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2018:我们在坚守些什么,又在放弃些什么?

 

守住希望:这是别人唯一从我们这拿不走的财富

image.png

今天是12月31日,还有一天,2017年就结束了,2018年脚步声已清晰可闻。在这个大中华区股市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神奇年度里,我们到底坚守了些什么?又放弃些什么?最终收获了些什么?想写点什么东西,但总觉得所有想法在这篇文章里已充分表达了,所以,稍加修改,重温给大家。

新年总让人既期盼又怅惘。怅惘多半是因为检讨去年收成无多,期盼则是心底总对未来怀有一份希望。格隆非常喜欢王维的一首诗《山中送别》:山中相送罢,日暮掩柴扉。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打动我的不是辞藻,而是诗中隐含的那份若有若无,但实实在在的期盼与希望。

格隆一直记得一部关于希望的老电影《肖申克的救赎》(TheShawshankRedemption)。影片中,银行家Andy蒙冤,被判无期并关入肖申克监狱。在那座"灵魂交给上帝,身体交给狱长",人人都只有放弃希望,变成行尸走肉才能生存下来的人间炼狱中,靠一个巴掌大的鹤嘴锄,Andy用二十年极尽屈辱的时间,挖开了狱友认为六百年都无法凿穿的监狱高墙成功出逃。在一次罔顾门外狱警的枪口坚持给狱友播放"费加罗的婚礼"时,Andy道出了支撑他做这一切的原因: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穿透一切高墙,存在我们的内心深处,别人拿不走、碰不到的东西,那就是希望!

格隆一直在想,如果用资本市场的估值方法给希望做个估值,最好的估值方法应该是折现法,而估值结果一定是无限大--因为希望无止境,而有希望就可能有奇迹。

人生也罢,投资也罢,每个人都不敢保证在最艰难、最沮丧的时候,还会一直记得自己的信念,不敢断定自己就那么执着,但格隆希望大家一直记着Andy奔向自由后,留给狱友Red的那句话:Hopeisagoodthing,maybethebestofthings,andnogoodthingeverdies.

这句话像极了格隆最喜欢的那首戴望舒的《偶成》: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自1997年开始,每年回藏区成了格隆的必然安排--那里就像格隆的第二故乡。但这个动作从2014年停下了--因为投入百分之两百精力做格隆汇的原因,实在抽不出时间,我连续3年没有进藏。这非常稀罕,以致藏区众多朋友纷纷询问,我的一致回答是:我在培育另一个希望。等这个希望开花的时候,我再进藏看你们!

但我知道,没有任何理由能解释连续3年的失约--你在追逐一些东西,也一定在放弃甚至永远失去一些东西--惶恐和愧疚之处在于,格隆并不确知哪些更珍贵,是在追逐的,还是在失去的?生出这个感慨,是因为2017年冬天时,收到了好友卓嘎央宗因为高原心血管疾患被送往拉萨抢救的信息。"有多严重,还回不回左贡,都不知",她在阿里噶尔县教书的妹妹操着不是很熟练的汉语如是告知。

脑海中自然就涌出2015年雪顿节前央宗邀我返藏时发来的那阕清新诗文: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他乡独闯可安否?莫忘雪顿归故乡。

认识央宗是在她北京读中央民族大学的时候。后来好友贡去乎嘉措活佛在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读书的那几年,我们在那里会经常碰上,也就熟了起来。不同于多数民族大学学生千方百计希望留在内地,从认识开始,央宗就说她一定会回她在雅鲁藏布江边的故乡。她说北京很大很美,但她已经看过了。"家乡更美。我回去,也许就能让家乡更多的孩子有机会来北京看看。"央宗说话总是那种淡淡的语气,一如她清秀脸上淡淡的笑容。大学毕业后央宗追随贡去乎的脚步去了印度留学,我们的联系就很少了,再后来就听说她很决然地回到了家乡,自愿去到昌都左贡一家偏僻的中学教书。后来我托在林芝做县委书记的好友辗转驱车去看她,朋友给我的回话是:"她挺好,与那些学生在一起。上午上课,下午转经,很快乐!"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搞不懂她。那个鬼地方,真是苦。"

我听后无语,因为我懂她。

卓嘎在藏语中是对度母的称呼,也就是我们汉地佛教俗谓的度人仙女。我想,卓嘎央宗这个名字,冥冥中也许就是一种上天对人生轨迹和追求的定位?我陆续给她学校寄去了很多书和资料,但我知道这种行为很苍白甚至猥琐:我在为自己寻找一些开脱的借口。我一直无法做到抛开现代社会缤纷色彩的诱惑,哪怕只是一年半载,而去亲力亲为一些内心更认可的事情,哪怕那件事本身的色彩其实更加绚烂迷人。

