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席勒最新专栏:投资者已有好多年没像现在这样担心股市崩盘

作者:Robert S.

来源:财经外研社

知名经济学家、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席勒指出,当前美股投资者信心低迷,又适逢股票估值处于高位,加上新冠疫情二次爆发以及政治极化的大背景,这些因素的叠加增加了股市崩盘的可能性。对投资者来说,缩减股市投资、更加合理地配置资产才是明智之举。

以下为专栏全文:

新冠疫情危机再度加剧,加上11月份美国大选的临近,导致投资者对股市崩盘的担忧达到了多年来最严重的程度。

与此同时,股票估值居高不下,股市震荡不断上升。以上种种因素未必意味着股市崩盘必然发生,但是也说明崩盘风险相对较高。投资者应该要多加小心。

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判断,主要源于我多年来的研究结果,其中也包括股市信心指数透露出的信息,这是我30多年前开始编制的一套指数。这套指数是基于对美国一些高收入散户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的随机问卷调查编制而成。问卷调查由耶鲁大学管理学院国际金融中心负责,每月进行一次。

先来看股市信心指数中“崩盘预期指数”透露的信息。该指数衡量的是受访者对于股市安全性的感受,问卷调查中给出的问题通常如下:“在你看来,未来六个月,美国股市出现1929年10月28日或1987年10月19日那样灾难性崩盘的可能性有多大?或者说,其他国家的股市崩盘,进而殃及美国股市的可能性有多大?”

“崩盘预期指数”反映的是认为美股崩盘概率低于10%的投资者占全部受访者的比例,以六个月滚动平均值的形式体现。在散户投资者中,这类投资者的占比在8月份降至13%的纪录低点。尽管9月份小幅回升至15%,但仍处于极低的水平。 

从机构投资者、也就是那些为退休基金、共同基金、大学捐赠基金等机构做出投资决策的人的情况来看,虽然他们对股市前景的信心比散户稍强,但实际水平依然很低,9月份的数据也只有24%。换句话说,绝大部分投资者认为美国股市不久将出现崩盘的可能性超过10%,表明投资者的担忧情绪已十分严重。

股市信心指数中的另一个指数“估值信心指数”今年同样在纪录低位徘徊。在衡量这一指数时,问卷给出的问题通常是:“与真实基本面价值或合理投资价值相比,你认为美国目前的股价1.过低;2.过高;3.正常;4.不好说。”

“估值信心指数”反映的是那些认为股价不存在高估的投资者占比。2020年9月的最新数据显示,散户投资者的这一比例为38%,远低于2009年3月全球金融危机刚刚消散、股市触底时的水平,当时这一比例一度高达77%;对机构投资者来说,9月份的数字为46%,同样低于2009年3月的82%。

尽管下跌征兆已经显现,依然难阻股价向纪录高位迈进,这种状况下,股票估值被一再抬高。这与2009年3月的情况有显著不同,当时股票估值处于极低水平,股市随后也开启了上涨行情。如今的情况是:不仅投资者信心低迷,股票估值也处于高位。

再来看我参与编制的另一个估值指标——周期调整市盈率(CAPE)。这一指标可以对不同时期的股市估值进行对比,因为在计算市盈率时采用的是过去十年每股收益的平均值,因此可以消除市场短期波动对估值的影响。从历史上看,只有两个时期的周期调整市盈率高于目前的水平,而这两段时期过后,股市都发生了崩盘:一是上世纪20年代,随后美国经济出现了“大萧条”;二是本世纪初,没过多久,盛极一时的互联网泡沫宣告破灭。

单是投资者信心低迷和股价过高这两个因素,并不会引发股市崩盘。要压垮股市,还需要另一股力量。

当人们在某件事情上看到过去的影子时,往往会激起他们对从前的回忆。现在的问题是,是不是还有什么会让人联想起曾经的股市崩盘,进而造成一种心理危机: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急剧上升?还是美国大选出现混乱甚至发生动乱?抑或其他什么事件,会让投资者的敏感神经一触即发。反过来说,如果大选能有序展开,政治、经济祥和稳定,那么就会对股市起到镇静的作用。

现在的我们,可能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中间。

对有些人来说,投资股市如同一场冒险。之所以愿意冒险,既是出于自身兴趣,也是因为看到别人在股市中获利而心有不甘。股市很容易受到大众心理变化的影响,而这种变化可能会降低投资者冒险的意愿,随之引发市场崩盘。

这样看来,在面对自己的股票投资时,投资者可能要慎之又慎。那些希望在未来几年重金投资股市的投资者,应该对潜在的回报和投资所蕴含的风险做一番认真比较。

没有人可以准确预知未来,但在疫情加剧和政治极化的大背景下,考虑到投资者对股市前景普遍缺乏信心,悲观的预期是有可能自我应验的。这就凸显出资产配置多元化的重要性,投资者眼下可以更多考虑安全性更高的美国国债等其他类型资产,而不是将资金过度投入到股市当中。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