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与美股同时新高,这个金融市场还会好吗?

作者 | 沽民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昨日美国独立日,股市不开。但是在前一天,随着纳斯达克指数收盘8170点,超越今年4月29日收盘价8161点,美国三大指数收盘价均创历史新高。

同时,本周黄金价格再度向上站稳1400美元/盎司的关口,创六年新高。

避险资产和风险资产同时新高,这画风是不是有点怪异?

上周末,G20,各国谈的不错,全球股市报以大涨,黄金微跌。过了一个周末,俄罗斯北冰洋上有一艘潜水器起火失事,而美国副总统彭斯(Pence)把去New Hampshire与股民见面的大会取消了,舆论立马各种猜测,金价又重新“爬上”1400大关。

其实,进入2018年以来,全球市场就是这样一种神经质的状态,risk-on和risk-off随时随地无痕切换,风险资产与避险资产轮流上阵,并且切换速度越来越快,把一个四平八稳的循环时钟,愣是玩成了一个“电风扇”。

1

风险与避险,电风扇式轮动

在人类曾经的静好岁月中,一轮资产轮动需要一个美林周期,八到十年。那时时间很慢,岁月很长,一辈子只够爱一个人。

然而现在,世道变了。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资产轮动就能给你转好几个圈!速度堪比王公子换女朋友! 

第一轮:

2018年3月,灭霸川第一次“发难”,全球风险资产全部大跌,陷入避险模式。然而到了去年6月,随着纳指收复跌幅并创新高,全球资金又开始大胆拥抱风险资产。

第二轮:

到了2018年四季度,美联储持续加息的作用显现,美股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三大指数全部在圣诞节前后跌到此轮低点。然而随后,美联储逐渐转鸽,到了2019年1月份,全球资金再度涌入风险资产,美股走出“大深V”行情,并在4个月后(2018年4月29日)再度创下新高。

第三轮:

今年5月初,川普再度脑抽,灭霸响指一打,全球股市应声下跌,而整个5月则是在“跌跌不休”中度过的。6月初,人们对此次G20达成协议的预期提高,股市再度重回上涨。

股票是公认的风险资产,而黄金是避险资产。 

在政治稳定、经济增长的时期,人们投资于风险资产,获取风险收益,这时候风险资产的表现优于避险资产;而在全球动荡、黑天鹅事件频发,甚至是发生战争的时期,人们转而涌向避险资产,这时候避险资产的表现优于风险资产。

然而进入2018年,特别是2018下半年以来,不论是传统意义上的避险资产(黄金),还是风险资产(股票),都出现了经历了“手拉手”式的明显上涨!

落霞孤鹜,秋水长天,毫无违和感。

例如,黄金从2018年12月初至今,上涨幅度为16%,如果计2018年8月的低点,则这一波的涨幅在22%。

比特币从2018年12月的低点3135至今,已经翻3.65倍。

而美国股市的标普500指数,从去年12月底的低点2346点至今,涨幅也有26%左右。

总而言之,目前全球市场不仅时时刻刻都要提防被“灭霸”惊吓,还要分辨哪些是真的,哪些是扯淡的;一旦被“灭霸”一个响指震出去,发现不对劲的,还要赶紧抢筹“买买买”回来。

于是,整个市场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

2

多空对决 v.s. 及时行乐

这种精神错乱的市场状态,显然是不正常的。然而追根溯源,还是回到2008年金融危机。

从2008年至今,各国无下限地秀货币政策,也就造成了2016/17两年的相对小繁荣。然而到现在,这难得的好局面又被灭霸川给毁了。人间各国不得不苟且偷生,继续放水。 

伴随着货币宽松,21世纪这不到20年的时间见证了“人类史上最坚挺的两大泡沫”——美国股票和中国房子。 

现在,全球各种资产都不便宜,而此时面对再度货币宽松的预期,“资产荒”的纠结萦绕在人们心头。请问,有什么好的东西值得投的吗?

