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美国决心“闭关”时,德国拉拢中国说“机会来了”

2018-05-26 13:40 吴晓波 阅读 20622

 作者:吴晓波

默克尔又双叒叕访华了,这已是她13年任期内,第11次访华,不愧为“最爱来中国出差的西方领导人”。

但今年份的中国行总让人觉得没那么简单,主要原因是默克尔来中国前,国际上发生了不少很炸的大事。

1.5月9日,美国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中东闹翻。

2.5月18日,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暂停——不进美国货就捣蛋。

3.5月23日,美国对进口汽车关税提高10倍——欧洲车,Out!

所以,默克尔长达两天的中国行,就注定不那么简单。为此,小巴采访了几位大头,并对相关资料进行整理,来展现下全新的中德经贸关系。

1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上海远东出版社副总编辑陈季冰老师告诉小巴,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德国已经是西方世界的领导者。

听完一时有点懵,讲真,小巴还没有适应这个说法。

但不管能否习惯,特朗普虽然飘忽不定,却坚定不移地向世界证明了一件事,美国作为全球经济的主导,传统西方世界的领导者,已经铁了心要“闭关”,奉行单边主义。

而德国在默克尔领导下,坚定为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站台。

图片.png默克尔标志性的菱形手势

美国积极退群,唯一有能力做西方新群主的德国就不得不积极善后。

其实在默克尔访问中国前一月,为劝说特朗普,默克尔紧急访美,结果只领到2个半小时的会晤排期,美德友谊的小船大面积进水。

基于这种形势,德国要继续维持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的秩序,中国不可或缺。

并且,面对《伊核协议》面临解体的问题,中国目前是伊朗石油最大的客户,可以帮助伊朗弥补因美国制裁所导致的收入短缺问题。

因此,在当今这段“乱世”中,中德关系已经上升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

2

德国是所有西方国家中,与中国关系最“正常”的国家,甚至十分登对,官方说法就是:“互补性”。

所谓互补,就是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德国需要一个安全稳固的大市场,而中国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事实上,中国早已连续两年超过美国成为德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中国的市场对德国有多重要,我们可以从一个特别的案例中有所发现。

中美贸易战期间,中国针对性地提高了汽车关税。在美国出口到中国的汽车中,52%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查尔斯顿港和佐治亚州的不伦瑞克港。

看上去美国药丸?并不是。

南卡罗来纳州恰好是宝马目前规模最大的工厂所在地,该工厂在当地生产旗下最受欢迎的SUV车型。这一生产业务十分关键,工厂去年输出的汽车在公司全球总产能中的比例达到18%。

此外,梅赛德斯-奔驰则是在亚拉巴马州制造的,产品可以直接从不伦瑞克港出口到包括中国的海外。

因此在惩罚性关税税率下,在美国制造的宝马出口后将损失近9.8亿美元,而奔驰母公司戴姆勒也将损失7.75亿美元。

幸好这一切没有发生,中美贸易战结束,隐形受害者德国松了一口气。

而随后中国宣布从7月1日起将进口汽车关税降至15%。这对德国是极大的利好,毕竟光2017年,中国进口的汽车中有三分之一是德国制造的,加上隐身在美国的德国制造商,这个份额只多不少。

所以,在汽车领域,尽管德国的制造商们已经快被特朗普的推特逼疯,但希望在中国。

相比美国刚上调自家的进口车关税10倍,引用德国《图片报》的调侃:“如果美国使得我们与其展开贸易更加困难,我们就和中国做生意呗!”图片.png

德国《图片报》评论默克尔访华

“此次会晤让一切都黯然失色”

3

中国对德国的需求,一方面可以从中国从德国进口的产品中看得出来。

微信图片_20180526133741.jpg

2017年德国主要出口商品列表

主要就是汽车零部件、高端制造设备、化工等,相比美国希望我们多进口能源产品和农产品,大家确实不太需要担心贸易战后美国会跑来抢占欧洲份额。

此外,德国的技术竞争力,比如各类精密仪器(如医学仪器等)、高端机械制造(如附加值很高的特种装备)等等,这些产品不仅中国不能生产,就连美国或其他西方发达国家也很难与德国竞争。

另一方面,除了进口设备,经验也很重要。

每年访华,默克尔都要去中国几个城市溜达。2016年,她去了沈阳,这是中国乃至东北亚地区最大的工业城市,曾经被称为“东方鲁尔”。

而真正的鲁尔在德国,已经从一个煤炭和钢铁为基础的旧工业区转变成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服务业及文化产业协调发展的新型经济区。

德国有治理老工业区的成功经验,中国可以学习。

再看今年的默克尔城市行——深圳。

深圳最具代表性的是具有创新力的中小微企业,而德国诞生了大量世界隐形冠军,创新本就是德国企业的特色,在中美贸易战中,让我们意识到了中国创新上的短板。

所以,老司机德国可以再带带。

当然,能够直接植入德国基因,则更不错。

除了在领导人这种“家长”层面的战略合作和访问,企业间互组CP也如火如荼,海尔甚至在德国D股上市,但更多的还是收购。

2015年,创维集团宣布正式收购德国高端电视机制造商美兹Metz。这一举措除了帮助创维打开欧洲高端电视市场,还使创维能够将美兹电视的技术和制造体系平移至自己内部,从而使创维拥有了德国的高端生产技术、尖端设计等“德国基因”。

2017年7月,美的收购德国库卡。库卡集团是全球领先的机器人及自动化生产设备和解决方案的供应商之一。库卡机器人曾被德国总理默克尔誉为“德国工业的未来”。

2018年2月,吉利汽车宣布成为梅赛德斯奔驰母公司戴姆勒最大股东。

但这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中央党校专门研究德国问题的赵柯博士告诉小巴,德国一直都存在一种“中国焦虑”,主要是担心中国制造取代德国制造,因此在市场准入和投资并购上有不少阻挠和施压。

但回归到初心,不管是两国在经贸上的互补性还是如今国际自由贸易的局面,这些最终都无法对两国继续“在一起”形成阻碍。

来源:吴晓波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