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不如西藏:2015年风口上的西藏

春风十里,不如西藏:2015年风口上的西藏
作者:管清友等

前言:

惊蛰刚过,“惊”意为“震”,“蛰”意为“藏”,按古意,万物需要春雷乍震,继而才能迎风走出冬眠巢穴。正如自然规律一般,2015年的资本市场也需要一个被雪藏的增量来叫醒,值此春林渐盛,春水初生之际,迎着春风十里走来的,是你我的西藏。

正文:

当市场从疯牛转向慢牛的时候,如何寻找主题投资的结构性机会是摆在投资者面前的最大问题。从十八大以来的市场表现看,区域主题是不可忽视的一条主线。在经济增长增量不足的情况下,本届党中央将“统一国内大市场”、盘活存量经济上升到战略高度。去年的京津冀、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已经引发市场追捧,今年的增量会在哪里出现?答案很可能是西藏。当最重要的空间遇上最关键的时点,2015的西藏已站上风口。

一、最重要的空间:从六个维度看西藏的战略地位

十八大以来,随着中国经济进入增量不足、存量为主的新常态,中央越来越重视从空间格局上统一国内大市场、盘活存量。201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完善并创新区域政策”,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要完善区域政策,促进各地区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区域发展连续两年列入中央的重点任务,可见中央之重视。但对市场来说,一带一路、京津冀、长江经济带、新疆、福建等区域政策已经充分反应,未来西藏的政策可能更有增量。
 

 


2、边境安全要塞

西藏在地理位置上处于西南边境,国境线长达4000公里,与缅甸、印度、不丹、尼泊尔、巴基斯坦等五个国家接壤,在接壤国家数量上仅次于新疆,是最需要稳固的边疆要塞。而且,西藏是几个边疆自治区中经济发展水平最薄弱的地区,目前人均GDP仅为2.6万元,远低于内蒙古的6.7万、新疆的3.7万和广西的3.1万。
 



 


5、经济建设要塞

西藏仍处于经济起飞阶段,有很大的增长潜力,但同时也需要大规模经济建设,这一点和东部大部分已经进入增速换挡期的地区有很大区别。西藏既是2014年全国增长最快(12%)、2014年目标最高的省份(12%),也是唯一一个完成去年增长目标、并且今年没有下调目标的省份。尽管西藏经济规模不大,但从增量上看,西藏绝对是未来经济建设的要塞。

6、对外开放要塞

西藏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在对外开放中的要塞地位。无论是“建设南亚陆路贸易通道”,对接“一带一路”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还是推动“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建设”,西藏都将是我国辐射南亚、东亚地区的重要枢纽。
 


二、最重要的时间:2015可能见证第六次西藏工作会议

今年是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明年是西藏解放65周年,中央可能有大的援藏动作,猜测很可能举行第六次西藏工作会议。

历史上看,由中央层面召开的针对特定地区的工作座谈会仅有新疆与西藏。一般来说,总书记将在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总理做工作部署讲话,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委和西藏新疆党委负责同志以及承担援藏援疆任务的省市代表及重要国企负责人在会上发言。出席人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西藏、新疆自治区党政负责同志,自治区各地、市和自治区有关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的负责同志,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委负责人和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有关负责人等。

建国以来,中央共举行过5次西藏工作会议,基本上每届政府都要举行一次,分别在1980、1984、1994、2001和2010年。今年是西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明年是西藏解放65周年,因此第六次西藏工作会议很可能于今年召开。相比于2010年2014年两次新疆会议,西藏会议的间隔期平均要长很多,由此带来的潜在动能与增量可能更大。

除了中央的西藏工作会之外,不排除最高领导人赴藏调研。十八大之前,习近平曾经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中央代表团团长的身份赴藏调研,传达贯彻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十八大之后,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曾三次赴藏考察,但三中全会之后尚没有新的动作。预计今年可能有更高级别的领导赴藏调研。
 

 

三、温故知新:西藏发展的历史经验与教训

第五次西藏工作会议上,中央首次将西藏定位为“两屏四地”——国家安全屏障、生态安全屏障、战略资源储备基地、高原特色农产品基地、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和世界旅游目的地。国家安全屏障是从戍边维稳的角度,生态安全屏障是从水源地保护和生态多样性的角度提出。在两屏之下,中央给了四地:战略资源储备基地;高原特色农产品基地;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世界旅游目的地。

