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不是救世主:一样的2%和不一样的心情

2016-08-31 17:36 自成一体 阅读 5817

前天,两个大头条几乎同时出现在所有投资者眼前

1、美联储主席耶伦重申,要是在9月份加息,那么通胀数据需要回归到2%的目标;

2、今年二季度,日本政府养老金录得500亿美金的亏损,这亏损的背后是日本银行联手日本养老基金一起买买买,并在7月29日将全年购入额从3.3万亿日元买到了6万亿日元,而这一切与日本政府实行货币宽松政策息息相关。

一面是美联储不断向市场强调,一旦通胀数据上升,接近或达到2%的目标,美联储就会开启进一步加息的进程,收紧货币;另一面是日本倾尽全力加码宽松,但是连负利率和巨亏的养老金都没能拯救日本经济,日本的通胀率不断游离于通缩的边缘,日本,怎么了?

同样的是2%的通胀目标,美、日两国的经济却截然不同,为什么?


一、同样的2%

2%,指的是通胀目标,这个目标几乎是大多数国家的政府达成的一种默契。也就是说,大部分国家的政府都会紧盯着这一通胀目标去调节它们的货币数量,最终控制实际利率,从而调控经济的冷热程度。

2%的通胀率,是多数政府在使用货币手段时的一个间接指标。经济过热时,通胀率会开始攀升,一旦超过2%这个临界点,多数政府会选择收紧货币、抬高实际利率来抑制经济过快膨胀;经济过冷时,通胀率下行,若长期在远低于2%下运行,多数政府会反向行之,放松货币,俗称“放水”,目前最高超和亲民的做法是QE(量化宽松)和负利率,原理上来讲,就是以极低的利率将资金输入到实体经济中,刺激经济更快的增长。

这个理论几乎已经是全球政界通行的主流经济学常识。

虽然有这样的共识,而且美、日央行所做的一切行为都几乎是围绕着这一指标——2%通胀率在转。但是两国的货币政策却截然厢房,这也是为何我们总是三天两头看到美联储一会鹰派一会鸽派言论的,从来只为就业数据和核心通胀率指标喋喋不休;日本央行则一再强调“若有必要,日本有能力进一步宽松”,其实都是因为日本CPI已经连续5个月下滑,且一直远低于日本央行制定的2%的目标值。


二、美、日不一样的心情

尽管美国、日本2国的货币政策目标都直指2%这一数值,但实际处境、心情是截然不同的。

同样是朝着2%的通胀目标在往前走,但日本这一路一走就是16年,这16年里,日本经历了从QE到QQE,16年间量化宽松的次数高达10次,利率一降再降,等等。

日本的量化宽松始于1999年,紧接在日本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之后,当时的日本经济萎靡、通胀低迷。

1999.2~2001.2的这三年,为零利率时期

2001.3~2006.2的这五年,是零利率加QE并行,政策目标为央行准备金账户余额,货币宽松温和可控。

2006.3~2008.12,这三年,经济复苏,零利率和QE暂退。

2009.1~2013.3,这四年,经济又开始下滑,零利率回归,QE加码。其中2010年10月和2012年10月启动资产购买计划(APP)和贷款支持计划(LSP),并多次加大购买规模,但宽松步伐总体稳定。

2013.4~2016.1,这三年,日本经济进一步恶化,开始实施无限期、开放式的QQE,取消资产购买计划,将基础货币作为政策目标。在此阶段基础货币投放快速增加,日元趋势性贬值开始。

2016年1月29日,日本开始对商业银行新增准备金账户征收负利率,从此,日本彻底的进入了负利率与QQE并行的时期

1.png

时间上看,日本称得上是量化宽松的鼻祖了。而且自1999年开启后,量化宽松一开闸就几乎没有关紧过。时间战线拉得如此之长,手段上也几乎无所不用其极了。刚开始,日本只是实行零利率,如今降无可降的情况下,创新了“负利率”和QQE出来。但是,效果看起来却并不怎么样。日本量宽十五年总共分为六个阶段,每一轮量宽前夕都伴随着经济失速或通缩,在量宽初期皆有较好刺激效果,然而此后会逐渐失效,进而又进入下一轮加码宽松。

