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通信托“方兴335”部分逾期,预计延期4个月兑付!贵州政信项目为何又违约?

作者: 吴林璞 

来源:国际金融报

8月13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投资者处获悉,国通信托(原“方正东亚信托”)在2016年发行的方兴335号红花岗城投应收账款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方兴335”)第一期、第二期出现延期兑付的情况。

其中,第一期7月29日到期,第二期8月份到期。

“目前到期的是1期、2期,已经发布延期公告,融资方预计9月30日之前还一部分款。”国通信托相关工作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

据其透露,方兴335第一期、第二期预计延期4个月。目前项目经理已经去和融资方商谈,看看能不能增加延期期间的增信措施,并签订相关协议。

1

预计延期4个月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该计划预计延期4个月兑付。根据融资方还款计划,融资方计划9月30日还款1.5亿元,到时候根据项目到期的相关系数进行分配,延期期间投资者可按10%的利率获得相关收益。

“此外,本周开始,项目经理已经在和融资方谈,并签订相关协议,看看能不能增加延期期间的增信措施,比如增加担保等。”该工作人员补充道,之所以延期并分期兑付也是为了缓解融资方这边的流动性压力,预计一次性全部兑付不太乐观。

另一位国通信托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融资方没有把全部资金给到国通信托,只给到一部分,方兴335号第二期所有客户可以先按一定比例进行分配,剩下的部分延期,差不多会分配42.83%的本金;延期4个月期间,基本每个月月底会有一部分回款,慢慢地回。

记者获得的一份该产品3年前的推介材料显示,方兴335号用于受让遵义市红花岗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下称“红花岗城投”)对遵义市红花岗区政府合法拥有的5.5亿元应收账款债权。

其中,每一期预期期限3年,预期受托规模为4亿元。每半年度分配一次信托收益,核算日6月20日、12月20日,信托收益核算日后的十个工作日内向受益人分配。

还款来源方面,该计划第一还款来源为遵义市红花岗区政府,即政府履行直接还款的义务,同时政府出具承诺函,承诺标的债权对应的债务款项纳入同期年度本级财政预算。

记者注意到,该计划还有两个补充还款来源,即红花岗城投和遵义湘江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遵义湘投”)的经营收入。

红花岗城投和遵义湘投同时为该计划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国通信托方面在材料中表示,受托人与红花岗城投、红花岗区人民政府签订债权收购合同,明确债权金额及各方责任,受托人受让债权真实合法。

目前,已有自称投资者的网友在网络上爆料方兴335号违约一事,还有人公开上传了一份该产品的延期公告。

▲网络上流传的投资者爆料内容及信托计划延期公告(来源:百度信托吧)

2

贵州政信项目违约频繁

上述推介材料显示,近年来,遵义市GDP总量一直位列贵州省各地级市(州)第2位,从2014年贵州省各地级市(州)GDP总量来看,遵义市以1874.36亿元,稳居贵州省第2位,仅次于贵阳市。

红花岗区是遵义市的主城区之一,是贵州省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2014年规模企业工业总产值176.55亿元,红花岗区拥有2000万元规模以上企业40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3家,省级创新企业3家。

2016年至2018年,国通信托信托资产分布与运用情况中,基础产业分别占比14.79%、12.03%和15.43%。

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贵州省内政信非标融资额较多,在政府去杠杆的背景下,兑付压力也随之上升,违约项目增多,因而备受关注。

从已经违约的项目上看,主要以县级和县级市为主,地级市较少。一部分项目在兑付利息后,延期兑付本金。

近日,据报道,国元·安盈·201702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B、C类产品出现违约。国元信托表示,目前当地政府与担保方正积极配合处理后续问题。

据了解,该计划将资金贷款给贵州清水江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清水江城投”),用于企业日常经营周转,主要用于都匀经济开发区城市整体开发及基础设施建设。

除了国元·安盈·201702003外,清水江城投涉及的中泰-弘泰1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被曝违约。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6月12日之前,清水江城投83.33%股权为黔南州投资有限公司所有,在此之后这部分股权变更为都匀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所有,另16.67%股权则一直为中国农发重点建设基金有限公司所有。

其中,黔南州投资有限公司为州级国有独资公司,都匀经济开发区是贵州省政府批准的第一批省级开发区,为黔南州委、州政府派出的正县级单位。

有分析人士指出,2018年下半年以来,投向贵州黔南州的资管产品违约较多,与地方经济财政实力弱,近年来过于强调投资基建拉动经济,地方平台公司融资激进有关。不过,目前来看,政信违约不是大趋势,有个别案例属正常现象。

“今年以来基础产业类信托产品违约情况也比较多,大多是相关的信托公司展业激进导致的后果。”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对于基础产业类信托主要注意两点:一是地区的经济实力,二是平台自身的信用情况。

近期,严监管下房地产信托收缩,基础产业信托逐步“抬头”。

“基建信托下半年大有可为,但仍要严控风险。如果出现增长太过激进、累计风险加大的情况,可能会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中铁信托研发部黄霄盈此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