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信策略:坚信习李 现在就是底

国信策略在63发布研报《上证指数:临近时间窗,收阴概率增大》,强调5000点有可能是阶段性高点,建议开始逐步减仓。一度甚至被媒体断章取义引用为“A股牛市或提前结束”的报道。

此时此刻我们从看空转向看多。我们想在这个关键时刻表达这样一种观点:信习李,现在就是底部!短期看20%反弹,如果周末政策超预期,反弹高度将进一步打开。

时至今日,已经演化为一场大幅调整,用“股灾”来形容也不为过。三个星期,14个交易日,上证综指累计下跌26.7%,创业板指累计下跌31.9%。除去537家停牌的公司,A股下跌股票数目占比超过97%。具体看,16%的股票下跌幅度超过50%42.3%的股票下跌幅度在(-50%-40%),22.1%的股票下跌幅度在(-40%30%)。如果考虑到巨量的停牌公司,实际的隐含指数下跌幅度更为惊人。市场已经步入恐慌阶段,对反弹的可能性都莫衷一是,甚至有人惊呼牛市已经结束,熊市来临。

现在还有很多人在为是否稳定市场的措施出台在纠结,没有意识到严重性。我们认为应该警惕此次股灾进一步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的风险,因此需要高度重视其危害性。

首先,本次牛市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含有杠杆因素的牛市,融资盘快速去化强制平仓带来的螺旋式的负向强化引发快速非理性下跌。

其次,股市由于急速去杠杆引发的非理性快速下跌,是以很多伞形信托、银行及民间配资盘强平爆仓互为因果的,由于对规模无法准确估计,考虑到场内融资2万亿以上、伞形信托配资5000亿以上、以及众多银行、民间配资,估计总规模超过3-4万亿3800点以下个股普遍调整幅度将超过30-40%,部分将超过50%,场外融资盘恐面临全数清盘的风险。

因此短期股市暴跌进而可能会引发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包括银行资金的安全性问题,而宏观经济目前仍未企稳,稳增长压力巨大,金融系统的稳定事关经济大局。同时多层次资本市场下的股权融资作为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重要一环,其稳定的重要性事关“改革牛”的预期,资本市场预期落空将影响到中央一系列改革(国企改革、市场化改革、地方债务重组等等)重大举措的部署。因此更需要监管层的呵护。

再次,本次市场对居民财富及社会稳定的冲击力甚于07-08年的牛市终结。07年牛市顶峰对应的自由流通总市值,也就是说掌握在居民手里的市值财富,仅10万亿,从6000点调整到1664点,市值缩水相当于7万亿,而目前市场对应的自由流通市值高达25万亿,仅此论短期暴跌幅度近30%计,且创业板下跌幅度更多,对应的自由流通总市值缩水已经超过7万亿,也就是说损失已经超过07年牛熊转换的力度,如果未来去杠杆行情持续,市场超调引发市值缩水对居民财富的冲击效应更甚,对市场信心冲击更为剧烈。

本轮调整的核心原因主要还是信心缺失引发的资金失衡因素,而非基本面因素。包括场外融资盘急速去杠杆强平、前期货币政策预期不明朗、以及股票供给快速上升预期因素等。但是牛市的基础丝毫没有动摇。“大水牛”和“改革牛”构成此轮牛市基础和主要上涨逻辑依然清晰。习李新政改革使得投资者树立了“改革牛”的信心,而经济下行背景下的宽松货币政策下,全民股权时代下社会资金的“脱实入虚”,居民资产配置的“脱房入市”,引致的“大水牛”又是另外一个基础。经过此次清理,无论是场内融资还是场外配资的杠杆运用将更加规范和健康,这一点将有助于牛市延续。随着习李执政经验日益丰富和强国战略层层铺开,改革图景日渐清晰,并且经济转型的市场化意志也不会随着意志的转移而改变,更何况改革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转型。更何况上证指数对应今年盈利的市盈率也仅14倍,估值现在已经到了“市场底”的区间。而“市场底”总是在“政策底”出现之后奏效。

“出手要坚决要重!”。救市已经不只是证监会一个监管部门层面的事情,必然上升到国家级层面的事情。李克强总理刚刚紧急结束欧洲访问回国,预计印花税下调、IPO暂停、社保资金加速入市等重大政策出炉可期。更为重要的是,一旦开始上升到国家金融安全的层级,不排除习主席作为国家安全领导小组组长启动应急机制,出台更为严厉的金融稳定政策。

“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20081016,巴菲特在纽约时报上发表文章《我正在买入美国股票》,当时正是金融危机导致投资者极为恐慌纷纷抛售之时。事后证明巴菲特这篇文章对股市的长期判断相当准确,在经历09年初最后一波恐慌性杀跌后,道指于3月初见底反弹,进而开启已达6年多的长牛、慢牛之路。

“坚信习李,现在就是底!”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