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完全无罪!”

作者 | 风铃里的刀声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2012年9月14日下午,刚刚出狱才几天的顾雏军出现在媒体面前,现场几百号记者都惊呆了。他戴着一顶高高的纸帽子,上书六个大字:“草民完全无罪”!

那天,顾雏军在媒体会上公开了他给中纪委寄送的举报材料,以及他自己写的喊冤信,直斥他刚刚结束的7年铁窗生涯为“完全伪造的罪证和莫须有的罪名”,并点名批评“陷害”他的官员为“贪官污吏”。

顾雏军在媒体会上多次强调自己完全无罪,他表示余生会上诉到底,一定要将官司打赢,否则此生死不瞑目。台下的许多媒体人心中对他满怀同情,但对于诉讼的前景其实并不看好。

但是,7年之后的今天,他终究还是赢下了一局。

1

固执的顾雏军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老话放在顾雏军身上是恰当的。顾雏军秉性刚烈,脾气火爆,他这一辈子的是非成败都是拜这种性格所赐。

顾雏军生于1959年,江苏扬州人。1977年,他考上江苏工学院,学的是内燃机专业,那个时候他的理想是拿下诺贝尔奖。他成绩优异,又有极强的创新意识,学校已经准备让他留校搞学术研究了,孰料临近毕业时因小事当众抽了班长两个耳光,留校的事情也因此告吹。

不认命的顾雏军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天津大学制冷专业。1988年,顾雏军在英美合办的权威杂志《能源》上发表了论文《一个新型热力循环的研究》,这就是饱受争议的“顾氏循环理论”。

顾雏军认为,顾氏循环理论突破了传统的卡诺循环理论,是一项划时代的伟大创新,然而中国学术界对这套理论根本不认同学界泰斗们认定顾氏循环不成立,顾雏军的研究生导师吕灿仁更是直接指出:“顾氏循环理论是骗人的!”但顾雏军本人不仅坚持,还对批驳者提出了名誉侵害指控,不惜孤身挑战学术界。

顾雏军就是一个这样性格的人,对于权威,他从来都是刚强无畏的。

草灰蛇线,伏笔千里。若干年后,顾雏军凭借顽强的个性在中国制冷行业硬生生打出一片江山,然而他的暴躁脾气也让他横遭不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轰然倒塌。

2

格林柯尓往事

1989年,顾雏军在英国创立格林柯尓公司,发明了格林柯尓无氟制冷剂。此后,顾雏军用17个月的时间,收购了一家美国同业公司,使格林柯尓制冷剂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提高到20%,他个人也从技术人员变成了企业家。

1995年,已经在全球建立了9家格林柯尓的顾雏军回到了中国。

2000年7月,格林柯尓科技控股公司在香港创业板上市,一举融资5.5亿港元,顾雏军名声大噪,成为当时中国企业界的领军人物。

2001年,顾雏军登上《福布斯》2001中国富豪排行榜第20名。同年,格林柯尓开始收购科龙,而也正是这一年,科龙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中国上市公司百强企业。

科龙是广东顺德的地方国企,格林柯尓收购科龙,其性质和前些年姚老板要收购万科、格力差不多,当时立刻在中国企业界掀起轩然大波。

2002年,一篇名为《从“科龙事件”谈柔性管理》的文章在网络上开始流传。在这篇文章里,作者将两个时代标志人物放在一起做类比,一个是当时舆论漩涡中的顾雏军,另外一个就是当下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该文作者认为,顾雏军是“善良的管理人”,他在科龙拿12元年薪的事与特朗普拯救破产企业时的艰苦作风如出一辙,他们都是企业界的典范。

这篇文章的作者叫郎咸平

3

郎顾之争

今天的郎咸平已经声名狼藉,但在当时,他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是前途无量的青年学者,只是与在学校里做学问相比,他更钟情于外面的花花世界。

2002年,郎咸平主动示好,以《从“科龙事件”谈柔性管理》一文为敲门砖,上门结识了顾雏军。顾雏军曾对媒体说:那时候他写完这个,还专门来我公司找我邀功,常常把我那辆粤港两地牌照的车拿去开,起码有五六十次。

顾雏军收购科龙事件引发社会大讨论,当时争论的焦点是到底应该“国退民进”,还是“国进民退”。随着事件不断发酵,反对“国退民进”的声音越来越强。

郎咸平起初支持顾雏军,但是他是非常精明的,随着舆论的变化,郎教授的立场也在变化。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在复旦大学的一次演讲活动中,先是炮轰海尔,然后矛头一转,对准了格林柯尓。在这场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中,郎咸平质疑顾雏军在收购活动中卷走了国家财富。

这种“大字报”式的攻击一下子就把顾雏军送到了悬崖边上。

在这篇文章里,郎咸平写道:

