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 格隆

作者 | 格隆

编者按是一封跨越了4个年头重新续笔完成的书信。信的前面部分,为格隆先生于2016年11月16日途经香港机场转机,偶遇香港青少年管弦乐团在香港机场快闪演奏《东方之珠》,写给远方朋友的一封信。彼时香港正在勉力从占中的冲击中恢复。信的后面部分,则由格隆先生今晨于香港机场转机时完成——过去两个月,香港再次陷入攻讦与撕裂,而截至昨天,香港机场仍处于瘫痪状态。四年时间,物是人非,斗转星移,但至今,那首老歌《东方之珠》仍始终在脑海萦绕: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一、

在外闯荡这么多年,故乡的概念早已疏淡。但,总会在某个特别的时刻,可能只是因为听到的一句乡音,吃到一份带有家乡特色的美食,听到一首伴随自己青葱成长的老歌,故乡就会猝不及防跳出来,击中你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甚至让你一大把年纪了,仍忍不住涕泪纵横。

这,可能就是最奇妙的乡土情节吧?

那块土地,也许一点也谈不上完美,但却深深植根于每个人的内心。无论你走多远,无论你是否换了语言,无论你是志得意满,还是穷困潦倒,故土永远是最牵动你的那根线,很细,若有若无,但一牵就痛,一牵就热泪盈眶。

格隆的家乡在江汉平原,但在香港呆了这么多年,几乎已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这座城市,一点也不完美,如同我们每一个呆在这里的人,有兴奋,也有沮丧,有万丈豪情,也有绝望困顿,有春风得意,也有挣扎踟躇,有感激与赞赏,也有愤怒和抱怨。

但无论、无论怎样,你会永远希望它好。因为你的生命的一段,是由这块土地承载和记录的。

这就是为什么在这几年听多了唱衰香港,看多了族群对峙与撕裂后,偶然听到香港青少年管弦乐团在香港机场快闪演奏《男儿当自强》、《狮子山下》、《东方之珠》等极具香港特色的乐曲时,眼眶瞬间湿润的原因:这些孩子眉清目秀,纤尘不染且充满生命力。一如骨子里的香港,一如记忆里的故乡

二、

格隆骨子里一直就有一种浓重的江南情节,我一直固执地觉得那里才是几千年中华文明真正积淀的地方所以每年春末烟雨里,我都会到西子湖畔小住,以感受江苏如皋人王观那种“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的岁月蚀刻感,而崔颢《长干行》里“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的那种细腻江南故土人情,更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故土认同与牵绊。

世界很大,世界也很小。你纵走遍万水千山,也永远走不出生你、养你的那块乡土

最近格隆汇做海外投资嘉年华巡回峰会,我穿梭中国大地。在结束上海行程返回深圳时,飞机飞越江苏与浙江,突然发现舷窗下的江南,炊烟袅袅,如梦如幻,忍不住赞叹:真的是大好河山!

以下全为格隆手机拍摄:问了很多朋友,答曰极可能是富春江,但也不确定。

你的家乡,或许就在这条江边?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三、

从上海回到深圳,开始着手准备秦淮河畔的第四场高峰会,格隆汇南京当地的会员朋友来电,告知自己正在成都休整,赶回南京的路上,让格隆务必腾出时间,秦淮河畔去小酌。

同时他发来了去年他和朋友在日喀则地区一边支教,一边采风拍摄的阿里地区照片。

邮箱的末尾,他如是写道:格隆,不知道你这么多年行走西藏是什么感受?我是真心热爱这片土地。我看着镜头里如梦似幻的色彩,总忍不住热泪盈眶。这个国家,这片土地,怎么会美成这个样子?

格隆从97年开始每年进藏,藏区基本走遍,朋友也遍及藏区各角落,上到顶级寺庙活佛,下到藏北偏远的牧民,早已过了猎奇惊乍的阶段。

但,饶是如此,其实我也一样有这个疑问:这个国家,这片土地,怎么会美丽如斯?

▌四

昨天(编者按:2016年11月15日)另一段流传的视频,是香港著名导演徐小明在"反港独"大联盟活动中演唱的《霍元甲》和《大号是中华》两首歌。一样疯传,一样的感动。

歌曲给人感动之余,也让许多国内同胞错愕不已!原来我们从小到大接受的众多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教育,竟然都是来自香港!内地民众的爱国,从来就不比香港同胞来得更早,更深,更多。

曾几何时,当读到毕淑敏在短文里记录她同友人在香港地铁里迷路时向一位提着小提琴的小小少年问路,少年操着蹩脚的国语热心陪伴她们饶了两站到达目的地后才放心离去的故事时感动不已,心向往之。

及至格隆后来作为一个内地人负笈香港,也时常感受到这种温暖。只是在近两年,才在问路或者购物之际,会遇到的称自己不会说国语,同时眼神里还要带着明显鄙夷神情的港人,而我确实也有过失望甚至是愤怒。

但我从未咒怨这块土地。

因为我知道,原来那些温暖,那些温暖的人,他们其实一直都还在。

就像中国这块庞大而又饱经忧患的土地,当你诅咒来自蒙古的风沙雾霾时,你是否忘了,曾几何时,那里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塞上江南”?你是否忘了,转个身,目力所及处,可能就是江南悠长的雨巷,还有采莲的姑娘?

尾声

今天(编者按:2019年8月14日)再次转机香港,来之前一直都很忐忑。待我抵达,眼前平静、整洁、有序的香港国际机场,让人不敢相信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座城市的自我修复能力是如此之强——因为狮子山下有着这么多热爱她的人

犹记得两周前我在港大演讲,演讲末尾,我特地播放了这首童声清唱《我的祖国。演唱者是一个叫李怡萱的美丽深圳小姑娘,我们请她在格隆汇大中华区最优上市公司颁奖典礼上压轴清唱了这首歌——这是唯一一首没有任何政治倾向,并为全球所有华人一致接受,很多人会听得热泪盈眶的爱国歌曲

原来我还担心,在香港歧见如此严重的敏感时候,在港大校园播放这首歌,会否引发不必要的纷争——但事实是,所有学生全程肃穆静听,以及一些人闪烁的泪光

无论是粗糙的蒙古草原,还是温婉的江南水乡,无论是荒蛮的青藏高原,还是低调的香江维港,你可以对政治和权贵嗤之以鼻,你可以有宗教认知的差异,你可以有价值观的歧见,你可以对某些个体言行饱含愤怒。

但,永远、永远不要背弃和诅咒这块生养你的土地。

这块土地,这片大好河山,是一个整体,就像你和我——请别忘记我们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天佑香港!天佑中华!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