看完日本心酸的量化宽松史之后,我们必须要和美国的量化宽松史对比一下,就能理解为何说“同样的2%,它们是不一样的心情”了。

美国这一次的量化宽松总共3轮,始于2008年底,终于2014年底,跨越时间是6年。时间仅为6年,在实行6年后结束了该政策,8年后开始重新收紧货币,开启加息周期。反观日本则是量宽开启长达16年后,经济仍然深陷泥潭,通缩的噩梦也仍在频繁上演。这是其一。

其二,手段上美国的量化宽松也远不及日本的来得猛烈。即便是在第三轮QE周期中,美国的利率也还在0-0.25%,而日本连负利率这种极端的货币政策都已经用成常态。

其三,美国的量化宽松已经明显收到成效。美国的3轮量化宽松已经于2014年底正式结束,并且于去年年底正式开启加息周期,进一步加息的预期也不绝于耳。无论是非农就业数据,还是核心通胀率,零售业等数据都表明美国经济正在稳健地复苏中。对照日本,持续的量宽、负利率也没能让日本经济有任何持续性的起色。


三、一样与不一样的背后

一个是美国,历时6年、3轮量宽后,经济开始强劲复苏,美国的失业率已经从2009年的10%下降到了今天的5%,象征着美国消费力的零售、食品和服务销售总额也出现了明显的好转,因此美国的货币政策由宽松走向收紧,今年加息周期开启。

美国失业率走势图1.png美国零售、食品和服务销售总额2.png

另一个是日本,历时16载、6轮量宽,最后到无期限的QQE、负利率,货币政策在无限量的宽松、再宽松中循环往复,但经济却始终不见起色,常年游走于通缩的边缘,且不谈何时才能收紧货币,就算是日本再想继续放水宽松,想必真正操作的空间也不大了。毕竟日本养老金一个季度就能亏损掉500亿美金,且日本政府已经成为1/4的日本股市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为了量宽付出的代价如此之大,让人不得不怀疑它之后再动用宽松政策的能力。

一样的2%通胀目标之下,美、日这两条量宽之路走的时间、历程和成效都不一样。美国的量宽似乎在印证着一直以来全球央行推行的主流经济学观点:利用货币政策调节经济周期,在经济下行期实行货币宽松,在经济繁荣期收紧货币来为经济退烧。

但是日本的经验却在提醒我们,需要深入地反思,央妈一直以来的信仰是否真实地存在。至少,在日本这个国家身上,央妈的这个信条并没有成功,在美国这个看似正面的例子身上,也没有充分的论证可以说明,此轮的经济复苏一定是归功于美联储的货币调控。毕竟,在经济学中,从来就没有实验这回事,所有的历史都只能在一个路径上走一遍,所谓的经济学理论也永远只能基于已发生的支离破碎的数据去进行推理。

最后,还是要引用许小年的那句话: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使用货币政策去实行2%的通胀目标,本质上还是归结于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理论。

想想看,凯恩斯主义最核心的假定是什么?人是有动物精神的(非理性),正是这种动物精神导致了市场失灵和经济波动。于是凯恩斯据此提出的应对方案是政府可以通过理性决策去减少动物精神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但是这种假定本身就是站不住脚的,人有动物精神,政府同样不能免于此,政府也并不完美,也有动物性。而且政府的动物精神并不罕见,日本央行在1980年代一手制造的资产泡沫,以及格林斯潘2001年之后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引发的金融泡沫,都是政府动物精神的最好诠释。

因此,世上从来都没有救世主,zf更不是这个救世主。

量化宽松也好、负利率也罢,都只能是作为一种工具来用,而不能当成一种能够拯救经济的信仰。

回过头来看中国经济和人民币汇率更是如此,zf可以做一些合适的事情去帮助经济更好地调节、更好地转型与过度,但千万不能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企图既能不戳破泡沫、又能稳定汇率,既能保证GDP增速,又能顺利地让经济完成转型。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对于经济问题,要遵循客观规律,企图挑战客观规律和充当救世主的行为都是不可能持久的。

日本,就是最好的例子。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