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润:未来10年,是第三次人口红利

作者:刘润

来源:刘润

让我们换一个角度,来讨论与国家、企业、甚至个人都息息相关的话题:

中国的人口问题。

它决定着过去的发展,左右着未来的进程。

我同意,改革开放40年,我们的突围腾飞,很大程度是享受了人口红利。

我也同意,现在红利逐渐消失,拐点越来越近。年轻人生育观念发生变化,老龄化社会加速走来,我们有“挑战”,也有“阵痛”。

但我认为,中国至少有三次人口红利。第一次即将结束,第二次正在经历,第三次徐徐展开。这是属于中国独有的“历史机遇”。

每次红利里都蕴藏巨大的商业机会,要对未来充满信心。

 1

第一次人口红利,我称之为供给侧人口红利,也是大众、媒体、专家最常讨论的内容。

这张图,我想你一定不陌生。

中国最大的一批人口,大约是1966年-1973年左右出生的。这8年的生育高峰,中国一共出生了多少人口呢?

3.1亿。占今天中国总人口的22%。

到了80-90年代,这批人刚好20多岁。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地,他们年富力强,成为建设的排头兵。

这一代人大多数穿梭在车间和厂房,他们勤奋、努力,忍受着还不成熟的,艰苦的工作条件和环境,用自己的双手改变着命运。

彼时的中国,“用市场换技术”,依靠着供给充沛且价格低廉的劳动力,形成巨大的比较优势,在全球化发展中抢到位置,成为“世界工厂”。

这个时代,也涌现出以联想、海尔为代表的一批优秀企业。

他们用一锤子一榔头的努力和毅力,甚至是一代人的青春,为自己的未来添砖加瓦,也为中国经济的腾飞打下坚实基础。

这群人创造了怎样的辉煌?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年均GDP增速8.5%。

其中相当长一段时间,年均GDP增速超过10%。

蚂蚁雄兵,英雄儿女。

 2

第二次人口红利,我称之为消费侧人口红利。这是被部分人忽略的内容。

伴随着医疗技术、卫生健康等方面水平的提高,即使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中国的出生率也高于死亡率,人口一直不断增加。时至今日,总人口已经接近14亿。

而那些当年奉献青春的人们慢慢长大,从生产第一线成长为中层管理者甚至更高的位置,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积累,开始“享受生活”。

正是这些被吐槽、嘲讽的“中年人”,成为中国最庞大的消费群体。他们的角色发生转变,但依然做着独特的贡献。

因此以他们为代表的14亿人,在消费侧贡献了巨大的能量。

一个重要表现是:中国正在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国。

2018年,中国消费品零售总额是38.1万亿人民币,同比增长9%,相当于5.76万亿美元。

而美国同期的消费品零售总额是6.04万亿,非常接近。

而2019年上半年,中国的消费品零售总额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  

这背后反映和验证的是,中国有巨大的消费市场和消费能力。

更重要的是,潜力还未被完全挖掘。

如果说第二次人口红利分为两个阶段,那么前半段也许是“粗放型消费”,就是人多,就是买买买。

后半段,我们会是“精细型消费”,从追求功能,到追求体验和个性,这是品质企业的福音。我们会有新流量、新渠道、新产品、新品牌。

这些,是新机会。

---

14亿人还有什么绝对不能被忽略的能量?

另一个重要表现是:90-00年代的互联网崛起。

互联网的发展,严重依赖人口规模为基础的“网络效应”。越有价值,用的人越多;用的人越多,越有价值。

进入21世纪,互联网大潮成为时代主流,但是真正放眼世界,似乎只有中美两国真正意义上抓住了最大的互联网发展机遇。

为什么?

美国有大约3.2亿人口,这是他们发展互联网的用户基数,接着依靠互联网的连接和效率,打破国与国的界限和藩篱,最终可以服务于整个“英语世界”。

像Facebook,Google等公司的产品,在全世界拥有数十亿的用户。

而中国依靠14亿人口,也形成巨大的网络效应,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抢到一张船票,航行远方。

那其他国家怎么办?

