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星微电子——国内SVAC标准引发安防监控市场重构的最大受益者 ...

中星微电子——国内SVAC标准引发安防监控市场重构的最大受益者
作者:格隆汇 向东是大海

SVAC标准引发的行业格局重构

2011年5月1日,安防行业一项新的视音频编解码标准——SVAC标准被宣布正式实施。SAVC标准全称《安全防范监控数字视音频编解码技术标准》(Surveillance Video and Audio Coding),由中星微电子和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共同建立(还有其他40多个科研院所或单位亦有参与)。其时,业内大多数企业基本保持观望态度,依然将主要精力依然放在过去多年一直采用的国际标准H.264或MPEG4上面,伴随着SVAC标准的质疑和争论一直没有停止。标准之争的背后其实关乎利益格局。大家都知道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产品。在原来既有的技术体系中,虽然业内大多数企业采用的都是国际标准(以H.264为主),食物链上端的是国外标准机构,但至少国内这些做产品和做系统的企业们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长期以来,已然形成相应的市场和利益格局,其中大华股份、海康威视两家属于龙头,基本占据着60%的市场份额。而SVAC标准的主要起草单位中星微电子虽然是安防行业的后来者,但其具有其他企业没有的绝对制高点,让行业中既得利益集体不得不防。更不可小觑的是中星微电子除了主导标准,还打通了从标准到芯片设计、产品、应用系统、工程等整个端到端完整的产业链。如果国内强推SVAC标准,那么中星微电子可能会后来居上,整个安防行业的格局要重新洗牌。

SVAC标准推出之初,在H.264体系下的大多数国内企业都不愿意积极跟进,甚至是抵触。但是,随着各地暴力事件频发、反恐和治安形势的恶化,加上国力增强国内标准产业化成熟等因素,国内开始大力推行SVAC,这符合国家战略层面的利益,是大势所趋。从SVAC产业联盟成立到特批广东省试点,从国标GB/T28181中明确优先采用SVAC标准,到公安部、工信部等部委联合督促实施等,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推进SVAC实施的实质性举措。随着大华股份、海康威视等龙头企业也开始表示支持SVAC标准,产业中越来越多的企业不再观望,纷纷加入SVAC阵营,SVAC的产业环境开始真正形成。

在以SVAC标准为核心的安放技术体系下,中星微电子凭借标准得天独厚的制高点和标准到产品系统及工程的全产业链布局,开始逐渐发力;大华、海康威视则受制于从标准到芯片进而到产品的进程,渐渐开始丢失“城池”。中星微电子是目前全国唯一一家获得证明的SVAC芯片、产品与系统提供商;而大华和海康威视等企业至今还尚未推出通过公安部认证批准的SVAC芯片!

在公安部、工信部以及国标委的推动下,去年山西、河北率先制定落地政策,提出在所有安防监控项目中优先采用符合SVAC标准的产品和系统。今年年初公安部更是特批了广东省作为SVAC标准试点省,具体落地政策是在新建项目中必须采用SVAC标准。

据中星微CFO  Peter Li 介绍,国家正在研究强制推行SVAC标准,预计平安城市等国家重点项目以及军工涉密行业不日将强制采用自主的SVAC标准,大致时间点可能在今年末明年年初。

这次由国内标准引起的安防市场格局的重构,是国家产业实力逐渐提升后,自主知识产权在产业中的比重上升的历史趋势下必然发生的新的产业格局,让我们拭目以待。

行业现状及未来趋势

“十一五”期间,国内安防行业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3%。2011年3月,《中国安防行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正式获批。根据规划,2015年行业总产值将达5000亿元。按照全行业20%的年复合增长率估算,其中视频监控系统产值将突破1000亿元,占安防监控电子系统的份额超过50%,成为其规模最大且最具增长潜力的细分领域。未来几年的发展空间依然很大。根据HIS预测的数字,到2017年亚洲安防行业规模将比2012年增长约80%,亚洲将于2020年超过北美成为最大的安防市场,而其中,中国将成为亚洲市场增长最快的国家。英国市场调研公司Memoori也认为,北美和欧洲发达国家的市场份额正在被亚洲特别是中国抢占,中国将于2020年左右成为全球最大的安防市场。