“放水不一定行,不放水肯定不行”。这背后,其实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人类经济增长速度已经难以挽回地放缓了。

历史告诉我们,高速增长并非常态,而近100多年到200年的告诉增长,也许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高光时刻。 

经济学家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他的《21世纪资本论》中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对人类经济从公元元年前后到2012年的增长速度做了全景式分析。(见下图)

常言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现在整个金融市场这苦逼样子,就好像一个过惯了大手大脚花钱如流水的公子哥(公主),让他/她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一时间还难以适应。所以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

然而事实是难以接受的。何妨回顾下亨利·基辛格去年11月份,在新加坡以95岁高龄的时候发表的观点。事实上,不仅是中美关系,甚至全球经济与金融格局,都无法回到从前。 

一个旧世界正在一片片地碎裂,而那个喷薄欲出的新世界还看不到雏形,这种迷茫和困惑,相当痛苦。 

对此,只有极少数人是理性的,理性的乐观,理性的悲观。他们构成了这个市场上所有坚定多头(或空头)的力量。例如有些人会毅然决然地买了房子买股票,有些人会决绝地买了股票去创业,而有的人则坚守股票,认为将来一定会涨,有的人在一掷千金地买房。 

但是无论如何,这些理性的多空力量,对市场的影响其实是有限的,一方面他们彼此抵消,另一方面,在当前的环境下能够保有理性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而大多数人都迷茫不知所措,找不到方向。

找不到方向的年轻人,要么睡觉,要么上街。而找不到方向的金融市场,就会疯了似的胡乱炒作,追涨杀跌。当然,具体到每一个基金,每一个股民,他们每时每刻做出的决定,仍然是在边际理性的驱动下完成的,但是凑到一起整个市场,却显得殊为无厘头。 

有热点就炒,炒一波就走。一切都在迅速嬉皮化。 

且看中烟(6055.HK),上市至今不到一个月,走出了泡沫经典走势。 

面对这样的行情,再说基本面说话,已经是笑话。中烟上市至今总换手率为215%,这就说明在这不到20天的交易中,它那28%的流通筹码,已经倒腾过8次。能够解释这种史诗级泡沫走势的,只有人性。

投机、炒作、及时行乐……金融沦为“快餐式投机”的角斗场。

同样的,美股不也是如此吗?去年10月到今年5月,这半年期间走出史诗级壮丽的“深V”,连2015年二季度和2016年初那种剧烈震荡所带来的“小V”与之相比,都显得不值得一提。

在这个市场上,除了及其佛性稳定的“百年持仓”之外,谁不是在追涨杀跌?而这一切的背后,也许是对人类未来的终极担忧和迷茫。

这当真像极了战时的爱情,朝不保夕的两个年轻人,能够相识已经是幸运,相处几个小时便可以婚姻洞房,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个时刻还有没有命在。

3

这个世界会好吗? 

1918年11月14日,当代国学大师梁漱溟的父亲梁济(桂林梁先生),在自己60岁生日那天,投积水潭自尽。投潭前,梁济留给人间的最后一句话是: 

这个世界会好吗?

当下,资产价格居高、各国政府债台高筑、货币政策陷入困境、科技与创新沦为资本炒作的盛宴,处于迷雾之中的我们,看不到未来的方向。 

然而,就像汽车的发明解决了中世纪欧洲城市头疼的马粪问题,经济学规律与理论,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调整和颠覆。 

从金本位到信用货币,从重商主义自由贸易到国家宏观调控,在解决问题的手段出来之前,能把它拖个一百年,也许就是最大的胜利。拖着拖着,随着其它变量潜移默化的改变,也许问题自身就不存在了。

梁漱溟先生晚年,接受美国记者艾恺的访谈时,提到了他父亲临终前的这个问题。后来,美国记者艾恺将梁漱溟的访谈内容整理出版,取名为《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先生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 

会的。 

的确,在梁济先生纵身一跃之后,中国与世界从战争与动荡中走出来,经济繁荣,文明昌盛,的确是越来越好了。然而,为了达到这个“好的世界”,中间经历了艰难的阵痛,并且这个“好的世界”与梁济先生所期盼的那个世界,已经迥然不同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