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42亿为猪建豪宅,如今猪饿死股退市,编剧都不敢这么编啊!

作者 | 小国宝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2015,雏鹰农牧的一份年报曾经上过热搜。那时候,雏鹰农牧的2014年财报显示,截至2014年末,其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合计41.8亿,而当时这家公司的总资产也不过72.4亿而已。

雏鹰农牧解释说,钱都拿去建猪舍了。

此言一出,全网哗然。许多网友感叹自己的住宅条件可能还不如这些猪。

然而,这个魔幻的故事却没能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现在雏鹰农牧的猪都饿死了。昨晚,这家曾经风光无限的“养猪第一股”被深交所确认将终止上市。

眼见它盖豪宅,眼见它饿死猪,眼见它去退市,只留下18万不知所措的小股东们在原地欲哭无泪。

1

一家明星的陨落

有人说,在痛苦的哲学家和快乐的猪之间,他们宁可选择做一头快乐的猪。我在此奉劝他们一句:千万不要羡慕猪的生活,不要只看到猪的住房条件好,却忽视了它们的肚子都吃不饱的大问题。

雏鹰农牧养的猪自2014年开始,看起来就不像是能吃饱的样子。2014年的财报数据显示,雏鹰农牧“消耗性生物资产”,只有5亿元。这些猪的饮食开销不及住房开支的八分之一。

显然,这些都是一批“房奴猪”。

到了2018年,雏鹰农牧的情况似乎有了好转,其年报数据显示,“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有9.7亿元之多,总量比2014年翻倍了,但其实猪的数量增加了很多,猪饲料的价格也涨了啊。千万别不信,雏鹰农牧的猪现在都饿死了。

我们知道,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有些人一辈子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都没事,到后来居然会淹死在洗脸盆里。而猪的一生也是如此,充满了种种“万万没想到”,它们没有死于非洲猪瘟,却在豪宅里死于饥荒,这真是怪诞的一生!

雏鹰农牧养的猪们本来都是吃得饱饱的呢!

1988年,22岁的侯建芳,在郑州牧专上了23天的畜牧培训班后,就学会了养鸡。那年冬天,他借了200元钱,搞起了家庭作坊养鸡场。这一弄,就弄出了一个雏鹰农牧。

2004年,雏鹰农牧开始养猪。两年后,在侯建芳的主导下,雏鹰农牧开始将传统“公司+农户”和“公司+基地+农户”的养殖模式进行组合创新,创造了“雏鹰模式”。这一创新,也是这家公司能够从众多中小养殖企业中走出来的根本原因。

猪吃得饱就长肉,肉越多越值钱。侯建芳把雏鹰农牧养的每一头猪都喂得饱饱的,于是公司就赚了大钱,然后还在A股上了市。

本来,侯建芳打算上市之后买更多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喂养更多的猪,但是万万没想到,上市之后他的眼界开阔得太多,很快就学会了一种企业自残神技,它叫“盲目多元化”。

2

花样投资玩死自己

企业的自杀神技有很多,其中有一种叫多元化。

2011年,在温氏股份大力研发“育种”技术之时,上市仅一年的雏鹰农牧就开启了大规模的对外投资潮。除养殖、屠宰外,雏鹰农牧还多次涉足零售行业,希望打通从养殖到餐桌的全产业链。要知道,这可是在饲料行业深耕多年的刘永好都没干的事,但雏鹰却做了,而且还是重金入场。

借助上市的直接融资通道,雏鹰农牧在全产业链的扩张路上可谓一马当先、激流勇进,新建项目不断,收购的企业摩肩接踵,资金投放动辄数亿、数十亿。

然而,雏鹰的多元化投资走向了侯建芳设想的反方向。收购或投之产后,不少项目都没有做到正常运转,比如西藏藏香猪、吉林洮南原料厂、三门峡生态猪养殖场、开封肉制品及屠宰场等等。

除了生猪全产业链投资,雏鹰农牧在电竞领域也砸了重金。

雏鹰的电竞缘分,和侯建芳1991年出生的儿子侯阁亭有关。

资料显示,这位少东家曾经在2006年就组团参加了电竞比赛,2014年成立了热美文化,并收购了电竞圈顶级俱乐部OMG。2018年7月30日,绝地求生首届全球邀请赛上,来自中国的OMG战队获得了冠军,此时背后的实控人正是侯阁亭。

侯阁亭在电竞领域的第一桶金,来源于乐于让儿子打游戏的侯建芳。

2014年6月,雏鹰农牧宣布进军互联网,推行“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战略布局,并且成立了微客得科技。

据工商信息显示,雏鹰农牧认缴1135.9万元,占比51%,侯阁亭认缴250万元,占比11.22%。年底,微客得科技出资255万元成立噢麦嘎,OMG的运营主体也由此变更为噢麦嘎。