过去几年安防监控经历了一波快速发展,不过一些问题也随之显露出来,主要有:

1、标准与核心芯片受制于国外机构,成为是影响安全的根本问题。

标准或核心芯片受制于人是长期以来国家安全层面的一块软肋,正如普京所说“GOOGLE是美国最大的间谍网络”,微软的Windows系统的后门可能正在窥视着整个国家的秘密。安全问题成为国家高度重视的问题,今年5月政府开始停止采购Windows 8操作系统以及随后停止采购国外安全软件和安全设备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软件后门问题,而是上升的国家安全层面的问题。没有自主的核心芯片及系统,谈何安全?家里的防盗门再坚固,如果厂家或其它人有钥匙可以打开,那防盗门的安全性就要修正了。我国现阶段视频监控系统中主要采用的视频/音频编解码技术依据的是H.264/MPEG-4标准,其算法研发基本上都被ITU-T、ISO/IEC 等国外研究机构所掌握,这正是国家大力推行我国自主标准SVAC的根本出发点。

2、图像清晰度不够,人像特征不明显。有些时候,看到了人,但不知道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图像清晰度不够往往制约了案件侦破和对事态的掌握。清晰度提高的背后是视频图像处理能力的提升以及随之产生的成本。技术与成本问题是现阶段制约监控图像清晰度的主要问题,也就是说,在可承受成本条件下,人们不得不牺牲监控中最为关键的要素——清晰度。比如一台普通摄像机如果每天连续摄像产生的数据量是5.5个G,如果是高清的话就要22到44个G,这个对于任何磁盘容量来说都是太大了。如果有成千上万台摄像机产生的监控数据则更是一个海量,这就需要海量的存储设备,比如网络硬盘录像机NVR、磁盘阵列等。但相应的成本可能就是呈指数级的上升了。因此,在可接受成本下提高清晰度则需要采取更高精度更高码率的压缩技术。

3、声音监控缺失或失真严重。几乎绝大多数视频监控系统对声音的采样都是严重失真或者干脆弃而不用的。无论是乌鲁木齐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还是贵州6.28事件,广场和街道的监控中只有视频监控,而没有实现音频监控。只能通过“无声电影”对城市的突发事件进行评估和处置,非常不利于全面掌控事态,贻误对突发事件处置的战机。即使后来各地开始建设声音监控,但由于技术和成本原因,声音失真严重,对案件侦破和应急处置仍造成一些困难。

4、人脸识别能力缺乏或者缺失。一方面很多系统没有人脸识别能力,另一方面,即使有,也缺乏一个庞大的覆盖样本足够的人脸识别库,这个人脸识别库应该做到全国共享。人脸识别库与安防监控系统结合,这是是反恐怖技术实力和提升城市治安水平的重要一步。

未来国内安防监控系统的发展趋势是向安全、高清、大数据(包括人脸识别库)、标准与芯片自主的方向发展。SVAC标准的创新(可参考附文部分内容)正切和了这几个发展方向,应运而生。

因此,安防监控系统一方面有新增的建设需求,另一方面则需要对一些重要位置的监控系统进行升级改造,总体而言,整个行业依然保持着相当可观的增长的速度,是在当前宏观经济欠景气的大背景下难得的高增长行业。我们从近期公布的安防行业两大上市公司上半年财务数据可以窥豹一斑:大华股份:上半年营收30.43亿,同比增长49.76%,归属普通股东的净利润5.06亿,同比增长31.09%。海康威视:上半年实现营收60.16亿,同比增长53.92%,产品毛利率47.84%,归属普通股东的净利润15.2亿,同比增长54.2%。可见安防行业依然保持着强劲的增长。

