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鸿图业绩光鲜有缘由

作者:诗与星空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目前,已经超过500家上市公司公布了2020年全年的业绩预报。尽管疫情对经济影响比较大,但随着下半年的强势复苏,相当一部分公司依然开启了业绩暴增模式。

在上市公司业绩增长的同时,我们需要擦亮眼睛,客观的看待,因为有一些上市公司的业绩增长原因并非是经营改善。

经过笔者整理,上市公司业绩预增主要有以下五种情况:

一是并表范围发生了变化,比如收购了新的公司,公司被借壳等;二是上年业绩洗过澡,今年看起来好看,这种需要结合前年大前年的业绩对比;三是公司规模不大,基数比较小,比如从100万元到200万元的增幅,会显得特别巨大,绝对额其实很小;四是因为出售子公司、房产设备、股权等,带来较大额的非经常性损益导致;五是因为公司经营确实有了进步。

广东鸿图(002101.SZ)的业绩预报显示,2020年年报业绩增幅超过377%,初看起来,公司预期的业绩非常华丽。

那么,公司的业绩预增是什么原因?结合往年财报,我们寻找真相。


业绩预增真相


2019年,公司净利润8525万元;2018年,公司净利润4.13亿元。

通过对比不难发现,公司2020年业绩暴增的原因,其实是2019年业绩断崖式下跌而导致的。即便是2020年业绩增幅三倍以上,依然达不到2018年的水准,长期来看,公司的业绩依然是下滑的。

公司在2019年发生了什么?

公司的核心业务是汽车压铸件和汽车装饰件,在2018年以前,公司的业绩一路上涨,直至2018年增加到历史最高峰4.13亿元。但2018年整个汽车行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寒冬,配件厂商也受到牵连,业绩表现不佳。

对公司2019年业绩影响最大的,是计提了3.23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其中,宝龙汽车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3亿元,宁波四维尔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6亿元。

宝龙汽车是广东鸿图2017年收购的项目,这家子公司主要生产运钞车等特种车配件,近年来移动支付迅速普及导致现钞使用率越来越低,运钞车的需求也不断下降,2020年半年报披露营收只有2000多万元,净利润亏损1700多万元;宁波四维尔是广东鸿图2016年收购的项目,该子公司主要从事汽车标牌、汽车仪表等配件的生产,2020年半年报披露净利润3780万元。

从收购到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只有短短的两三年,说明公司新并购业务时缺乏相对精准的预测,盲目并购导致损失,损害中小投资利益。

2020年三季报账面中,仍然有这两家子公司7.94亿元的商誉,从半年报的不佳表现推算,大概率会在年报中继续追加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疑似存贷双高


广东鸿图这两年虽然业绩不佳,但资金却非常充裕。最新的三季报显示,公司账面货币资金5.44亿元,理财(交易性金融资产)1.79亿元。但是,公司却有7亿元的短期借款和2亿元的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

三季报中,利息支出超过4500万元,差不多占净利润的40%,资金使用成本比较高。

为什么要借款9亿元?

是因为公司的资金并不那么轻松,现金流量表显示,近年来公司几乎每年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在数量级上都和投资性现金流量净额大致相当,不过一正一反。这说明公司经营赚的钱,基本都投入到产能扩建中,而扩建的新产能,并没有如愿带来足够的经营效益,公司的资产创效能力比较差。

对于公司来说,这是一个两难选择,一方面,不扩产就不可能扩大生产规模获取更多的利润;另一方面,扩产后效益不及预期。公司在并购中出现的问题也是同源,在行业遇到瓶颈的时候,尽管手里握着大把现金,试错机会虽多,多元化发展依然阻力重重。

形成佐证的,是公司账面的应收账款融资项目。

财政部在2019年要求上市公司财报增加了应收账款融资项目,用于核算依托应收账款、应收票据等项目进行供应链融资的情况。在2019年之前,公司账面有1亿多元的应收票据,执行新的报表格式后,应收票据项目归零,应收款项融资项目增加到2.04亿元,这说明公司将所有的票据均进行了融资。

应收票据是最安全的应收账款,一般到期期限在3-6个月,计入应收款项融资则意味着公司宁愿支付一部分贴现利息也要急着变现进行资金周转。

因此,公司实际上资金压力要比财报上更为严重一些。


突然增加的合同资产


和往年不同的项目不仅有应收款项融资,还有合同资产。

合同资产、合同负债是新收入准则涉及的项目,海外上市的公司早两年执行新收入准则,A股上市公司今年开始全面执行新收入准则。

根据新准则,以前的预收款项大多计入了合同负债,预付款项计入了合同资产。但公司账面预付款项并不多,突兀增加的4.25亿元的合同资产从哪来的呢?

笔者分析后发现,原来大多是从往年的应收账款转移过来。2019年年报中,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16.65亿元,到了2020年三季报变成了9.74亿元,再加上合同资产的金额,二者合计数额大致相当。

合同资产的本质,是已向客户转让商品而有权收取对价的权利,之前将这部分项目计入应收账款,说明公司在和客户的交易过程中比较弱势,公司的产品缺乏竞争力。


长期待摊费用里的猫腻


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账面长期待摊费用余额4.26亿元。长期待摊费用主要用来核算企业已经支出,但摊销期限在1年以上(不含1年)的各项费用,常见的长期待摊费用包括固定资产修理支出、租入固定资产的改良支出等。

公司账面的长期待摊费用都是什么呢?历年财报显示,是工装。

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员工7600多人,较2018年减少了1500人左右,全年新增工装2个多亿。这些看似昂贵的工装其实大多是一次性操作服,作为易耗品,工装应该计入当期费用,抵减利润。公司通过计入长期待摊费用然后多年摊销的方式,降低了对利润的影响。


大额预提费用的背后


资产负债表显示,公司其他应付款余额高达2.22亿元,其中预提费用1.33亿元。从财务核算的角度,预提费用是将一次性支付的大额费用提前分摊到各月份的过渡科目。

公司未在财报中披露预提费用的详细情况,但从费用报表中可以发现,公司最大的费用开支是仓储开支,通过其他应付款—预提费用的形式逐月计提后,在支付的时候一次性冲销。

由于预提费用金额比较大,分摊比例由上市公司财务人员掌握,很容易成为公司调剂利润进度的工具。2020年半年报中,公司存货从上年同期的8亿元左右增加到9.2亿元,预提费用却没有较大幅的增加,仅从上年同期的1.39亿元增加到了1.52亿元,和2019年半年报的增幅对比,相对较小。而2020年半年报的净利润只有584万元,存在着通过账面调节预提费用来“节约”利润的可能。

总体而言,在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汽车行业开始了强劲的复苏,广东鸿图等产业链企业受益匪浅。但公司看似华丽的业绩背后,水分也比较足。

经过2019年的洗大澡,基数大降,公司的增速指标非常好看,但长期对比的话,公司较往年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增长。

同时,公司账面一些细微的异常,显示资金链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最新数据显示,公司两大股东上海四维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肇庆市高要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分别质押了持有的66.77%和48.3%的股份,较大比例的质押非同寻常,这说明大股东要么资金周转困难,要么有清仓式质押的嫌疑。

所以,在年报业绩预报不断报喜的时候,投资者应综合对待这些看似华丽的预报,尤其是要结合公司的经营模式变化情况和往年的业绩情况进行对比,避免被表面简单的增长数据迷惑了眼睛。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