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国民老字号沉迷炒股,巨亏15亿,背后老板是个“股神”

一家沉迷炒股的“老字号”。1云南白药,炒股亏了15亿如果不是白纸黑字、亲眼所见,A股的投资者很难相信——一家上市公司,竟如此喜欢炒股,而且还造成巨额亏损。这种离奇场景,出现在10月27日,云南白药发布的三季报里。这份最新的财报显示,云南白

一家沉迷炒股的“老字号”。

1

云南白药,炒股亏了15亿

如果不是白纸黑字、亲眼所见,A股的投资者很难相信——

一家上市公司,竟如此喜欢炒股,而且还造成巨额亏损。

这种离奇场景,出现在10月27日,云南白药发布的三季报里。

这份最新的财报显示,云南白药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83.63亿元,同比增长18.52%;实现净利润24.51亿元,同比下降42.38%。

营收增长近两成,净利润却下降超过四成,云南白药的利润去哪了?

财报里同样给出了答案:

云南白药前三季度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15.55亿元。

翻译过来就是,包括炒股在内的金融投资亏损超过15亿元。

在炒股上亏钱,云南白药不是第一次。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持有期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8.62亿元。

那么,爱炒股的云南白药,都买了谁的股票?这个细节,三季报中倒是没有详细披露。但在云南白药的2021半年报里,还是能找到一些线索。

财报显示,其金融资产投资包括小米集团、伊利股份、易方达裕丰回报债券、富国鼎利纯债债券、腾讯控股、富国祥利一年期、广发聚利债券A类、恒瑞医药、通威股份、中国抗体等,涉及境内外股票、基金等证券品种。

从半年报来看,当时小米集团、伊利股份、恒瑞医药等都在亏损,投资的小米集团亏损更是达到6.1亿元。

▲云南白药半年报关于交易性金融资产的部分数据

云南白药的“炒股”热情,从2019年开始就展露出来了。

那一年,云南白药出资5000万美元,以基石投资者的身份投资中国抗体。2020年,又投入超百亿元资金,买入了伊利股份、腾讯控股和小米集团等股票。

云南白药炒得不亦乐乎,但在资本市场看来,这就是“不务正业”。Wind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报的时候,机构持股占云南白药的流通A股比例为45.99%,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已经降至34.80%。

对上市公司来说,如果钱多得实在不知道怎么花,可以增加分红,也可以在二级市场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相比于炒股,这些方式,显然对投资者更加负责。

市场用这种方式,对云南白药的行为投下了反对票。

2

“医药白马”,研发投入不足1%

在炒股这件事上,云南白药曾尝到过甜头。

2020年,云南白药净利润55.11亿元,其中投资收益高达26.18亿元,占比47.5%。净利润的半壁江山都来自于投资,也难怪云南白药对炒股痴迷。

“炒股大户”之前,人们对云南白药的印象,是“中药一哥”。今年年初,云南白药的股价一度最高上涨至159.38元,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但截至11月9日,其股价已经跌落到88.27元,市值1132亿元。

“中药一哥”的宝座,也被片仔癀夺去。同样是截至11月9日,片仔癀的总市值已经来到2552亿元,是云南白药的2.25倍。

从利润率增长来看,片仔癀也远超云南白药。2017年到2019年,片仔癀的扣非净利润增速分别为48.4%、44.97%和20.53%,复合增长率超过35%。同期云南白药仅为3.01%,4.91%和-24.5%,复合增长率为负。

更关键的是,作为一家药企,大手笔炒股的云南白药,在研发投入上却显得“吝啬”。

三季报显示,云南白药前三季度累计研发支出1.9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不足1%。

从往年财报来看,2018年至2020年,云南白药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1亿元、1.74亿元和1.81亿元,占总营收比的0.41%、0.59%和0.55%。

相较于同行基本都超过1%的情况,这个比例显然不让人满意。同期片仔癀的研发费率,达到了1.50%。

怠于研发的后果,从云南白药的利润基本盘也能窥见。

2021年半年报显示,以云南白药牙膏为核心的健康品子公司白药健康的营收为33.88亿元,净利润为15.1亿元,占净利润总额约83%。

对一家药企来说,严重依赖单品,并不是一件好事。

3

老字号背后的“股神”

有人也许会感到好奇,一家市值上千亿的医药龙头,为何会“不务正业”,沉迷炒股?

