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三国杀:华为把小米逼进了墙角 中兴打酱油去了?

智能手机三国杀:华为把小米逼进了墙角 中兴?打酱油去了
作者:格隆


小米最近明显逼急了

1月15日,小米在国家会议中心发布了新一代旗舰手机小米Note。小米的这次发布会打破了小米之前产品发布的两个规律

1、第一个被打破的规律是小米的产品发布周期。在此之前小米的期间产品发布周期都是一年,这一点与苹果相同。

2、第二个打破的规律是定价策略。之前小米旗舰产品的定价都是2000元水平。而这一次,小米Note顶配版的定价直接提升到了3300元的水平。

如果格隆的理解没有错,这两点改变多半是受到了来自华为的启示(压力?)

雷军的老巢被掏

格隆说过,中国互联网这个江湖,实际就是一张圆桌会议Table。坐在桌上的只有五个人,坐桌子上席的TAB为已经稳稳奠定江湖老大地位的三巨头腾讯、阿里、百度,坐桌子下席的LE为两个有可能崛起与三巨头掰掰手腕的L(小米的雷军),以及E(360的周鸿祎)。桌子旁边则围着一大堆各家的小兄弟,负责打酱油。

格隆很早就分析过中国互联网三巨头(TAB)各自的优劣。三巨头之所以长期互相征伐(比如支付、比如打车),但仍能相安无事三分天下,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互联网最容易做大、最赚钱的三个领域(电商、社交、搜索)被三方各自牢牢把控,三方各自大后方的老巢都极其稳固,对手基本没有机会渗透

腾讯也尝试豪情万丈过做电商,甚至还拉京东垫背,最后的结果你看到了:电商业务被清理门户,还弄得京东用不了“双十一”品牌了,刘强东喝不了奶茶了。马云也曾经动员所有力量去做“来往”(很多人可能没听过,“来往”类似微信,马云鼓捣的微信),并要求所有员工参与进来,去南极企鹅的家里打砸抢:思路很简单,我直接掏了你的老巢。最后结果大家也看到了:“来往”成为了一个99%的互联网用户都不知道的笑话。阿里试图通过这种直捣黄龙府的办法来抓住腾讯的睾丸,但最后发现只是抓住了腾讯的裤裆

没错,格隆想说的是,要在中国互联网这个杀机四伏的江湖上立足,有两个基本条件:

第一,  你有一个后方老巢;

第二,  你的老巢不能被端。

雷军(小米)的老巢是什么?

是小米智能手机。严格说,做手机的公司与互联网企业八竿子打不着。但雷军硬是把一个做硬件(手机等)的企业打造(包装?)成了一个互联网企业:用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价)卖手机。不指望通过卖产品赚钱,而是通过卖优质性价比的产品获得庞大用户群(也就是互联网的两大基本要素:会员与流量),并以用户群构筑一个生态圈,通过变现流量赚钱。

现在的问题是:小米的老巢有被端掉的风险。

如果被端,就算赢了和董明珠的赌约,但超过400亿美金的估值没支撑了。


华为把小米逼到了墙角

智能手机行业的竞争异常激烈,引用雷军自己的话“这个行业的竞争恐怖得一塌糊涂”。

智能行业的激烈竞争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极快,节奏不逊于互联网行业。以下这些炫目升级几乎都是在最近短短的三四年时间内完成的

1、  从单核CPU到双核、四核;

2、  架构从32位到64位;

3、  屏幕从720p到1080p再到现在的2K屏;

4、  相机从320万像素到现在的1300万像素,再到支持光学防抖这样的专业级别性能。

5、  最近的几个月指纹识别和HiFi几乎成了各家旗舰的标配。

在行业内厂商快速迭代自家产品的时候,还能够平心静气的每年推出一款产品是需要很足的底气和勇气的。整个手机行业来看,严格的每年只发布一次产品的厂商就只有苹果。原因格隆在之前的文章中也讨论过,苹果独特的生态系统(iOS操作系统)使得苹果可以与安卓阵营做到差异化的竞争。在安卓阵营中,即使是三星也是一年两次发布旗舰产品S系列和Note系列。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小米能够在前三年坚持每年发布一次旗舰产品(不算低端品牌红米)已经是很不错了。