从过去“两屏四地”的定位来看,中央想在西藏重点打造的产业包括:第一,矿产资源开发加工及深加工;第二,特色农产品及农产品加工;第三,文化推广;第四,旅游。从过去几年的实际发展来看,发展最快的是矿产;第二个亮点是旅游,去年西藏的旅游在全国旅游发展并不景气的情况下逆势完成了高速发展(2014年西藏接待游客数和旅游收入同比分别增长20%和23%),尤其是三一八公路。可见“四地”中资源和旅游发展是比较好的;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这五年中主要是保护,传承和开发并不足;高原特色农产品基地主要是满足于本地旅游和土特产品,对于区外开发仍然不够。整体来看战略资源储备基地有突破;世界旅游目的地有亮点;高原特色农产品基地和中华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地挖掘不够。

1、基础设施落后是最大问题

从交通来看,通过对国家战略布局解读,无论是“建设南亚陆路贸易通道”,对接“一带一路”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还是推动“环喜马拉雅经济合作带建设”,西藏注定将是我国辐射南亚,东亚地区的重要枢纽。然而目前西藏仍为全国唯一没有高速的省份。
 


西藏受到特殊地理位置的限制,交通一直是制约发展的瓶颈,如果说“十一五”期间重点解决的是“进藏难,出藏难”的问题,那么“十二五”就是在开启西藏区域特色产业布局时期同样不让交通扮演瓶颈的角色。如今西藏重点发展的特色水产品、农产品、矿产品需要走出去、美丽的自然资源需要游客走进来,无论哪一项都离不开完善的交通配套设施。

因此无论从国家战略布局诉求还是西藏本地经济发展需求来看,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都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截止2013年末西藏地区公路里程为70591公里,其中等级公路48678公里,相比于2010年末分别增长了16%和34%,且没有高级公路和一级公路,而同期公路货运量增幅到达87%;铁路方面2013年底营业里程仅为531.55公里,相比于2010增长为0,但同期铁路客运量和货运量增长了30%和140%,运输压力明显增加,2014年拉日铁路通车运营将西藏总铁路总里程增加值800公里以上,但是快速的产业发展和旅客涌入不断催生更大的运输压力。

西藏现有的南亚陆路贸易通道,是指包括兰州至拉萨的青藏铁路和经拉萨通往亚东、拉萨连接日喀则的樟木的铁路、公路干线网。它由兰州至拉萨的青藏铁路和国道318(上海—樟木,又称中尼公路)、省道204(仁布—亚东)等国省道公路干线组成。其中可以出境的道路非常少,只有318国道以及一些市县级道路可以通往印度与尼泊尔。航空方面,拉萨直飞境外的航班只有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一班,去往其他境外地方都需要转机。由此不难发现,西藏目前的出境方式较少,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亟待完善,要担负起作为南亚,东亚地区的重要枢纽的重任,未来基础设施建设的空间很大。
 

 

 

从能源来看,虽然西藏的可再生能源十分丰富,水能资源可开发容量居全国第3位,地热能、太阳能资源为全国首位,但常规性能源奇缺,无油少煤。西藏能源建设处于较低水平,目前全区人均用电量显著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由于地理条件所限,电力供应仍不能满足需求,使西藏工业及整个国民经济的高速协调发展失去了保障。由于能源跟不上,工业和基本生活受到限制,即使是建成投产的也因能源未能得到有效保障而不能正常运行。

从水利来看,水力资源虽然丰富,但由于自然环境的制约导致丰富但资源不能有效开发利用,水利工程匮乏。西藏水利起步晚、基础差、“欠账”多,缺少骨干调蓄工程,在主要河流上都缺乏控制性蓄水工程。现有的主要水利工程大都是70年代因陋就简修建的,规模小、标准低,年久失修的现象十分普遍。现在全区已有约三分之一的水利设施彻底报废,大部分带病运行。全区农田灌溉率名义上有67.48% ,但实际上的保灌率只有33.2%。

从通信来看,所谓“要致富,先修路”,信息时代,宽带通信工程的建设同样是实现互联互通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2013年底,西藏完成了665个乡镇通光缆,乡镇通光缆率达到97.5%;累计实现3231个行政村通宽带,行政村通宽带率达到61.41%,全区域互联网用户数达到202.7万户,普及率为67.5%,然而,总体上的覆盖率并不能说明道路的通畅,与公路建设中缺乏一级公路的情形相似,西藏地区的宽带速率一直处于全国省份中后三位,远低于国内的平均水平,宽带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任重而道远。

