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会否加入14国疯狂印钞大赛?

中国会否加入14国疯狂印钞大赛?
作者:hnmxy

近期,欧洲、日本进一步增加货币供应量,以加快经济复苏步伐。中国央行最近一段时间也接连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利率,频频使出各种创新工具向市场提供流动性。据此,有推测称,中国将跟风欧日,参与印钞大赛。

欧洲如今正开足马力印钞。欧洲央行3月9日正式开始购买区域内各国国债,全面开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该计划包括每月购买共计600亿欧元的国债和其他债券,这一政策还将持续18个月直至2016年9月。此次量化宽松计划购买债券的有效期为2至30年。

业内人士分析,一年多来,欧洲央行采取的宽松货币政策措施并未改变欧元区经济低迷的状况,目前欧元区经济增长率低,通胀率持续下降,多个国家陷入通缩局面,欧洲央行不得不开动印钞机,在公开市场上购买欧元区成员国政府债券,以进一步增加货币供应量,从而推动物价上涨和刺激经济复苏。

日本央行3月中旬也决定,继续维持既定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保持每年购入80万亿日元的国债,以此向市场提供足够的流动性。

今年迄今为止,至少有10多个国家已加入“战局”,包括欧洲的瑞典、丹麦、波兰、瑞士、以色列、俄罗斯;亚洲的土耳其、印度、印度尼西亚、泰国;美洲的加拿大、秘鲁及澳洲都或多或少地降息,而韩国日前的降息更让亚洲国家感到意外。

去年底至今,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国铁路货运年率骤降9.1%;中国3月汇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预览值降至49.2,为近11个月来低点,不及前值50.7和预期值50.5,显示中国制造业活动在萎缩。此外,中国就业分项指数降至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

今年1月份消费者物价和生产者物价双双降至五年来最低位,两度降息未显著压低融资成本。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宏观研究主管章俊表示:“美国在本轮扩张期发挥主导作用,强势周期会更强,欧洲、日本和新兴市场比之前陷入泥沼更深、摆脱越慢,这进一步会推高美元。此时人民币持续软盯住美元,也会对中国出口造成很大压力。”

正如李克强总理在正在进行的“两会”上表示:“如果遇到更大困难,我们会出手的。”

去年,当PSL(抵押补充贷款)、再贷款、定向降准等工具频繁出现时,市场纷纷认为此乃“中国版QE”。然而,中国社科院结构金融研究室主任殷剑峰称,中国版QE的说法不准确。

“目前,我国非常规货币政策与西方QE在背景、经济状况、货币工具是否用尽等方面存在重大差异。西方QE是在经济状况差、货币工具已用尽的情况下进行的;且不限制具体使用领域,只是压低普通融资基准利率,让市场来选择。一方面西方QE是大量的货币投放,另一方面,是美联储直接大量购买不良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QE从2008年伊始便不限于购买国债,而是大量收购“有毒资产”,即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MBS(住房抵押贷款证券),QE1结束时便一共购买了1.25万亿美元的MBS。光就可购债务的体量而言,这在中国就是不现实的。

“中国四大行购买国债的需求量很大,即使中国推出QE购债,也或面临无债可买的状况。此外,美联储购债多是想压低债券利差,但中国国债市场不存在供需不平衡的状态。”有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

自中国央行此轮降息以来,利率市场反而走高,且人民币贬值,市场人士担心进一步降息会加速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

不过,有观点认为,央行下一步的关键举措仍是降准和降息,相较于西方央行,上述两大工具在中国的空间很大。

“在此背景下(通缩压力),今年内央行还有必要继续推出二次降息、四次降准,以促使货币政策回归中性。”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

章俊也认为:“目前全球央行再宽松、零利率、负利率比比皆是,中国降息空间很大,未来降息或将成为常态。”

近日,财政部批复3万亿存量债务置换,其中1万亿额度已经批复到各省财政厅。

根据2013年的审计报告,地方全口径债务规模约18万亿元,其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规模(第一类债务)为10.9万亿元。

虽然最新数据尚未公布,但根据2014年基建投资11万亿元的总规模估算,目前预计全口径地方债务规模至少扩张了6-8万亿元,即达到约26万亿元,其中第一类债务规模约15万亿元。

因此,对应2015年需偿还的地方政府第一类债务规模可能达到2.5万亿元左右。鉴于贷款项目可展期,目前已批复的1万亿元债务置换额度,将显著降低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降低因地方债务违约引发系统性风险的概率。

