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改一周年:人民币离国际化,到底是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

2016-08-10 18:29 自成一体 阅读 4272

作为一枚长期浸淫于海外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如果要求我回忆一下过去一年中发生的大事件,我能马上想出来的已经所剩无几。但是,唯独有3次大事件就是再过十年我也能马上给你数出来:1、去年8月11日的“汇改”;2、今年春节的以德银为全球股市崩盘;3、英国脱欧。

 去年8月11日,中国央行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将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一次性下调逾1000点,连续3日内引导人民币中间价贬值累计4.6%

 然而,央行在踩下这几脚油门的时候,估计也没有预料到油门的威力来得如此猛烈。汇改周内,港股跌6.6%,日经跌5.28%,道指与标普创下2011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亚洲股市与欧美股市都没能逃过“汇改”的魔咒。汇改后的恐慌指数也一度创下新高,收涨46.4%至28。

 油门踩下后并不能撤回,于是此后央行便开启了一轮刹车之旅,不得不依赖于越来越严格的资本管制来稳定人民币汇率的预期。这一路走来,人民币国际化在汇改后究竟有何得失?效果如何?恐怕是监管者在下一次进行汇率改革或干预的时候,应该提前叩问自己的问题。

 

一、汇改后的战绩如何?

 8.11汇改实行后,人民币贬值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至今为止,人民币兑美元已经贬值7%,兑其他非美货币的平均贬值幅度也在7.6%左右。其中,除了英镑受英国脱欧影响而兑人民币大幅贬值外,人民币兑其他非美货币都是在贬值通道。

Clipboard Image.png

8.11之后,人民币汇率看起来浮动性和自由度更高了。因此,人民币也顺利地于去年12月初被正式纳入了SDR篮子。在新的SDR篮子中,人民币的权重预计将达到10.92%,与美元、欧元、日元及英镑共同成为SDR篮子的组成货币。由于全球各国央行约3%的外汇储备是以SDR货币持有的,人民币被纳入了SDR篮子,而且占比还不低,所以,人民币看起来离国际化迈进了关键的一步。

 汇改原本的初衷是让汇率更加自由、浮动性更强,但央行在发现油门太猛之后,又开始不停地使用各种刹车来干预。在央行的大力管制与干预下,人民币贬值的速度和幅度也明显放缓,进入了央妈常说的渐进式贬值状态。以人民币兑美元为例,汇改后3日内跌幅为4.6%,但年初以后的贬值幅度仅为2.4%,也就是说去年8月11日至13日三天内的跌幅是今年7个月跌幅的近2倍。

 如果说汇改的目标仅仅只是让人民币有序贬值,让人民币加入SDR,那么,可以说,汇改已经初见成效。但是,谈到人民币的国际化,汇改可能是得到的有限,失去的更多。

 

二、得到的有限、失去的更多

 为什么说,汇改让人民币国际化得到的有限?

 我们知道,SDR篮子中各国货币分配的权重并不代表全球各国央行外汇储备中实际的货币配置。以美元为例,它在SDR篮子中的权重为42%,但在各国外汇储备中的配置占比却高达64%,远远超出其在SDR篮子中的权重。这实际上表明,是否纳入SDR,以何种比重纳入SDR,更多的可能是形式上的意义,而不直接代表也不决定一国货币的国际化进程。

 也就是说,尽管人民币已经以10%以上的权重纳入SDR篮子,也不意味着各国央行会加大外储中人民币的配置,更不意味着国际贸易中人民币的使用度会提升。

 所以说,汇改让人民币国际化得到的有限。

 为什么又说,汇改让人民币国际化失去的更多?

 最最直观的数据就是外汇储备。仗还没打,手上的子弹却消耗惨重。这是汇改之一大失。

 外汇储备自汇改以来已经消耗了超过3500亿美金。在去年11、12月及今年1月,外储以每个月近1000亿美金的速度在消耗,这一速度不仅令人瞠目结舌,更让人民币在1月份发生恐慌性的资本外流。

Clipboard Image.png

为了遏制严峻的资本外流与人民币贬值预期,资本管制重新登场。当一国货币的进出、兑换受到严重的限制,何谈它的国际化呢?试想,境外投资者在进入中国市场时,发现自己带着外币进来后却无法自由地出去时,这些海外资金自然也不会轻易进入国内。

 而且,严格的资本管制也给人民币的国际化带了一系列的后遗症,简单列举几个指标就一目了然。总结起来,愿意使用人民币支付和结算的少了,愿意借外债的少了,能够流出去的人民币也少了。

 跨境贸易向来是中国的优势,因为跨境贸易份额在全球市场特别大,所以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主力军。但是汇改以来,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中的占比一路走低,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企业都不怎么愿意持有人民币或以人民币进行结算交易了。

 央行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额为2.66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挫21%。这显示企业可能更愿意持有美元以规避外汇风险。同时,人民币在全球交易中的使用占比已经下降至2014年10月以来新低,约1.72%。

Clipboard Image.png

Clipboard Image.png

 愿意借外债的企业越来越少,翻遍真正在2016年还继续发行离岸人民币的企业,我们会发现不少还是肩负政治任务的大型央企。相反地,愿意大举进军海外市场进行收购的企业却在今年爆发。

Clipboard Image.png

离岸人民币资金池由于受到资本管制的影响,也在汇改后不断萎缩。据最新数据,主要的离岸人民币中心,如香港、台湾、新加坡的人民币存款分别较各自历史高点下滑约29%、10%以及30%。其中,香港人民币存款今年6月跌至2013年8月以来低点。

Clipboard Image.png

愿意使用人民币支付和结算的少了,愿意借外债的少了,能够流出去的人民币也少了。总结起来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实际在倒退。

 

结语:

 人民币国际化因纳入SDR而迈进一小步,却因为资本管制而倒退一大步。“名进实退”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不知道还能走多远?