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33%!长春高新为何被市场抛弃?

延续前两个交易日的颓势,今日疫苗板块也飘绿一片,好不惨烈

10月23日,截止收盘,生物股份领跌,其中,沃森生物、康希诺-U、康泰生物等大幅跟跌。

数据来源:Choice

而在这其中,一只千亿市值的大白马股的闪崩更是吸引了市场的众多注意

图片来源:股吧

长春高新盘中忽然大跌,最终跌至329.99元,跌8.84%,最新总市值为1122亿元。

数据来源:Choice

被戏称为“东北茅台”的它曾从3月初走出股价低谷,并在8月4日创下513.50元/股的历史新高,但从8月初至今,其股价已经回调了超过33%,市值蒸发超过700亿

而针对本次再现的波动性,其背后的原因主要由自身和行业背后释出的多重利空所致

业绩支撑不稳?

长春高新的主营业务由包括生物制药、疫苗及中成药为主的医药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及房产租赁等业务构成,其中,核心业务产品为生长激素和疫苗,分别由旗下子公司金赛药业、百克生物负责。

而目前来看,其子公司金赛药业的业务是其业绩的主要支撑力量

由于生长激素在近年来打开蓝海市场,受政策的利好辅助,旗下两款重磅产品生长激素与重组促卵泡素为其整体业绩贡献了不少。2018年-2019年,金赛药业录得营收31.96亿元、48.2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3.36%、50.88%;净利润录得11.32亿元、19.7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5.01%、74.56%;且净利率由35.42%升至40.98%。

而就在去年11月,长春高新又完成了对金赛药业 29.5%少数股东股权的收购,这便意味着:收购后,长春高新按 99.5%持股比例对金赛药业进行合并报表,基于金赛药业带着明显的盈利属性,这在一定程度上直接为上市公司的利润带来积极驱动力

资料来源:官方公告

根据最新上半年财报显示,长春高新实现营业收入39.17亿元,同比增长15.48%;净利润13.1亿元,同比增长80.27%。其中,金赛药业实现收入25.35亿元,同比增长18.47%,占长春高新的总营收比重为64.71%;实现净利润11.29亿元,同比增长37.14%,占其总净利润的86.18%,且这一数据已经达到了2020年业绩承诺的58%。

数据来源:Choice

“长春高新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71亿元-22.9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75%-85%。”——公开数据

然而,就目前来看,这一“顶梁柱”业务或将具备一定的不稳定性

首先,目前生长激素市场正在进一步打开,诺和诺德、华润医药等竞争对手也在加快布局的脚步,叠加地方政府的集采政策影响,其市场地位或遭遇冲击,且其业绩增速已显出一定的放缓之势

“金赛药业2016-2020年的上半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22亿元、3.48亿元、5.57亿元、8.23亿元、11.29亿元,同比增长22.50%、56.73%、60.02%、47.70%、37.15%。”——公开数据

同时,今年9月公司第二大股东金磊作为子公司金赛药业总经理,在机构调研会议上发表了有关金赛药业业绩以及减持长春高新的看空言论,称金赛药业明年的业绩展望从增长35%下调至25%;且由于需要交税10亿元,年底还会做减持。

资料来源:官方公告

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市场投资者带来了明显的情绪性利空。不仅使得股价跳水,市值蒸发,还带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资料来源:官方公告

此外,公司大股东解除质押也承担了一定的潜在风险

今年9月,公司第一大股东超达投资解除质押50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6.57%。对此,随后的调研纪要指出,“年底会做减持,要交税10个亿,减持以后未来还是核心股东。”

与此同时,今年12月长春高新还有两波解禁来袭,分别有5972万股和477万股的解禁到期,或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机构的持股信心,使得此前的机构抱团有所松绑。

2020年中报显示,长春高新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除超达投资、金磊、林殿海之外,中央汇金持有公司股份859.58万股,持股比例2.12%,香港中央结算持有公司(陆股通)股份800.57万股,持股比例1.98%。

“截至上半年,公司持股机构达到1134家,累计持股近2.1亿股,持股比例为61.73%...41只基金产品持有长春高新占净值比例超过9.5%。”——公开数据

数据来源:官方公告

受外围市场的动荡?

同时,近期外围市场产生的不确定性因素也十分抢眼。

如今进入秋冬季,全球疫情的严峻性依旧不容小觑

截至目前,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4198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113万例,109个国家确诊病例超过万例。其中,美国、欧洲、印度、巴西等地仍是疫情“震中”。

例如巴西,截止目前,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532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15万例,受到较大挑战。


数据来源:微博

而在这一情况下,巴西方面近期“出尔反尔”,带着政治化情绪,取消购买中国疫苗。此前他们曾宣布将购买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发的新冠疫苗4600万剂,并将其纳入国家免疫计划。

而在本周三,巴西卫生部门宣布一名参加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试验的巴西公民死亡,目前当局没有披露死亡原因。

无独有偶,基于部分负责运输疫苗的公司在运输过程中未对流感疫苗进行冷藏保管,韩国近期接连出现了接种流感疫苗后死亡病例,截止到22日,已有32人死亡,目前这一国家流感预防接种项目被暂时叫停。

虽然现今我国在疫苗研发上处于全球的领先地位,目前已有4个疫苗已进入三期临床,且6万人接种无严重不良反应,但上述一系列的市场负面信息或在一定程度上引发投资者的担忧。

总体而言,除了来自业绩以及外围市场方面的潜在利空,更为重要的还是在于:市场炒作下这一标的连带其背后的疫苗医药板块的估值泡沫高点已过,市场情绪正在回归理性,且带着“利好出尽”的情绪

毕竟,在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冲击的背景之下,疫苗的出世成了人们期盼已久的事,叠加其所拥有的需求市场,相关疫苗标的自然带着水涨船高的劲头,出尽了频频上涨的风头。

然而,由于A股市场习惯于提前消化市场预期,叠加近期市场风格有所转变,大资金向低估值板块切换,且随着疫苗正式上市的进程不断加快,疫苗板块这一明面上的利好自然留不住投资者善变而选择离场的心。

因此,针对疫苗板块,此前的过高估值出现一定的连续回调也是意料之中的。例如,本文的长春高新的市盈率最高曾达到百倍,显然此前市场情绪过于乐观(现已回到56.63倍),毕竟纵然其具备一定的高业绩的成长逻辑,但也或难以支撑这一市盈率下的估值,市场终究有所清醒

数据来源:Wind


结语

在2020年疫情黑天鹅效应之下,疫苗股受宏观环境以及市场需求影响,得到了人们的不少追捧,毕竟其背后的千亿市场机遇还是较为吸引人的。

但前期频频拉升的疫苗板块也受到了明显的炒作驱动,而基于狂热情绪的引导,热情有多盛,泡沫便有多大,后期的回调是难以避免的,毕竟再多的利好需要一定的长时间去加以消化,而高估值泡沫一旦破灭,跌下高增长神坛也是必然的。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