格隆每年进藏,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感染于藏地、藏人内心那种对希望的执着:无论生活环境多么恶劣,无论自身条件多么不堪,他们永远那么乐观,并抓住每一个时机载歌载舞,哪怕是在辛苦劳作的时候(如果你见识过藏区的打阿嘎)--这一如藏区的格桑花与经幡。在藏区,经幡和格桑花一样随处可见,普通却又圣洁。藏人相信,经幡在空中的每一次随风舞动,都是在为众生念经祈祷。它们如同精灵,在山南藏王宫殿,在阿里民居屋顶,在梅里雪山山口,在川西阿须草原,在年前刚发生强震的吉隆沟口,在格隆去过的藏区的角角落落,在所有磕长头的信徒能到达的地方,就那样色彩斑斓,那样自由欢快,那样恣意放纵地在风中飞舞吟唱,替所有人做着祈祷!

任何时候,遵循内心去做一些事情,守住你内心的希望!

image.png

愿您的心中,永远有一片飞扬的经幡!

财富貌似很重要,但经常会瞬间苍白

格隆是2015年离开香港回到大陆的。回内地这三年,每年的冬天,几乎都能感受到那种无能为力,且痛彻骨髓的寒冷。

依然清晰记得,2015年12月31日子夜时分,我走出中环IFC的办公室,抬头看到维多利亚湾上空璀璨烟火时的恍然惊觉:一年又过去了?

恰好当时格隆汇上海的一个朋友发来了外滩新年踩踏的现场照片,照片后面附有几句劫后余生明显仍带着恐慌的文字:踩踏!有人死了!在获救前,我下半身被压着一动不能动,我眼睁睁看着身边被压着的一个女孩子没有了声音和呼吸。但我能听到不远处,一大批根本没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人在跟着东方明珠电视塔的时间显示整齐划一喊着新年倒计时:5、4、3、2、1……

最开始我以为是朋友的新年恶作剧而一笑置之,但很快有第二个、第三个格隆汇朋友陆续给我发来了现场照片,我才知道这是真实在发生的事情,就在离香港两千公里之外的一个广场上。我急忙询问朋友现场情况与他的安危,他发来了第二条信息:我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庆幸我还活着!生死、忧欢真是一步之遥!格隆多保重!

事后我知道那场上海外滩上,本为迎接新年倒计时的嘉年华,因踩踏而死亡36人--这个数字,搁在哪个国家都是重大超级悲剧。

是不是有一种严重的不真实感?当时几分钟前,我还在IFC的办公室里调整美联储加息的量化模型参数,还在计算AH股的整体价差,还在回溯历史上银行股、券商股在无宏观经济基本面支撑下能到达的估值上限……与此同时,在上海,有36个同胞再也迎接不了他们本来充满希望去守候的新年。

2016年冬天,类似悲剧再次上演,只是地方换在了深圳。

2015年圣诞节来临前5天,2016年新年钟声敲响的前10天,深圳市光明新区恒泰裕工业园馀泥渣土受纳场堆积的大量余泥渣土滑坡,造成附近3个工业园33栋建筑物被掩埋,75人失联--在厚厚的土层下掩埋超过5天后,我们都知道失联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是什么。

最关键,这事情发生在工业区--这意味着,埋在黄土下的,全是背井离乡的打工者。在格隆的农村家乡,他们被称为主劳力。75个主劳力的突然离去,对千里之外75个家庭,极可能意味着天从此塌了下来:一家人的吃食,老父老母的生活、年幼孩子的读书,一个五、六口人的家庭可能从此没有了指望,甚至崩溃。

他们多数人一年辛苦勤扒苦做,也就那么一点点微薄的收入。但他们天生容易满足,他们可能已经拿着好不容易抢到的无座车票,带好了虽廉价,但却温馨的小礼物,憧憬着回家过年,亲人团聚。

