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投资,关于江南:投资是一生,苏曼殊,也是一生

编者按:格隆汇“决战港股”海外投资嘉年华第二站,特意选在11月1日西子湖畔的杭州。我们诚邀新朋旧友与格隆一起去西湖边纵酒品茗,谈股论金——这也是我们今天特意分享格隆这篇经典旧文的原因:文章读起来,是不是像一杯醇酒?一首老歌?读完,您也许更能理解何谓投资,正如格隆所言:投资,是一生。苏曼殊,也是一生!

偷得浮生半日闲是身处喧嚣浮躁投资领域的人最渴望的享受。除了沉迷西藏,格隆骨子里有股浓厚的江南情节,每年3、4月芳菲将尽,龙井吐绿的春末,都会到一枝杨柳一株桃的杭州西子湖畔小住,一是感受南宋江苏如皋人王观"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的春去情结,另外也是试图在清净中从投资之外感受一些对投资可能有用的东西--格隆一直坚信,投资如做诗,功夫在诗外。

格隆曾经劝说一个祖籍杭州的好朋友移民海外,他回答:江南好,江南自古繁华,愿世世代代居江南。

Clipboard Image.png

在古往今来如恒河沙数般的各式地名中,最奇妙当数"江南"。这个地名早在先秦就已问世,那时它主要指长江中游的今湖南、江西一带。"江南"的现代意义源于唐朝。唐太宗将天下分为十个道,其中就有江南道。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项羽垓下被围,自觉"无颜见江东父老"而自刎乌江,这个"江东"指的其实就是后世的"江南"核心地带,即今以太湖为中心的苏南、浙北区域。自千年前吴越王钱鏐之孙裂土归宋始,江南就几无大的战乱,南宋偏安杭州后,江南文化与物质的富庶更是无出其右者,以致后面历朝均有两江膏腴,泽被天下,满朝进士,半出江南之说!

江南最吸引格隆的地方之一是它厚重的人文文化积淀。

江南花柳从君咏,塞北烟尘我独知。与大漠孤烟酷寒荒蛮的塞北相比,江南代表的不单是富庶丰足的财富,更是繁荣发达的文化教育。江南的魅力不单是小桥流水,草长莺飞,有活泼俏丽的女子在采莲,在戏水,有结着愁怨丁香一样的姑娘,走在悠长悠长的雨巷,更有无数文人雅士生在江南,逝葬西泠的梦想,以及他们对江南传神的文字记录。

Clipboard Image.png

白居易被贬期间曾在江州(今九江)、苏州、杭州都做过官,其经典名句"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非常直白地表达了他对江南的偏好。五代时睦州新安(今浙江建德)人皇甫松的"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则是无数人梦想中的家乡情景。晚年一直在蜀地为官的韦庄则以"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来表述他对江南的思念,这与清朝时娶浙江湖州人沈宛为妻,并长居江南的著名词人纳兰容若在巡视辽东而撰的《长相思》如出一辙:"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jing),雪一更(jing),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但江南更吸引格隆的是它的商业文化。

Clipboard Image.png

从明朝开始,中国的首富就都出现在江南这块土地上绝非偶然。早在明朝,资本主义就开始在富庶的江南萌芽,并逐渐在这块土地上形成一种深入骨髓的商业文化--尊重契约,节俭勤勉,对财富的敏锐嗅觉与执着渴求,强烈的乡土社会责任感,百折不回的韧性与勇气。也正是这种文化缔造了明朝首富沈万三、清朝首富胡雪岩、近代的荣毅仁家族,以及几年前的中国首富宗庆后,今日的中国首富马云。

相较于很多地方的企业治理诚信问题,格隆对来自江南的企业有一种天然的信任,根本原因就在于江南的商业文化有严格的行为边界,他们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马云将支付宝从阿里剥离一直被广为诟病,但其行为严格来说是没有突破契约边界的,虽然这其中多少蕴含着一些无奈与狡黠(阿里上市前后,格隆先后写了5篇对阿里的深度分析文章。格隆自信这个资本市场能超过格隆对阿里理解的人会有,但,不会多)。

遗憾的是,这种江南商业文化始终没有得到茁壮生长的机会。作为世界上惟一一个延续两千多年的中央集权国家,政权对经济的控制已经形成一种制度与文化的惯性。在中国跌跌撞撞的历史进程中,路径的选择权始终在各种派别的官僚与知识分子之间交替轮转。最为理性、稳健的工商业阶层,始终被排斥在决定历史的权力结构之外。在这种缺乏信用契约的环境中,中国特有的官僚制度,人际关系成为商业生长的必须土壤,而这种土壤注定了建立其上的商业故事最终都将是海市蜃楼。

胡雪岩通过结交权贵显要,纳粟助赈而富可敌国,但最终也因权贵的倒台而一贫如洗。胡雪岩葬在杭州西郊鸬鹚岭下的乱石堆中,他曾经拥有的万贯家财和浮华一生都如浮云般消失。倒是他精心创下的胡庆馀堂,至今仍以其"戒欺"和"真不二价"的契约传统矗立在杭州河坊街上。

崖山之后无中华。格隆经常会有一个很天真的想法:假使一千多年前的宋代,全球遵循的就已是契约文化,而不是兵戈铁马的暴力逻辑,必不至于有落后游牧民族对汉文明的赤裸裸摧毁。假使中国首都能一直是杭州,而不是易守难攻的北京,以中华之文明积淀与创造力,中国早已是万邦来朝的泱泱大国吧?

中国过去改革开放,锻造了30年GDP接近10%增长的经济奇迹,但经济奇迹并未催生任何一家堪称伟大的公司。好在现在来自民间尤其是江南民间的商业力量正在蓬勃而起。如果未来这种中国几千年积淀的江南文化能在经济乃至政治的更大领域壮大,无疑将是国之幸,也是资本市场之幸。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

每次格隆去杭州,必然要去的拜谒一个地方就是西泠桥畔孤山北麓的苏曼殊墓,这次也不会例外。墓地很难找,但每次信步由缰最终都会找到。苏曼殊从不容于主流社会价值观,与投资这个事也没有任何关系,磁石一样吸引格隆的,可能恰是他身上的那种不见容于主流的活法:无惧生,无惧死,淡泊名利,恃才放旷,无拘无束。

投资,是一生,苏曼殊,也是一生。

Clipboard Image.png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