邓中翰与中星微电子

说中星微电子必须要先说一下其掌门人邓中翰。这是一位头顶着无数光环的董事局主席,包括从光辉求学路上中科大、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高才生一直到中国工程院最年轻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青联副主席、人大代表、中国物联网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邓中翰被时任中科协主席的周光召邀请回国,此后被任命为“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邓中翰召集了一批行业的高端人才,不乏如张辉、杨晓东等这样的留学美电子工程博士,这批人有着多年的硅谷学习、工作、创业经历,了解国际信息产业发展的状况,具有先进的研发理念。1999年10月,中星微电子成立,信产部是其主要股东之一。

公司成立之初,中星微在市场定位方面还是颇费思量的。以邓为首的创业者丰富海外经历和国际视野,中星微甫一起步就确立了把产品打进国际市场,跟国际一流IT厂商联手的设想,并确定以CMOS数码技术为依托,研发百万门级超大规模专用数码摄像处理芯片。后来的舆论认为,中星微当初选定数码摄像处理芯片为突破口是深思熟虑的,这是因为基于CMOS技术的数码摄像处理芯片技术应用领域非常广阔:在个人消费上可用于数码相机;在工业上用于质量检测、生产监控;在科研上用于天文、X光;医疗上可用于远程医疗、多种内置光电探头。另外它还可用于交通安全、银行监控、城市安全,视觉玩具、电游,文件扫描、环保遥感观测,通讯等诸多方面。而且市场容量相当之大,每个领域都有几亿到几十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流量。

2001年9月,仅用了两年时间,“星光一号”芯片成功打入国际IT市场,通过了微软Windows XP认证,同微软结成联盟伙伴,共同推动全球数字影像技术市场。2002年4月,“星光一号”的升级产品——集声音和图像处理于一体的“星光二号”(代号302)通过测试,从此结束了中国无芯的历史。之后,中星微电子的数字多媒体芯片产品行销欧、美、日等16个国家和地区,被三星、索尼、联想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大批量采用,取得了PC图像输入芯片领域占据了全球60%的市场份额傲人成绩。2005年年底,中星微登陆纳斯达克。由此,CEO邓中翰被称为“中国芯片之父”。从这点上说,邓中翰比较好的完成了他第一阶段的历史任务。

不过自2007年起,快速增长的移动终端出货量开始大规模地挤压PC的生存空间,让中星微备受压力。中星微曾试图寻求变革,将市场扩展到手机、平板电脑等新趋势领域。但在手机、平板电脑领域,中星微遇到了高通、德州仪器等国外厂商,还碰到福州瑞芯微、珠海全志等本土芯片厂商,实际效果差强人意。

到2011年7月,中星微正式宣布进行传略转型,进军安防监控领域,其凭借的制高点正是由中星微起草、国家大力推行的SVAC标准。从时间点看,SVAC标准正式发布实施的时间点是2011年5月1日,与中星微宣布转型的时点十分靠近。

事实上,中星微电子在安防领域谋划已久。一方面是在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的组织下,积极参与起草SVAC标准,另一方面,积极进行产业布局:

2008年12月,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中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致力于安防监控核心技术的研发及产业化应用。

2009年6月,“星光中国芯工程”研发中心在天津开发区奠基,这是国家监控与数字安防产业重点工程的实质性开启,旨在通过核心技术带动产业汇聚与发展。

2009年8月,中星电子并购上海贝尔阿尔卡特朗讯的ViSS监控事业部,打通标准到芯片设计以及应用软件开发通道。

在安防业务上的多年积累和产业布局帮助中星微电子成功转型。根据2013年财报,去年公司营收6450美元,而SVAC sector已占到4380美元,占总营收比约68%,较2012年的SVAC sector的1780万美元增长146%,可以说基本成功转型到安防业务。进入2014年,以广东省试点为龙头,山西、四川、河北等地积极跟进,政府强力推进SVAC标准的大背景下,安防业务可能会获得更大幅度的增长。中星微电子已经完成全面战略转型。

安防行业与中星微电子

市场中对中星微市场能力质疑的声音,主要是认为掌门人邓中翰身上缺乏市场营销或企业家的基因,他更像一个红色学者;而历史上,中星微电子也确实没能经得起市场的考验。虽然曾经成功占据了视频摄像芯片60%的份额,但在新的技术发展趋势和市场竞争中没能及时调整,从2006年到2012年的业绩都不好看。

