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耶伦,时代需要官僚还是学者?

作者:万喆

来源:澎湃新闻

丝•耶伦(Janet Louise Yellen)得到美国当选总统拜登的正式提名,担任他的财政部长。若获得确认,她将成为美国财政部231年历史上首位女性财长。


从“人妻”到“人夫”


2014年,在伯南克1月31日任期届满后,耶伦正式掌舵美联储,成为第十五位主席。那时,大家都在赞叹,百年美联储历史性地迎来一位女掌门人。

此次财政部长提名如果得到参议院通过,她将成为第一位任职过美联储主席、财政部部长和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人。

在耶伦正式担任美联储主席之前,尽管其在业内已经受到广泛认可,但世界对耶伦了解并不算多。也许此前她的丈夫乔治•亚瑟•阿克洛夫(George Arthur Akerlof)更为著名,获得过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对市场的不对称信息研究具有里程碑意义。他引入信息经济学研究中的一个著名模型是“柠檬市场”(“柠檬”一词在美国俚语中表示“次品”)。主要用来描述当产品的卖方对产品质量比买方拥有更多的信息时,低质量产品将会驱逐高质量商品,从而使市场上的产品质量持续下降的情形。如果这还不能唤醒你的记忆,那么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这位更为世界及中国人所熟知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曾几度直言中国房市泡沫非理性,你一定知道。他著有一本《动物精神》,阐述人类心理如何推动经济发展以及对全球资本主义的影响,合著者即是阿克洛夫。有趣的是,书中在解释复利的时候,甚至拿出“本书作者之一”的妻子当作例子,讲述她通过积攒获得不错收益。这妻子便是耶伦。

如今,人们提到阿克洛夫的时候,通常都要加上一句,他是耶伦的丈夫。


耶伦与美联储,素来有缘,并非一帆风顺


耶伦与美联储素来有缘,第一次加入美联储是在1977年,担任经济学家。

1994年,48岁的耶伦成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委员。在接下来的20年里,她在政策相关的职务道路上越走越矫健,包括克林顿总统时期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主席,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San Francisco Fed)行长,以及美联储副主席,及至此后的美联储主席。但并非一帆风顺。据说,耶伦在白宫曾度过一段难捱的日子,她经常在操纵政治的人那里碰钉子,甚至有些官员会“忘记”邀请她参加某个重要会议。

成为美联储主席也几经波折。耶伦的最大对手是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enry Summers),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他的出众才气、不循旧俗同等于自大粗俗加独裁。或者这让奥巴马又爱又恨。

奥巴马曾一度借叙利亚危机之名,不断推迟美联储主席的提名。显示其抉择的痛苦煎熬。数月里,人们纷纷猜测谁会是下一任美联储主席。最后,也许萨默斯的优缺点实在突出,太容易让人诟病。奥巴马选择了耶伦,萨默斯“不明原因”宣布退出。

最终,美国参议院以56票赞成对26票反对,通过耶伦的提名,但耶伦获得的赞成票,是参议院历来联储局主席提名表决中最少。其反对票数也几欲比肩伯南克。2010年参议院以70票赞成对30票反对,通过伯南克连任主席,是史上最多人投反对票的一次。这恐怕多半要“归功于”耶伦的“鸽派”标签。不少共和党议员批评买债计划会引发资产泡沫风险及催生通胀。华尔街对于耶伦的印象似乎也不太好。


一个强硬的“鸽派”


耶伦有鸽派传承。她家庭条件不错,但在纽约一个工薪阶层社区长大。师从后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詹姆斯•托宾(James Tobin)。托宾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改良了凯恩斯的经济学理论,同时也极为关注现实世界的政策,积极鼓励学生做有助于增进人类福祉的实事。经济学立场与她几乎一致的丈夫本身就是当代凯恩斯主义的代表性人物。耶伦和丈夫合著的论文中可以看到,他们非常强调“效率工资学说”,其想法是付给劳动者高于市场工资会激发生产率,对于雇者来说最后结果是值得的。

早在格林斯潘时代,耶伦就曾以“坚贞不屈”支持宽松货币政策而著名。1996年6月,格林斯潘正致力于降低通胀率,以实现物价稳定的央行首要目标。

当时央行资历尚浅的耶伦直接找到格林斯潘,公然反驳称保持一定通胀对经济更好,随后她发表研究论文,阐述通胀可以降低衰退的频率和力度,这一理论奠定了如今美联储核心通胀设在2%目标的基础。

2010年2月,耶伦被提名为联储副主席之前,在媒体采访中直言不讳:“只要能提高就业率,即使把利率降为负值,我也会投票赞成。”名义利率永不可能为负,耶伦死硬的宽松货币立场可见一斑。

耶伦向来支持伯南克把利率降至纪录低位及推出量化宽松措施,以摆脱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在耶伦被提名美联储主席之际,美国媒体曾经对其进行统计,在耶伦此前的证词中,偏鸽派和偏鹰派的表态比例为38:12。由此可以直观地看出其政策倾向。耶伦于上任美联储主席之前的听证会上,也旗帜鲜明的表明会维持宽松政策,直至经济强劲复苏为止。