他们可能做梦也想不到,他们会在新年钟声敲响的前十天,被埋在这个叫深圳的异乡土地下,连一块墓碑都没有。

有没有一种虚拟现实的感觉?我们在研究虚拟现实、中国经济的走向、H股的全流通,但有75个人再也回不去生他养他的故乡。

2017年的冬天,这种由外至内的寒冷,转移到了无数普通大众追梦的京城。一大批人在几个小时内被限令离开。一个格隆汇朋友给我发来送别江西一家三口的照片:他们在零下5度的夜晚被驱离,他们孩子手中抱的布娃娃是从垃圾堆捡的--他们根本来不及把孩子自己的布娃娃带上。

这些看似偶然的事件,年复一年,轰轰烈烈发生,又悄无声息湮没,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前年新年,上海滩的踩踏让我产生的是严重的时空错位与今夕何夕的恍惚感,去年深圳恒泰裕工业园的悲剧,让我产生的是一种绞痛和无能为力的愧疚,今年京城的驱离,给我更多的则是一种感同身受、近乎屈辱的愤怒:他们不就是想在自己国土上讨口饭吃吗?凭什么该如此艰辛?!

或许,你也会与我一样有天马行空的惶惑:我们每天的生活方式,也许远没有我们所认为的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我们每天在讨论和追逐的东西,也许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和有意义?我们在思维惯性与行为惯性下日复一日重复的那些行为,或许与我们上路之初的初衷,根本就是南辕北辙?

格隆一个很好的朋友,曾是内地一家公募基金的的高管,拿着令人艳羡的高薪: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一个成功者。有一天我收到他从丽江发来的信息:已辞职,和老婆在丽江。我们承包了一家客栈,有空来玩。问他发生了什么,为何如此大动作,他回答:什么事也没发生,只是我一直想要过的日子是不断更新的彩色片,而不是日复一日的黑白片。之后他追问了一句:你有没有觉得,财富在很多时候异常苍白?

不知道你小时候最喜欢做的是什么?

格隆小时候最乐此不彼做的事,就是仰望星空,油菜花地里、稻谷场堆中、水牛背上……我总在好奇,天的那边有些什么?到今天,我依然对深邃的星空极端着迷。

image.png

不要一直匆匆赶路。偶尔停下你的脚步,看看久违的星空,想想你在做什么?!

愿您的内心,永远有一片可以仰望的星空!

人生若只如初见:追逐财富,但守住更珍贵的年少轻狂

格隆一直很喜欢三毛的那首《记得当时年纪小》:

记得当时年纪小

我爱谈天你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榕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它几乎囊括了格隆对幸福的全部理解:简单得近乎透明的快乐。

不少格隆汇朋友对我说,格隆,你太感性了,你一点也不像一个做投资的。

这话给我带来的感觉更多是酸涩,而不是惊喜。

因为我自己清楚知道,当年那个仰天大笑出门去,毕业个性签名是"我可以生,可以死!我大笑!由天决定!"年少血热的少年,那个看完了马丽华的《西行阿里》,就打起简陋背包不计后果远赴藏北,最后差点死在那里的无畏少年,那个偶然读了一句打动自己内心的"一杯清闲,可抵十年尘梦。从此以后,忧又何妨,喜又何妨,平凡度日而已"就不知天高地厚,摸索着乘船顺长江而下,去南京寻找和拜访小说《清闲尘梦》作者梁晴的少年,那个读大学期间拼命写文章、授课、炒股,积累和凑足经费后请女友去共吃一份川味香水煮牛肉并喜不自禁的少年,那个毕业后南下深圳、香江,夜晚趴在深圳北环天桥和香港中环天桥看桥下车流,由衷赞叹城市的繁华,并梦想着这车流里有一辆车如果是我的,路边闪烁着灯光的房间有一间是我的该多好的少年,已经越来越离我远去了。

人到中年,格隆早已渡过了为衣食谋的阶段,也很自得于没有辜负毕业时父亲"俯仰无愧"的四字要求。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格隆的这个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物质财富越积越多,但却再也不容易感动,再也难找到过去那么简单轻松的快乐。

而那些东西--简单、感恩、包容、赞美、满足、快乐、上进、给予而不是索取,才是格隆珍视的真正财富。

是的,格隆其实想说的,是大家其实都明白的一句话:我们真正追逐的其实是快乐。但很多时候,我们把快乐简单等同于了财富。但一定有一天你会明白:财富真的不能带来快乐,至少绝不必然带来快乐,如果你不能很好驾驭你在财富面前扮演的角色和心态的话。

2015年有多少人在A股大牛市里曾一夜暴富,却又在贪婪与侥幸中失去所有,甚至破产。讽刺与闹剧的不是股市,是你的内心。

2017年有多少大亨、首富在财富、与政经的追逐中进退失据,甚至远走他乡,身陷囹圄。万科、万达、乐视、安邦……,如此之多我们耳熟能详,曾经看似光鲜的商业故事、商业逻辑与商业帝国,都那么轻而易举垮塌,被证伪。

追逐财富,但守住更珍贵的那些东西,尤其是你年少轻狂时所珍视的那些东西!这样你才会在财富与内心之间寻找到平衡。

image.png

愿您的内心,永远有那一份淳朴的年少轻狂!