此外,2016年,雏鹰农牧再次豪掷5亿元,与WE俱乐部高管控制的上海竞远投资共同成立电竞产业投资基金。100倍于WE注资的投资额,足以体现侯建芳的爱子心切。

不仅如此,凭借上市公司直接融资的优势,雏鹰农牧还在2015年6月注资1020万元收购了河南杰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想要打造猪肉电商。然而,侯建芳再一次低估了这个行业的难度,电商并不是搭建网站卖货这么简单,而且生鲜电商本身产业链条长,冷链物流成本高等问题也并不好解决。

2016年底,雏鹰把投资的长手伸向了沙县小吃。砸入1.35亿元希望3年时间整编6万家沙县小吃。截至2017年年报,雏鹰农牧称在全国改造升级沙县小吃店面800家,开始给郑州沙县小吃店供应猪肉制品,这与雏鹰的初衷相差甚远。

此外,雏鹰农牧控股的投资管理类子公司共9家,包括深圳泽赋农业产业投资基金、中证中扶(兰考)产业投资基金、平潭竞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兰考中聚恒通产业投资基金等。截至2017年底,雏鹰农牧对深圳泽赋、平潭竞远、兰考中聚恒通三家基金公司投资共计超过59亿元!

如此频繁的对外投资,而且涉及的领域多、投入资本重,这都是击垮雏鹰农牧的重磅炸弹。于此同时,猪肉市场在2014年间正处于行业低谷,重资产的逆周期投资对风险把控的要求非常高,显然,自诩农民出身的侯建芳并不具备这样刀尖上跳舞的能力。

3

猪周期,养猪的上市公司却死了……

2018年5月以来,受到非洲猪瘟和过去环保因素等影响,猪肉价格触底,存栏开始下降,新一轮猪周期开始。

同时,生猪存栏在2018年底出现快速下滑。

今年6月,生猪存栏量同比下降25.8%,而生猪的22省市均价大幅上涨,到2019年7月已达19.1元/千克,比年初时已经上涨46.7%。

在猪行业供给方面,能繁母猪存栏同比、环比下降幅度远超上轮周期,根据华泰证券草根调研了解到,许多地区生猪产能去化幅度超过50%,2019年7月8-19日,全国屠宰量同比下降25.3%。

从市场占有率来看,龙头温氏股份的市场份额不过3.21%,牧原股份也仅有1.59%,正邦科技排到三甲位置,剩余的则是200万头规模的新希望、天邦股份和*ST雏鹰。因此,在养猪规模上,除了温氏股份、牧原股份和正邦科技规模暂时处于领先外,*ST雏鹰在规模化养猪公司中同样具有一定地位。

根据《2018年中国养猪巨头20强》,*ST雏鹰的养殖规模排在了行业第7,这样的规模实力不容小觑。

年初至今,温氏股份已有50%的涨幅,牧原股份更是翻了一倍多,累计涨了145%,而*ST雏鹰则跌去54%。这次,超强猪周期和行业规模效应也拯救不了*ST雏鹰了。

4

养猪业警示录:杀死你的究竟是什么?

“两个月前,在雏鹰农牧的一次高管会议上,当我指出接下来雏鹰农牧的股票可能会被退市时,包括侯建芳在内的雏鹰农牧公司高管立即打断了我,认为退市是不可能的事,认为我在传播负能量。”一名知情人士说。

然而自中弘股份成为首个因连续20交易日收盘价不足1元退市后,*ST雏鹰也跟上脚步成了“老二”。

令人唏嘘的是,雏鹰农牧从2010年以河南明星企业的身份上市。

  • 2013年,侯建芳以37.8亿元身家入列福布斯400富豪榜。

  • 2015年雏鹰市值曾接近300亿元,这也是侯建芳作为企业家的高光时刻。

  • 2016年胡润百富榜,侯建芳位列河南富豪榜第4,身家85亿元。

  • 2017年,虽有缩水,退至河南富豪榜第8,身家70亿元。

除了对外投资失利,雏鹰农牧的短期债务规模也非常庞大。2010年雏鹰农牧上市时负债总额仅有2.28亿元,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负债总额已达到182.72亿元,增长了80倍。

尽管雏鹰获得了超百亿的资金,但养殖规模并没有太多增加。报告显示,雏鹰农牧2013年出栏生猪169.5万头,到2018年,全年生猪出栏量仅226.98万头,仅增加57.48万头。

关于短期债务缠身的问题,侯建芳也曾解释过,他认为农业的特殊性就是因为它的“短建长用”,这是整个农业企业的通病,它没有太多抵押物。没有抵押物,所以只能用短期贷款,将短期贷款循环使用。

盲目、高速的扩张成为了雏鹰的死穴。

2018年6月14日,雏鹰农牧合作的80%以上金融机构宣布贷款提前到期,七八十家债权人更是蜂拥而至。“这一天开始,所有的银行都把钱抽走了(断贷),而且我们当时账上的钱也不能流动了。”侯建芳今年7月份的时候表态,其实那时候(6月14日)已经崩盘了。

侯建芳曾说,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否则会毁掉你的企业。如今一语成谶,雏鹰虽然没有彻底破产,但失去资本市场的加持,未来的路会更难走。

无论是“利息肉偿”,还是“饿死生猪”,一句话,养猪起家的雏鹰农牧,在资本市场乱投一气之后,反而不会养猪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