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经典|《股票作手回忆录》:牛市中不要失去你的头寸

巨量,宽幅震荡,不少人用心惊肉跳来形容最近的行情。在这样的行情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Position !(头寸),这是投资人必读书目《股票作手回忆录》给出的答案,小编推荐大家阅读一下(或者再读)这本书,相信你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本期港股分享的是本书的第五章:不要失去你的头寸


在我看来,那些分时图迷,走入了误区,这就像过于专业化往往导致钻牛角尖一样,缺乏灵活性就会付出沉重代价。投资是一种艺术,股票投机尽管遵循一些主要的法则,但不仅仅只依赖数学或定理,甚至在我研读行情的时候,我所做的也不仅仅是计算,我更关心股票的行为举止,换句话说,我关注的是那些能使你判断市场是否与先例表现一致的证据,如果股票表现不妙,就不要碰它。如果找不出股票表现不妙的原因,当然你无法预知市场的方向。无法诊断,何以预测;不能预测,自然赚不到钱。


观察股票行为和研究已往行情变化已是古老的学问了,初到纽约就听见一个法国佬常常在一家经纪行大谈他的图表,当初我还以为他是经纪行豢养的的怪人。然而我以后发觉他的话很有说服力,很感染人。他说图表是唯一不会说谎的东西。借助他的图表就可预测股市走势,同样也能加以分析,比如为何基恩能够巧妙地操纵股票上涨,能在有名的凯奇逊投资取得很大成功,又怎样在南太平洋的投资上失败。有些职业交易商偶尔尝试了法国佬的方法,但后来又回到谋生的老路上去。他们认为打游击的方法风险不大。听法国佬说,基恩承认他的图表百分之百正确,然而在活跃的股市上,该方法实际操作起来太慢。


那时,在一家经纪行保存股价走势图,乍一看它仅是显示几个月来每种股票的涨落情况,然后通过将个别股票变化曲线与总的股市变化曲线比较,并记住某些规则,顾客就会诊断他们凭借不科学的内部消息而买的股票是否要涨价,他们把这张图作为内部消息的补充。今天在很多纪经行都会找到这种走势图,它们是统计专家绘出来的,不仅有证券图表也有商品期货图表。


“或许我应该说图表只能帮助那些能读懂它的人,更准确地说,只能帮助能领会图内涵的人。普通的读图人关心的只不过是股票的涨跌和其走势,在它们眼里这就是炒股要了解的一切,如果要他对股市做进一步分析,他就没信心了。然而这儿有一位极其精明的人,他曾经是一家有名的证券商行所的合伙人、一位训练有素的数学家,他毕业于一所有名的技术学校,他精心研究许多市场 —— 股票、债券、谷物、棉花、货币等的价格变化,绘制作图 , 还倒退几年追溯它们的相互关系和季节变化,所有的方面。他已经用图表交易多年了。他确实智胜了许多的人,有人说他常常获胜,直到世界大战改变了市场性质。听他说他和他的追随者在退出之前损失几百万。然而只要条件具备,股市该是牛市就是牛市,该是熊市就是熊市,谁也无法阻挡,因此每个想赚钱的人必须正确估价条件是否具备。


我也并非一帆风顺,回想起在华尔街头几年的经历,我感到难受。那时不懂的现在清楚了,想想我因无知而犯的错正是普通的股票投资者年复一年所犯的。我回到纽约进行第三次尝试,我交易活跃,为了在证券交易所里上杀出一条路来,我并不期望干得像在对赌行里时那样出色,但过了这样一段时间后我应该干得更好。我也清楚我的问题在于搞不清楚股票赌博与投机的根本区别,然而凭借我七年来读行情变化表的经验和天赋,我开始赢利了,当然不是赚大钱但回报率很高,像以前一样,我赢的多,花的也多,多数人如此。不,未必每个挣钱容易的人都如此,而是指那些不愿做守财奴的人,有像罗素 · 塞奇之类的人,既会赚钱又善攒钱,因此他们死时都很富有。


