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教科书式的逼空:特斯拉半年涨超200%

来源:Wind资讯

截至美东时间周二收盘,特斯拉再次上涨2.49%,报收537.92美元,总市值970亿美元,距离千亿市值只差3%涨幅,在过去半年里特斯拉涨幅超过200%,对于定价系统成熟的美国市场来说,这本身就非常罕见。

过去一年,特斯拉的股价如同过山车一般起伏。最近这波大涨基本是可以写进教科书式的逼空战役。赢家当然是马斯克,输的一方则是在华尔街声名显赫的对冲基金们。

2019年年初,受到私有化风波、裁员关店、高管离职、需求不足论等一系列不利因素影响,特斯拉的股价从当年年初最高时的350美元/股下滑至年中最低的177美元/股,几乎腰斩。

2019年10月24日成为转折点。当天,特斯拉宣布公司第三季度实现盈利1.43亿美元,超出华尔街预期,之后在短短三个月时间,股价实现翻番

特斯拉的空头名单堪称华尔街的银河战舰,其中包括,绿光资本的David Einhorn、全球最大空头对冲基金Kynikos Associates联合创始人Jim Chanos、斯坦菲尔资本管理合伙人Mark spiegel、摩根凯瑞资本管理创始人Mark Yusko等等。

其中任何一个都是让人胆颤的存在,比如David Einhorn,他1996年创立“绿光资本”时仅管理100万美元的资产,此后12年,它为投资者创造了年均超过25%的净收益率,David Einhorn因此被一些人称为“下一个巴菲特”。

2007年,他做空贝尔斯登和雷曼,赚的盆满钵满,2014年时,他管理的资产已经高达150亿美元,他还出过一本书,中文名叫做《空头之王》!

斯坦菲尔资本管理合伙人Mark spiegel是特斯拉常年空头,他自2013年以来开始做空特斯拉,在2018年马斯克发表了私有化的言论后,他曾表示:没有人会相信马斯克可以获得资金将公司私有化,因为并没有足够多愚蠢的资金,会以800亿美元的估值购买这家公司。尽管后来特斯拉股价上涨,他仍然坚持做空,并表示:我不会让股价影响我对这家公司的看法。

在这一群秃鹫的紧盯下,特斯拉的状况雪上加霜,2017年7月,特斯拉首辆Model 3下线,并预计年底实现每周生产5000台的目标,但是这一产能目标并没有顺利实现,反而一拖再拖,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反感。

2018年初,先是穆迪调低了特斯拉的信用评级,并表示将大概率持续调低评级;后面,高盛更是直接在报告中建议客户抛售特斯拉股票。

但是这些大佬们漏算了一件事:中国!

2018年7月,特斯拉超级工厂确定落户上海,允许特斯拉独资建厂,2018年年底,在上海市政府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之下,上海部分银行为特斯拉上海工厂提供低息贷款。

2019年年初开工,不到一年时间就投产了。伴随上海超级工厂顺利量产,Model 3国内售价又下降,加上国内的一线城市还有限牌等政策,所以购买热情高涨。

19年特斯拉在中国地区销售能占到总收入的1/10,2020年这个比例肯定还会飙升

再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做空的大佬们夺门而出,那加速上扬的K线其实背后就是空头迅速回补。

短时间内暴涨这么多,特斯拉的泡沫有多大?和苹果、亚马逊对比一下看看吧!

同样在800亿市值的时候,苹果是06年,亚马逊是10年,特斯拉利润不如这两家公司,但是收入增速远远超过二者,特斯拉的增速是53.62%,苹果和亚马逊分别是29.2%和32.1%。现在苹果和亚马逊的市值分别为13893亿美元和9267亿美元,所以要说现在的特斯拉泡沫有多大,也不见得

千亿薪酬的奖励

根据2018年3月21日在特斯拉特别股东大会上批准的马斯克未来十年的薪酬方案,马斯克的薪酬与特斯拉市值和经营业绩挂钩,约为2030万股股票期权,占2018年1月19日流通股的约12%,但是没有其他任何现金工资及奖励。

如果特斯拉的市值能超过1000亿美元,且持续的时间满足要求,马斯克就能够获得约169万股的股票奖励,按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所需要的554.82美元的股价计算,169万股股票的价值高达约9.38亿美元。

对“钢铁侠”而言,这无疑是一次巨大的鼓舞。要知道,从2003年创立至今,特斯拉曾数次濒临破产,甚至在一年半之前还因为Model 3的产能爬坡问题而痛苦挣扎,马斯克甚至因此声泪俱下。

代理顾问股东服务机构(Institutional Shareholder Services)表示,马斯克同时也是SpaceX火箭制造商的大股东兼首席执行官,其全部收益将超过此前授予美国高管的任何回报。

2018年3月股东批准该薪酬方案时,特斯拉的估值约为530亿美元,面临现金紧缺、生产滞后以及来自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等诸多问题。马斯克一直雄心勃勃,因为该薪酬方案暗示着公司的价值可以在10年内增长10倍之多。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