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合约交易已沦为“赌大小”游戏,监管介入正当其时

文丨林立

来源:鞭牛士

“2020年,币圈会好吗?”币圈许多人已不再关心这个问题的答案。

近两年,合约交易在币圈大火,让许多投资者不再关注比特币的长期涨跌。在合约交易里,买涨买跌都能赚钱,高达125倍的杠杆更能放大币价的波动。数字货币的合约交易,已经沦为赌徒们的“赌大小”游戏。

无论赌徒们是赢是输,赌场永远是赚钱的。这就是为什么交易所们对合约交易趋之若鹜。近两年,火币、币安两大交易所纷纷推出合约交易区,进军合约市场。此外,抹茶、BiKi、bitget等新兴交易所也没有放弃这块市场,不断为自家的合约交易造势宣传。而早在几年前就率先开通合约交易的OKEX,也坐上了合约交易的头把交椅。

围绕合约,交易所掀起了一场大战。在这个监管缺失的行业,投资者、平台各怀鬼胎,都希望一夜暴富。但在少数暴富神话之下,更多投资者则变得血本无归。

合约交易是什么?

让币圈交易所们趋之若鹜的合约交易,究竟是什么?

合约交易,是币圈的常用叫法。事实上,所谓的合约交易,就是期货交易。

期货交易,是一种将交易品远期交易的模式。与现货交易相比,期货交易有两大特点,一是既能做多又能做空,可以双向获利;二是可以加杠杆,以小博大。

这两大特点,让期货交易具备更强的投机属性。既能做多又能做空,让投资者可以买涨买跌,拥有了更多投资策略。而杠杆的出现,则放大了币价的波动。原理是什么呢?我们用个简单易懂的例子来解释一下杠杆是如何放大人性的。

假设你带着1块钱上了赌桌,押了比特币涨,当比特币涨了10%时,你的一块钱就变成了1.1,10%的收益。这时候赌场老板告诉你,他们提供杠杆服务,可以帮你把赌注变成10块钱,也就是10倍的杠杆。此时,当比特币涨10%时,10块钱就变成了11块。你还掉老板借给你的9块钱,你手里剩下2块钱,1块本金,1块利润,实现了100%的收益。但是,当你没赌对,比特币不涨反跌,跌了10%,那你的10块赌注,就会变成9块。而这9块是赌场老板借给你的,你可以亏自己的钱,但是不能亏赌场老板的钱。那好,如果你没有更多的钱,那你就亏完离场了,这叫爆仓。很多人就是这样赌错了方向,倾家荡产。

在币圈,短时间内的暴涨暴跌十分常见。例如,在3月12日晚至3月13日早间,比特币曾经在12小时内跌去了40%。历史上,比特币短时间内暴涨暴跌的情况也时常出现。而交易所合约交易动辄10倍、20倍甚至100倍的杠杆,会进一步放大币市的波动。例如,在OKEx的BTC永续合约交易区,平台最高支持100倍杠杆。这意味着,只要币价出现1%的上涨,投资者就可以实现翻倍的收益;同理,如果币价出现1%的跌幅,投资者也会赔光所有的资产,一分不剩。

3月13日比特币大跌期间的数据显示,火币、OKEx、币安、BitMEX四大交易所单日爆仓金额高达31.33亿美元,爆仓人数达到了11万人,平均每人损失近3万美元,最大单笔爆仓金额超过1000万美元。

此外,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另一大特性,是7x24小时交易,全年无休。许多时候,暴涨暴跌往往发生在半夜,投资者还在睡梦之中,资产就已经清零。

不止投资者,24小时交易也放大了交易所的风险。今年2月19日、3月4日,币安曾经在短时间内两次临时维护。维护期间,所有交易均会被暂停。但币价波动不会随着一家交易所的维护而终止。维护期间,投资者们只能自求多福。

币圈交易所的高倍杠杆,让本来就波动巨大的币市变得更加危险。OKEx的100倍杠杆、币安的125倍杠杆,已经与赌大小无异,毫无价值投资可言。投资者赌涨或赌跌,只要出现1%的波动,要么资产翻番,要么血本无归。许多币圈交易所也因此被玩家们戏称为“大赌场”。

面对如此巨大的风险,币圈投资者为何还要加入合约市场?

这与币圈投资者的心理有关。现在,币圈凭借着大涨大跌的属性,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高风险偏好投资者。对他们而言,风险越高越刺激。

而另一类比特币投资者——比特币的信仰者们,也开始渐渐动摇。以往,他们坚持只囤币、不炒币,但在2017年的牛市结束后,比特币至今走向不明。许多比特币信仰者们也放弃囤币,加入到合约交易大军之中。

除了投资者自身的原因,数字货币交易所对合约交易的鼓动,也成为了合约交易火爆的直接助推者。

交易所掀起合约大战为哪般?

————鞭牛士————

2019年下半年开始,各大交易所都加强了合约交易市场的宣传力度,各类营销活动层出不穷。

2019年9月,币安发起了双合约争霸赛,推出了交易手续费折扣、模拟交易大赛等活动。OKEx发起了“全球合约精英团赛”、“BTC合约百团交易赛”等活动,为胜出者提供10000美元奖金;火币也推出了“合约大师赛”,打出了“玩合约,抢iPhone赢宝马”的口号。

为了吸引用户参与合约交易,币圈各大交易所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它们为何如此力推合约交易?答案很简单——合约交易更赚钱。

现在的币圈,合约交易在交易量规模上远远大于现货交易。以OKEx为例,3月25日的非小号数据显示,OKEx平台的BTC/USDT现货交易对,24小时交易量为40亿人民币;同期,其合约交易区的24小时交易量却高达203亿人民币。后者是前者数据的5倍之多。

