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万手封死跌停!5亿存货失踪!“洗衣粉也跑”了,挂单还惊现888!3万股民懵逼

来源:腾讯

A股市场,上市公司事故不断,惹得股民们“受伤”频频。

“扇贝跑走”的闹剧结束没多久,老牌日化巨头广州浪奇居然也传出奇闻。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公告称,公司总价值5.72亿的存货“不翼而飞”。很快,“跑路的洗衣粉”成为全网刷屏的热闹事件。

9月28日,广州浪奇果然一字跌停,截至收盘,近30万手卖单封在跌停板上,超亿元资金等待出逃。当天上午,深交所也对广州浪奇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评估此次存货风险事项对公司经营的影响。


5.72亿存货“不翼而飞” 

广州浪奇吃下一字跌停


广州浪奇9月27日晚间公告,公司与鸿燊公司签订合同,公司将货物储存于鸿燊公司的瑞丽仓仓库。公司与辉丰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公司将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的辉丰仓。

但辉丰否认有货物存储在辉丰公司。公司组建了成员包括外聘律师在内的独立的存货清查小组,小组于9月23日、24日前往鸿燊公司、辉丰公司调查了解相关情况。截至公告日,公司及子公司在瑞丽仓、辉丰仓库存货物账面价值合计为5.72亿元。

从公告的情况来看,广州浪奇和其签署的合作公司及关联公司产生了仓储合同的争议,后者否认了保管广州浪奇存货的情况,这也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5.72亿存货就这样“不翼而飞”,无疑将对公司是一次重大打击。财报数据显示,前几年浪奇的利润每年都不到一个亿,只有几千万。若按照公司2019年全年实现6237万元的净利润测算,相当于其9年的净利润。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9年12月30日起至今,广州浪奇已经分5次拿到上述合计12.9亿元土地补偿款,但还出现近4亿债务逾期和法院强制执行情况,公司债务危机隐忧重重。

广州浪奇上述公告发出后,不少网友纷纷调侃,“难道洗衣粉和扇贝一样长脚跑了?”更有网友推测,“股价几个跌停是避免不了的”。

9月28日,广州浪奇股价果然一字跌停。短短半个小时,就有超22万卖单封在跌停板上,超亿元资金准备出逃。截至收盘,广州浪奇跌停板上已经盘踞近30万手卖单。

更令人诡异的是,盘面挂单显示,卖3、卖4、卖5,竟然同时挂出了888手的奇异笔数,令人费解。

当天上午,深交所对广州浪奇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评估本次存货风险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

深交所表示,对广州浪奇出现的存货风险事件高度关注,要求公司补充披露上述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说明公司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说明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对于期末存货的盘点过程,针对第三方仓储业务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及执行情况,盘点过程是否发现存在异常状况,并要求公司评估本次存货风险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成果的影响,并充分提示风险。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广州浪奇股东人数3.66万户。


三方各执一词

广州浪奇5.72亿存货去哪儿了?


广州浪奇方面称,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

对此,鸿燊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公司面临倒闭问题,抱着想要救活公司的目的,确实与广州浪奇签订了货物储存的合同,但是一直都没有收到相关货物。该负责人表示,对此事件,希望通过司法程序,让法律解决。

公告显示,广州浪奇曾与鸿燊公司签订有《物流外包仓储合同》,根据《物流外包仓储合同》约定,广州浪奇将货物储存于鸿燊公司的瑞丽仓。同时还与辉丰公司签订有4份仓储合同,根据这4份仓储合同约定将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的辉丰仓。截至9月27日,广州浪奇位于瑞丽仓、辉丰仓的库存货物价值分别为4.53亿元,1.19亿元。

广州浪奇方面表示,由于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于是在9月7日分别向鸿燊、辉丰公司发出《关于配合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现场盘点、抽样储存于贵司库区的货物的函》,要求鸿燊公司、辉丰公司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

对此,辉丰公司回复称其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相关货物存储合同,广州浪奇也没有货物存储在辉丰公司,因此辉丰公司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辉丰公司从未向公司出具过《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未加盖过辉丰公司印章,该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而鸿燊公司一直未有任何回应。

随后,广州浪奇存货清查小组于9月23日、24日前往鸿築公司、辉丰公司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并与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辉丰公司法定代表人进行了会谈。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

就上述事件,北京商报记者分别向广州浪奇和辉丰公司进行电话求证,但截至发稿,电话均无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浪奇方面披露,于9月18日聘请律师前往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行政审批局查话辉丰公司的工商内档,但仍未能核实《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与《回复函》上加盖的辉丰公司印章的真实性。

对于上述事件,广州浪奇方面表示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之后将尽快采取包括诉讼、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内的司法措施,待相关事实查明,相关证据补充完整后,公司将根据相关证据对前述仓库存货补提甚至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020年上半年,广洲浪奇计提存货跌价准备367万元。

快消行业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企业的管理比较混乱。而此次事件对其造成直接的影响就是经济损失。另一方面将会对企业自身影响力、名声以及用户、客户等信任问题带来较大的负面影响。

除了货物“丢失”,广州浪奇还陷入因资金紧张导致部分债务逾期的情况。9月25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截至2020年9月24日,广州浪奇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广州浪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广州浪奇“5.7亿洗衣液存货不翼而飞”,让不少球友想起了獐子岛的扇贝游走等离奇事件——獐子岛的扇贝,从2014年开始,獐子岛的扇贝就上演了多轮“跑路”的剧情:

2014年10月,獐子岛公告,因冷水团异动导致近乎绝收,巨亏8.12亿元。

2018年1月,獐子岛公告,大量扇贝饿死。2017年业绩变脸,巨亏7.23亿。

2019年11月,獐子岛公告, 减产超过90%,3亿扇贝集体暴毙。

不知这次广州浪奇的“存货事件”会如何收场?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