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分析师举报首席:抄我研报还要把我开除!

来源:券商中国

证券行业人事变动故事不少,但董事长上任9个月后就被九成中层联名举报而罢免却还是第一例。

无视规章制度大搞“一言堂”,一上台即暂停人事变动,将券商传统业务视做不务正业……奇葩董事长也迎来奇葩经历——上任9个月就被宣告下课。而被下课的原因,竟是该公司80多名中层干部的联名实名举报。

员工集体举报罢免董事长

券商中国记者独家获悉,出任万和证券董事长一职才9个月的王宜四,已于上周二(3月5日)被深圳市国资委宣告罢免。

王宜四于2018年6月7日正式入职万和证券,出任公司董事长兼法人代表。

熟悉此次罢免事件的知情人士透露,万和证券80多名中层联名实名举报王宜四事宜,发生在春节长假结束之后不久。“最主要是出于对王宜四的不满,无论在其对各项业务的内部管理,还是在处理工作事物上,大家都忍耐到了极致,最后一招呼,包括营业部负责人在内的中层几乎都签名参加了。”

据介绍,中层联合签名的举报材料在2月下旬分别送到了深圳市纪委、深圳市国资委、深圳证监局、大股东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引发相关方面高度重视,很快由深圳市国资委、组织部等相关部门组成了联合调查小组。“最后认定员工举报情况属实,3月5日就在万和证券内部通报罢免了王宜四的董事长职务。”

王宜四入职万和证券之前,曾先后任职于华安证券、北方证券、天风证券、中投证券、西南证券和中航证券,从事的业务条线基本都在经纪业务。从华安证券开始,所在券商职务分别为副总裁、总裁、总裁、首席运营官、副总裁和总裁。

除在6家证券公司工作过之外,公开履历显示,王宜四先后还在安徽电子计算机厂出任技术员、中国人民银行安徽省分行任副科长、安徽省证券公司深圳营业部及深圳总部总经理和安徽安振投资公司任副董事长(国有独资企业)任职过。

如果算上安徽省证券公司深圳营业部,王宜四此次出任董事长的万和证券,已经是其工作的第8家证券公司,证券行业履历相当丰富。不过,除了此次在万和证券引发众怒外,此前工作过的西南证券和中航证券其实对其也颇有争议。

有一个插曲或许最能说明问题。在被中航证券免去总裁一职后,还未确定前往万和证券之前,王宜四一度尝试去北京周边一家中型券商(体量至少是万和证券的几倍)。知情人士透露,王宜四去这家北方券商出任总裁本来没啥问题,但最后在对西南证券和中航证券进行尽调时没通过。“我所知道的,中航证券的同事对王没好感,离职最后甚至还发生了不少闹剧。”中航证券一位老员工透露说。

万和证券是一家注册在海口、办公总部在深圳的券商。该公司成立于2002年,由原深圳市深财证券业务部、成都财盛证券公司和海口财政证券公司三家财政国债中介机构重组设立而成,目前在全国设有67家分支机构。

万和证券目前注册资本22.72亿元,拥有七位股东,其中深圳市国资合计持股比例为95.33%。具体股东名单为: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深业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深圳远致富海十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成都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海口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

80多名中层干部实名检举王宜四十大违纪

券商中国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得了上述中层递交到相关方面的举报材料。这份名为《关于万和证券董事长王宜四党风党纪及经营管理等问题的情况反映》的材料认为,王宜四履职万和证券董事长9个多月以来种种作风问题和管理问题,直接导致了万和证券内部管理混乱和业务下滑,损失巨大。

材料认为,王宜四上任以来,万和证券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外部市场环境急剧变化,内部却实行“高度的集权专制,颠覆了公司的现代企业管理体系、业务政策的急剧改变导致业务发展停滞、随心所欲的处罚导致公司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人人免责”。“王宜四非但没有与万和证券共克时艰,反而在公司困难时期以其难以理解的工作作风和经营思路、管理方式使得公司发展雪上加霜,已经威胁到了公司的生存与发展。

详细列举了王宜四自上任万和证券董事长以来,在党风建设方面的十大违纪事件,主要内容如下:

1、对上市公司纾困的政策与决定,给万和证券造成巨大损和恶劣影响。

2、践踏民主集中制原则,违反党风廉政建设中关于强化内控约束机制,完善权力管控制度的要求,大搞一言堂。

3、任人唯亲、违章用人。

4、公权私用、享乐主义、搞特殊化。

5、不作为、不担当,严重影响公司运营和损害公司利益。

6、捏造事实,公开侮辱员工。

7、脾气暴躁,工作作风简单粗暴、随意辱骂班子其他成员和公司中层及员工。

8、扣帽子搞批斗,“有罪推定”式肆意追责。

9、无视劳动纪律,搞特殊主义。

10、违反组织规定配女秘书。

六大管理问题致业务全面萎缩停顿

举报材料还详细列举了王宜四在管理方面的六大问题,直接导致业务全面萎缩、停顿、损失巨大、分支机构无所适从,公司行业排名(经纪业务)由连续几年的上升变为下滑。

万和证券员工介绍,王宜四上任后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人事冻结,公司多项重点工作被迫停止或者延期,包括原计划的投顾APP、一柜通、新设网点、量化交易客户培育等,以及经纪业务线的股票质押、两融、私募基金、新三板、财顾、机构业务承揽等。

举报材料显示,据不完全统计,仅股押和两融业务半年的直接损失收入达1.32亿,客户流失的间接损失及名誉损更无法统计。

全面干涉业务,导致万和证券失去业务机会和迷失业务方向。内部举报材料介绍,不管是投行业务、资管业务、经纪业务、信用业务等都必须先请示王宜四。万和原有的业务决策流程完全被抛弃,在决策过程中王宜四不尊重业务部门的专业意见,直接插手业务决策,强行要求各业务部门改变原有业务方向,收缩各类业务规模,损失巨大。

个人意志凌驾一切,公司战略发展计划夭折、业务方向错误将导致万和证券再次错失机遇。万和证券员工认为,证券行业是靠长期积累的行业,无论是投行还是经纪业务都需要长期的客户积累,而王宜四主张以投行和资管“双轮驱动”,这种观点表面光鲜实则可行性不高,原因是投行和资管对品牌和人才队伍的依赖度更高,投行业务属于客户选券商,而不是券商选客户,在某种程度上投行和资管更依赖长期积累形成的品牌效应,更有利于大券商。

不仅如此,王宜四还全面终止增资计划,污蔑万和证券本金的合理使用,使万和证券错失发展壮大机会。万和内部员工介绍,王宜四上任后,在没有征求领导班子其他成员和股东的意见情况下,对万和证券增资叫停,他公开的理由是“我要那么多钱干嘛”。他把万和证券当作了自己的私人财产,置万和证券的长远利益于不顾,导致增资计划失败,直接影响了万和证券的业务规模和行业地位。

“王宜四的上述作风和管理方式,直接导致全公司员工士气重挫。”万和证券内部员工介绍说,在王宜四所谓的追责问责、从重从快处理的大背景下,公司合规、风控、监察、审计、党建工作都被无限扩大了其应有的工作范围和职责。“随之公司的各种审批、会议、内部沟通逐步演变成了人人担惊受怕,人人自危、继而人人推卸责任寻求免责自保的局面。首当其冲的就是业务部门和各地分支机构。”

证券行业是高度市场化的行业,所有业务都面临激烈的竞争,所以快速响应客户的需求成了竞争中关键环节。举报材料称,王宜四上任后公司的流程不管是什么类型的业务申请,甚至包括租房、零星采购等都重点增加了合规、风控等审批,由于人人自危,所以在流程审批时,多数人选择了用沟通其他环节的方式自保,这个背景下导致了流程发起方的无限责任,流程审批漫长而低效。最终导致的是市场机会流失。

“令人发指!”新时代分析师举报首席!抄我研报还要把我开除!

在吃瓜群众眼中,券商分析师是个牛B闪闪的职业:名校、高薪、接触高层、消息灵通、西装革履,随手甩一篇研报出去,都像某信和某泰,搅得资本市场尖叫一片。

实际上,在分析师自己看来,这差事极其苦逼:每周要干60个小时以上,尤其年初“年报季”,每到晚上十一点往后,各大公司的年报像草鱼产卵“噗噗噗”往外甩,分析师就得屁颠屁颠地第一时间写研报,用郭德纲的话说,累得跟三孙子似的。

甚至有时,累成孙子也讨不到好。

近日,新时代证券某分析师匿名举报同事电子组首席吴吉森,称其一招“偷梁换柱”将自己写的研报署上自己大名,且自己即将被公司开除。举报人气急败坏地怒斥:“该行为令人发指!”

XX,研报咋样了?

以下是引自微博的举报信全文:

举报人亮出截图:并附上自己与吴吉森聊天记录:

吴:XX,景旺咋样了?

