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伤拳法:关于贸易战的战术与战略的另类解构

2018-03-26 22:36 诺依曼 阅读 29525

image.png

如果各位没有忘记,笔者曾经在去年1月份唐总刚刚上任之际,写了一篇小文叫做《当谢逊而不是张无忌当了明教教主:写在特朗普就任之际》,得到许多心有灵犀且有幽默感的朋友们的认同。现在看来,把唐总比作谢逊,还是挺恰当的,不仅外形神似,而且我们当初的分析逻辑确实预见到了当下唐总的贸易政策端倪和强硬行动(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重新翻阅一下)。但是,很多人被唐总来访的暖风熏得可能也是醉了,进入了一种天真的亢奋状态,有恒指的表现为证。

image.pngimage.png

本月1日,唐总宣布计划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进口关税,并于3月8日正式签署了命令,命令将于3月23日正式生效。这意味着,贸易之战打响了第一枪。而就在23日周四,美国宣部将每年针对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25%,涵盖电子、电信设备、家具、玩具等100多种中国产品,其中科技和电信行业将是重点关注的对象。如果加上不久前签署的《台湾旅行法案》,其冲击绝非止于经济层面了。

按照美国贸易办公室的说法,此次针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是为了“惩罚中国侵犯美国生产商的知识产权”。美国一个知识产权委员会曾估算,2017年内美国因他国窃取商业机密,制造假冒商品、盗版软件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至少为2250亿美元,甚至可能高达6000亿美元。随后,特朗普政府内部的“贸易强硬派”开始将矛头直指中国,而“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则成为最主要的说辞。

还记得不久前大咖们高唱蜜月期的论调,而当下的局势让我们陡然有了“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这种混乱艺术词汇里的场景感受。随后,美股、亚洲股市和欧洲股市应声而落,一片哀鸣之声遍野。有人大喊市场以上万亿的蒸发来反应区区几百亿美元的贸易额非常不值,大喊“stupid”。但市场的逻辑就是这样的,它是反映对未来的期望,是忧虑未来会有更多的类似政策出台。所以,这可不是什么”stupid“。

不管怎样,贸易战已经开打了,中国的回应是博弈里的“争锋相对(tit for tat)”策略,这个策略已经被博弈论专家证明在国际政治博弈中是最优策略。

在这里,我们想再一次回到金庸大侠打造的成人童话世界,唐总将被再一次看作金毛狮王谢逊,来看看这个贸易战的战术和战略应该如何解构,以及二级狗应该在“飞刀,又见飞刀”的情况下以什么姿势应对和操作,才能“红雨随心,青山着意”。贻笑大方,已为所料。

▌一、“七伤拳法”与“美国优先”

谢逊除了拥有屠龙刀,在江湖上最有名的就是他的七伤拳法。七伤拳本是「崆峒派」传世绝世武功,后来谢逊夺得《七伤拳谱》古抄本后练成。拳法中说,体内有阴阳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所谓「七伤」,便是这七种伤害。而且,这「七伤拳」倘由内力未臻化境的人来使用,对自己有极大伤害,伤人也伤己。也就是说,「七伤拳」并不是不能练,只是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内功境界一定要非常高。

唐总的竞选口号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这似乎打破了美国历来对外政治经济的价值观,而这种打破对于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无疑是震荡性的,其逻辑与现在的贸易战格局是一致的,是一种内在的必然。这种贸易战的打法或者叫战术,本质上与谢逊的”七伤拳法“何其相似,既伤人又伤己,需要相当的内力境界才可以胜任。

很多人以为“美国优先“意味着美国将在政治上从原先的世界警察角色中退出,在经济上想要让资本和工作机会回流。但实际上,”美国优先“的很可能被错误地解读了。现在看来,应该解读为”美国价值观优先“,而不是在国际政治经济竞技场中退出。那些认为甚至鼓吹中国应该填补美国留下的秩序空间的建议,可能会坑了我们。

七伤拳法中,出拳时声势煊赫,一拳中有七股不同的劲力,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敌人抵挡不住这源源而来的劲力,便会深受内伤。如果各位回想唐总在推特中的怒吼,在交际场合中对各国领导人的吹捧,在执行竞选承诺上的原则性,在团队大清洗中的毫不留情,以及在用人上的不拘一格,那么一个当代版的谢逊便会跃然纸上,惟妙惟肖。

image.png

▌二、见招拆招:为什么贸易战不是你想不打就不打

其实,贸易的世界里很少有什么岁月静好,贸易战本来就是一种常态,只不过,一些贸易冲突是用贸易手段化解了,没有倒逼到政策层面上。为什么这么说?贸易是什么?贸易就是买卖,有买卖就可能会有伤害,有了伤害,就必然有冲突,也就是贸易战。所以,那些当初鼓吹蜜月期的大咖们,实际上就是用了一种教科书中的语境让我们产生了思维刚性,让我们误以为贸易永远是有利各方的,因而永远是皆大欢喜的。

image.png

就连在当选前对唐总冷嘲热讽的股神巴老也出来发声支持这次贸易政策,说美国人拥有自家资产的比例正以每天18亿美元的速度下滑,这样下去会拖垮美元,而且贸易倾销会让这种情形愈演愈烈。这样看来,真不是什么美国政府的一意孤行,冒天下之大不韪,而是到了这个贸易格局当口,贸易战不是想不打就能不打的。那么,七伤拳应该如何拆解呢?