靠自己。只能看自己有多少人口了。

比如日本,只有1.2亿,比如德国,只有8000万……他们的互联网就相对很不发达。

而微信现在的月活早已超过10亿。10亿,比美国、日本、德国的人口总和加起来还要多。还要多一倍。

消费侧的人口红利,让那些心怀梦想的年轻人,从默默无闻变得家喻户晓。马云和马化腾是这个时代的代表。阿里、腾讯,在今天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中,占据两席。

 3

刚刚提到的,是两次人口红利分别带给我们过去和现在的机遇。

有的人抓住了,有的人错过了。

那么,未来呢?

还是看这张图。

最大的生育高峰,那批1966年-1973年出生的人,什么时候退休?中国的退休政策是60岁(女性55岁)。所以大约是2026年-2033年。

今年是哪一年?2019年。

还有多少年?7年-14年。

这道简单的数学题背后,是复杂的社会现象。如果退休政策不改变,那么不久之后的2026-2033年间,中国将会有3亿人左右集体进入退休状态。

他们慢慢变老了。他们不再从事生产了。退休后,他们的消费能力甚至也下降了。

怎么办?

这就是令大家忧心忡忡的“人口问题”,未来怎么办?

当我们对上一代人致敬和感叹时,难免悲伤,甚至悲观。但是,但是,当我们把目光投向下一代,会惊喜地发现,现在的年轻人值得期待,会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因为我们依然有人口红利,我们有机会抓住新的历史机遇,这是第三次人口红利——高素质人口红利。

---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2019年,大学生毕业人数大约为834万。

倒推一下,22岁大学毕业,所以他们大约在1997年出生。

1997年中国新出生了多少人口?

大约1445万。

834/1445≈57.72%。

这也意味着,这一代年轻人,有一半以上都读过大学。

从宏观层面看,我们培养了一大批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和建国之初人们识字率都很低的情况相比,现在国家的基础知识结构有了巨大提升,国民素质也越来越高。

而中国目前一共有多少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大约1个亿。

1亿人,是什么概念?

前面提到,日本人口总共1.2亿,德国人口总共8000万。他们几乎倾举国之力,也才相当于我们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

而随着中国大学继续扩招,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增加,预计在2030年,中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将超过2.5亿。

未来中国的竞争力,不再是低成本制造业,是真正的技术创新。

这个时代的典型代表企业,是华为。

而下一个华为,又会是谁?

我其实特别高兴,看见今天中国有很多企业试图抓住高素质人口红利,准备突围。

旷视、依图、商汤、MALONG、中科慧眼、飞步、MOMENTA、深鉴……

这些公司的创始人都非常年轻,这些公司本身也青春洋溢。

而还有一大批年轻人,正在以自己的方式加入这些科技公司,享受时代的红利。

这一串串名字和身影背后,是第三次人口红利的新机遇,新希望。

最后的话

所以,我们逐渐从供给侧人口红利,到消费侧人口红利,再到高素质人口红利。

谁看得见,谁能抓住,谁用得好,谁就有机会。

改革开放 40 年,是洼地经济。红利成海,“下海”就能赚钱。

万物互联 20 年,是平地经济。万物结网,“连接”成就枢纽。

未来科技 10 年,是高地经济。科技登高,“爬坡”才能致胜。

现在我们跃跃欲试,在某些领域,甚至已经领先半步,这值得庆幸,但依然不可大意。

对未来充满信心,这是“天佑中华”,更是“国运”。也是每个人、每个企业必须努力抓住的新机遇。

-End-

觉得有启发,点个“在看”,转给朋友们今天值班的小编是蕉皮,欢迎你“留言”

 花半秒钟就看透事物本质的人,  和花一辈子都看不清的人,  注定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