你的投资真需要那么高的收益率吗:求之愈频,失之愈远

2016年,格隆曾经在一次证券从业圈的校友聚会上问过一个问题:你们谁的资产总额超越了07年大牛市时的总额?

当时统计结果令人吃惊:就算是这批专业的从业者,也还有近4成的人的资产总额仍未超越07年牛市巅峰时的水平,这8年一直在弥补之后熊市的亏损--但8年的光阴已经过去了。

人的一生有几个8年?

另一次是今年底的聚会,有今年在港股牛市收益率超过400%的朋友问格隆:格隆,如果我把钱交给你来做投资,你能做出这个收益率吗?

格隆摇摇头:应该做不到。

对方追问:那你天天花那么多精力做深入研究的作用和优势体现在什么地方?

我想了想告诉他: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不亏钱,尤其熊市里。

能做到在熊市里不亏钱,是因为格隆从踏入这个市场开始,就一直生活在一种恐惧之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不想成为这条路上的路标--但也正是这种恐惧能让我一直活着,并一往无前。

格隆攀过珠峰,因各种原因铩羽而归。虽未登顶,但我见到了诸多死在攀登路线两边并成为路标的登山者尸体,各种姿势,触目惊心--其实山总在那里,你得为自己保留下次攀登的权力。

image.png

珠峰路上的地标性尸体:GreenBoots

证券市场习惯造神,经常会宣传哪个哪个股神当年获得了多高的惊人收益率。但格隆从来都是把这种东西当做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既不会羡慕崇拜,更不会细究是否真实,以及怎么实现的。在格隆看来,投资根本不需要那么高的收益率,长期看似平庸的正收益率,带来的是长期惊人的回报。如果你每年都领先指数太多,你可能离被扫地出门的时间也不远了:你的超常规收益一定来自你的超常规动作,其中必定有冒险成分。最关键的是,你会陶醉在这种超常规收益率中,天真地以为这是你的个人能力,形成思维与路径依赖并乐此不彼去反复尝试--这意味着,你以前所有积累的收益,只是在为下次一次亏掉做准备而已。

因为佛祖也无法保证你一直有那么好的运气:天天走夜路而不碰到鬼。

格隆酷爱下围棋。我也相信这个市场有不少类似李昌镐那样的高手,他们能灵活把握和捕捉到这个市场几乎每一个主要的机会,并能在熊市与牛市之间自如切换投资思路。

感谢佛祖,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我们不需要做到这样,就能活得很好。

最关键的是,这样做,我们能一直活着。

感激与祝福:我们一起努力

image.png

猜猜这双脚是谁的?

是的,是一双世界最顶尖芭蕾舞艺术家的脚。她有最美丽的容颜和舞台上最曼妙的舞姿。直到有一天她应记者要求当众脱下了她脚上的鞋子!

格隆想说的是,所有成功,背后都是艰辛的努力和汗水:你是这样,我是这样,格隆汇也是这样。感谢与我们一路同行的近千万会员朋友--很多朋友陪伴我们已经有4个年头了!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们不会有今天的成绩。"独行者速,众行者远",期待我们能一如既往,继续并肩前行,并一起分享责任与荣耀。

过去的一年,我们有收获和惊喜,也有懊恼和沮丧。但没关系,重要的是始终保持一颗积极,上进,感恩的心,传递给你自己,传递给你的朋友,传递给你的太太,你的孩子,你身后视你为顶梁柱的亲人:尽管很难,但你会一直风雨兼程!

最后送大家一首格隆很喜欢的丰子恺的一首诗,作为送大家的新年礼物。謹以此诗致即将来到的2018,并祝福所有格隆汇的朋友万事如意:

《豁然开朗》--丰子恺

你若爱,

生活哪里都可爱;

你若恨,

生活哪里都可恨;

你若感恩,

处处可感恩;

你若成长,

事事可成长。

不是世界选择了你,

是你选择了这个世界。

格隆2017年12月31日,于深圳湾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