“毁誉参半”的美联储主席生涯


在耶伦的“管理”之下4年,美国经济实现了良好复苏,失业率从6.7%降至4.1%,每月美国的就业岗位超过20万个,不仅接近实现了充分就业,且股市一路上涨。

在耶伦领导下,美联储还进入了加息通道,经过5次加息,美国利率比2014年3月期间上升了1个百分点,并逐步缩减量化宽松政策下的购债规模。

但耶伦作为美联储主席得到的市场评价似乎“毁誉参半”。

由于核心通货膨胀率一直远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耶伦的加息步伐一致非常“缓慢”,亦因此饱受市场诟病。

其时,确实有很多“难题”。金融危机前,联储资产负债规模仅为9000亿美元,金融危机后,经过三轮QE,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至危机前的近5倍至4.52万亿美元,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2014年第四季度后,美联储总资产不再继续扩张,稳定在4.5万亿美元一线。但大家认为,这仍然不是个正常状态。那时美联储资产规模占GDP比例大约在24.2%。这个比例与其它国家央行相比,不能说多不得了,因为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制度有差异。但从美国历史上看,宏观环境相对稳定的情况下,一般在6%左右。此前最高是22%,那可是萧条加二战双重叠加冲击时期。因此这是二战后有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是在危机后不得已而为之的非常规货币政策下得到的结果。所以,2014年以后,美联储就开始提出,要“政策正常化”。

而耶伦在2015至2016年只进行了一次加息。被市场普遍认为过于“鸽”。

不过,当特朗普总统上任后,他对于经济刺激的激进性远超过耶伦的“鸽”,他甚至认为耶伦还不够“鸽”。

于是,耶伦成为了美联储1934年以来第三位只担任一个任期的美联储主席。


对财政政策的倾向性早有端倪


虽然耶伦在货币政策机构任职多年,但其对财政政策的意见并不少。就在耶伦上任美联储主席之际,其还强烈表示,美国经济遭到了财政政策的拖累。美联储一直在竭尽全力帮助抵消美国当前税收和支出政策对经济的拖累,以及政府未来政策不确定性对消费者和企业信心的打击。因此,在那时,她的意图就很明确,未来仍需要帮政府收拾财政问题的残局,因此会更为着力与国会和总统的沟通配合,保证政府财政方面问题的高效和决断。

而事到如今,一场新的危机又擦肩而过(或未过)。今年的新冠疫情给全球经济以重击,地球停摆、经济停滞,美国股市发生前所未有的大震荡,短短两周内四次熔断,美联储和财政部再次“重拳出击”。耶伦也多次在公开场合讲话,认同疫情期间货币宽松政策,也多次呼吁财政政策应起到关键的作用,3月,其指出美国经济最终的平稳复苏将需要国会采取更多财政措施来刺激、支持经济,11月在创新论坛上亦表示,美联储剩余的货币政策工具有限,财政政策将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可以预见,耶伦上任财政部长,将会继续财政发力的刺激政策。况且,耶伦长期研究失业问题,重视在美国创造就业岗位,倾向于维持低利率以缓解就业问题。在今年7月份,其曾表示,如果国会决定不继续延长失业保险,将是一场“灾难”。发挥财政政策作用解决就业问题也将是其重要目标。

当然,耶伦的“宽松”“鸽派”并不是拍脑袋拍胸脯的肆意放水。耶伦具有非凡的经济洞察力。早在2005年末,时任旧金山联储主席的耶伦就表达了对房地产市场的担忧,成为最早洞悉美国房地产市场问题的美联储官员之一。2007年,她在全美商业经济协会作报告,指出了次级债券的极大风险,尽管当时的很多美联储官员都不以为然。她上任美联储主席之前,《华尔街日报》对美联储高级官员在此前4年里公开发表的预测进行分析,结果显示,耶伦在15名官员中的预测准确率最高,这证明她在华尔街“预言后”的美誉绝非浪得虚名。

当地时间11月20日,美联储无奈表示,将按财政部要求退还五项紧急贷款工具中未使用的资金,这预示着美联储的部分抗疫紧急贷款工具可能必须在年底以前叫停。

在这个时点上,任命一名前美联储主席担任新一任财政部长,任命一名“鸽派”的前美联储主席担任新科财政部长,用意应该也是非常明确了。


后记


当耶伦成为第一位女性美联储主席时,世界正是纷纷扰扰之时,市场更多地认为,此任命或同时强调了美联储将从一个由官僚经营的机构向由学者掌舵的机构演变的过程。

此时,在更加纷乱的世界里,耶伦再次创造历史地获得提名,并且似乎已经获得了广泛的认可,或者也说明,人们又一次,且愈发强烈地,希望剥离官僚的掌舵、去除浮夸的管理,而实现科学的决策。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