从每日上午 10 点到下午 3 点我全身心地投入股市,下午 3 点后,才开始享受生活,请不要误解,我是不会因享乐而妨碍生意,我输了是因为失误,并不是疲倦不堪而坏事,我是不会让任何事影响我的身心健康,甚至现在我常常在十点以前睡觉,年轻时我也从不熬夜,因为睡眠不足,我就干不好事,因此我身体一直很好,在我看来人应该好好享受生活。股市足以满足你的需求,从职业的角度来讲,股票交易是为了谋生,因此态度非常认真,也才有这样的自信心。


在股票交易上我的第一个变化是对待时间。不像在对赌行时,等到行情已定才动手,仅赢一两个点,而现在,要在富尔顿的经纪行里抓住行情,我必须及早动手,换句话说,我必须研究股市行情,预测其走势。这话听起来乏味,但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对待股票投机态度的转变对我至关重要,我渐渐地知道了在股价波动时赌和预测股价必然的升降之间的区别以及赌和投机之间的根本区别。


我不得不提前一个小时就开始研究,这是我在世界上最大的对赌行恐怕也学不会的。我对交易报表、铁路收支及各种金融和商业统计很感兴趣,当然我喜欢大的投机,难怪人家叫我投机小子,同时也喜欢研究股市行情,凡是有助于我投机的事,我都喜欢做,在解决问题之前,我得好好分析它,一旦我认为已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就要验证它,当然,验证的唯一办法是用我的钱。


进展好像慢了点,但是我认为已学得够快了,因为总的说来,我赚钱,如果常常赔本,也许会激励我更加努力研究行情。当然我还有很多错误没被发现,如果赔多了,我就没有足够的钱检验我的投机方法。


在富勒顿研究赚钱的交易时我发现,尽管我经常判断股市行情、走势百分之百正确,然而我并未因此而赚到够多的钱,为什么呢?不完全的胜利同失败一样需要进一步研究。


譬如,股价一开始涨,我就买进股票,并且股价按我预测继续上升,这验证了我的看法,直到现在,一切顺利。但是我还做点什么呢?唉,我听从了老行家的话,我抑制了我年少的冲劲,我决心小心谨慎地投机,就会赚钱。我正是这样做的,更正确地说,我尽可能地这样做。每个人都知识逢低买进,逢高出货的道理。我所做的也正是这样,或这是我想做的;因为我常常在获利了结之后,再等待永远不会来临的回档。我保守的口袋里安全地躺着四点的利润,但却眼睁睁地看着卖掉的股票再飞涨十倍。人们说落袋为安绝不会变穷。当然,你不会。但在多头市场里赚上四点就走,你也不会致富。


在该赚两万美元时,我仅赚了两千美元,这就是保守带给我的结果,在发觉我仅赚了我应该赚的一小部分后,我发现了别的东西,就是经历不同的投机者之间是有区别的。


新手什么也不懂,人人都知道这一点,他们中多数是同一类人,很少人认为华尔街不欠他们的钱,在富勒顿常常也是这样一群人。各种级别都有 ! 不过,其中有一个老家伙与众不同。首先,他年龄较大;其次,他从不主动给人出主意,也从不自夸他赚到了钱,然而他最善倾听别人打听的小道消息,也就是说,他并不势衷于打听内幕消息。但是,如果有人告诉他小道消息,他会很客气地表示感谢。若小道消息确实有效,有时他会再次表示感谢。但是,如果它不灵,他也不抱怨,因此,谁也不知道他是否采纳了它。传说这个老家伙很富有,交易量巨大,但从不频繁进出,至少谁也没看到过。他名叫帕特里奇,人们背地里称他火鸡,因为他胸肌很厚,下巴放在胸上,习惯在各个房间窜来窜去。


那些急不可待地投资者总是把失败归于别人,他们常去请教老帕特里奇,告诉他是知内情的朋友建议买卖某支股票,他们采取行动前都希望他指点迷津。但是无论内部消息是要他们买进,还是要他们卖出,老家伙的回答总是相同的。


投机者倾吐了他们的困惑之后又问道: “ 你认为我应该怎样做? ”