“顾雏军真的花了40个亿的真金白银吗?仔细研究上述投资活动可以发现,占其中绝对比重的是对南昌工业园的投资活动共计3.6亿美金,对于这样的投资活动我们有理由认为其支付活动不是一次性的,而且目前这项投资也仅仅是签订了意向而已。那么,40亿除去合人民币30多亿的3.6亿美金,我们发现,顾雏军用于他的‘收购风暴’的资金其实只有9亿多元人民币,而这9亿元换回来的是一些响当当的企业,资产总值共计136亿。”

“顾氏就用这区区9亿元撬动了100多亿国有资产。我们有理由认为这种以较小成本‘撬动’整体产业的操作是一种时机、条件、谋略和操作手法上的精心设计的共同结果。”

多年以后,出狱的顾雏军对媒体说:“郎咸平收了别人的钱,开始骂我,这个人无耻之极!

那个时代的郎咸平,就是以炮轰国内知名企业来行走江湖的,只要有人回应,他就已经赢了。这一点早已被很多企业家看穿,因此当他炮轰TCL、海尔的时候,性格沉稳的李东生张瑞敏们都选择了沉默,根本不予回应。

但是,个性刚强的顾雏军是不会选择沉默的。

顾雏军两次反击,但论战并未能终止,而郎咸平比顾雏军更了解社会心理。

这场“郎顾之争”的舆论焦点很快从“格林柯尓是否有问题”,转移到“顾雏军是否有问题”,又扩散到“格林柯尓的收购是否有问题”。话题越来越宏大,仿佛是在讨论人类社会不平等的根源。

2005年5月,科龙因涉嫌违反证券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顾雏军痛心地说:“如果没有郎咸平的炮轰和中国证监会的入驻调查,科龙今年本是高速增长的一年……郎咸平等于是毁了科龙!他的很多说法都是胡说八道,导致的直接结果是银行追债,贷款只收不放了。

2005年7月底,顾雏军等9名科龙及格林柯尔高管被警方控制,此后因涉嫌虚假出资、虚假财务报表、挪用资产和职务侵占等罪名被警方正式拘捕。

2009年,广东高院宣布,顾雏军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最以及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罚款680万元。

4

“草民完全无罪”

七年牢狱之灾,七年上诉之路,十四年就这样过去了。今天很少有人知道格林柯尓这个名字,而在顾雏军入狱之前,格林柯尓已经拿下了中国白电市场的大半江山。

当时格林柯尓手握美菱、科龙,已经稳坐中国冰箱行业的一哥,而在那个时代,格力、美的实力与它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如若历史可以重来,格林柯尓很可能是中国白电市场的绝对霸主。

然而,历史不容假设。真实的情况是,随着顾雏军入狱,整个格林柯尓很快就分崩离析。

2005年9月9日,顾雏军在顺德看守所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旗下企业分别转让给海信集团、长虹集团和亚星集团。

2007年5月18日,格林柯尓正式从香港退市,从此后江湖无名。顾雏军十年辛苦,毁于一旦。

出狱之后的顾雏军曾说:“我怀念执掌5家上市公司的时候,但并不是因为我迷恋权力,而是我觉得那样就有机会将家电产业整合做强,有资金发展自主技术,甚至能够在国际上与全球巨头同台竞技。

然而顾雏军已经没有机会去亲手实现这一理想了,七年牢狱让刚强了一辈子的顾雏军也学会了低头:在牢房里,为了生存,他也要买烟贿赂重刑犯以求保护自身的安全。

但是,这七年中他从未认罪,这是他生而为人最后的骨气。

2012年9月,他给自己做了一顶纸帽子,上面写着六个大字:“草民完全无罪”!

5

正义,终将到来

2012年7月,一篇名为《民营企业家顾雏军的牢狱之灾》的文章在网上流传,当时距离顾雏军出狱还有2个多月。文中称,在顾雏军被正式定罪之前,最高检党组会议曾决议“顾雏军案立案动机不纯、立案条件不够,做不起诉处理”,但是最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顾不仅没有被从看守所释放出来,还进入了审判程序。

这篇文章署名“吴风度”,顾雏军说,他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感动得泪水夺眶而出”,“(这篇文章)重新唤醒了我这颗已经被完全的绝望烧枯萎了的心。

顾雏军一直相信,“吴风度”离他不远,但他始终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2012年9月,顾雏军对7年牢狱生涯的所有罪刑指控全部否认,认定自己和同事完全无罪,并点名批评涉及证监会、公安部、广东省、大连市的多位高官涉嫌“贪污腐败”,陷害并伪造罪证。

2015年,顾雏军要求证监会公开其在2005年对广东科龙电器启动立案调查程序的主席办公会议的立案调查理由、立案调查结论、会议举行时间、参会人员名单、会议内容、会议表决内容、会议纪要,但证监会以内部管理文件不属于政府公开信息,以及国家秘密不属于政府公开信息为由拒绝这一要求,顾雏军随后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判决证监会向顾雏军公开前述文件,证监会不服提起上诉,但是,北京高院近日已就此案作出终审判决,要求中国证监会向顾雏军公开当年科龙案相关调查文件。

