企业上云、1.65万户中小企业上平台。正是这样的一个尝试过程。如果出现一个能称得上转型样板的案例,它将来自于这些平台和企业。

尽管如此,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席咨询专家郭倩也提到,即使供应链一方已经对于产业互联网转型的大方向有了主见,并付诸执行,这个过程也不能像消费互联网的发展一样速成,靠野蛮生长找到自己的定位。大水漫灌只能构建起看起来规范的表象,却可能带来更多的成本,与产业互联网的初心背道而驰。

他认为:“要建标准化的仓储车间,加工线产业要跟着升级,但是不能搞太贵的,现代化的加工厂,工业互联网都要用上,但是产业互联网跟产业升级一定要进行同步,轻轻的一张网死的会很快,一定得和产业深度融合。”

因此,对产业互联网转型而言,不同的地域、行业、产品特点、目标客户等因素的差异,将使企业、行业转型过程天差地别。合适的转型方式,才是最好的。

因势利导与因地制宜,成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原则

上海盟创投资创始合伙人卢振斌将企业未来的转型升级比喻为“构建这个行业的高速公路行业”。一方面, 只要这个行业高速公路一建,人力车、自行车这样的非机动车就会淘汰掉,但另一方面,单个的企业融入到这个生态中去扮演加油站、饭店这些角色,又会获得新的发展。

不同的店有不同的经营思路,这就是产业互联网发展因势利导、因地制宜最朴素的解释。邵东智能制造技术研究院院长杨海东将其总结为行业结构、要素结构、贸易结构、发展方式,基本明确了产业如何从资源和要素驱动向技术创新转型,从低附加值消高附加值升级的几个方面。

其中有一些案例具有更实际的说明效果,比如浙江诸暨通过打造袜艺小镇的规划,用几年时间将外部融资、材料研发、设计生产等相关人才要素形成一个集合,让原本以“低小散”为特征的一系列轻工业实体产生合力,用技术统筹信息要素,提高了行业整体的生产经营效率,实现了传统产业的大变样。

此外,深圳龙华区的女装产业集群、长春一汽红旗小镇也是类似思路的成果。

相应地,在经济发达、产业链配套成熟的这些地区也能将改造经验贡献给邵东等有着小五金产业优势,但缺乏集聚效应的地区。缺乏人才,就与省内院校进行校企合作;行业信息不透明、不高效,就政府牵头拉通企业共建共享平台;没有高质量、高技术含量的强效应品牌,就引进高级人才加强研发,配套对外推介会等手段。如此一来,产业自然向高效率流动。

那么,除了规模化的企业集聚之外,企业内部如何把握转型趋势?

湖南艾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专注铝电解电容器的国家工信部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关于专注型企业如何以产业互联网思维提高生产经营能力,董事长艾立华提出的一个核心点是工业生产的效率。

“(日本的同行)他们可以做到3.2倍,那我就想他们能够做到的我一定能够做到,所以我们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我们把我们的工厂提高了三倍......我到宝马公司参观,发现他的产能现在是两分钟一台,明年是一分钟一台,那意味着什么?又提高一倍的效率......我发现宝马有一个叫千天计划,所以我们要用来一年的时间重新设计,我们又做了翻一倍......提高了6倍,那我资本利润就来了啊。”

总结起来,产业互联网的转型无论是行业的多企业集聚,还是单一企业的内部迭代,都是有迹可循、有经验可借鉴的。关键在于企业自身是否能准确找到最核心的要素,产业链是否有改造的条件,政府和外部机构的支持,是否给到了点子上。这个过程将是长期的,但转型考验之中却蕴含着无限的可能。

结语

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说:“不要走在我的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不要走在我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请走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朋友。”产业互联网的长期发展就将呈现这样一种盛况,各方产业力量悉数入局,在实体经济新旧动能转换的趋势中,发出时代的最强音。

文|美股研究社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