带着慈父般的微笑,老火鸡把头一偏,打量着他,很有激情地说: “ 你知道,这是个牛市。 ”


我经常听见他说: “ 唉,你知道,这是个牛市。 ” 就好像他在讲述一句智者缄言一样。我的确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一天,一个名叫埃尔默 · 哈伍德的人急急忙忙地跑进办公室,写了一张委托单,交给办事员,然后又匆忙地要见帕特里奇。此时帕特里奇正在倾听约翰 · 法里诉苦,听说基恩给了他的经纪人一张订单,约翰的 100 股只赚了 3 个点,然而他卖出之后 3 天就上涨 24 个点,至少 4 次约翰向他诉苦了,然而老火鸡只是同情地笑笑,好像是第一次听到。


埃尔默没有向约翰表示歉意,就直接向老火鸡走去并且说:“ 帕特里奇先生,我刚才卖了我的克莱曼汽车公司的股票,有人告诉我会有一个调整,然后再以更低的价将它买回,因此你最好跟着做,你不会吃亏的。 ”


埃尔默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老火鸡,像其他的提供内幕消息的人一样,情报还未得到证实,就认为是完全可靠的。因此,老火鸡感激地说:“ 对,哈 伍德 先生,我不会受损失。 还想着这个老家伙,埃尔默你真好! ”


埃尔默说: “ 唉,你赚钱的时候到了,你可以在下轮跌势中买回来。”他好像在为老火鸡指点迷津。看不到老火鸡脸上的感激之情,埃尔默又说道: “ 我已卖掉我所有的股票。 ” 从他的言谈举止上看,保守点估计至少有 1 万股。


然而,帕特里奇先生遗憾地摇摇头说: “ 不!不!我不能那样做! ”


埃尔默叫道: “ 什么? ”


帕特里奇又说: “ 我就是不能! ” ,他非常苦恼。


“ 我不是给了情报叫你买吗? ”


“ 是的,埃尔默先生,非常感谢你,确实我 …… 但是 ——”


“ 且慢!请听我说!难道那种股票在 10 天内没有上升 7 个点吗?是不是? ”


“ 的确是,很感谢你,好朋友,但我不考虑卖掉它。 ”


埃尔默不解地问: “ 你不能 ?” 脸上显示疑惑,这是提供消息的人对接受情报的人的谈话习惯。


“ 不,我不能。 ”


埃尔默又靠近点儿, “ 为什么不能? ”


“ 为什么,因为这是个牛市! ” 说这话时,他好像给了详尽的解释。


埃尔默因失望而非常生气地说道: “ 行,我也知道是牛市,但你最好把股票抛售出去,在股价回落时买回,不是能降低成本吗。 ”


老帕特里奇很痛苦地说: “ 我的好孩子,如果我现在卖了股票,就会丧失我的头寸 (Position) , 以后怎么办? ”


埃尔默挥挥手,摇摇头,向我走来,关切低声地问: “ 你听明白了吗? ” 犹如在演戏, “ 我问你。 ”


我什么也没说,因此他又说: “ 我告诉他有关克莱曼公司的情报,他买了 500 股,他赢了七个点,我建议他卖出,然后在股价回落时买回,现在还来得及。他怎么说呢?他说如果卖了就会失业,你能理解吗? ”


老火鸡插嘴说: “ 请原谅,哈伍德先生,我并没说失业!我说失去头寸,如果你到了这年龄,经历了许多兴衰之后,就会明白失去自己的头寸是谁都付不起的代价,甚至洛克菲勒。我希望股价反弹,你能以较低的价买回你的股票。但我只能凭我多年的经验投机,为此我曾付出了很高的代价,不想再次交学费,就像赚了钱一样,我仍然很感谢你,你知道,这是牛市, ”老火鸡走了,埃尔默却困惑不解。


对老帕特里奇的话我当时不大在意。回想过去,当股市对我有利,而常常却没有赚到该赚的钱时,我才意识到老帕特里奇话语中的智慧。越想他的话越觉得他多么老练,他年轻时也吃了不少亏,因此知道自己的人性弱点。痛苦经历已教会了他拒绝各种难以抵挡的诱惑,因为它的代价太昂贵,我也如此。


