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金融真实一幕:一个卖蒜哥的奇幻漂流

作者:温柔黄药师 

来源: 秦朔朋友圈

人才

和卖蒜哥相遇,是在去四川的火车上。

当时,我正在思考如何做好募资,突然听到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断断续续地飘过来:“客户有A、B、C、D四类……C类客户有资金、有理财需求,是最好的客户,D类客户无资金、无理财需求,是最差的客户。”

“像你的朋友,宝妈,有资金,有需求,但她的需求不一定是理财需求。你的切入点是,要和她讲,做金融能赚钱,老公也会支持你,不用天天玩手机被骂了……核心是老公支持,不是理财。”

他们的谈话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既有理论,又抓住人心,人才啊!他可能是哪家公司基金销售部门的高管。我入行的时候,公司的基金销售总监就是四川人,声音洪亮而没有攻击性,矮矮胖胖憨憨,和刚才说话的人一模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卖蒜哥。

卖蒜哥原来在集贸市场摆地摊卖蒜,人家叫他卖蒜哥。在同一个集贸市场有个摆地摊卖衣服的,人家叫她兰姐。2015年的时候,兰姐找卖蒜哥去做理财,他没去。后来,他换大车运蒜,亏了,又回来卖蒜。兰姐却真的把衣服都甩卖了做理财。不管是谈恋爱,还是做投资,女人一旦对一件事情感兴趣的时候,往往比男人“狠”太多。

转眼间,兰姐买了房、买了车,请卖蒜哥去她的理财工作室喝茶,聊的是复利,谈的是风险,带的是团队。怎么也找不到卖衣服兰姐的影子。

卖蒜哥此时才意识到,不管他批再多的,也赶不上兰姐在工作室规划未来的派头。我忍不住问他,“兰姐是不是美女?”卖蒜哥嘿嘿一笑,“不能叫大妈,勉强叫大姐”。果然,第三方理财圈流传的“得大姐者,得天下”,此言不虚,大姐卖产品是杠杠的。

2018年,卖哥在大姐的感召下,把车和蒜都卖了,去找阿发老师学理财,注意是阿发老师,不是Tony老师。“哥投了5万下去,很快变成了8万,那感觉,安逸的很,就像是白花花的大蒜从编织袋里争先恐后跑出来,但跑的不是蒜,是钱。

卖蒜哥现在有两家理财工作室,这次出差是要开拓新市场。我问他,你做的什么产品回报这么高?他说先讲风险,再说回报。

他们做的是电子股,做电子股前两年是危险期,他们精挑细选了现在的平台,认为自己做的是细水长流的生意,平台全部数据化管理,严格测算、动态管理波比,平台上的人都赚到了钱。“我以前做生意最讲情义,现在也是想带着兄弟姐妹们一起赚钱。”

我还以为他说的波比是夏普比例,夏普比例是金融上用来描述承受单位风险获得的收益。后来我才知道,他说的波比是在资金盘中,商家给到代理商的总佣金奖励比例。

至于说为什么叫波比不得而知,我猜可能和一种叫做波比的健身运动有关。Burpee(波比)是一种高强度、短时间燃烧脂肪的运动,深蹲、伏地挺身及跳跃,在短时间内会将心跳率拉升到将近人体最大值。玩的是刺激。

他们团队有顶级精算师、心理学专家、IT专家、金融专家,专心研发电子股平台,确保每五天涨一次,安全性和支付宝一样,S双加密,256道,5年从未损失过玩家一分钱。

快到站的时候,卖蒜哥和我说:没有很多能力、没有很多资金的人也能赚钱。趋势要明辨,概率要计算,做什么都成功。

我都想说,哥你别走,我微信转账给你……

欲望

格林斯潘做了20年美联储主席,经济统计出身,笃信数据,退休后却把“动物精神”作为人类的本性。

动物精神是非理性随机行为驱动的人类行为。动物精神,确实是人类求生欲的根本。正如科幻小说《三体》所言: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越被欲望驱动的人,越不理性;求生欲越强,动物精神越强。

全国1.49亿个体户是中国经济的最基层。卖蒜哥可能还算不上个体工商户。做资金盘,无照经营就够了,不出事没人管。管它那么多呢,人类的第一基本需求是赚钱养家。

于是,资金盘崛起了,卖假货的崛起了,卖理财的也崛起了。消费下沉,贫富分化,欲望上升。疯狂的最终结果是千亿理财产品爆雷。

纵然我干了二十年金融,也被卖蒜哥的理论、见识、对事情的认知、发自内心真情实意的营销话术所感动。动物性在我心中蠢蠢欲动。都赚钱了,资金盘又怎样,只要我不是最后一个就行。卖蒜哥是顶级的金融产品销售专家,他把你心中的动物精神妥妥地撩了出来。

