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2015股东大会精彩问答

巴菲特2015股东大会精彩问答
编译:立悟

   北京时间5月3日上午消息,今年是巴菲特和芒格等管理层掌管伯克希尔50周年纪念,股东参会更为踊跃,二老在长达6个半小时的股东问答中风趣幽默地向全球投资者分享了超过半个世纪的投资心得。以下是股东问答的精彩环节汇总。

  开场白一如既往的幽默:我是沃伦他是查理,现在他还能听见,我还能看见,因此我们搭伙。

  首个问题:没效率不是资本主义

  持股15年的股东:我问两个关乎公司是否道德的问题:1. 西雅图时报报道了公司麾下房地产商克莱顿(Clayton)的掠夺性贷款政策,2. 公司与3G资本已多次合作,而3G收购公司后往往大幅裁员,股东对这种合作感到担心。我认为伯克希尔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但现在出了问题。

  巴菲特:我无需为克莱顿的借贷运作做出任何道歉,的确3%的人因为违约失去了房屋是事实,但97%的人因此拥有了房子,他们每个月负担的本金和利息不到600美元。我们接受了来个多个州的91次检查。在这些检查中,我记得我们收到的最大罚单只有5500美元。

  至于3G收购企业后大举裁员的问题,裁减必要数量的员工后被收购公司的运营一直非常好,我们从来认为,一家公司雇佣的员工不能超过必需的程度,这根本就不是道德的问题,是工业发展趋势。随着时间推移,资本主义必需追求效率。

  IBM是非常可靠的公司

  问:这个问题请让查理回答,您让巴菲特戒了雪茄他照做了,那你有说服他不要买IBM的股票吗?

  芒格:我没有这样做过。我认为IBM是非常可靠的公司。它仍是一家巨头企业,一家非常令人敬佩的企业。如果人们的判断总是对,我和沃伦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富。

  糖类企业投资前景问题

  问:过去50年中,伯克希尔与可口可乐和DQ等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关系“甜蜜”,但最近糖被视为健康威胁,这是否可能损害竞争优势的“护城河”?

  巴菲特:你会看到所有的食物和饮料公司都在不断适应消费者的需求。它们会适应消费者新的偏好,并保持“护城河”,预计未来几年可口可乐的销售将持续增长。过去40年中,我所有摄取的卡路里中四分之一都来自可口可乐,而我已活了这么长时间。我认为怎样才能感到幸福这个问题因人而异。但如果我一直只吃花椰菜和甘蓝菜之类的,我不认为我能活到现在。

  经济学家对企业一点用都没有

  问:当前市场的两个比率 - 股市总市值对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NP)之比以及企业总盈利对GNP之比过高,是否足以引起投资者群体的关注?

  巴菲特:我实在想不起来,我曾经基于宏观经济因素而决定做一桩买卖,我从来不会仅凭宏观因素将收购或关闭一家公司。如果一家企业雇用一位经济学家,那意味着公司费钱多雇了一个人手。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投资失败

  问: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失败是什么?

  巴菲特:在90年代中期我曾用4亿美元买下一家注定要赔光的鞋企(Dexter Shoes),而我是用伯克希尔的股票支付的,这些股票现在价值60亿美元,几乎任何时候我们发行股票都会构成错误,有些时候我们过于谨慎,但我宁可一百次的过于谨慎,也不愿1%的不谨慎。

  没什么比中美协作更加重要

  问:美国的未来会不会受到核武器、化学武器或生物武器的威胁?还有网络攻击?

  巴菲特:这些问题对美国有重大威胁。美国经济走强的关键原因并不受这些威胁的影响,即便在经济增长最为温和的这几年。美国有着“非常好的经济体系”,有很多保证。但这些优势可能被宗教狂热分子或极端反社会的疯子或流氓国家化为乌有。只要能够保护自己免受这些威胁,美国就将继续繁荣昌盛。我认为没有什么比美国和中国之间持续密切合作更重要了。除非是疯了,否则在应对这些问题时,我们必须与中国合作并相信中国。

  不能在亏损的前提下运营

  股东:关于3G资本。伯克希尔对很多企业来说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家庭,这是因为你给他们自由的发展,并不注重短期效益。3G是不是个反例?

  巴菲特:我觉得用3G的方式运行GEICO(美国第四大汽车保险公司),它和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区别。我们不相信多雇人会有什么好处,3G也不相信。你不能在亏损的前提下运营。我们对雇佣过多的态度用一个事实就能说明:我们奥马哈的办公室只有25个人。

  日用品行业还会有很多并购

  股东:日用品领域有可能出现像卡夫和亨氏这样的进一步整合吗?雀巢最近面临的抗议等因素是否足以阻碍进一步产业整合呢?

  芒格:我们已谈过很多次这个话题(裁员),一份工作对于一个人的生活是非常重要的,失业对每个人来说都不是小事。但如果当初我们硬是把每一个人都留在田里耕地,我们的国家会变得怎么样呢?

  巴菲特致A股股民:价值投资不分国界

  问:您觉得价值投资能广泛适用于所有的市场吗?其中包括中国市场吗?是否适用于过去十几个月翻了两倍的A股?