最终老帕特里奇反复告诉其他投机者: “ 嗯,你知道这是个牛市, ” 他的真正意思是说赚大钱不能靠个别股价波动而在于股市大的走势,换句话说,不能靠读行情报价机而在于估价整个股市行情和走势。意识到这一点,我认为在投机方面我已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华尔街混了多年,输赢了几百万美元之后,我要告诉你: “ 我之所以赚了大钱,从来跟我的思想无关,有关的是我稳如泰山的功夫,明白吗 ? 我稳坐不动。看对走势没什么了不起的。在多头市场你总能找到很多很早就看涨的人,在熊市很早就看跌的人。我认识许多看盘高手,他们也任最佳总位买卖股票。而且他们的经验总是跟我不谋而合。但是,他们却没真正赚到钱。看对市场而且紧握头寸不动的人难得一见,我发现这也是最难学的事。股票交易者只有牢牢把握了这一本领他才能赚大钱。知道如何交易的人要赚取百万美元较那些不懂交易的人赚几百美元更为容易。


正是因为股市按照他预料的那样发展,他把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因此感到焦虑不安,正是这样,华尔街的很多投资者,他们并不都是傻瓜,却都赔了本,并不是股市打败了他们,而是他们自己打败了自己,他们自认为有头脑因此坐做不稳。老火鸡恰恰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他说的就是他所做的,他有胆略也能机智耐心地等待。


不顾行情大的走势,试图抢进抢出是我失败的关键没有谁能抓住所有的股价波动,呈牛市时,你的游戏就是买进股票,一直等到涨势快要结束。你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研究整体状况,而不是内部情报和影响个别股票的因素。然后全部抛出你的股票,统统地抛出!一直等到股市行情倒转,一轮新的行情出现了。


你必须用你的头脑、你的观察判断,否则我的建议犹如告诉你低价买进,高价卖出一样蠢,每个人都应学会的一件最有用的事就是不要试图一刻最后 ( 卖出 ) 或第一时间 ( 买进 ) ,他们太昂贵了,共已葬送了股票交易者数百万美元,足以建一条横跨大陆的公路。


在分析了我在富勒顿的纪经行里的交易后,我注意到我初期的交易都是获利的,便得我自然而然地加大头寸量。我决心不受别人影响、不急不躁,相信自己的判断。不相信自己的判断,谁也休想在此行当会有多大的作为。这就是我的体会:研究整体状况,抱牢头寸。我不急不躁地等待,遭受挫折不惊慌,知道这是暂时的。我曾卖空10万股股票,眼看着股价迅速反弹,我已预料到这定会出现,然而我仍按兵不动,眼睁睁看着 50 万浮动利润消失,完全没有想过回补卖空的股票,等股价反弹时再卖出去,因为如果那样做,我就失去了头寸。为你赚大钱的是大行情。


如果说我了解这一切太慢,这是因为我是从失败中学会的。从失败到认识再到失败和认识需要时间,认识失败和找出失败原因更需要时间,但同时,我也干得相当不错,因为还年轻,所以还有补救的机会。我赚的钱大部分仍是凭读股票记录表。因为现在的股市很适合这种方法,不像在早期那样常输,也不像那时因输了而恼火。想想我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倾家荡产三次,因此我没有什么感到自豪的。不过,失败是很有效的学习手段。


我的资本增长很快并不是因为我善于守财。事实上我并未克制自己这个年龄和层次的人应该享受的东西。我有自己的汽车,走出股市,生活上太吝啬毫无意义。股市只有星期天和公共假日不开盘。每当找到失败或失误的原因时,在我的财富中,又增添了一条崭新的 “ 禁令 ” 享受我不断增长的财富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削减生活开销,当然生活有时很开心的,也有不如意的时候,真是一言难尽。事实上,我很容易记起那些在投机方面最有价值的教训,它们增长我对市场的认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