6

毁掉的并不只是格林柯尓

我今天和身边的一些年轻朋友说起顾雏军案,但是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关注了。其实这也正常,十四年前他们几乎都还是中学生,没有什么人知道格林柯尓,也没有人知道顾雏军。

不过,我认为,顾雏军案有重新审视的必要性,因此今天特意花了不少篇幅来讲述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

但是,我真正想说的并不是这个故事本身。

今天,很多人认为顾雏军案已经结束了,其实这个案子可能还没完。北京高院的判决是要求证监会公开当年的调查文件,而以顾雏军的个性,他拿到文件之后,肯定还要从中找线索,力求将自己当年所有的罪名全部洗刷干净。

笔者完全理解顾雏军的心情。当年那个正当盛年、意气风发的民营企业家因为这场飞来横祸输掉了整个人生,从他个人角度而言,他的损失此生再也无法挽回了,但是秉性刚强的他在有生之年一定要讨个说法,否则他的余生将无法继续下去。

然而,对于当下的中国社会来说,顾雏军案已经超越了个体层面的意义,它是一个时代的伤痕,需要我们去正视。

有些人认为,顾雏军案是郎咸平以“贴大字报”的方式掀起的一场私人恩怨,但其实郎教授在此案中只是一个点燃导火索的跳梁小丑,真正让顾雏军身陷囹圄原因并不在此。

14年前那场“郎顾之争”,其实是一场路线之争,它是当时中国对国企改革和民企发展态度的一种现实映照。而随着顾雏军的入狱,中国经济的走向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之后在相当长时间的里国企改革是停滞的,整个社会在从“国退民进”向“国进民退”转变。

这里我要再说一下科龙这家公司。

科龙的前生广东顺德容奇镇公交办公室副主任潘宁在1984年一手创办的珠江电冰箱厂,因为创办之初得到了政府的一些资金技术支持,所以这家工厂成了“乡镇集体企业”。潘宁是个能人,在他的手上,科龙旗下的“容声”冰箱全国销量第一。

1992年1月,总设计师视察珠江电冰箱厂。在得知这家国内最大的电冰箱制造工厂装备了全世界最先进的生产线时,老人家感慨万千地连问了三次:“这是乡镇企业吗?”惊奇之余,总设计师说了那句全中国人都知道的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

1994年,潘宁新创科龙品牌,这家企业也变身为科龙集团。1996年,科龙电器在香港上市,融资12亿元。其间,潘宁想将科龙变成私营企业,但未能成功,1999年潘宁忽然辞职,继任科龙总裁的人是当时的容桂镇镇长,从此后科龙真的成为了一家“乡镇企业”。

失去潘宁之后,科龙迅速由盈转亏。2000年,科龙亏损6.78亿元,而此前的科龙已经稳居中国冰箱行业一哥8年之久了。

2001年10月31日,顾雏军入主科龙,此时曾经那么优秀的科龙已经在两年之内亏掉了22亿元,财务濒临崩溃,贷款都贷不到,企业即将摘牌退市。而在顾雏军的整顿之下,2002年科龙盈利8400万元,2003年盈利2个亿。

本来顾雏军完全可以让科龙起死回生,做强做大,但2004年8月9日郎咸平的一场演讲,把顾雏军说成了一个在“国退民进”过程中席卷国资财富的人。随着顾雏军的入狱,科龙很快就从回光返照进入了油尽灯枯的阶段。

更恶劣的是,中国当时正在进行的以民营化为导向的国企改革也因此遭受重大挫折。

顾雏军被抓才2个月,科龙被国企海信接手,美菱被国企长虹接手,亚星和襄轴也重归当地政府,一时之间不少人欢喜雀跃,这回终于又有肥肉落在自家碗里了。但是,今天大家如果有心再去看看这几家企业,就知道它们后来都活成了什么样子。

在郎咸平的宣扬和推动下,那些年民营企业家“原罪说”非常流行,仇富心理泛滥,很多人在妖魔化中国民营企业家。这种氛围又对中国民营企业的振兴带来了无可估量的损耗。

7

结语

顾雏军老了,他已经不太可能重新成为商界明星了,这对于他个人自然是一个无可挽回的损失。但是,对于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来说,这点事只是走向伟大的、光明的未来途中的一点小波折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

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时刻警惕一些东西,比如“民营企业原罪说”这样的奇谈怪论。

改革开放之前的那段历史告诉我们,缺乏对财富和产权基本尊重的社会,很难持续产生财富,自然也很难真正强大起来。改革开放之后的现实告诉我们,经济发展的基本导向应该是富民,民富则国强。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