2、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不足,长期靠中央扶持政策,企业小而弱,盈利状况不佳。其中成本制约是重要原因——高原气候需要较高的技术成本和运行成本;重要资源勘探和利用水平低。根据2013年统计年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35万个,平均资产回报率(ROA)为7.4%;西藏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仅有70个,平均资产回报率仅为1.3%。

3、整体生态功能退化,环保压力大。西藏生态系统及其脆弱,抗干扰能力差,一旦破坏很难恢复,因此环保压力较大。2013年数据,全区退化草原面积已达11万平方千米,占草原面积的13.93%。不仅如此,西藏沙漠化土地与潜在沙漠化土地面积占全区总土地面积的18.17%,这一比例比全国沙漠与沙漠化土地占国土总面积15.9%的比例高出2.3个百分点。此外,西藏是我国地质灾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脆弱的生态环境,严重制约着经济的发展。

4、基本公共服务供应能力不足,区域间差异大。由于没有完善的供应机制,西藏城市社区基本公共服务面临这区域不平衡,覆盖面不广,标准过低,效率地下的问题。在健康服务体系建设方面,到2015年,全国平均每千人病床数(含住院护理)为4.97张,同期西藏仅为2.96张。基础教育、医疗保健和交通通讯方面,单一的服务供给体制严重影响着西藏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四、从问题出发,未来政策可能重点发力的方向

习总书记常说,要从问题出发制定改革方案。对西藏来说,未来的政策应该会着力解决以上问题。
 

 


(一)继续加大基础设施投资

第一,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集中在骨干交通网;第二,能源网络投资;第三,是水利工程投资,尤其在澜沧江等水资源富裕的地方,加大水利工程投资。

(二)发展重点产业

第一,旅游是西藏的支柱产业,在此番两会前人事变动中,由副省级官员丁业出任新设立的西藏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显示出中央对西藏旅游业发展的特殊重视,并且于2014年国家旅游局评审通过了《西藏建设重要的世界旅游目的地中长期总体规划》。第二,发展清洁能源,发挥西藏地域优势;第三,生物医药,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有利于稳定社会环境;第四,矿业,包括资源的深度开发、勘探、深加工。
 

 

(三)加强生态保护

西藏的生态保护任务繁重,需要创新机制的支持。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1月14日印发了《关于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见》,部署改革创新治污模式,吸引和扩大社会资本投入,促进环境服务业发展。在治理过程中,第三方不收取治理费用,而是在治理完成后,从治理成果中受益。不仅解决理资金问题,还提高了治理效率,增强了政府执法效能。第三方治理的模式在国家层面上为环境污染治理建立一个平台,将更大地激发民间资本进入环保领域的积极性,降低治污成本,推动环保产业快速发展。
 

(四)改善社会民生

西藏的基础教育、医疗保健等公共产品供给不足,未来可能将进一步放宽准入门槛,引入民间资本,改善公共服务供给。国务院在《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中指出,要“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市政、金融、能源、电信、教育、医疗等领域,鼓励民间资本进行重组联合和参与国有企业改革。”积极推进医疗、教育等社会事业领域改革,将民办社会事业作为社会公共事业发展等重要补充,统筹规划,合理布局,加快培育形成政府投入为主、民间投资为辅等公共服务体系。在《关于印发发达省(市)对口支援四川云南甘肃省藏区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方案的通知》中国务院确定由天津市、上海市、浙江省、广东省(含深圳市)对口支援三省藏区4个藏族自治州和2个藏族自治县,并且提出增强基层公共服务能力,大力扶持教育发展。
 

(五)维护国家安全

如果说对内战略中最重要的是改革,那么对外战略中最重要的就是国家安全。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专门成立的两个顶层领导机构,一个是负责对内改革的深改组,而另一个就是负责国家安全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作为中共中央关于国家安全工作的决策和议事协调机构,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负责,统筹协调涉及国家安全的重大事项和重要工作,这种机制设计也显示出本届党中央对国家安全的重视。
 

 



题目及前言灵感来源于冯唐诗:

春林渐盛,春水初生,春风十里,不如你。

特此感谢。



来源:民生宏观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