XX:昨天就写好了。

吴:好的,发我看下吧。

举报人表示,自己在2018年12月1日就完成了底稿,吴吉森在19年3月11日发出报告,除截图中引用的重复以外,原文还有很多引用之处。

作为负责人的吃瓜人,小编查到了举报人提到的证券分析师执业行为准则,为2012年6月19日由证协会发布。其中第九条就是针对“天下研报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的:

经过仔细搜寻,小编又找到了引发争议的研报原文:显示发布时间为3月11日,作者为新时代证券吴吉森。

在文末声明中,分析师介绍一栏有且仅有吴吉森一人的名字,分析师声明表示,本研究报告中关于任何发行商或证券所发表的观点均如实反映分析人员的个人观点。

2“代加工”行情

实际上,券商的“挂名研报”屡见不鲜。证监会规定,只有具备分析师资格证的券商从业人员才能够撰写发表研究报告。而有的券商,有证分析师只占整个研究所的一半。按规定,研究所的研报只能出自他们名下。

怎么办?挂名发布。

据迈博汇金网数据,某券商在2012年上半年共发布公司研报24份,其中23份署名均为同一人郭某。而这24份研报囊括了化工、农业、环保、服装、机械、医药、传媒等多个领域。

要知道,证监会将所有上市公司分成23个大行业,已经是再笼统不过的一级分类。各券商为了研究方便,还要再细分成二级子行业、三级子行业。

能在证监会23个一级行业中横跨如此之多,这绝对是跨行业“全能”投资大师。

实际上,大部分研报中,都存在“研究助理”的署名。券商行业的“潜规则”是,若一个研报有“研究助理”,那么这份研报多半出自研究助理之手,有证的分析师只是挂个名。中小券商尤其喜欢这么干。

在“代加工”研报中,新手越来越多,有时到了质量难保的程度。有时根据招股书和公开资料“拼盘”制成的研报,也能高调给出“买入”评级。结果就是“推荐”评级的研报越发越多,股价却越来越低。这也是券商“代加工”模式的弊端之一。

回想新时代举报人,之所以怄气至此,大概是吴首席连个署名都没给他。

研报背后的“猫腻”

一、“闭着眼睛抄”

在券商行业,研究报告出现抄袭的情况并不鲜见。有股民总结了券商抄袭的技巧:将不同文章中一小段一小段地搬,分散摆放,将整段文字部分粗加工后重新编排。此外,还对关键词语进行同义近义替换。有时这种抄袭并不比考试时偷瞄同桌的你高明多少。2011年底高盛某分析师抄袭方正证券一份研报,连极明显的数据错误也没有修整。

想想看,像不像小学班主任骂你的:“整天迷迷糊糊的,抄作业都不会抄,把人家名字都抄过来了!”

而研报之所以常出现抄袭,很多时候是因为研究所对分析师发布研报有数量要求,有些分析师甚至每周要发布两份报告,但一些中小券商由于经费压力,无法提供足够的经费供分析师调研,只好借用二手资料。

二、受制于基金公司

在中国证券市场,券商分析师受制于基金等机构已是公开秘密。一边,基金分仓是券商的一块“大蛋糕”。另一边,基金爸爸等机构态度直接影响分析师绩效。

此前,《新财富》券商分析师年度加薪大赛每年要举办一次,由基金经理们在每个行业选出3位分析师。当选往往薪酬翻倍,甚至年薪破百万。“券商女神饭局门”就是这么来的。

三、注水研报

老股民都知道,分析师很少给出“减持”和”卖出”评级,一方面要保护基金重仓股;另一方面不愿得罪上市公司。一旦给出“卖出”,再去上市公司调研就变得难上加难。

这也是为什么某信和某泰高调唱空后,会引得举世哗然。甚至有分析师看完两家的看空研报后表示:如果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一定会发一大批看空研报。

这一点,在新股研报上尤其明显。新股刚上市时,市面上的研报往往是齐刷刷的“强烈推荐”。曾有一篇神级新股研报,行文中对公司前景多次表示担忧:“附加值不高,盈利模式较简单”,却在结尾赫然给出净利润高增长的预期,荒唐至极!

长此以往,结果就是券商研报仿佛注水牛肉:捏起来厚重,手上全是水渍。曾有基金投资人用大白话解读券商研报,有趣至极:

4

网友:退一步海阔天空!

回到此次新时代“抄袭”门,从举报者的口吻来看,他更倾向于认为自己遭到公司的恶意开除,而公司之所以开除自己,是为了包庇吴首席。

意外的是,从目前的网友评论来看,大多不支持举报人观点,@南京一文表示:其实违反第九条的人不少啊!@一个重势不重价的韭菜则表示:举报人情商不够,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