▌三、贸易战的战术与战略: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谢逊狂性大发时,劝说是没有用的,而让谢逊幡然醒悟,回头是岸的关键人物,就是空见神僧。空见面对成昆和谢逊之间仇恨的不可调和,采取了自己将那些罪孽承担起来的做法,超度谢逊的灵魂。空见武功至高,却对谢逊的攻击采取了“非暴力”的反常态度,将谢逊的思考方式从那惯常的以武逞强的轨道上拖了出来,让他进入了一个从未涉足、难以置信的新天地——充满人性光辉的、温暖的人生境界,唤起了谢逊心中久已消失的人性。

当恶失去了落脚点,当恶的力量得以发泄,却没有它所期待的反作用力,恶便陷入了“空无”。空见以至高无上的人性光辉点燃了谢逊心中微弱的人性之烛,使这头狂怒凶暴的狮子复萌了人性。而待成昆真相毕露,谢逊大仇得报,则使谢逊得到了彻底的“空”。谢逊终于“谢”离了武林,谦“逊”成佛,得“空”之真谛——即无仇敌,何来复仇?即不复仇,何必伤人?即不伤人,又何能伤己?七伤拳之害,至此尽“空”。七伤拳演绎了谢逊的一生,成就了金毛狮王由人变魔、由魔成佛的人生故事。

当代版的金毛狮王唐总,已经打出贸易“七伤拳法”。这時候,劝说可能已经沒有用了。比照金庸大侠设置的场景,可能真的需要空见神僧的境界。所谓“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唐总既然已经开出了税收罚单,以空见的境界,以超度的心态,照单全收,不仅可能避免贸易战,更加可以在国际舞台形象上加分,何苦不为?按照那位大喊市场”stupid”的仁兄的逻辑,用区区几百亿美元换来万亿市场的稳定,难道不比被迫在市场上出手维稳买股票更加得体么?

在这里说一句,照单全收并不是彻底妥协,而可能是当下全球化趋势下对我们是好的选择。有人鼓吹让步可能带来特朗普的进一步的“咄咄逼人”,提醒我们重蹈日本“广场协议”的覆辙。但须知“七伤拳”的真谛是“伤人先伤己”,唐总并非不可理喻,之前表达对朝鲜的“火与怒”的最后,还是回到谈判桌了。

这次“贸易战”,无非也是为了在最后的谈判桌上掌握主动权。而且,只要能争取到利益,在迎接接下来的大选也有了更多的底气。这是有内在逻輯的。

▌四、贸易战下的市场估值逻辑

二级狗会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去接掉落下来的飞刀。而今,又见飞刀。

笔者算不上一个典型的二级狗,对自诩为操盘手的大小二级狗们充满了尊重,这确实是一个相对智商较高而且学习能力强的族群。但是,有时候,大咖们会把二级狗们洗脑了,其中就包括股神巴菲特。他之前唱空唐总,之后就迅速翻多,让一众二级狗们目瞪口呆,三观尽毁。

image.png

贸易战的场景下,市场该如何估值?以前我们也曾经说过。那种侧重于全球市场的公司会被重新估值,这似乎从近期facebook的丑闻缠身、腾讯的大跌可以看出端倪。而在贸易冲突升级的逻辑上,军工股票可能就是比较理想的选择。这听起来比较俗气,但这可能是我们在当下市场中能够少犯错误的理性选择。

image.pngimage.png

还有一种逻辑就是,当下世界,以唐总为代表的强人政治开始显现。而这种局面必然不会岁月静好,这时候的市场逻辑,也是非常大的机会。不是每个赚钱的机会都来自于上涨,二级狗们应该深谙此理。用舌尖体来表达,这个机会是来自唐总等强人的馈赠,虽然冲击了二级狗们早已习惯的味蕾,但美味会以自己的方式被人们认可。

▌结语:关于保守主义及其他

在以前的小文中,我们认为唐总的当选,本质上是保守主义(conservatism)的回归。这里,想为保守主义正名。保守主义有时候不是一般人理解的保守、消极和落后之意,而是保留、保存之意,其实有时是针对激进主义(radicalism)而言的。因为在要保留某个事物的人眼里,你的开放和创新可能就是激进的。

这会让我们想起很多。比如,很多人说现在中国的金融科技已经超过了美国,欧洲更不用说了。确实,出国的时候,你会发现还是在国内方便,移动支付已经几乎结束了现金的使命。但是,难道是美国和欧洲连这个也搞不定么?肯定不是。在这个意义上,他们采取的就是保守主义的态度。这也许会被我们看作是落后,但是又何尝不该被认为是有更加深层的考虑。

保守主义甚至是我们也应该思考的问题。比如当下在上海东北小品竟然比较热火,总感觉不对劲。那种只能在洗浴中心和小剧场的表演竟然上了卫视,而且让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开怀大笑。这个时候,就需要考虑保守主义了;换言之,这种东西是不应该在上海这样的城市流行的。所以,保守主义并不是贬义词,这个必须要说清楚。

保守主义甚至会防范盲目的乐观。为什么我们关于唐总的分析没有被重视,为什么那么多人以为是蜜月期?当前,一众大咖们一改以往暖意融融的蜜月期格调,又开始不断吹风贸易战了,甚至吹风修昔底德陷阱了,真是“暖风熏得游人醉”,让我们这些整天靠着深度好文过活的PV贡献者们也是真的醉了。

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书中说,群众就像女人。这话确实比较对,想想自己确实对大咖们有着天真女人般的情怀:你对,我和你睥睨天下;你错,我愿和你一起挨骂。这种夹杂着一种高尚感的一厢情愿,可能是世界上最为难缠、也最令人无奈的心理,因为它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骄傲和自负情绪支撑的思维刚性,而这种思维刚性会演化并统治着一种语境。在这种语境下,你会以理性之名情感用事,会以深刻的姿态进行肤浅的思考;当然,也会得到一种逻辑抚慰后遭遇现实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