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回溯云南白药的发展历史,和它背后的那个男人。

云南白药的老字号,始于1902年。那一年,22岁的彝族赤脚医生曲焕章,结合民间医药及马帮行医经验,研制出了主治跌打损伤、内脏出血的“百宝丹”,这就是云南白药的初始版本。

“百宝丹”一面世,就被称之为“奇药”,在抗日战争中一度创下年产40万瓶的纪录。

1955年,曲焕章的妻子缪兰英将“百宝丹”的处方和技术贡献给国家,更名为“云南白药”。直到现在,云南白药配方依然被列为国家最高保密等级——绝密级,保密期限为永久。

享有这个待遇的药品,全国只有两个,另一个是漳州片仔癀。

凭借着“神药”起家的云南白药,在1993年登上了深交所,成为云南首家上市公司,并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新世纪以来,云南白药的版图也从白药系列走向健康产业,云南白药牙膏市场占有率更是长年稳居全国第一。

历史的转折点出现在2016年。那一年,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着手引入民间资本。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华都实业集团作为增资方获得了白药控股50%股权,增资总额约254亿元。

2018年6月11日,白药控股完成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从王建华变更为陈发树。

此后,云南省国资委、新华都、江苏鱼跃及白药控股又签署了《增资协议》。时至今日,白药控股已经是“三足鼎立”的局面。

▲资料来源天眼查

云南白药的“炒股”之路,正是由新华都的掌舵者陈发树开启的。

陈发树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出生于福建安溪的他,从一个木材贩子,成长为零售百货巨头,后来投身资本市场,纵横捭阖,被人们称作“股神”。

2009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陈发树还以218.5亿元人民币的个人财富位列11位,成为了当年的福建首富。

有媒体曾统计过,陈发树共直接持有云南白药、新华都、隆基股份等在内的7只股票。仅凭借已知的7只股票的持股份额,他就可以达到580亿元身家。

在资本市场上,陈发树的成功有几个里程碑事件。

首先是紫金矿业,在大众普遍不看好的情况下,陈发树凑齐3359万元,持股20.19%。2003年和2008年,紫金矿业分别在香港、A股上市,成为“中国黄金第一股”,陈发树赌对了。

再后来,尝到甜头的陈发树,接连进军隆基股份、中国中免、必创科技、久日新材等上市企业。仅隆基股份和中国中免,他就赚取了近百亿财富。

早在2009年,“资本猎手”陈发树就盯上了云南白药,并出资22亿元意图收购云南白药12.32%的股份。但这一次收购并不顺利,在经历对簿公堂、官司失败等风波后,直到2016年,陈发树才正式入主云南白药。

正是“股神”陈发树的到来,给云南白药的炒股之路埋下了伏笔,也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4

尾声

经过我多年的观察,在A股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扇贝跑路獐子岛、巨款消失康美医药、甜蜜风波酒鬼酒、高台跳水暴风集团……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在这个如此魔幻的市场上,像云南白药一样热衷于炒股的企业,并不在少数。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半年报,A股一共有837家公司参与了证券投资,有100家公司持有证券数量在10只以上。

比炒股更猛的,是炒房。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共有2204家A股上市公司持有投资性房地产,合计金额增长到1.75万亿。这意味着,差不多一半的上市公司都在“炒”房。

原来,全国最大的“炒房团”,不在温州,在A股。

上市公司热衷炒房,有现实的原因。例如2019年4月,海马汽车濒临退市,紧要关头,这家企业卖了400多套房子,成功扭亏为盈,免于退市。房子,一度成为上市公司的“续命神丹”。

但并不是每一次投资都能如此幸运。秦安股份炒期货曾亏损数亿,美图曾在比特币上折戟,江西铜业投资亏损一度高达27亿……

搏一搏,单车不一定会变成摩托,运气不好的时候,也可能变成灵车。有一句话,我始终不敢忘记——

世界上唯一靠概率赚钱的,是赌场老板;其他所有赌徒,哪怕是“赌神”,也终究逃不过“穷鬼”的命运。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