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行走藏区路上遇到的朝拜者

那些年,行走藏区路上遇到的朝拜者

很久没有和大家说说藏区了。明天是藏区最大节日——雪顿节开始的时间,而古力与李世石的十番棋大战第七局也将于31日在拉萨展开。偷得浮生几日闲,格隆也将丢开K线,启程赴藏。8月的藏区满是阳光的味道,期待我们能一起拥有同样灿烂的阳光。


很多朋友问格隆十几年年年进藏,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想说,毫无疑问是路上邂逅的那些用身体丈量大地,一步一步磕等身长头的朝圣者。在色达,在道孚,在丁青,在双湖,在札达,在亚东,在藏区几乎每一条通往拉萨的路上,我都曾遇到他们。他们和藏区各地飘扬的五彩经幡,一起构成了那块苍茫神奇大地上不息的生命脉搏。


无论高贵还是卑贱,也无论老幼,藏人都有一个一生一定要完成一次的梦想,并身体力行去实践它:从家乡出发,磕等身长头,风餐露宿,去往佛所在的圣地朝圣。不同于一般驴友四轮驱车的腐败观光之旅,对于绝大多数朝圣者来说,路途异常遥远且艰难(格隆遇到的一个在路上最久的是从青海出发去往印度朝圣的,他在路上已经磕了12年的长头),一块油毡,一袋青稞可能是他用来应付路途风雨和饮食的全部财产,因为饥饿冻馁等原因死在路途上的朝圣者很多:遇到这种情况,随行的亲属会取下逝者一颗牙齿,带到大昭寺的牙柱上,以让逝者更靠近佛祖。



他们多数人远谈不上富裕。除了应付路上高原风雪、风餐露宿的恶劣自然条件,他们中的部分甚至还需要通过一路乞讨的方式来解决维持最基本生存需要的经济需要(他们多数怀里有金银,但那些是积攒下来捐给寺庙的,是宁可自己饿死也不能动用的)。但这种乞讨体现出来的恰恰是一种骨子里的高贵:他们不是为生存在乞讨。这也是格隆为什么经常给身边的一些朋友说的,在藏区,乞讨与布施同样是一种美德,万万不要以施舍者的面目出现。格隆行走藏区,见过无数衣着光鲜的旅者高高在上对朝圣者的施与:他们一般都是隔着一定距离把钱扔给朝圣者,因为朝圣者从来都是满身尘土与汗渍!但,格隆也目睹过一个与格隆一起走川藏线的朋友,她年近五十,经营着两家大公司,日常的形象从来都是优雅而整洁,她也负担着着藏区二十多个孩子读书的费用。那天在面对乞讨时,直接走到对方面前,蹲下,拉开衣袋,微笑着让对方自己伸手去取——她显示的,恰是朝圣者一样的一种骨子里的高贵:扔钱,折射的灵魂深处的某种傲慢,某种偏见,某种如乞丐般的卑微。真正的高贵,是你拥有一颗悲悯的情怀于万事万物。你保持品行的高贵却又于高贵处平凡得一如脚下的泥土。



朝圣路上的困难从没有阻滞过朝圣者的步伐。他们绝大多数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都有着一般世俗文化教育难以造就的见地和胸襟。他们对于陌生人的慷慨和信任,他们的真诚,他们的谦逊、平和、乐观和淡静,每次都会给我强烈的冲击:我知道,他们真的是在为自己而活,为自己的一个梦想在活。他们的世界,远比蝇营苟且的我辈要大得多。



很多人谈起磕长头的朝拜者,都会引用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那首浪漫情诗: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留在地上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格隆更喜欢的是电影《可可西里》里的一句对白:
他们的手和脸都很脏,但,他们的心很干净!



因为准备西藏之行,格隆本期没有推出公司分析。但也不是没有惊喜:

1、 在格隆进藏前,会推出两只格隆认为有相当研究价值的公司分析,敬请关注;

2、 格隆将开始建立格隆汇行业微信群。第一步先建立格隆汇—TMT群,格隆汇—医药群,以及格隆汇—环保新能源群三个群。每个群限额100人,目的是深度探讨和挖掘该行业内的投资机会。您需要是这三个行业的资深人士(分析师,或者行业内人士)。原则上每个人只能申请一个群。欲加群者,请联络格隆个人微信号:ihkstocks,注明您希望入群的名称,所在岗位,从业年限与优势领域。


人生只是一次单程的旅途,路上遇上谁都是一份意外的惊喜,这如同格隆与大家的相遇。习主席说:独行者快,众行者远。格隆深以为然!期待我们能一起,一直走下去!


本文要特别感谢与格隆多次同行进藏的牦牛兄,他提供了数张传神精彩的照片。他是一个西藏通,对藏文化也有深刻且独到的理解。如欲了解更多,请关注牦牛的微信公众号:Maoniushijue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