但是到了14年,小米真的有点坐不住了。首先是小米4手机在7月份发布之后市场的反映一般。反倒是9月发布的华为Mate7,在市场上引起的巨大的反响。Mate7在发布后不到一个月销量即过百万。华为消费者事业部总经理余承东称,“Mate7三天卖出了三个月的销量”。因为预期不足,导致Mate7供应链准备跟不上,产品长期断货,市场上甚至出现了争抢Mate7的现象。要注意市场争抢Mate7的时间也是苹果iPhone6在中国开始销售的时间,Mate7的风头可以说完全不逊色与iPhone。更重要的一点是华为Mate7并不是一部主打性价比的产品,而是一部明确定位于高端市场的产品。Mate 7定价在4000元价位,缺货时高配版本在水货市场的价格在5000元以上。而且在海外市场,Mate7的定价也是接近iPhone6和三星Note4的。国产手机在高端智能机市场取得这样的成功,中国是第一次做到,是一家叫华为的企业。

Mate7的成功给了余承东足够的信心。余承东放言,华为成立独立互联网手机品牌“荣耀”这个子品牌是用来与小米这样的公司竞争的。而华为主品牌战略则是走精品和高端路线,是要跟苹果和三星竞争的。就连荣耀的品牌广告语“为退烧而生”,也与小米的“为发烧而生”针锋相对。在华为的强势之下,雷军终于坐不住了。上文中雷军感慨手机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就是在14年12月华为Mate7热卖,继而发布了荣耀品牌的背景下发出的感叹。在这样的竞争压力下小米再不发力高端市场,恐怕会使得品牌形象不断低端化,彻底失去在高端与华为竞争的机会

2015年1月4日,雷军晒出小米2014年成绩单:售出6112万台手机,增长227%,含税收入743亿元,增长135%。6112万的手机销量也超过了雷军此前预期的6000万台。2013年,小米销售手机1870万台,增长了160%;含税销售额达到316亿元,增长150%。小米的高速增长让人惊叹的同时,华为更加不甘示弱。2014年最后一天,余承东在内部员工大会上宣布了2014年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成绩单:全球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7500万台,同比增长40%,手机业务2014财年销售额突破120亿美元。华为荣耀超额完成2014全年利润目标,全球销售额增长近30倍。2014年,荣耀品牌手机卖出2000万台,销售额为30亿美元。 华为不论从手机出货量还是销售金额,都与小米相当。


内功修炼:华为的厚积薄发与小米的暴发户色彩

虽然从数字上来看,小米和华为是不分伯仲。但是在内功的修炼方面,华为明显要胜过小米一筹。

所谓的内功,就是核心技术和专利。华为的旗舰手机Mate7所搭载的处理器芯片是华为旗下海思芯片公司自主研发的麒麟芯片。自主芯片的使用在国内手机生产上可谓是绝无仅有。这也是习主席出访时将Mate7作为国礼的原因,Mate7才能够代表中国智能手机自主研发的最高水准。华为自己当然也非常清楚自身的技术优势,在专利方面构筑的壁垒将为其在全球市场发展中赢得加分。余承东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目前我们实际上和国内竞争对手站在不平等的平台上竞争,一旦走出国门,通常占手机成本超过10%的专利费会让很多厂商无法生存。”

小米借助互联网营销渠道与模式迅速进入中国智能手机巨头行列,但还是遮掩不住或多或少的暴发户色彩:模式只是外衣,核心专利与技术才是内功。小米在这方面必须迎头赶上。

中兴通讯去哪了?哦,出去打酱油去了

华为的技术积累和超强执行力,当然不仅仅表现在智能手机业务上。

在通信设备领域就是华为中兴联手打破了国外供应商的垄断,将传统的欧美巨头如阿尔卡特、朗讯、西门子、诺基亚和爱立信等逼迫到了一个接一个亏损、重组甚至退出江湖的境地。

但,今日中兴已非昨日中兴。从公司治理、管理、业务拓展、竞争实力等方面,一度与华为并驾齐驱的中兴通讯,已经被华为甩开了至少十条街以上。今日中兴,已经是徒有其名了。一家具有先发优势、国企政策扶持资源、行业迅猛发展大背景的龙头公司,沦落到今日的徒有其表,实在令人嘘唏。

以2014年的数据来看,根据华为CFO孟晚舟披露的数据,华为2014年营收约为2890亿人民币。这个规模是中兴通讯的三倍以上。从盈利能力来看,华为的净利润率在12%的水平。而中兴通讯的14年净利率预计在接近4%的水平,华为又是中兴的三倍多。所以综合起来,华为的净利润就是中兴通讯的10倍!足见华为产品的优秀和公司治理水平的高效率。然而,华为在技术研发上却从来都不吝惜投入。仅2014年,华为在研发上投入就有400亿人民币,占14年收入接近13.9%,还高于中兴通讯前三季度11.2%的水平。

华为就是这样一家值得尊敬和令国人骄傲的公司。

格隆一直的观点是:这样一家优秀的公司一直没有上市,实在是投资人的一大遗憾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