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遇阻、变卖资产,AI造血太难

依图科技终止上市审核,冲击"AI第一股“失败

抢人、抢钱、抢赛道,昔日风光无限的AI企业可以说在资本市场横着走。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AI的故事开头容易,续写很难,上市之路更是充满荆棘。

2020年11月,与商汤、旷视、云从并列为“AI四小龙”的依图科技率先递表科创板,力争中国“AI第一股”,可一路踉跄到IPO门口却坐上了冷板凳,几度中止至主动撤单,原本最有望夺魁的依图科技在万众瞩目下折戟而归。

图源:上交所科创板官网

另一边,旷视科技上会在即,倘若如愿IPO,将与云从科技冲击中国“AI第一股”。

AI赛道就像一个烧钱的无底洞,融资的畅通无阻是企业活命的关键。

从2012年成立至今,依图科技共完成10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等知名机构,其中2018年两轮融资获得3亿美元。随后依图科技融资放缓,最新一轮融资还停留在去年6月,金额未披露。

本次招股,依图科技拟募资金75亿元,用于平台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

但资本都是逐利的,眼看回报遥遥无期,市场逐渐失去信心。随着IPO终止,融资渠道受阻,烧钱重压下开始裁员,一时间依图科技陷入困顿。


1

两福建老乡的十年长跑


AI行业里,博士创业似乎已成标配。

2012年,依图科技由朱珑博士和林晨曦联合创立,二人是福建老乡,一同毕业于福建师大附中。

高中毕业后,朱珑赴美留学,先是获得UCLA统计学博士,从事计算机视觉的统计建模和人工智能的研究;后在麻省理工人工智能实验室任博士后研究员、在纽约大学数学研究所任研究员。

林晨曦则在上海交通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工学硕士学位。先于微软亚洲研究院任研究员,从事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信息检索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后任阿里云计算技术总监。

左:朱珑,右:林晨曦,图源:网络

股权架构显示,Yitu Holdings是依图科技的控股股东,持有公司38.2%的股份,朱珑和林晨曦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分别持有Yitu Holdings 63.32%、36.68%的股权。值得注意的是,Yitu Holdings不仅承诺上市后3年不减持,还承诺不盈利不减持。

不难看出,依图科技对盈利的执念,毕竟在巨亏70亿元后,补给弹药变得急不可耐。


2

三年亏超70亿


造血难是摆在AI企业眼前的事实。

报告期内,依图科技实现营收6872万元、3.04亿元、7.17亿元和3.81亿元,相应净利润分别为-11.68亿元、-11.68亿元、-36.47亿元和-13.03亿元,总营收不及15亿元,而累计亏损却达72亿元。

从依图科技的研发情况来看,公司高度重视研发工作,建立了完整的研发组织体系,包括研究中心、产品研发中心及创新中心。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分别占比营收146.94%、95.77%、91.69%和100.1%。

1、入局安防

起初,朱珑和林晨曦在彼此擅长的计算机视觉领域强强联合,但在选择切入的赛道时,二人陷入迷茫,找不到行业痛点。

后来,计算机有效识别套牌车让其成功叩开安防市场的大门。

当时,套牌车的识别率不及30%,依图科技瞄准这块硬骨头,在几个星期内做到90%以上的超预期识别命中率,达到全球领先水平。

此后,依图科技客源不断,其识别产品顺利进入公安、海关、银行、保险等多个领域。

和多数AI企业一样,安防领域是进入行业的敲门砖,但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硬件巨头早已布局安防市场,在业内享有主要话语权,新兴的AI企业始终无法撼动其地位。

2、加码医疗

依图科技开始寻觅下一个落地场景,并于2016年成立子公司依图医疗,由阿里云原产品总监倪浩博士任其总裁。

面向医疗领域,依图科技持续推出一系列智能医疗解决方案,包括care.aiTM胸部CT智能4D影像平台、儿童生长发育诊断系统、新冠肺炎智能评价系统等等,广泛应用于多个病种,覆盖全球多家医疗机构。

然而,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依图科技医疗健康业务的营收分别为9.91万元、559.73万元和562.67万元,规模甚小,占比营收不及2%,投入产出较不平衡。

要知道在医疗这一领域,一众实力强劲的AI医疗企业也参与其中,包括晶泰科技、鹰瞳科技、推想医疗、深睿医疗等公司,皆对依图科技造成较大的冲击,成为市场新晋的吸金王。

迄今,依图科技依旧在啃安防老本,城市管理仍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占比营收62.29%、79.83%、88.76%和56.98%。

严重的赤字给依图科技套上了枷锁,公司欲出售旗下医疗业务以缓解资金压力,尽管令人惋惜,但从公司医疗健康业务的财务数据来看,摆脱这个拖油瓶未尝不是件好事。

3、转战自动驾驶

近年来,不少AI企业一改算法打天下的念头,开始思索技术产品化,纷纷推出各自的产品策略,旨在让技术发挥最大价值。

拿AI四小龙举例:旷视赋能物联网领域,推出智能物流操作系统“河图”;云从结合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核心技术推出人机协同操作系统;依图则押注AI芯片,于2019年推出求索芯片。

不过依图科技尚未对求索芯片进行单独销售,而是在其基础上,推出智能服务器和智能边缘计算设备。

此外,公司第二款AI芯片也已开始研发。

将AI芯片赋能在相对应的应用场景是研发的意义,眼下自动驾驶赛道备受追捧,依图科技自然不愿错过。

求索芯片对标特斯拉的全自动驾驶FSD芯片,依图科技希望在自动驾驶领域持续发展,不过不会造车,但欢迎智能车企与其合作。

依图科技的巨额亏损可以看作是整个AI行业的缩影。

倚靠技术比拼出圈的时期已经过去,欲解锁AI商业化难题,势必要推进技术落地,加速应用场景的有效渗透。

依图科技经历了多轮应用场景切换,没有在垂直领域长期深耕,前有谷歌、英特尔等坐稳头部,后有腾讯、阿里等加码布局,加之同业竞争激烈,依图科技短时间内竞争力不足,难以突出重围。


3

结语


AI企业靠融资续命的不在少数,但伴随近两年汹涌的上市热潮,市场对企业自我造血能力的拷问也越发严苛,IPO的终止让依图科技雪上加霜。

依图科技自入局AI便追逐一个又一个风口,可结果大都不尽人意,AI领域群雄环绕,公司目前捉襟见肘,还能继续撑多久仍是未知。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