成功

金融史上有个赫赫有名的人,名叫查尔斯,是一个到美国淘金成功的意大利草根。他在1920年已经是百万富翁,住豪宅,开豪车,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描述的艰苦奋斗经历如下:

| 财大气粗的查尔斯似乎正在写支票支付收益

“当我到达美国,我身边总共剩下2.5美元,但是我的希望是100万美元!这种希望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总梦想有这么一天,我能赚到足够的钱,并利用这些钱来赚更多的钱。

“我靠打零工积攒了一些钱,过了几个星期,很快就把钱花光了。于是我来到纽约这个大都会,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一家很大的饭店需要服务生,在食品升降机上搬了好几吨的食品,工资和小费少得可怜,没办法,我要生存。我在好多家饭店做过服务生,在小酒吧也干过,有时还当洗碗工。我已经厌烦纽约了,又开始边流浪边找工作……”

典型的实现美国梦的故事。动物精神下是满满的求生欲。

查尔斯日后发财是因为他发现了一种套利:从欧洲花1分钱买进一种邮票,在美国可以兑换成6美分的邮票,6倍的收益。基于此,他募集了几百万美元投资者的资金,大部分都是他的意大利老乡。更重要的是,他都能按期兑付50%的收益。钱多的没地方放,员工只能把现金放在储藏室里。

不幸的是,套利故事破了。人们发现,欧洲邮票的所有发行量只有5万多美元,他只买过三张给投资人看的邮票样本,投资人的收益来自新投资者人的本金。

查尔斯的姓是Ponzi(庞氏),他就是氏骗局的鼻祖。庞氏真实的奋斗史并不像华尔街日报描述的那样脚踏实地打工赚钱。他到达美国后就被送到了加拿大,蹲了36个月的牢,出狱刚10天,就又进去了。从没有好好打过一天工。

动物性的可怕在于没有底线。它的帮凶往往包括权威媒体传记美化、买房买车的梦想,一个独家的好投资项目,以及,一个可以感动到掉泪的励志故事。

卖蒜哥做的电子股和查尔斯的邮票套利差不多。跨大西洋套利在1920年是高科技。如果一个人能赚6倍,分你50%,一点不多,很合理。关键看他怎么赚到6倍。

查清楚欧洲邮票的发行量,不难。找到查尔斯的前科,在100年前有点难,在现在一点不难。那么多人受骗维权,只因我们没去调研项目,却看中了表面的东西:他豪华的办公室,他的豪车,他的美女帅哥销售。

另外一种金融行为却没有庞氏那么简单。

罗伯特·希勒在2000年出版了一本书,叫《非理性繁荣》,提出了“自然发生的庞氏骗局”概念。自然庞氏是群体自发形成的,不是人为操纵的,所以它们是“自然的”。

典型的自然庞氏是股市泡沫。随着股价的上涨,上市公司从中受益。股价不断上涨,上市公司很容易筹集资金,新的资金用于投资,经济基本面改善,经济数据支持金融趋势,股价进一步上涨,人们进一步买入,直到大顶到来。在股市崩盘的时候,则刚好相反。

自然庞氏并非犯罪行为。动物精神的从众行为,来自互相壮胆。

除了从众,在动物精神中,还有一点是认知。

为什么有人觉得外资总能抄到股市的底,外国人比中国人更了解中国吗?显然不是是因为外资不了解中国,没有生活在中国的柴米油盐的不满,才让他们不小心抓大放小,重仓中国。

一个老外基金经理来到上海黄浦江边的星巴克,他的对面,是150年前英国人盖的堡垒,现在是中国人的私人银行总部。他的后面,是中国人最大的金融中心,每栋楼都是纽约的帝国大厦。他的右边,一个三口之家讨论何时去日本购物。音乐是欢快的,阳光洒在每个人脸上。他怎么能不惊叹这个国家的发达程度,简直是这个星球上最牛逼的地方,他怎能不在潜意识中看好中国。

但他不知道卖蒜哥的存在。

在割与被割之间,差的不是智商,是认知。

卖蒜哥说得很对,趋势要明辨,概率要计算,做什么都成功。看谁算过谁。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