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从越南贸易看中国产业外迁

作者:沈建光

来源: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

今年1—5月,越南出口同比增长6.7%,在全球经济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可谓一枝独秀。同期,中国出口总体波动放缓。对此,有人担心中国产业正加速外迁,但笔者认为不应过度忧虑。

其一,越南出口表现有夸大之嫌。从越南的出口数据中不难发现问题:越南对美出口大增28%,占据越南出口增量近八成;同时,越南工业生产规模每年扩张速度在10%左右。考虑到越南四分之一的出口货物运向美国,这一人口不到1亿的中小型国家恐怕难以支撑起如此大的外需增量。

笔者认为,越南充当贸易“中转站”应是其出口强劲的首要原因。越南对美出口的增量与自华进口的增量高度相似,远远超出越南与其他伙伴贸易额的变化幅度。这表明,可能有大量的中国货物经由越南间接出口至美国。

事实上,通过越南转运出口的远远不止中国企业。美国商务部的调查发现,在2016年美国对韩国和中国台湾不锈钢和冷轧钢加征惩罚性关税后,有大量此类产品在越南“轻微加工”后再出口至美国。韩国、日本、中国台湾的多种在美国打击范围之内的工业品,也有绕道东南亚转出口的动机。

其二,越南贸易数据的“水分”不会持续太久。一是美国已经对这种“关税套利”的行为提高了警惕:先是因巨额双边逆差将越南列入汇率操纵国观察名单,迫使后者调查违规贴牌行为;而后对上述越南不锈钢和冷轧钢出口征收465%的惩罚性关税,切断转运链条。二是转出口只是企业面对贸易格局突变的短期应急措施,随着部分企业将生产迁移至越南等国,产业链条“理顺”,一部分虚增的出口将转化为这些国家的合规出口。越南6月出口环比下降1.4%,与历史上的季节波动发生背离,就表明水分已经开始被逐渐挤出。

其三,中长期内,东南亚难以取代中国的全球制造业出口基地的地位。首要原因在于二者体量方面的差距。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统计,2017年中国商品出口金额为东盟七国的1.7倍,而就制造业出口而言,中国的体量已经是东盟七国的2.3倍。2000年以来,中国制造业出口取得了14.3%的年复合增长率,而在乐观情形下,假设东南亚中长期能以相同速度增长,同时中国以5%的较低增速增长,那么东南亚制造业出口也需要10年才能与中国的规模持平。

不考虑贸易摩擦的影响,吸引产业迁移的直观因素是劳动力供给与成本,特别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根据国际劳动组织(ILO)模型估算,截至2018年,中国有1.7亿个制造业岗位,占全部就业的22.2%。假设中国制造业就业比例下降到14.4%的全球平均水平,那么将流失6000万个岗位。如果东盟国家希望吸纳所有这些岗位,则需要其六成农业就业人口流入制造业,可能性很低。

此外,企业在实际迁移时还需要考虑多重因素。随着全球贸易知识密集度上升和自动化技术的普及,产业链完整程度和营商环境逐渐成为比劳动力成本更重要的考量。而劳动力教育程度较低、地理分散和基础设施落后等障碍,也制约了东盟国家的要素集聚和产业集群形成。

综上,贸易摩擦下的产业转移是早已显现的大趋势,且规模较为有限,只是速度可能加快,因此不应过度忧虑。对中国而言,当务之急是把握好自己的节奏,积极迈向高质量的开放事实证明,在经济面临逆风之际,中国仍然受到外资的青睐。根据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的统计,2017和2018年,中国的FDI增速仍然高于欧盟和美国,也在世界平均水平之上。

中国缘何对外资具有长期吸引力?首先,中国即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其次,中国产业链相对完整,供应链节省的成本可以对冲较高的人力成本;第三,外资看重中国稳定的政治环境。当然,关税综合税率偏高、资本账户国际化程度较低、服务业FDI监管限制过多等问题对外商信心仍有影响,中国应当利用中美经贸摩擦的契机在对外开放上更进一步。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