债务置换本质上是债务重组,并不是中国版QE,与货币政策没有直接关系。这里,需要重新审视一个问题——政府的债务管理是否影响市场利率和非政府部门的融资条件。

全球金融危机之前,主流的货币政策框架是央行通过调控短期利率影响中长期利率,其基本假设是不同期限的金融资产的可替代性强。

最近几年,美联储等央行的量化宽松(QE)是在短期利率接近零的情况下,央行通过购买长期国债来降低期限溢价或者说风险溢价,其理论基础是不同期限的金融资产的可替代性不是那么强。

按照这个逻辑,在同等的货币条件下,政府的债务的期限结构影响收益率曲线,进而影响非政府部门的融资条件。这次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重组可以说是一个财政影响融资条件的例子。

当然,这次财政操作不仅是债务期限的调整,还涉及利率的降低,也就是债务偿还负担的降低,在客观上起到放松货币的效果。

在金融周期的下半场,银行信贷和非政府部门杠杆率高企,信贷所带来的实体经济部门利息负担沉重,实体部门需要更多资金还本付息。

政府用债券替换银行贷款,降低了实体部门的利息成本,以及与此相关的货币需求,同时政府债券是安全性和流动性高的资产,意味着流动性资产供给增加。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当前工具使用量比以前是放大了,但是整个中国经济,特别是以GDP衡量的话,也比以前大得多。

所以,这些工具加在一起,总体看,就是信贷扩张的速度或货币供应总量扩张的速度比名义GDP扩张总量的速度可能高2至3个百分点,这种量的掌握是相当稳健的,也大幅度低于经济刺激计划时期的扩张幅度。

宽松货币政策虽然能暂时刺激经济,但不能治愈经济的病根。

荷兰合作银行亚太区金融市场研究部主管埃夫里分析,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债务高企、通缩等风险,这些问题是系统性的,而不是周期性的,所以单纯依靠货币政策不能有效解决,只是能暂时缓解短期的经济不适。

“新常态下稳健的货币政策,既要支持经济增长,也要促进结构改革。太过宽松的政策对结构改革是不利的。”周小川说。

周小川曾将货币政策分为五大范畴:宽松的货币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从紧的货币政策。他指出,这五个范畴从文字上说,覆盖的面较大。在每一个范畴里,向左向右都可以有灵活性的调整,但是从一个提法换到另一个提法,这个台阶比较大的。

在当前“三期叠加”的经济新常态下,专家认为,货币政策的走向是相对中性偏宽松的,下一步根据经济发展情况,会进行松紧适度的定向调控,也有可能进一步适度宽松,但不会大幅度宽松。央行表示,2015年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经济增长不能靠货币作为主要推动力,但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能够起到稳定器作用,最终让实体经济的有效需求发挥更大作用。”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认为。

多位经济学家近期表示,当前全球宽松盛行,且美国对于人民币贬值的指责等政治压力日渐淡去,因此人民币应顺势而为,利用这波强美元周期适度贬值。

然而,在人民币兑新兴市场货币升值的背景下,再一味盯住美元,会使得中国出口受到较大打击。

正如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所提出的,要增加人民币汇率双方浮动弹性、强调今年要保证6%的出口增速,可见中国可能会阶段性地利用人民币浮动,如用下调人民币中间价这一“压力测试”来试探市场,而在必要之时出手确保人民币不出现大幅贬值。

近日,央行副行长易纲在“两会”期间也作出表态:“人民币不会进入贬值大军,因为从基本面看,中国仍具备维持人民币汇率合理均衡的基础。”他认为,人民币将进入双向波动。从长期看,人民币将是一个稳定的货币。此外,人民币国际化、资本项目可兑换都是水到渠成的过程。

此外,欧元区QE在3月9日正式推行,每月购债规模达600亿欧元,且日本央行的QQE(质化和量化宽松)仍在进行,这些流动性不会都停留在国内,而是会向全球范围内的其他经济体溢出。

而放眼全球,目前中国经济整体相对稳健、不确定性较低,因此很有可能成为这部分热钱流入的目的地。这将有效对冲之前的套利套汇资本流出,从而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有效支撑。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高玉伟认为,鉴于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物价涨幅水平偏低,未来中国货币政策宜适度趋松。

未来几个月的货币政策调控,一方面,要避免货币供给增速进一步下降,为投资增长创造良好融资环境,特别是保障国家重点项目资金到位;另一方面,要寻求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给实体经济减轻利息负担。此外,还要关注资产价格走势,防止泡沫化。

来源:bwchinese 中文网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