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MERS事件引发跳水看港股的Niao性

进入六月,面对疯牛不止的A股,港股的背影显得格外的落寞。在政改阴影下,港股表现低迷,最为夸张的还是昨天。在一则疑似MERS疫情传闻下,恒指急速跳水,一度大跌近400点(最大跌幅达到1.54%)。 


港股走势如此惊弓之鸟,简直让人匪夷所思。结果一打听,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原来香港的青衣,突然报道有MERS的疑似病例,经历过SARS噩梦之后,香港对一切疑似疫情都极其敏感,但是恐慌成这样是不是反应过度呢?在青衣发现疑似病例之后,整个青衣城就和空城差不多了,而港股也生生砸下了一个大坑。这样一个特殊事件,竟然会给股票市场造成如此之大的影响,我觉得过于夸张了,真的,这样的下跌显示出现在港股市场情绪的脆弱。


这样看来,是不是一个股民先买指数熊证,吹一晚上空调,然后跑到商场里的诊所说自己感冒了(香港很多小诊所是开在商场的),务必多打几个喷嚏,最好能喷医生一脸唾沫星子,末了再加句我刚从韩国回来。这样就可以坐等发财了呢?

言归正传,关于MERS,从目前有的一些资料可以知道,它的传播性远不如SARS,该病毒需要亲密接触才可能传播,目前病例的传播范围都集中在家人和医院,没有出现社区性传播特征(即持续的人传人)。而国内第一例输入性的病例(就那个韩国人)从发现至今已经十多天,在这十多天的潜伏期内,与患者有接触的人中并没有出现患异常,全部解除隔离,也从侧面印证了传染性不强。 


我个人对MERS的理解就如同之前的禽流感和埃博拉差不多,有病例出现不奇怪,但这次,肯定会得到有效的控制。原因是:

1SARS的传染性很强,现在包括MERS的一些其他病毒都比不了。

2)在SARS后,香港和大陆的疾控体系得到了非常大的提升,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上。

所以如果因为MERS而造成的股市波动我个人认为不用害怕,很快会过去。 


不过,到了这里还是要吐槽下港股市场,一个疑似病例就把港股中的投资人吓成那样,这不应该是一个成熟市场所应该有的特质。香港在SARS之后对病毒两个字是及其敏感,当年整个香港是一“醋难求,这次Mers事件引发的港股下跌,与其说港股脆弱,不如说港民在SARS的阴影下更脆弱。


 2003年当时Sars爆发的时候,楼市和股市都几乎处于一个崩盘的状态,股市从1万多点跌去了20%


这次MERS乌龙事件从侧面反应了港股目前是有多么脆弱,投资者的情绪波动异常强烈。在政改前夕,大家的神经都非常紧绷,有如惊弓之鸟。但背后却反映了港股市场的资金目前是没有主心骨的。


 香港资金可以简单分为国际资金和国内资金。来自国际资金的部分,在美国加息的大背景下和香港政治情况不明朗的情况下,对港股是十分警惕,有如墙头草两边倒,港股一好就拼命进,如果有点风吹草动,一不好,撒腿就跑(从占中那会儿有人吓的赶紧买机票回家就可以说明一二)。而来自国内资金的部分,目前状态是很想进但渠道有限,多半是从什么地下钱庄过来的。万一过几天政改不通过,我相信大陆本来想支持香港的一些政策在执行层面是会受到影响的,未来解放军南下可能也会受到影响,这样,在港的游击队资金可能就没有那么有信心,只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换句话说就是资金流动太剧烈。其实这个特性和A股还是蛮像的,A股也是股市一牛,资金就哗哗哗的往里面流。当然A股的资金只能在国内转,要么炒房要么炒股,出国渠道就那么点点,一会儿楼市飞上天,一会儿股市飞上天。如果未来某一天人民币可以自由流动,我相信A股绝不会有这么夸张的涨法和这么高的估值。这也是国家控制牛市其中的一个方法,不断往外开口子降水位。 


在未来,我认为只要国内资金的向外流通口子可以再多一点,这样,能沉淀在港股里的资金量可以多一点,这样的港股会稳很多。就好比公司IPO的时候都会招一批基石投资者,说好多长时间你不能卖,为的就是股价稳定,波动不要太大。所以,港股目前真的迫切需要主心骨力量来支撑大市,这个任务可能还是得靠解放军来完成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