与此同时,各大交易所的合约交易费率不算低廉。以OKEx的合约交易区为例,该平台的挂单方手续费为0.02%,吃单方手续费为0.075%。这意味着,在一笔交易中,交易所可以从买卖双方手中获得手续费收入,总费率接近0.1%。

一位传统期货玩家对鞭牛士表示,目前传统期货市场上,大宗商品的期货交易手续费大多在“万1”左右,即交易所在一笔交易中可获得0.02%的手续费收入。显然,相比传统期货市场,币圈交易所更加赚钱。

然而,更加赚钱,并不代表币圈交易所拥有更强大的技术能力。在币圈,交易所卡顿、宕机现象时常发生。有币圈投资者对鞭牛士表示:“只要出现行情暴涨暴跌,大多数交易所都会卡,有的还会直接崩溃。”

除了卡顿、崩溃,在极端行情下,部分交易所还会出现“插针”事故。

3月12日,币安交易所的LINK/USDT合约被“扎针”,币价长期维持在4美元左右的LINK突然出现了0.0001USDT的超低成交价。此外,ETH/USDT也出现了类似问题,币价由110美元突然被拉爆到323美元。

今年年初,抹茶MXC交易所也出现了插针事故,BSV/USDT永续合约一度暴跌至8美元,又被迅速拉升到387美元。有投资者称,这是“多空双杀”。

在这种事故的影响下,许多投资者都会被瞬间爆仓。

除此之外,一些交易所的合约业务也被质疑存在制度问题。例如,在币价巨幅波动时,币安交易所可能对合约用户进行自动减仓,让本该盈利的投资者的盈利减少。

事实上,国内交易所遭遇的各类维权事件,大多数都与合约交易有关。相比现货交易,合约交易带来的爆仓风险,可能让投资者血本无归,也会引发更激烈的维权。

“普通投资者不适合从事高杠杆交易。”有金融从业者对鞭牛士表示,“例如,国内证券交易的融资融券工具也存在杠杆,但这个工具只面向‘合格投资者’,需要有50万以上的资产,还要通过考试,才能申请。普通散户玩杠杆,很难控制自己的心态。”

还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币市暴涨暴跌时,平台的交易量会瞬间暴增,一部分交易所的交易系统无法承受,就会出现卡顿甚至宕机。此外,也不能排除一些交易所会与用户对赌,并利用暴涨暴跌行情,人为制造宕机甚至操纵交易数据,对投资者“定向爆仓”。

2019年9月25日,比特币短时内暴跌18%。币安旗下JEX合约交易所出现了最低4000USDT的异常价格。此后,JEX官方宣布隐藏这笔交易,不再在K线图上展示,更是引发了外界对于币安“修改K线”的质疑。随后币安发布公告承认了此事,并对因此受损失的用户进行了相应的赔偿。但是,面对波动如此巨大的市场,交易所作为撮合方,出现如此的低级的失误,又如何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呢?

在币圈,交易所一直都是离钱最近的地方。而离钱越近的地方,也充斥着越多的肮脏。

监管介入,正当其时

————鞭牛士————

在“去中心化”概念盛行的币圈,交易所却一直保持着中心化的形态,在这个行业,交易所堪称为所欲为。

在1CO火爆期,交易所掌握着项目方的“上币大权”,凭借着上币费赚钱赚到手软。此后,又有交易所被质疑操纵币价、拔网线,并以此侵吞用户资产。更有交易所直接跑路,卷走用户资产。

3月22日,中国央行官方微信账号发布315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系列文章,直指部分虚拟货币交易所,存在数据造假、恶意宕机、洗钱等行为,呼吁投资者提高警惕。

面对种种乱象,币圈交易所最大的问题,还是缺乏监管。

目前,世界各国对于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监管政策各有千秋。国内早在2017年就禁止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经营行为,火币网、OKCoin的国内业务也在同期关停。但在许多海外国家,数字货币交易所仍处于灰色地带,即既不合法,也不违法。一些交易所也依靠模糊的监管政策,得以生存。

例如,火币、OK等老牌国内交易所都采取了主体分离的模式——将非交易所业务主体公司留在国内,继续合法运营;而涉币、涉交易所业务则转移至境外公司。境内、境外公司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只是共享同一品牌。

但事实上,币安,火币与OK系的大多数员工仍然在国内办公,开展事实上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业务。而许多近年兴起的小交易所,则直接不再披露公司的主体、地点信息。一些交易所采取了所谓的“分布式办公”模式,要求员工在家办公,不注册公司主体,就连员工工资都使用数字货币发放。

然而,即便如此,数字货币交易所也无法躲避监管的打击。2019年11月,新京报发文称,北京警方破获了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诈骗案,抓捕犯罪嫌疑人数十人。后者也在今年2月宣布关停全部交易服务,停止新用户注册、充值。

11月23日外媒The Block报道称上海警方近期突击检查币安位于上海的一处办公地点,查处百余位员工。币安因此关闭该办公点,并要求员工远程工作或者去新加坡工作。但此后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以及CEO赵长鹏否认该消息,表示币安在上海没有办公室,警察检查系谣言。但随即又被东方电视台打脸,东方卫视报道:上海摸排整治虚拟货币业务,“币安”驻沪办关闭

今年1月,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霍学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虚拟币监管不存在是否更严格,只会更严格。他指出,未来境内应该不会发放虚拟币交易所牌照,“不论任何人以任何伪装,只要在国内发行、销售、交易虚拟币就是违法。”

一位接近金融监管部门人士对鞭牛士表示,目前,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洗钱、高杠杆问题已经引发监管部门注意,金融监管机关对虚拟货币行业的打击仍将持续。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