我个人认为,如果在其他行业,中星微电子市场作战能力的确让人有些担忧;但对于安防,我反而觉得中星微电子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它的行业。如果大家熟悉安防行业的市场运行方式就明白其中深意了。这里仅罗列一些公开信息供参考:

2014年4月21日,中星微宣布,已与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签订了关于SVAC(安全防范监控数字视音频编解码技术标准)芯片的协议。签字仪式于4月18日在北京举行,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的多名人士,以及中星微电子CEO邓中翰和总裁金兆玮出席。(迄今为止,从公开信息中没有看到公安部一所和其他任何安防企业签署过关于SVAC芯片的合作协议。)

2014年6月,中星微电子宣布其51%控股的子公司山西中天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山西国信合资)获得太原市交通管控的SVAC标准安防产品的两个合同,价值1421万美元。

我们把时间推回到2012年,可以看到几则媒体报道:

1)2012年 7月13日,在山西国信与中星微电子高科技项目合作签约仪式上,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小鹏,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出席。两人会见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中星微电子集团董事局主席邓中翰一行。

2)2012年9月16日,山西省省长王君在太原会见了前来参加第四届能源博览会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中星微电子集团董事局主席邓中翰。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小鹏,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副省长牛仁亮参加会见。

3)2012年9月16日,山西中天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揭牌仪式在太原举行。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小鹏,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副省长牛仁亮,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协副主席、中星微电子集团董事局主席邓中翰共同为公司成立揭牌。

4)2012年11月1日,中星微电子宣布,将参与山西省晋中市安全防范监控数字视音频编解码技术 (SVAC)工程。根据协议,中星微电子的订单价值将在623万美元。

2014年7月21日:为加快推动SVAC国家标准推广应用,国家标准委组织召开了SVAC国家标准推进领导小组工作会议。国家标准委员会方向副主任、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局长厉剑、副局长谭晓准,工业和信息化部科技司副司长韩俊、电子司处长周海燕等出席会议,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全国安全防范报警系统技术委员会等技术机构相关专家,广东省公安厅、广东省经信委等地方部门相关负责人参加会议。

我相信,即使邓中翰身上的市场营销基因有些不足,但在国家力推自主知识产权的SVAC标准这个大趋势下,很多事情自会水到渠成。

业绩与估值

过去两年的营业收入分别7120万美元、6400万美元,营收不增反降,似乎毫无亮点。不过细看下来,2012年中中星微来自于安防监控业务的营收为1780万美元,这个数字比2011年的1210万美元增长了47%,业务占比从20.5%增长到25%。而到2013年,安防监控业务的营收达到4380万美元,比2012年的1780万美元增长了146%,业务占比达到68%。监控业务成为营收过半的主要业务。基本完成了向安防业务的转型。而今年一季报中,安防产品营收1180万,同比增长了314.8%,占比达到了72.1%,带动整体营收达到1640万美元,同比增长了108.9%。自2013年以来,安防业务的增速越来越快,形势喜人,可以说是出人意料的迅猛。即使管理层,似乎也没想到会增长得这么快。在今年一季报的业绩展望中,中星微预计第二季度营收将达到1900万美元至2100万美元。可短短2个月后中星微宣布上调二季度营收展望,从此前的1900万至2100万美元上调至2300万至2400万美元,并预计二季度将实现盈利!