  巴菲特:投资原则不会在国境线上止步,如果我在其他国家投资,我将继续使用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所论述的原则,例如将购股视为自己拥有了企业一小部分的所有权等。

  芒格:中国股市可能更应使用价值投资而不是投机,我不认为价值投资会过时,中国市场将会因为更强调价值理念,更少地卷入投机潮而变得更好,奇怪的是没有人做价值投资。

  巴菲特:如果你能在股票便宜的时候投资,这并不是一场需要高智商的艰难游戏。如果你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这并不难。与美国市场相比,中国的投资环境相对年轻,这导致市场更多地受到投机的影响,而这可能给价值投资创造机会。

  芒格:难道还有其他方式比价值投资更明智吗?

  巴菲特:市场上价格和价值将继续存在巨大的差异,那些熟读《伟大投资者格雷厄姆和多德维尔》的人将继续发财。

  (注:《伟大投资者格雷厄姆和多德维尔》是巴菲特撰写的一篇鼓励价值投资的文章,发表于1984年秋。)

  让人产生好感的惟一办法是变得有钱又慷慨

  青年问:你是怎样让人们喜欢你并且愿意和你一起工作的?

  芒格: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很令人讨厌,没有人喜欢我。我让别人对我产生一点点好感的惟一办法就是变得非常有钱,又非常慷慨。

  巴菲特:我和查理在年轻的时候都很让人讨厌。这是个好问题。如果我羡慕一个人,为什么不去学习他的优点呢?你可以在学校里看那些你喜欢的人,记下他们在做什么,并试着学习他们的品质。如果你在其他人身上看到你不喜欢的东西,那么就去掉你身上的这些缺点。

  芒格:这在婚姻中也非常有用。改变自己比改变你的另一半来的容易很多。

  重申捐掉99%的财产

  股东:关于您捐赠至少一半的资产决定呢?

  巴菲特:其实我承诺把99%的财产都捐掉。正如大家所知,遗产税的豁免门槛已被提得很高,所以如果我的孩子可以很积极地帮助我工作,我将感到非常高兴。而我给他多少并不重要。当我们考虑用钱来做什么的时候,其实选择是很少的。问题在于,钱如何花得最有意义?50年前被锁起来的股票凭证对我来说显然没有任何实际用途了,它们在其他地方会发挥更大作用。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把它们留给我或者我自己的子孙后代呢?

  个人愿多做慈善而企业只服务股东

  问:如何才能鼓励企业对不是股东的人的生活产生更大的影响?

  巴菲特:我同意我们应更多地从事慈善事业,但这应该是在个人层面,而不是在企业层面。我真的感觉我已拥有了我想要的一切,同时我也感觉我在为股东们工作,而他们也应该自己来决定他们怎样去参与慈善活动,毕竟那是他们自己的钱。我不认为我需要给我的母校一大笔钱,并把它纳入公司的资金计划。

  对单身股东越来越多的看法

  问:伯克希尔的股东们很多都是单身,这要怎么解释?

  巴菲特:我的印象中这种情况已早有迹象了,但这一现象总是在经济衰退期间消失。

  评价欧元

  问:欧元对欧元区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

  芒格:我没有非常精准的答案。我认为欧元创立有高尚的动机和美好期待,欧元也做成了很多好事,它的缺陷在于将太多不同的国家捆在一起。这产生了一些愚蠢的问题。你不可能与你无所事事老是烂醉的小舅子组建一个合伙企业。

  金融投资从储蓄做起

  问:金融教育扫盲方面,请给孩子的理财教育提建议。

  芒格:如果你都不知道如何储蓄,那我帮不了你。

  巴菲特:重要的是你在最初有一个好习惯。在习惯已很难被改变之前,它的形成往往很难被注意到。在你的孩子小的时候就好好教育他,如果他在离开大学时就有9000-10000美元资产,会帮助他很快建立起一个家庭。

  宁要互联网不要飞机

  问:你为什么能始终保持活力?别说是因为喝了可口可乐,你现在有打算尝试互联网吗?

  芒格:事实是,巴菲特比我更常使用互联网。

  巴菲特:如果让我选择在飞机和互联网中选一个,虽然二者都是我不想要放弃的娱乐项目,但我会选择放弃飞机。(巴菲特每年在飞机上花费一百万美金以上)

  为中国经济和反腐点赞

  问:关于中国的结构性转型,你们对中国和中国经济的看法是什么?能提供什么建议?

  巴菲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经济将保持非常好的表现。中国迄今已取得的成就简直就是奇迹。美国曾经在世界GDP的影响力上举足轻重,然后看看过去40年里中国同样做到了这一点。这证明了人类应有的潜力,中国已找到了释放自己潜力的道路。我祝贺他们。我们(美国人)用了200多年完成了它,而他们(中国)用来40、50年就完成了它。我几乎不能相信一个如此规模的国家能如此快速的发展,简直太快了。

  巴菲特:未来中美两国将成为世界的两个超级大国,两个国家做好自己的工作,两个国家都将更为富足。

  芒格:我是中国的粉丝,我为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叫好。中国的反腐是一个极为明智的举措。

  现在什么对二老最重要

  问:现在对你们而言什么最重要?

  巴菲特:对现在的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因为有百万投资者与我们的命运相联,如果公司发展不好我就不会开心。

  芒格:我们讨厌让别人亏钱。沃伦,你难道不讨厌损失伯克希尔的钱吗?

  巴菲特:这会让我夜不能寐。真正让我难受的是,我做了什么不好的决定影响到了伯克希尔的长期价值。

  芒格:这就好比一个好的医生,不会希望他的病人死在手术台上。(立悟/编译)

来源:新浪财经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