展望2014全年的业绩,参考广东省的试点推广规划,预计广东全年落单在2000万至2200万美元;北京、上海、山东、河北 等地也将大力推进SVAC标准,而此前已经有落单的山西、四川等地可能会有进一步拓展。考虑到2012年的基数较低,保守估计今年安防业务增速低于去年,获得100%左右的增长速度,安防业务全年可能获得8500万美元左右的收入,该部分占比提升至80~82%,整体营收达到1亿美元。预计今年市场与销售成本能会有所上升,研发成本和管理成本基本持平,SVAC占比提升助毛利率略升至35%,净利率最终在9.8%,测算下来,今年全年净利润980万美元左右。对应目前1亿美元的市值,仅11倍PE。考虑到公司业绩的高速增长,这个价格可谓相当便宜。去年大华、海康国内部分收入基本都在40亿人民币,今年国内业务增速基本保持40~50%。市场和依然不错的增速,在加上国家对SVAC的高度重视,未来中星微电子即使做不到海康威视或者大华国内部分的规模,保守估计在国内安防行业占据5% 的市场份额应该问题不大。按2015年与中星微电子业务相关的安防监控市场规模500亿人民币测算,中星微未来营收达到25亿人民币(4亿美元)营收应该问题不大,按净利润率9.5%拍脑袋估算,净利润有3800万美元。在此基础上,再打个折,净利润3000万美元,保守给予20倍市盈率,对应6亿美元市值,相对现在1亿美金市值,空间还很大。

附:关于标准SVAC\H.264与GB/T28181

这几个数字和英文比较容易让人头疼,有必要对这个几个标准做个简单的说明。

目前广泛采用的安防监控系统规范是GB/T28181,全称《安全防范视频监控联网系统信息传输、交换、控制技术要求》,是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提出,由全国安全防范报警系统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100)归口,公安部一所等多家单位共同起草的一部国家标准。该标准于2012年6月1日正式发布实施,在全国范围内的平安城市项目建设中被普遍推广应用。SVAC标准,全称《安全防范监控数字视音频编解码技术标准》(Surveillance Video and Audio Coding),由中星微电子和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共同建立(还有其他40多个科研院所或单位亦有参与),于2011年5月1日宣布正式实施,将成为政府安防合同的首选协议,适用于参与安全防范监控行业的所有提供商。

值得注意的是,GB/T28181与SVAC是两个标准,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互相配合的关系。两者是出于不同的技术体系层面的,并不矛盾。GB/28181 规范了传输交换和控制方面的协议,而SVAC规范的是传输交互的内容,即视频/音频部分的编解码问题。在实际应用推广中,这两个标准往往是作为一个组合体被采用。因此二者不存在‘博弈’的关系,而是共同应用和发展。

在GB/T28181标准中明确提到“联网系统中视频压缩编解码和音频编解码应符合附录J的相关要求,采用视频编解码标准H.264/MPEG-4,在适用于安防监控的SVAC标准发布后,优先采用适用于安防监控的SVAC标准”。

SVAC标准解决的主要问题(与H.264对比

(1)国家视频监控联网应用数据安全问题

目前应用广泛的H.264等视音频编解码标准,没有考虑数据安全,存在数据泄密、被伪造或篡改等安全隐患。SVAC标准支持加密和认证,从数据源头保证信息的保密性、真实性和完整性,在信源编码这一基础层面上有效地保证了国家的安防安全。

(2)安防专用功能标准化问题

H.264等视音频编解码标准,并非专门针对安全防范监控报警联网系统应用的视音频编解码标准,造成各类安防专用功能实现方式各异,功能效果参差不齐。全网统一采用SVAC标准可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例如监控专用信息、加密、认证、感兴趣区域等功能,通过应用SVAC标准可实现全网功能标准化,提高整网技术水平。

(3)全网视频互联互通问题

H.264等视音频编解码标准,主要是针对广播电视和大众娱乐方面的应用制订的,其技术体系较为松散,前端设备厂家都有各自的添加技术,互联互通性很差,给系统联网应用造成很大阻碍。全网统一采用SVAC标准可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4)安防系统和产品的专利风险问题

目前应用广泛的H.264等视音频编解码标准,其知识产权及核心技术掌握在国外60多个机构及企业手中,存在专利隐患。具有国内自主知识产权的SVAC 视音频编解码标准有效规避了安防监控系统和产品的专利风险。

(5)民族产业整体升级困难问题

统一的视音频编解码标准有利于大规模监控系统的规划和推广,促进我国自主研发、生产的软件算法、芯片、主控制器等安防监控核心技术摆脱国外厂家的压制,得以快速成熟及规模发展,推动我国安防产业整体实现技术升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